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中共對外干涉活動紐西蘭國會聽證發言稿(組圖)

2019-06-27 17:34 作者: Anne-Marie Brady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紐西蘭國會大廈石雕(圖片來源:Michal Klajban/Wikipedia/CC BY-SA)

【看中國2019年6月27日訊】紐西蘭坎特伯雷大學教授安-瑪麗·布雷迪(Anne-Marie Brady)研究中國問題三十載,以下為她在紐西蘭國會司法特別委員會有關外國干涉問題聽證會上的發言,《看中國》經布雷迪教授授權全文翻譯刊出。

我是研究中國政治和中共黨國體制方面的專家。與此同時,在極地事務、太平洋政治和紐西蘭外交政策方面也有所研究。迄今為止,我已出版十本專著和近50篇學術論文。

我在奧克蘭、上海、坎培拉接受過教育,我能說流利的中文,擁有中國研究和政治科學、國際關係研究的雙博士學位。我是坎特伯雷大學政治學和國際關係學教授,華盛頓特區伍德羅威爾遜中心(Woodrow Wilson Center)全球研究員,諾丁漢大學中國政策研究所非常駐高級研究員,亞太安全合作理事會成員(紐西蘭)。我曾在華東師範大學、清華大學、武漢大學、北京大學和人民大學教授過研究生和本科課程。

紐西蘭坎特伯雷大學教授安-瑪麗·布雷迪(Anne-Marie Brady)
紐西蘭坎特伯雷大學教授安-瑪麗·布雷迪(圖片來源:Anne-Marie Brady提供)

以下的陳述是基於我過去三十載發表的研究著作。在這些著作成文過程中,我參閱大量中共文獻和統戰工作方面的中文原始資料。

我的關於外國干涉問題的陳述分為兩部分:

1、中國(中共)在海外干涉活動的概況;

2、對於如何抵抗(中共的干涉)的建議。

 

第一部分:中國(中共)對外干涉活動概述

 

2017年,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CEFC China Energy)登上世界各大媒體頭條,旗下非盈利組織中國能源基金委員會(CEFC)秘書長何志平涉嫌賄賂聯合國、乍得和烏干達官員在美國被捕。中國華信能源有限公司(CEFC China Energy)是一家與(中共)黨政軍有緊密聯繫的名義上的私有企業。它的下屬機構中國能源基金委員會(CEFC)是一家與中共退役軍事情報官員有關聯的親中智庫組織。其一直與解放軍「太子黨」精英們進行能源生意交易。在捷克、乍得和烏干達此類小國,該機構看似用投資和其他經濟利益作為誘惑,來收買中共在當地和全球政治影響力。在捷克共和國,CEFC的主席葉間明甚至被任命為總統的「特別顧問」。

CEFC(行賄醜聞)事件是中共為實現其廣泛外交目標而對外國進行干涉活動的典型案例。近兩年來,關於「外國干涉和影響(西方國家)國內政治」這一主題在紐西蘭和全球媒體一直熱度不減,引起各國政府的高度關注。因為我研究方向是中國問題和中共黨-政-軍-商之間組織與政策關係,此次提交的陳述書主要關注在中共政府在海外的干涉活動方面。

相關術語的正確使用

評論家們竭力想用一個包羅萬象的術語來概括外國干涉活動。能夠描述和定義一種現象對於解決它至關重要。然而,以下描述的(中共海外干涉)活動並不完全符合政治科學定義的標準外交政策,也不符合大多數其他國家遵循的外交事務方法。

有人用「政治戰爭」來描述此類活動。軍事和戰略分析師傾向於使用「灰色地帶」一詞。一些文人試圖用「軟實力」來描述中共的活動,但「軟實力」這個概念發明者約瑟夫·奈(Joseph Nye)認為中國(和俄羅斯)的傲慢不符合其定義。國家民主基金會創造「鋭實力」這個術語,而俄羅斯學者更傾向用「巧實力」。在中國研究領域,長期以來一直強調研究使用中共獨有術語,來試圖瞭解中國黨國政策和真實意圖。

對於海外評論家認為的(中共的)「海外干涉」和「海外影響」等現象,中共通通冠以「統一戰線」這一術語。如果細分,又可分為「國際統戰工作」、「外事工作」、「僑務工作」。

