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學員「4.25」請願18週年 六四學生領袖談中國人權倒退(下)(圖)

2017-04-26 03:27 作者: 鐘琺 端木珊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99年4月25日,超過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附近信訪局請願。
1999年4月25日,超過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附近信訪局請願。(圖片來源:明慧網)

【看中國2017年4月26日訊】(看中國記者鐘琺、端木姍採訪報導)1999年4月25日,超過萬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中南海附近的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信訪局上訪,被英國BBC新聞稱為自1989年「六四事件」以來規模最大的一次民眾集體上訪事件,也被自由亞洲電臺認為是中國有史以來最大規模和平上訪。如今,中共迫害法輪功已經近18年。「六四」倖存者、民主大學校長唐柏橋先生接受《看中國》採訪時表示,在中共統治下,中國人權狀況越來越惡劣,呈現大幅倒退趨勢。

秋後算帳是中共一貫做法

對於中共迫害法輪功,唐柏橋表示這是中共的一貫做法。他說,有兩個因素決定了中共處理法輪功問題的態度,一個是中共高層內部當時看法不一致,有分歧。對於法輪功學員「4.25」和平請願事件,朱鎔基等一些人可能認為這個請願是合情合理的,後來江澤民那些人認為必須鎮壓,就是可能認為(法輪功)會動搖了他的政權。另一個就是中共常用的做法——秋後算帳:採取拖延策略,安撫民眾,事後再清算。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2016年10月11日萬名退伍軍人到北京中共中央軍委大樓請願和2017年2月22日到中紀委大樓維權事件,中共當局不敢貿然去鎮壓,就派出他們代表去喊話,當時對退伍軍人表示非常誠懇,聲稱「高度重視」「請願訴求都是正當合理的,對反腐要求也是政府的想法」,「九個省的省長及省委主要領導正在趕往北京的路上」,「一定會嚴懲地方官員貪贓枉法」等等。最終等退伍軍人回去後,部分退伍軍人維權領袖被抓了。湖南著名的退伍軍人維權領袖劉興耀,在2016年11月30日突然心臟病去世,「很多人懷疑是中共一種新的迫害異議人士的一種手段」。

對於中共鎮壓法輪功,唐柏橋稱,這與1989年以後中共一個政策有關,就是「將一切不穩定因素消滅在萌芽狀態中」。尤其是江澤民等人認為法輪功突然有上萬人出現在中南海,說明法輪功學員很有動員能力,非常有組織性,會對中共政權造成衝擊,這就是中共所謂的「不穩定因素」。他們害怕法輪功壯大,尤其是法輪功學員人數超過共產黨人數後,這對中共來說是最大的威脅。所以,法輪功遭到鎮壓。這就是中共的邏輯,對錯很明顯,他們(中共)是錯的。

唐柏橋說:「中共以秋後算賬的方式對待法輪功學員,這是非常典型的一種做法。一直到今天,這個事情還沒有結束。至少數十萬法輪功學員被拘捕,或者無緣無故失蹤,甚至可能被活摘器官。所以,這場迫害從1999年開始到現在18年了,是人類歷史上一場非常非常殘暴的迫害,將來這段歷史會作為慘痛的教訓被人們所記載史書中,警示後人。」

「六四」學運與法輪功「4.25」請願不同之處

談及「六四」學運和法輪功學員「4.25」請願時,作為1989年「六四」學運倖存者,唐柏橋認為,「六四」學運與法輪功學員「4.25」請願有一些相同的地方,如都是非常和平的方式請願,請願是非常合情合理,規模也很大,在國際社會引起了巨大的反響。不同之處主要是法輪功學員「4.25」請願的訴求是煉功自由和釋放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這是非常非常正當的訴求,也屬於一個社會公民人權的範疇,就是保護公民自己的人權。訴求不涉及政治領域,如民主選舉、反腐敗等;根本沒有所謂要動中共這個政權,只是要求煉功自由的一個請願。中共採用殘酷方式鎮壓法輪功,顯然這比鎮壓89年「六四」學運還要更加荒唐。

