複雜的事情從簡看(組圖)

2010-10-09 03:45 作者: 智慧兔

手機版 简体 5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人生其實是個被污染和抗污染的過程,最大的污染常常來自政治泥潭 ...... 智慧兔

複雜的事情從簡看
找啊找,找啊找,原來最難找的是找到自己

一個人,從呱呱墜地哭著來到這個世上,到撒手人寰被人哭著送走,一生中有多少思想是源於自然人的自然思考呢?

人除了先天的純真和善良,恐怕剩下的都是後天形成的觀念了,那些被動接受並奉行為真理的東西,往往左右並伴隨著我們走到生命盡頭。

不防回想一下人的諸多執著和觀念,看看有多少是出於自然人的天性呢?

愛國:

人降生到世界的哪個地區,是自己不能夠左右和預知的,當人降生到某地,就牽強地披上了國家的外套:生在美國的成了美國人,生於日本,就被稱作日本人......一個自然產生的生命就這樣打上了‘國’的記號。並被社會政治力量賦予了愛國的義務。然而,我們再看看國家是什麼呢,從自然屬性上,它只是地球上的不同位置和區域,誰把它賦予了國別呢?是追求權欲的人或政治力量,在謀求利益最大化時,根據力量對比,形成了不同的利益統轄範圍,也就是國家。自然的人,降生在自然的區域,卻被強行賦予了不同國民的代號,這是生命一定意義上無法選擇的。以此看,國的概念是後天因素強加給人的,是‘非自然’屬性。或許,我們一生都沒有感觸過這樣的思考,簡單而又真實的思考。

那麼,國家是一個固定的概念嗎?不,它是隨著利益集團的力量消增而不斷變化的,回看歷史,就不難明白了:大秦之前,七國盤踞,各自為政,互相蠶食,混戰連綿,人各自扛起愛國大旗拚死殺場,尊為愛國英烈或英雄。然,大秦統一六國,各自為戰的人們又變成了一國同胞,回想當初,成了煮豆燃豆萁相煎何太急的笑柄。一個自然的生命,就這樣不斷更替著國家的稱號和屬性,被動而無奈。

想想希特勒差點把歐亞大陸變成德意志;小日本差點把亞太變成大和共榮圈;成吉思汗的鐵騎差點中華了亞歐大陸...... 歷史就差那麼一點,或許這樣,又或許那樣了。愛的是那個國?你自己都不曉得你會成為那個國的民。呵呵,我們從未想過這樣的問題。

國家由‘人民、國土、政權’三大要素組成,愛國在政治的內涵裡,很大程度是愛政權而不是愛民,當愛國被強烈號召的日程,往往是民民相殘的時候。兔子以為,即便從狹隘上講:愛民第一,愛國土第二,愛政權要有條件,就是看這個政權愛不愛民,如果政權視民如奴、如草芥,防民勝於防盜,此時愛政權就是最大的不愛國。歷史上,每個朝代滅亡,我們總聽到用「國破家亡」來描述亡國,事實上中華民族從來都沒有亡過,滅亡的只是一個統治集團。一個民族之所以屹立不倒,是因為民族文化一脈相承,不隨著政權的更替而消亡,而今的中國傳統文化,遭受著前所未有的重創,這才是真正令人擔憂的。

複雜的事情從簡看
戰爭是一盤鮮活的棋,生命掌握在當權者手裡,
無論多麼冠冕堂皇的藉口:國家、民族、和平、主權、尊嚴、......!
其實只是一場棋桌上的遊戲。

敵人:

一個人來在世上,其實原本是沒有敵人的,在生存過程中,因為利益相爭,慢慢地,或許有了仇人,為了報仇,人又難免互相傷害,然而,這種仇人傷害,往往都是在自己明明白白中進行的,或出於私,或出於情,尚為人性使然。那‘敵人’是從何而來呢?我們已經忽略了要點,敵人其實不是自我意志的產物:利益團體或政治力量相爭時,人糊里糊塗地被劃分到了敵我某方,為了集團、黨派或國家的所謂利益,互不相識的自然人,就這樣被蠱惑成彼此廝殺的敵我,甚至你都不知道敵人相貌,姓甚名誰,是否善良,是否像自己一樣有妻兒老小,在政治力量的蠱惑下,視其為仇敵互憎相殘!如殺人機器一樣,執行著剿殺程序。卻未曾想過:我們哪來的敵人?誰又是我們的敵國呢?看吶,哪場內戰不是國人自相殘殺!哪場世界大戰不是地球人自相殘殺?