習近平上臺後,統一戰線在中共愈發自信的外交政策中發揮著重要作用,它遵循三管齊下的方法:1、國家間互動;2、軍事力量;3、國際統戰工作秘密行動。

很少有外國研究人員研究過中共統戰活動或中共運作方式。值得注意的是,儘管1989年後這類活動明顯增多,習上臺後更加活躍。這些活動長期以來一直不為人所注意,這也是他們否認此類活動存在的說法。

「統一戰線」是列寧主義者概念。列寧在《共產主義的「左派」幼稚病》中寫到:「只有付出最大的努力才能戰勝更強大的敵人,要徹底、認真、專心和巧妙地利用各國和各國內每一個,甚至是最小的敵人中間的『裂痕』以及資產階級的每一個利益對抗;利用每一個甚至最小機會獲得大規模盟友,即使這個盟友是暫時的、搖擺不定的、不穩定的、不可靠的和有條件的。」

習近平是統一戰線策略的強力推行者。習提升統一戰線在黨內政治體系中資源配置和統治地位。這些組織統戰對象包括「紅色資本家」、香港和臺灣「同胞」、華僑、外國政黨和國外政界、商界和教育界知名人士。

(統一戰線的)關鍵組織包括中共統戰部,該部門直接管轄「籠絡華僑」的重要組織。另一個組織是中共外聯部,後者專注於「黨與黨」的對話。統戰工作是所有中共黨-政-軍機構的任務,也是每個中共黨員的核心任務。

習統治下的中國,中共尋求重申對商界的控制。堅持黨的領導是核心。幾乎所有中國上市的網際網路公司都有黨委。中國大公司中近70%的CEO現在都是中共黨員。在中國經營的外國公司中有70%擁有中共基層組織。統戰工作是「全黨的工作」,所有黨員都必須參與其中。

習時代統戰工作分為四類:

一、努力控制華僑,利用他們作為中國(中共)外交政策的代理人,壓制異見人士。

二、竭力拉攏外國人支持和宣傳中共外交政策,獲取信息和技術知識。

三、推廣全球多平臺戰略傳播策略,旨在推進中共的計劃,壓制對中共及其政策的批判性觀點。

四、推出以中國為中心的經濟、交通和通訊戰略聯盟提議,即「一帶一路」倡議。

習時代統戰工作模式

為了協助紐西蘭司法特別委員會瞭解中共統戰工作模式和中共政府對外國干涉和影響的方法,下面我會列舉一些辨別中共統戰活動及其相關機構的重要方法。中共將其對外政策方法稱為「全方位外交」,這意味著它將利用每一種可能的渠道。因此,確定從事統戰工作的黨-政-軍-商的組織或個人並不是一項簡單的任務。他們參與程度不盡相同,有些人比其他人更積極地涉入其中。

1、竭力控制華僑

在華僑社區中,中共採用蘿蔔加大棒策略。對於合作者給予商業機會和榮譽;對於異見者,則採取騷擾、拒發護照或簽證、拘禁中國境內親人等一系列手段。習近平時代,僑民中受監視最嚴重的是國外維族社區、藏人和漢族活動人士。紐西蘭目前大概有20萬華人居民和市民,大部分被認定為漢族人,也有一小部分來自中國境內少數民族,比如藏族和維吾爾族。

參與的機構:

中共中央統戰部、國務院華僑辦、外交部、國家安全部、解放軍軍事情報部門、中共政治協商會議、致公黨、中國民主促進會、工商聯以及堅持中共領導從事統戰工作的所謂「民主黨派」。

具體政策:

對華僑個人和群體實施控制,「將他們變成中國宣傳基地」。

20世紀30年代和40年代,中共為爭奪中國控制權,在國民黨政府內成功安插大量臥底特工,毛澤東將統戰工作稱為贏得國共內戰的「三大法寶」之一(另外兩個是「黨的建設」和「武裝鬥爭」)。習近平也經常把統一戰線稱為中共的法寶之一。他表示希望利用6,000多萬華僑來服務於中共的政治和經濟計畫。

中共國家安全部(MSS)和解放軍軍事情報部門過去曾使用學術活動作為其掩護,而商業往來也是一種常見方式。中國國家情報法(2017年)規定中國公民和公司有義務協助中國(中共)情報工作。在討論這些問題時,我們要清楚認識到中國人民和海外僑民是中共控制的受害者,也要區分中共和中國人民,這一點非常重要。

