中國證監會的尷尬:劉是余與易不易

0  0   分享   嵌入Embed

willemalexander

2019-01-28 20:35:12

說明:中國財經圈子早幾天就傳出消息,股市發生變化,中國證監會主席將要換人。果然無風不起浪,很快在1月26日的一天之內,劉士余和易會滿的職務都完成了轉變--劉士余離開證監會前往供銷總社任職,易會滿則由原工商銀行董事長成為新的證監會主席。 一個朋友覺得挺突然,不理解的說,「劉士余才57歲,怎麼就不幹了?」 確實,57歲對於中共正部級官員來說,確實是年輕力壯正當年。2016年2月20日上午,官方發布消息:任命劉士余為中國證監會主席,免去肖鋼的中國證監會主席職務。 劉士余在證監會主席的位置上時間確實不長,但是仔細一想也沒什麼不好理解的,就是高層不開心。於是,劉是余與易不易--劉士余是多餘的,易會滿也不會容易。 自1992年中國證監會誕生以後,證監會主席這個職位一直就是「燙手山芋」。從首任掌門人劉鴻儒到現在的易會滿,中國證監會共有九位主席--劉鴻儒、周道炯、周正慶、周小川、尚福林、郭樹清、肖鋼、劉士余、易會滿。 但是官場和股市之間的微妙關聯要從郭樹清、肖鋼、劉士余這三位說起。 2011年10月,建設銀行原董事長郭樹清上任證監會主席,任職僅僅17個月後,2013年就去山東當了省長。那個時間點正是中共最高領導人交替、當局對江澤民派系開火之際。作為改革派的郭樹清,自然受到原來的利益集團排擠,於是只好被下派蟄伏幾年,銀保監會成立後,自然又受到了重用。 而肖鋼可就沒有那麼好的下場了,從2013年3月上任,到2016年2月20日,肖鋼在中國證監會主席的位置上共任職約35個月。而在肖鋼任內,中國股市發生的事件卻是最多的。對於絕大多數股民而言,關於這1,000多個日日夜夜的記憶恐怕更多是這些詞彙:槓桿牛市、千股跌停和千股停牌的大股災、四天四次熔斷、史上最早收盤。 2015年6月15日股災發生之後,李克強緊急召集所有金融監管部門開會,當然首先就是問肖鋼出了什麼事情。肖鋼當時就懵了,語言鋪墊半天也沒說出個所以然,氣得李克強最後喊出要「暴力救市」,甚至公安部都參戰到這場史無前例的救市當中。 李克強向最高決策層做匯報,亦有傳聞氣得習近平也拍了桌子。於是,肖鋼下課之後被雪藏,至今也沒個著落,身無一官半職。而這次股災也被認為是一場江澤民派系針對習近平當局的「經濟政變」,股災背後涉及高官權貴與「白手套」們的利益勾連。 從郭樹清和肖鋼離任之後的不同下場,就可以看出劉士余沒到最差的地步,他去中華全國供銷合作總社任職黨組副書記。但是可以肯定的是,他也讓高層不開心。 劉士余喊話式監管也被非議,「野蠻人」、「妖精」、「害人精」、「大鱷」等詞彙都是他說的,開始人們聽到這些還對股市抱著一些希望,但是隨著股市股指跌到十年前的水平,人們的不滿日甚。 說來也奇怪,投資者在美國股市受到損失,沒聽說過有人會罵美國證監會的。而在中國,每一次股指下跌都讓證監會成為眾矢之的,被投資者罵得體無完膚。 從肖鋼到劉士余這四年,許多股民的投資經歷非常「豐富」,其間跌宕起伏、驚心動魄的股市劇情世間少有。即使是進入股市不久的散戶,在一年多時間裏也已經嘗遍了中國股市的千百種滋味。有很多投資者都說,「百年不遇的事情都趕上了,這人生算是完整了。」 這也是易會滿也不會容易的原因,因為中國股市裡散戶投資者佔比為絕大多數,而被業內戲稱為「韭菜」,意指不斷的被收割。有點風吹草動,散戶們奪路而逃造成踩踏事件。而在中國經濟下行壓力不斷加大的情況下,作為經濟的「晴雨表」,股市也難以有好的表現。 還是經濟學家吳敬璉先生說的好,中國股市就是個賭場,而且還是一個沒有規矩的賭場——一個有人可以看別人底牌的賭場。

標籤:中國證監會 劉士余 易會滿 股市

自動連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