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青年參加反送中:感謝香港 香港加油(圖)

2019-07-18 07:00 作者: アカメ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
7月14日,香港沙田商場,警察和示威者對峙(Photo by Anthony Kwan/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7月18日訊】我既不是知識份子,也不是什麼名人,只是一個很普通的外地打工的年輕人。零零碎碎寫下這一個多月來,我作為一個大陸普通的年輕人對香港這一個多月來的感受。

69的一百萬人遊行,616兩百萬人遊行,我也都特地親身過去參與,儘管不怎麼會講粵語,也知道自己做不了太多,但還是決定過去著黑衫和香港人一起表達自己的態度,之前靜默的跟隨遊行隊伍,這一次希望能發出一點聲音來,香港年輕人的勇敢給了我很大的勇氣。

我不斷同身邊的人講香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不斷的嘗試在社交平臺分享香港那邊的資訊,很多朋友經常問我一句話別的地方別的人發生的事,香港發生的事又與你何干?說你過去撐反送中遊行是不是拿了錢,我說沒有,便無法跟他們解釋更多。很多時候我們大陸人自己,朋友之間,家庭親屬之前,都會因為獨裁統治的愚民政策而產生巨大價值的撕裂。

我沒對他們說的是,作為一個人,不能恩將仇報,我們不能如此健忘,既不能輕易忘了那個邪惡政權所做的所有惡,更不能忘了香港人從過去一直到現在給我們大陸人所有的救助。

從1949中共建國,到大躍進飢荒,反右運動,10年文革,89學運,在這幾十年中共發動的各種鬥爭運動,導致大量人慘死逃難,香港一直充當著大陸人的"辛德勒"避難所,之後的改革開放,大量港商來一窮二白的大陸建廠帶來大量資本和技術,讓我們的父母輩有機會打工可以掙錢養家,還有98年大洪災和08年地震更是全港動員大裡捐資捐物幫助我們大陸人......更難得的是,我們大陸人自己抗爭失敗的89學運被政府不公定性為暴動,這麼多年我們自已不敢發聲抗爭選擇性失憶,可香港人卻代替我們向暴政聲討尋求正義,而這一堅持就是30年,風雨無阻。

香港人對大陸人提供過如此多的幫助,可以說是對大陸人最友好了,可卻還是被很多大陸人冷嘲熱諷,我實在看不下去,所以想發出一點自己的聲音來。為香港朋友加油打氣!

作為大陸人,任杳港人面前,我真的很愧疚覺得可恥,這一切抗爭的後果本該是由我們大陸人來承擔,是我們的冷漠縱容和無所謂,導致極權越發囂張,直到危及所有人。

香港這一個月來,有四位年輕人離去,幾十人被捕,數百人受傷,更多的人處在白色恐怖當中,凜冬將至,這也許是我們的最後一戰。

我一直跟身邊的朋友說,為什麼你們一聽到香港說要獨立就不假思索的如此憤怒,為什麼你們喜歡獨立自由的職業,喜歡獨立音樂人,獨立作家,如此偏好獨立這個詞,卻對港獨這個詞如此敏感,就像一個不幸的婚姻,我覺得與你合不來和你生活在一起不幸福,想離婚去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為什麼要受到指責?

為什麼我們非要抱著狹隘的民族恓緒和所謂天朝大國觀念不放,為什麼香港人一提到半點說要獨立,你就揚言說,直接坦克軍隊打過去接管?這樣是不是更像法西斯和侵略者,而不是手足。

如果我們認可每個人都有命運自主的權利,都可以自由追尋自己想要的未來,那麼一個群體一個地區同樣有天然的權利可以命運自決。是否選擇獨立那是香港所有人自己的選擇,我們大陸人為什麼要橫加干涉,我們為什麼不能發自內心的祝福他們,只要他們擁有自由和人權能夠幸福的生活,他們叫中國香港,還是香港,還是英國香港,這真的不重要。

況且,香港人不是一開始就要求獨立的,而是中央政府一步步干涉香港法制打壓香港的自由空間。不遵守《中英聯合聲明》承諾的保持香港資本主義的生活方式和文化法治,港人治港高度自治,50年不變,一方面承諾卻又一方面反悔,私下指定香港特首和立法會議員,一步步奪走本該屬於香港人所有的權利。

我算是大不幸中的一點幸運當大部分翻牆VPN都被接管監控失效的時候,我還尚能艱難找到一個可用的VPN,還可以看到這些外面世界發生的一些事情,我覺得我有責任一點點把這些微弱的光傳遞到那封閉黑暗的房間,無論有些人是真的昏睡不醒還是裝睡,只要光線進來,總有人會看到,而這會播下希望的種子。真的很感謝香港朋友的努力!讓我們大陸人能看到人可以活得如此高貴燦爛,而不是卑微如螻蟻。

我也跟身邊的朋友說,香港人為什麼抵制送中條例,為什麼不願意成為第二個深圳?難道我們大陸人沒有更切身的體會嗎?