複雜的事情從簡看
無論是矛還是盾,都只是被人利用的工具而已。

階級:

人類經歷漫長的歷史,生存中,因為各種機遇和後天能力及努力的不同,人的財富自然而然產生了變化和差異,就像動物有強弱,植物有高低,自然也賦予了人在經濟上的多樣性,就像人有高低胖瘦,這原本就是不可更改的自然現象。然而馬思、恩斯的理論,開始讓這世界多了一個‘階級’的概念,於是人們在政治慾望帶動下,開始為不平等的‘階級’而鬥爭,斗來斗去,誰也沒有把階級消滅,就像誰也無法把這個宇宙中的星球都變成如出一轍的克隆體,就像誰也無法把世間萬象都染成一色。自然賦予了萬物多樣性,誰也沒有力量改變自然規律,抗爭的結果只能夠傷害人自己。殺了生、革了命,階級差異還大搖大擺地在這裡散步,任你看不慣。貧和富,就像萬物更替一樣,不以人的意願輪番著角色。我們卻在蠱惑中相互為敵,在殘酷革命鬥爭中去傷害自己和更多無辜。又有誰用一個自然生命的自然思考來品味這一切呢?

複雜的事情從簡看
一切蠱惑都先從歪曲人的道德觀開始,歷次浩劫無不如此。

反動:

就如同上面的幾個標籤一樣,我們又一次被莫名的力量挂了‘反動派’和‘同志’的號。嗚呼,我們生在這世上,有多少封號和帽子是自己戴上的呢?誰是誰的反動呢?為什麼就反動了呢?我們從來不去思考,然後在盲從中成了被人利用的工具。在各種蠱惑、誘惑下,我們常常把自己從自然人變成簡單的工具,而我們不僅蒙在鼓裡,還為忽悠我們的魁首唱著讚歌:紅紅的太陽挂天上,不落的太陽啊願你永不落......,唉,你又忘記了,自然規律誰也改變不了,太陽落下去了,新的一天又不期而遇。

歷史是一面鏡子,我們不站在‘人性從善’之上看問題,隨時都會成為新運動的殺手鐧和吹鼓手,傷害著我們的親鄰同胞而不自知,或視他們遭遇的傷害麻木不仁、無動於衷。(經歷過文-革相殘的人們,不知今天作何感想呢?)

複雜的事情從簡看
屠夫說:來吧,為了光榮,為了夢想,為了神聖,為了偉大......

嗯嗯,還有幾個問題需要深入推敲哦:

解放:

解放是解放生產關係和生產力,60年前和今天,生產關係並沒有實質的改變,工人還是工人,農民還是農民,雇佣關係還存在,貧富差別照樣拉大,要說人民當家做主了,那還不如今天的臺灣呢,沒有解放的「舊中國」臺灣,人民不僅沒有生活在「水深火熱」中,富足美滿不說,如今還可以玩選票了。

一個管家代理了很多家庭(主人)的財產,而獨特的代理方式,使所有家庭成員完全喪失了監督管家的渠道,於是公產使用權等於徹底落到這狗奴才手裡。如果你是這個管家怎樣?會自卑地以為自己是一個任勞任怨為民服務的僕人嗎?過去N個地主被當今一個超級大地主取代了,而我們卻傻傻地、感激涕零地以為地主階級真的消失了,搖身一變成國家、土地的主人了。嗯嗯,當管家強拆你房子,強購你田產的時候,才恍然大悟:沒有一塊土地屬於你自己,我們這些大頭主人原來真正是徹頭徹尾的無產者啊,如此看來‘解放’是否也是欠推敲之詞呢?