唐柏橋說,1989年「六四」學運的訴求是反腐敗,要求實現真正民主。導致中共當局認為學生很可能利用這場運動終結共產黨,推翻他們的政權。因此,中共認為這是一個很難調和的矛盾,最終出動軍隊鎮壓「六四」學運。其實沒有那麼嚴重的矛盾,是中共當局自己誇大了雙方的對立。

此外,唐板橋還從中共刑罰方面談到了「六四」學運與法輪功學員「4.25」請願事件遭受鎮壓迫害的程度。1989年「六四」學運遭鎮壓就是中共侵害人權的案例,作為當年湖南學生領袖,唐柏橋被判3年監禁,是學生領袖中刑量最重的,大部分學生領袖沒有被判刑。儘管是不到2年,唐柏橋獲得假釋出獄,這得益於國際社會大環境對中共當局的壓力。

唐柏橋說,他的親身經歷和經驗,及學生領袖所遭到的中共酷刑,是無法與法輪功學員相比的。在長達18年的迫害中,數以百萬計的法輪功學員被勞教或關進監獄,還有很多法輪功學員被「人間蒸發」,可能被活摘器官。在公民人權方面,這是一個巨大的倒退。現在中國人權狀況更加倒退了。

唐柏橋認為,法輪功學員所說的群體滅絕罪無法真正準確說明中共迫害法輪功的罪行,群體滅絕罪是一個現代法律詞彙,由德國納粹在二戰期間屠殺猶太人的罪行引申而來的。中共罪行遠超群體滅絕罪,是動用國家機器,專門建立了一個凌駕於法律之上的「610」辦公室,包括活摘器官等沒有按照法律程序進行殘酷鎮壓。目前尚沒有一個精準的法律罪名描述這個罪行,需要創造一個新的法律詞彙來描述中共這種令人髮指的罪行。

中國人權愈加惡化

對於中國人權現狀,唐柏橋認為,在1999年至少還有上萬名法輪功學員到中南海請願,現在則是如四川維權人士陳雲飛在《成都晚報》刊出「向堅強的六四遇難者母親致敬」的廣告,就遭到中共當局打壓,被警察帶走,隨後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處以監視居住半年。後來中共當局取消了「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改為涉嫌「尋釁滋事罪」。2015年陳雲飛只是與其他20多人在四川新津縣為在1989年六四事件中的死難學生肖傑、吳國峰掃墓,中共就將他抓捕並於2017年3月31日一審判陳雲飛4年監禁。

唐柏橋說:「現在中國大陸民眾上訪的多守規矩啊,完全按照中國共產黨的要求,一步步的反應他們的冤屈和不滿,也不去上街,也不去遊行,也不去像法輪功學員那樣到中南海去請願,按照中共說法就是圍攻中南海。就是到信訪辦門口遞交狀紙,都會被從信訪辦直接抓到監獄、精神病院,遭受迫害。很多去上海的冤民跟我講,他們數十人死了,被精神病,被死亡,而且死的不明不白的。我很難想像中國人權狀況還能壞到什麼程度,已經變成地獄了。」

唐柏橋認為,1999年7月,法輪功開始遭受嚴酷迫害。2015年7月,超過百名中國大陸律師、維權人士、訪民及他們的親屬,突然遭到中共公安大規模逮捕、刑事拘留等,即「709」事件。這是一個更大的人權倒退。這些律師沒有自己的訴求,而是幫助法輪功學員、維權人士在宗教信仰自由、強拆等人權方面進行辯護,他們也沒有鼓動他人反抗中共。其中李春富律師只因為在微博上發了一篇尋找其兄李和平律師的文章,就被關押迫害致精神失常。另一位維權律師謝陽在獄中受盡酷刑,令人髮指。「709」事件是人類歷史上非常罕見的一場迫害。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