香港
看中國參加香港沙田遊行(李天正/看中國)

今天剛好是709律師事件四週年,4年前的今天中國政府在全國範圍內非法抓捕了上百名維權律師,很多都未審先判甚至直接失蹤。

還有你知道在新疆有數百萬和平的穆斯林僅僅因信仰自己的宗教而被限制人身自由關進集中營嗎,你知道大陸非法關押臺灣學者李明哲事件嗎,你知道大陸警察無視香港法制,跨境執法,非法拘捕銅鑼灣書店書商嗎?

這些僅僅只是隨便舉的一些例子而巳,我們大陸的奶粉不安全,食品不安全,毒疫苗,黑霧霾,城管暴力強拆,幼兒園的孩子被虐待強姦拐賣而受不到應有的制裁中學教師因恪守良心舉報豆腐渣工程卻被操場埋屍16年無人知曉,大部分人得了大病只能靠發帖眾籌求助甚至只能等死。

我們這裡的詩人不能隨便寫詩,歌手不能自由創作,導演辛苦幾年的電影無法通過審核上映,大學教授在課堂上只能戰戰兢兢自我審查閹割,害怕哪一句話說錯就被學生舉報。最高法院法官需要上電視認罪來證明自己有罪,而我們的社交媒體無所不在的監控刪帖封號,隨便的一句在文明國家再正常不過的話語,都有可能給自己帶來牢獄之災。在我們這裡底層互害,隨機殺人!這些都是眼見發生的事實。

更恐怖的是,這裡有良知和勇氣的記者律師要麼被抓要麼被完全禁聲,政府完全掌控媒體,建立強大且無處不在的監控系統,不允許任何人自由結社發聲,將所有人都離子化,罪惡的網際網路防火牆越建越高,他們控制所有的媒體,顛倒黑白,指鹿為馬,散佈謊言,製造仇恨,利用教育洗腦,利用新聞掩蓋事實。

無論你是底層小販,還是高官富賈,他們可以在這片土地上任何時間地點以任何理由隨意抓捕任何人而不受約束。我同大陸的朋友這樣說,難道香港人站出來反送中條例的理由還不夠充分嗎?

這一個多月來,看到香港人為了守護本該屬於他們的自由和民主,真的好勇敢團結友愛,看到他們一個個同我般年輕的面孔被惡詈打的頭破血流,又真的好心痛。

這一切本不該是這樣的,政府存在的唯一目的是提升和保護民眾的福祉,而不是與民為敵,更不是將政府和國家機器變成維護極少數權貴私利的工具。

我們大陸人已經基本失去了一切美好的東西和最基本的人權,實在不忍看到香港人也失去這些,就在我打字的這一刻,內心仍佈滿恐懼和糾結,我知道因為我拒絕沉默,拒絕淪為罪惡的幫凶,將可能面臨的巨大後果,老大哥的監視不所不在,但我仍然選擇發出自己的一點聲音來,和因反送終而被惡政所殺的四位義士比,這一切都不算什麼。

記得張雪忠先生說「我這樣做並不是因為我勇敢,而是因為我相信:一個政權若是容易被直率的言論所觸怒,那只能說明這一政權本身是不正當的,為革除不正當的事物而付出,是一個人所能得到的最有價值的收穫。」

我知道香港的朋友接下來的抗爭還有好長的路要走,惡政會更瘋狂的用謊言去欺騙拖延分化,挑撥收買打壓,以及搶佔媒體輿論等等任何手段攻擊所有真正愛護香港的人,但我相信勝利必將屬於勇感而智慧的香港人,這是一場正義和邪惡力量的對抗,同全世界所有人都有關。

我們所有人都處在同一個制度下,同一片天空下,面對不公義的事,沒有誰可以置身事外,今天我們不聲討抗議威權的蔓延,明天我們就會像武漢陽邏人一樣絕望無助。

記得7月7號那天,我帶看筆和紙,戰戰兢兢的躲在公共廁所的封閉空間,寫下那幾行字,之後,又恐懼到不得不換衫不得不戴上口罩。我知道自由從來不是從天而降,希望我們能一起努力,希望終有一天我們能除下口罩,在這片自由的土地上相見,內心不再充滿恐懼。

再次感謝香港人,香港加油!一定不要放棄!五大訴求真正達到之前,不撒不撒!

原文鏈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