新中國:

國土不僅沒有開拓,還少了一大塊,體制沒改變,更XX了,不是反封建,而是返封建甚至返奴隸了。實質和歷史一樣,改朝換代新政權而已。如果你以為袁世凱是最後一個復辟帝制的人,那你真的太OUT了。包子皮兒多了幾個新裝飾,餡基本沒變。你說他是新包子嗎?

為人民服務:

人民和公僕,誰更像僕人,誰更像主人,在‘皇恩浩蕩’面前,納稅人只有感恩戴德的份兒。你用納稅雇養了僕人,僕人反過來用庫房的鑰匙要挾你:俯首貼地,跪謝有聲,只許唱讚歌,不可有微詞。這時你覺得自己還是一個堂堂的主人嗎?你早已經不是了,否則怎麼會說出上班是為XX黨打工的話呢?

經濟巨變:

單從經濟發展看,60年前後巨變,是的,誰都看得到。不可否認的是:全世界前後60年都在巨變:日本60年前因戰爭一敗塗地,經濟上完全從零開始,還得承擔巨額戰爭賠償,60年後的巨變誰更大?說明離開Z-G照樣可以巨變;韓國60年前是什麼樣,沒有金胖子不也巨變嗎?臺灣60年前是什麼樣,照樣巨大變?縱觀世界,60年微變的有幾個?這是科技進步帶來全球經濟發展的必然趨勢。若中國不進行改革開放,不和世界經濟接軌,今天的經濟和北朝鮮不會有兩樣,仍會停留在60年代!

回頭我們也應該問問:10年內亂帶來的經濟損失誰來負責?30年的封閉蠻幹(寧要社會主義的草,不要資本主義的苗)帶來的經濟損失誰來負責?因為體制劣勢造成經濟發展失衡,造成資源浪費、環境嚴重惡化(禍及子孫),誰來負責?貪污腐敗吃喝玩樂造成國有資產流失,經濟嚴重損失誰來負責?官匪勾結引領道德全面下滑帶來的社會危機誰來負責?道德危機終將轉換成經濟危機,這是因果報應,失德的社會經濟發展再高也終會畸形化,掉下來是遲早的問題。

我們感謝改革開放,其實準確地說:先前正常的經濟秩序被它破壞了,後來生存危機,又不得不恢復正常。好比一個強盜綁架了人質,後來因為嘛原因,不得已把人質給放了,放人是好事,但這強盜已經是個罪犯了,要不要追究其法律責任呢?更別說感謝之類的話吧!

北朝流氓一根筋,至今還死撐著它的馬主義,世襲家族式的全封建王朝,斷然不敢改革開放和世界接軌,為了金家利益,全方位自閉著、綁架著朝民。說到這裡,我們最應該慶幸的是‘毛子’死在了北朝,否則中國命運和今天的金瘋子家族完全一樣,一邊原地踏步走,一邊還吹噓著趕美超英、唯我優越。除了自閉、忽悠、耍流氓,豈敢與世界融合?哪有潮蟲跑到陽光下自己暴晒自己?

中國的財富其實是集中到城市圈和官僚圈了,城市圈內財富90%集中在特權階層,公務工薪一族比較有保障,生活在邊緣上為生存掙扎的也相當不少,至於農村,60年沒有明顯的變化,醫療、教育、娶媳婦壓得老百姓幾乎喘不過氣來,貧窮落後的狀態只有我們肯去看看才知道差距之大,農村人口佔中國80%,這意味著什麼?兩極分化!倘若再有人提倡農村包圍城市,靠革命起家的人會怎麼定義他呢?想來是可笑的。

工業化發展導致城鄉差異拉大,這是正常範圍的,腐敗以及沾腐敗的光爆發起來的,在經濟份額中佔有非常可觀的比例,這就是制度的問題了,放縱了不道德的經濟秩序,如此,60年輝煌的讚歌是唱給誰聽的?