建立直接向中共匯報的華僑組織。其中最著名當屬中國和平統一促進會,該組織在世界各地設有分支機構,包括在紐西蘭。最近被澳洲安全情報組織(ASIO)禁止入境的黃向墨,曾任澳大利亞和平統一促進會主席,並仍擔任大洋洲中國和平統一促進聯盟主席職位。

利用外交掩護進行統戰工作。中共長期以來就有一人承擔黨政「雙重職責」的傳統。中國外交官的任務是在中國境外開展統戰活動:與外國政客和其他知名人士、華人社區協會和學生協會合作,贊助中國語言、媒體和文化活動。中國領事館和大使館向華僑、華人社團和中文媒體傳達中共的指示,並負責接待中共高級別訪問代表團、安排他們與當地華人社團會面。

利用中國大使館工作人員和當地華人統戰組織,劃定(其認定的)中國文化範圍,從而控制僑民社區。將法輪功、藏傳佛教、臺灣人、粵語群體或其他地區語言或文化皆排除在外。

通過「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控制和監督海外華裔學生和學者——無論他們是否持有中國護照。該組織在一些國家被公開認定為統戰機構,其極力推廣「西方海外學者聯合會」。

將中共支持的政治和商業華僑領袖以候選人和捐贈者(華人參政)方式安插到外國政治體系中;給已經在外國政府內的華僑政客施壓,讓其宣傳中共政策,並讓其(向中共)提供政府政策信息。當然在海外的華僑尋求民主政治的政治代表,這是完全正當的並且值得鼓勵的。但這種自發主動的參與和中共將代理人安插到外國政治體系的行為必須區分開來。

對華文媒體實施中共審查控制(海外華文媒體融合)。這項政策至少20年來一直是不成文的規定,直到2017年才正式確定下來。不管誰擁有海外的中文媒體或報導中國事務的媒體,它必須符合中共審查指南,否則中共會通過恫嚇手段迫使媒體倒閉,例如取消廣告或無理取鬧般法庭訴訟。對於美國之音中文臺或英國廣播公司中文臺等公眾媒體平臺,中國採取針對關鍵人員進行拉攏或者施壓等手段迫使其合作。目前這種(對媒體的施壓和滲透)情況只有少數例外,就是法輪功的媒體和仍保持獨立性的《看中國》。

在國外推廣使用中國社交媒體應用微信,以及支付平臺——微信支付和支付寳。微信現在佔中國所有在線流量的34%。截至2018年,紐西蘭擁有18萬名微信用戶——相當於幾乎每個紐西蘭華人居民擁有一個賬戶。在中國以外廣泛使用微信的後果是創建了一個後門,(中共)通過自我審查,內容監控以及威脅關閉不遵守審查制度的海外微信賬戶等手段達到控制海外討論中國相關話題的目的。

2、籠絡外國精英

中共有一個針對外國經濟和政治精英的綜合戰略,促使他們在本國政治體制內推動中國的外交政策議程,鼓勵他們透露有關外國政府意圖,戰略和主要參與者對中國的態度等信息,以及提供尖端技術。毛澤東將這種與外國打交道的方法稱為「洋為中用」,這一術語也出現在習時代的政策討論中。「以民促政」是中共外交工作中常用的另一個術語。

參與的機構:

教育部、中聯部、國家安全部、外交部、地方政府、國有企業(SOEs)、中國大型企業和一些外國中資企業、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國家漢辦和孔子學院、中國人民外交學會、中國現代國際關係研究院(CICR),以及其他許多中共前線組織。

具體政策:

通過中聯部增進與外國政黨聯繫。利用前外國高級政客搭建與現任政府的橋樑,為他們提供商業機會和與中共領導人見面的條件,以換取他們對中國政策的支持、或者至少在某些關鍵問題上保持沉默。任命具有政治權力的外國人擔任中國公司(如中國銀行或東道國國有企業)的董事職務。

「利用地方包圍中央」:利用姊妹城市關係、地方政府投資計畫以及與原住民的聯繫,影響中央政府,推動中共計畫。地方政府和原住民對水和土地使用等關鍵資源使用以及建立基礎設施項目往往具有決策權。

利用外國政客,學者和企業家在媒體和學術界宣傳中國國家利益,或者至少不提出批評觀點。這被稱為「利用外力為我宣傳」。通過中方費用全包的會議、付費演講、付費和無償「諮詢」角色和諮詢服務等一系列手段,與易受影響的個人建立財富關係。在中國公司掛職的知名「顧問」每年薪酬高達15萬美金之多。如果有必要,還可以通過以下方式讓知名人士妥協:駭掉其在中國期間使用的設備、賄賂、美人計,或使用恐嚇手段,如拒絕中國簽證。

