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居正:7個前共產國家民主化後的經濟走向發人深省(組圖/視頻)


臺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透視中國資深研究員明居正
臺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透視中國資深研究員明居正(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看中國2019年10月18日訊】臺灣大學政治系名譽教授、透視中國資深研究員明居正對10個前共產國家迅速民主化進行了研究,他針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現有數據,分析了其中7國在共產政權瓦解後的經濟走向,發人深省。

明居正根據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的現有數據,分析了1990-1999年6-7個東歐前共產國家的國民平均所得。

1990-1994年,共產政權倒臺後的前5年,阿爾巴尼亞下滑約6%,保加利亞下滑20%,捷克沒有數據,匈牙利基本持平,波蘭上升15%,德國上升16%,但因東德、西德合併,這個數據被西德拉上去了,因此不具有太大意義。羅馬尼亞約下降6%。

總體來看,這6個國家,在共產政權倒臺後,前5年的經濟下降。

1990-1994年,共產政權倒臺後的前5年,6國的經濟走勢(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1990-1994年,共產政權倒臺後的前5年,6國的經濟走勢(圖片來源:「透視中國」視頻截圖)

1995-1999年,共產政權倒臺後的 5-10年,阿爾巴尼亞上升了26%,保加利亞下滑了3%,捷克上升了12%,匈牙利上升了20%,波蘭上升了25%,德國上升了16%,羅馬尼亞大約持平。

也就是說,共產政權瓦解5年後,7個國家中1國經濟小幅下滑,1國持平,其餘5國大幅攀升。

明居正總結道,共產政權瓦解後的前3-4年經濟不太好,但以後很快反彈,並出現上漲。

1995-1999年,共產政權倒臺後的 5-10年,7國的經濟走勢(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1995-1999年,共產政權倒臺後的 5-10年,7國的經濟走勢(圖片來源:視頻截圖)
 

明居正挑選了從1974年到1992年,全世界30個民主化國家中的10個共產政權進行研究,這10國包括:波蘭、匈牙利、東德、捷克、保加利亞、羅馬尼亞、阿爾巴尼亞、南斯拉夫、蘇聯和蒙古。他發現,從1989年到1991年,不到3年的時間內,這些共產政權先後迅速瓦解,走上民主化。

那麼根據這10個前共產政權民主化的歷史經驗,沒有中國共產黨中國會亂嗎?來看他的研究結果:

1、中產階級並非必要

在以上10個共產國家民主化之前,有中產階級的僅有4個國家:波蘭、匈牙利、東德、捷克。其他6個國家沒有能夠被稱得上中產階級的這樣的社會階層。


2、反對黨是否能民主化

以上10個共產國家民主化之前,都是一黨專政,沒有一個國家有真正的反對黨。個別國家有反對派。那麼,由誰來統治呢?不是由共產黨中分裂出來的人們組成新的政黨,就是由社會精英組成新的政黨來執政。

3、中國人水平太低不能民主化?

明居正反問,2019年中國人的水平難道還不如1776年美國人的水平低嗎?現在的中國人不如243年前的美國人嗎?

孫中山當年在面對軍閥的時候提出了三階段理論——軍政、訓政、憲政,從剿除軍閥過渡到憲政的過程中,有一個訓政階段。訓政理論在臺灣有部分的實施,但不夠徹底。如果徹底實施的話,就可以解決人民水平太低的問題。換句話說,人民水平太低是因為共產黨不願意教育百姓,故意推行愚民政策,使得人民水平過低,無法民主化,如果在過去數十年,中國共產黨好好教育百姓,中國人的水平何至於過低?

4、西方的民主不適合於東方嗎?

臺灣、日本、韓國都實現了民主化。泰國、馬來西亞也有不同程度的民主。因此,東、西方情況不同,中國不適合民主化是中共愚弄百姓的謬論。

5、中國面積太大搞民主會亂嗎?

美國的面積也這麼大。

6、一黨專制統治有力?

在一段時期內,統治的執政黨有力量對國家經濟的發展和進步或許有幫助。但是,超過一定的臨界點後,原來的幫助就變成了阻礙社會發展和繼續進步的絆腳石。臺灣的國民黨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韓國的執政黨,日本的自民黨都是這樣的例子。也就是原來的執政黨完成了歷史的任務後,它必須按照憲政的邏輯交班,當反對黨。如果新的執政黨做得不夠好,它就有機會重新執政。

因此,統治的執政黨有力量在一定時期內是好事,但隨後會成為阻礙社會進步的力量,中國共產黨就是這樣一個阻礙社會進步,反歷史潮流的力量。

7、民主是時代潮流

民主是時代潮流,深入人心。主流國家不但自己實行民主,也在全世界推進民主,以幫助這些國家繼續進步。全球民主化正在迅猛進行中,成為新的時代潮流。中國經過幾十年發展,其現代化、工業化已經達到一定的水平,社會的多元利益開始展現,甚至出現嚴重的衝突。當社會多元化後,就不再是一黨專政能夠解決的問題,必須採取民主多元的機制,各方進行討論、妥協,求得一個大家勉強能夠接受的方案。

明居正總結道:從今天中國的局勢來看,民主的呼聲已經在敲響中國的大門。違反這個潮流就難以生存,適應這個潮流才可以活下去,而且可以非常好。因此,中國面臨的問題是和平演變,主動民主化?還是要繼續抗拒歷史潮流?如果那樣,等待它的將是一個不和平的演變。

這個現象不但適合於中國大陸,更適合於今天的香港。香港人爭的絕不是「房價」和「房屋租金」的高低,他們要的是「雙普選」,爭的是讓社會進步的推動力。

「雙普選對香港社會來說,已經是迫在眉睫的問題。這不但是中國面臨的選擇,對每一個來說,也是必須認真思考,認真做出的選擇,」明居正說。


共產國家民主化經驗對香港和中國未來的啟示(下集)(視頻來源:明居正「透視中國」)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