利用與外國公司,大學和研究中心的合併,收購和合作夥伴關係來獲取當地身份,從而提升政治影響力,獲取軍事技術,商業機密和其他戰略信息。通過優惠貿易條件或定向大眾旅遊,在易受影響的經濟體中造成經濟依賴。利用進入中國市場作為恐嚇外國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的手段。運用中國公司來宣傳這一訊息。

3、塑造中國在全球形象

習政府的全球化,多平臺,國際戰略傳播策略旨在「讓黨的主張成為時代最強音」。他們利用一切大眾傳媒,包括從電影和廣告到新媒體以及學術和非學術刊物,

參與的機構:

國務院新聞辦公室,中共中央宣傳部,新華社,CGTN,中國國際廣播電臺,外交部,教育部,文化部等國家有關機關。

具體政策:

中國媒體公司對外國媒體和文化企業進行戰略併購,來操控全球對中國(中共)的看法。這項政策被稱為「買船出海」。這項政策在好萊塢製作、演員和電影發行方面取得了重大進展。紐西蘭和澳大利亞的主要電影連鎖店Hoyts由大連萬達擁有,其在美國也擁有636家電影院。

為外國媒體和文化公司提供商機,使他們能夠進入中國市場,但要求他們遵循(黨的)指導方針。這項政策對他們在其它市場的產品也產生影響。如果一家製作公司以中國不樂見的方式製作電視節目,廣告或電影,即使它只在中國境外播放,也會影響到其產品在中國市場的准入性。

在學術出版業中,學術出版商不得不剔除期刊和書籍中批評中國(中共)的內容,以便在中國出版發行。對於在中國印刷書籍的出版商而言——目前大多數圖書現在都是基於節約成本的原因在中國印刷,他們無法印刷任何違反中國審查準則的書籍。這方面的例子是在世界地圖中,臺灣不能被印刷成和大陸不一樣的顏色,以免被視為一個獨立國家,即使這些書籍不在中國市場發行,此類印刷也被禁止。

將中國政治語言(黨文化用語)插入國際公共話語中。例如,如果有誰提出對中國行為的擔憂就會被歸類為:「反華」、「妖魔化中國」、「中國威脅論」、「冷戰思想」、「麥卡錫主義」、「排外主義」或「(種族)偏見」。

與外國報紙,電視臺和廣播電臺建立戰略合作夥伴關係,為他們提供中共授意的免費中國新聞,確保國際媒體在「講述中國的好故事」。這包括在報刊中做人民日報和中國日報插頁、美聯社與新華社「內容共享」,以及華為公司對外國媒體和文化公司提供補貼。這項政策被稱為「借船出海」。

利用外國智庫在中國問題方面制定對中國有利的外交政策和輿論。中國政府和附屬的統一戰線人員已投入大量資金建立親中(中共)智庫和研究中心,以推動中共的議程,並收集有關其他國家意圖信息。此外,還向國際領先的智庫提供捐款的方式,以促進支持中共的路線,平息批評聲音,籠絡政治精英。通過孔子學院和其他中國相關的資助機構提供大筆帶有附加條件的學術研究資金,來(使其自覺)劃定其對中國問題分析研究的界線。

通過孔子學院、語言文化中心和「中國新年」等節日在國際上推廣中共所定義的中國文化和語言概念(中文術語實際上是「春節」,在亞洲其他地方稱為農曆新年)。這有助於邊緣化維吾爾人,藏人,民主活動家,法輪功信仰者,臺灣文化和組織等群體。從中共的角度來看,這些群體都有可能分裂中國或威脅中共對權力的壟斷。

4、建立以中國為中心的政治經濟秩序

2014年,習近平政府啟動了一項旨在建立以中國為中心的政治經濟集團的倡議,該集團將重塑全球秩序。「一帶一路」基於並拓展了1999年在.江時代推出的「走出去」政策,該政策在胡時代進一步發展。該政策鼓勵中國國有企業與華人紅色資本家在海內外進行公私合作,以獲取全球自然資源資產和國際基礎設施項目。一帶一路倡議與中國信息化戰略緊密相關,其要求全球合作夥伴建立北斗衛星GPS地面站,這將使中國能夠建立全面的全球C4ISR能力。這是「數字絲綢之路」的一個方面。

參與的機構:

國家發展和改革委員會(牽頭機構)、國務院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外交部等國家有關機構、中國國有企業、紅色資本家、中國人民對外友好協會

具體政策:

利用一帶一路使中國用安全方式獲取戰略性自然資源和戰略地點,以建立前沿軍事設施。

建立連接中國的貿易區,港口和數字通信基礎設施,創建以中國為中心的政治,數字和經濟秩序。

讓外國政府對本國公民和鄰國推廣中國一帶一路倡議(另一種版本的「借船」)。與當地政府和原住民頭領在一帶一路項目上密切合作。地方政府和原住民社區,如美國原住民和加拿大薩米人、因紐特人和其他北極原住民以及紐西蘭的毛利人,控制著大量的自然資源,可以影響地方和國家層面的規劃決策。

向簽署一帶一路的政府提供進入中國市場的特權。這是一把雙刃劍,因為進入中國市場的機會增加意味著對中國依賴性增加。中國也可以藉此手段來對那些想在中國和其他超級大國關係中保持獨立外交政策的國家施壓。

 

第二部分 對於如何抵抗(中共的干涉)的建議

 

紐西蘭國會司法委員會尋求就以下這些外國干涉活動而採取行動的具體建議:

1)外國勢力運用黑客技術駭入參選人或者政黨的私人郵件帳戶;

2)被外國勢力操控的社交媒體上的政治宣傳;

3)外國勢力或者企業的政治捐款。

 

1、外國勢力運用駭客駭入參選人或者政黨的私人郵件帳戶

建議如下:增強紐西蘭的網路防禦能力,提升公眾的網路安全防範意識。如果紐西蘭地方和國會政府工作人員、iwi毛利部落、政黨、教育部門、科研人員以及公司領導要訪問中國,紐西蘭安全情報局應該給他們提供安全防禦簡報和提供保護性措施。最好的措施包括:使用一次性手機、將平板電腦和筆記本電腦放入家中,使用獨立設備,為中國之旅設置專用電郵,避免使用公眾無線網路、使用TOR或者其它安全瀏覽器、購買信譽度好的VPN、利用加密郵件和消息服務、任何在中國用過的設備都應該重置或者丟棄。

2、被外國勢力操控的社交媒體上的政治宣傳

具體建議如下:在多平臺媒體這一方面,我們多年來對傳統媒體和新媒體或者社交媒體之間界線一直模糊不清,這一點需要我們審視。

微信是在紐西蘭使用最多的中國社交媒體。不論工黨、國家黨還是其他媒體組織都有微信帳號。這意味著他們要在微信帳號發布消息,必須遵循中共審查規定,這違反了紐西蘭行業標準。紐西蘭媒體印刷行業和廣播行業標準中並未提及海外組織對紐西蘭媒體政治干涉。但紐西蘭廣播電視標準局(BSA)標準8—平衡報導,標準9—準確報導和標準11—公平報導可以用來解決這個問題。

紐西蘭政黨需要對微信的優勢和劣勢進行盡職調查,並找到一種合適的方式來接觸華裔選民,無需放棄言論自由而遵守中共審查制度的限制。

紐西蘭選舉委員會應該與騰訊(微信母公司)合作,討論如何防止虛假信息,確保對紐西蘭地方和中央選舉報以及其他國內政治事務報導的平衡,準確和公平。

3、來自外國政府或者企業的政治獻金

中共試圖干涉別國政治無孔不入,它總會找到裂縫和薄弱點。紐西蘭需要一個全面的、不分黨派的方法來回應中共「全黨皆兵」的統戰工作。

政治獻金問題只是解決外國干涉選舉中一部分。如上所述,中共統戰工作在各級外國政府中都有運作。

紐西蘭一直以透明國際年度腐敗感知指數的高排名而自豪。2018年,紐西蘭在司法和公共部門清廉度方面排名第二。儘管如此,紐西蘭政治體制中仍有弱點正在被利用。勇敢承認它是一種勇氣,並不是軟弱,這有助於向我們國際夥伴、紐西蘭的公民和居民彰顯我們維護紐西蘭主權、國家安全以及價值觀和民主制度的決心。

紐西蘭應該採取全面的反腐敗法律和管理遊說活動。應該建立一個反腐敗委員會並且為其提供適當資源支持。

紐西蘭應該通過利益衝突立法。國會議員、政黨領袖、地方政客以及他們配偶應被要求披露年度財務狀況,也應該公開每年被外國組織贊助的有償海外旅行。紐西蘭需要通過立法,要求前國會議員、政黨領袖、地方政客及其配偶在5年之內不得從事遊說活動。紐西蘭應該通過強有力的反洗錢法律。

要求政黨對所有捐款進行盡職調查。選舉委員會應該對此提供支持。登記的捐贈者必須被確認是該捐款的來源人,信託和慈善機構也應該保持捐款的透明度。目前政黨候選人可以將不超過15,000紐幣的捐款交給其政黨而不必申報的漏洞必須堵上。捐款必須給政黨而非個人。應禁止非永久居民或非紐西蘭公民的捐贈。所有的捐款應保持透明,政治捐款應有最大限額。

紐西蘭也應該採取國際好的做法,僅限公民有權投票。

紐西蘭應該通過外國代理人立法。2018年工黨對其黨章進行改革:禁止黨員同時加入兩個政黨或政黨所禁止的組織,這種方法應納入立法並適用於所有政黨。

也應該立法規定國會議員不能是外國政黨成員或者同時加入兩個地方政黨。紐西蘭國會議員、地方政府代表不允許加入、宣傳和代表中共統戰組織。選舉委員會應要求政黨提供他們對候選人政治風險進行審查的證據。

紐西蘭政府和政黨應該通力合作,恢復紐西蘭華人社區和華人媒體的多樣性。確保華裔可以真正民主參與社區,從而制止統戰組織引導華人不投票給參選人的作法,也可以遏制中共通過其統戰組織及相關人士通過針對性捐款進行政治干預的企圖,並保護社區免受中共政府及其在紐西蘭的代理人的恐嚇企圖。

紐西蘭警方、紐西蘭情報局、紐西蘭外交貿易部、紐西蘭政府通信安全局、移民局需要提升員工中文水平和對中共政治體制的瞭解,招募更多的華裔紐西蘭人,但他們不應該在孔子學院接受培訓。中共領導人稱孔院為「中共的宣傳工具」,是用來塑造中國的公共話語權。紐西蘭政府應該停止向孔子學院提供50%的補貼,鼓勵他們走入社區自籌資金,而不是在我們的大學裡,紐西蘭政府應該將給孔子學院資金投入到政府自己的漢語項目。

紐西蘭民眾應該瞭解中新關係機遇和挑戰並存。社會在國家安全方面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全民知情的社會是最好的防禦措施。納稅人資助的紐中委員會和亞洲基金會應該持有中立、以紐西蘭視角為核心而非親中的立場。委員會成員應該充分代表多樣化的紐西蘭華裔社區和與中國打交道的組織。具有國家安全職責的部長,比如總理、外交部長、國防部長、情報部長應該同其他國家一樣,讓民眾充分瞭解來自中共安全擔憂。

 

結語

紐西蘭處在回應複雜全新安全環境的關鍵時刻。直面外國勢力干涉對任何國家來說都是一個棘手的問題,更不必提以貿易和旅遊為重點的小國家——紐西蘭。戰略秩序正在不斷變化,紐西蘭需要調整外交政策。我們一直在經濟利益和國家安全孰輕孰重這個問題討論上搖擺不定。對於中國,我們需要繼續以積極和建設性的方式進行交往,但我們也要努力保護我們政治體制的正直性。與此同時,紐西蘭政黨應該通力合作,共同解決中共對我們政治體制干涉問題。具體建議如下:

1、建立無黨派的抵禦外國干涉的戰略;

2、與志同道合國家或者姐妹政黨交換信息並且尋求支持;

3、關注與中國的共同點,同時面對更廣泛關係中的差異和挑戰。

在未來幾十年裡與中國建立正確的關係將成為紐西蘭最大的外交和國內政策挑戰之一。

不斷變化的國際秩序給紐西蘭帶來機遇和挑戰。面向未來,我們國家擁有一套成熟的價值觀、傳統和經歷。與我們的搭檔和朋友一樣,紐西蘭會深思熟慮、小心回應挑戰。無所作為絕不是我們的選項。

 "Ki te kotahi te kākaho ka whati,ki te kāpuia,e kore ewhati." 「一個人可以被擊敗。團結在一起,我們將戰無不勝。」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