我們60年巨變中潛藏了太多太多的危機,這些危機必將禍及我們的子孫後代,應該反思一下,是誰埋下這危機的種。

搞政治

全世界都走自由民主,誰又在倒行逆施?會忽悠是因為玩壟斷,政治、經濟、信息全面壟斷。關鍵是思想也要壟斷,學政治、講政治,考政治(標準答案任由誰定?),‘政治’成為中國特色的特色,融入了我們生活的方方面面,統一思想的就是人民,質疑反對了就是搞政治、反對派,人民的公敵。民主,共和,人民代表,不明真相的群眾,敵對勢力.....太多太多的堂皇之謊蒙住了我們的慧眼,放棄思考了,也就被忽悠了。呵呵,先別急於反駁,我們應該仔細琢磨琢磨才對。

兔子是搞漫畫的,深知中國無處不政治的惡習,它已經深入到我們每一個人的生活細節甚至是思想源頭了,高度統一範圍的,叫愛d愛g,超越河蟹範圍或疑似超越的,就被列為敏感區,這就有了搞政治的‘陰謀’或疑似陰謀。無論看影視、賞歌樂,抑或上學讀書,沒有人能夠逃避政治的侵扎,只是這枚政治硬幣的兩面,只許我們踏足另外的一面罷了。嚴格的說,中國人沒有不搞政治的,被動或主動的都在搞,我女兒剛剛上小學就被強制性入隊了!我曾經和女兒說,今生今世不加入任何政治組織,結果呢,身不由己啊。許多人還沒意識到,我們都是搞政治的人,只不過都被誘惑或綁架到了政治的A面!

有網友不高興了:沒有GXX哪有你啊,哪有今天啊?這就是洗腦教育的效果。很簡單,兔子反問一下,臺灣沒有GXX,生活過的很差嗎?韓國沒有金家父子,日子過得不好嗎?離開誰地球會不轉呢?

中國人不再口口聲聲談政治的時候,不再談政治色變的時候,才能迎來正常的社會生活。政治代替法治,始終是我們的悲哀。

人到底是為什麼而存在呢?真的是為這些和自己毫不相干的後天觀念活著嗎?我們為什麼要為了這樣那樣的概念,放棄自己的天性善良呢?因為我們忘記了,我們只是個簡單而自然的人,一個應該固守本性,一個應該尊人愛己,一個從自然中來終歸於自然的匆匆過客而已。我們應該愛身邊的每個人:親人、鄰人、過路人...... 自由、平等、博愛,才是我們應該持有的自然屬性,而不是那些狹隘的冰冷政治標籤。當政治運動來臨時,如果我們不能夠對雞蛋一方施以援手,也絕不能面對軟弱再落井下石、踏上一腳,更不要為強暴一方搖旗吶喊擂鼓助威,冰冷的機器面前,我們本都是有血有肉的自然生命,一群老百姓而已。

複雜的事情從簡看
許多被視為事不關己的罪惡,最終會落到看客身上,因為罪惡是傳染性的。

這讓兔子想起波士頓的猶太人死難紀念碑文:

在德國,
起初他們追殺共產主義者,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共產主義者;

接著他們追殺猶太人,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猶太人;

後來他們追殺工會成員,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不是工會成員;

此後,他們追殺天主教徒,
我沒有說話,
因為我是新教教徒;

最後,他們奔我而來,
卻再也沒有人站起來為我說話了。

傳統文化——儒、釋、道

現代科學告訴我們,物質是不滅的,在這個宇宙中連綿著,循環往復;能量是守恆的,同樣在不斷地更新轉化中,而我們卻盲目地堅信,生命一去皆無,人死如燈滅。我們從來沒去想想:傳統信仰文化早就告訴我們了:靈魂也是不滅的,生命也是輪迴的,這和物質不滅能量守恆的科學觀有沒有根本的衝突呢?你怎麼肯定她就是簡單的迷信呢?你怎麼肯定她不是未來的科研方向呢?

「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習相遠......」傳統文化都是建立在傳統信仰基礎上延伸開來的,佛法開啟我們:人的元神(靈魂)本來自高處,元神元神,原來你是神,本性善良(人之初、性本善),掉入三界輪迴中,苦海無邊,回頭才是岸。人應該返本歸真,返回自己的本性善良,修回本真的天國佛國世界,因果有報,不可作惡;

外來的馬赤文化告訴我們:人是動物進化來的,本是獸,本性亦為獸,人死如燈滅,不存在輪迴,不存在善惡果報、天堂地獄。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死了就去見馬克思了。呵呵。 兩中文化,兩種人性的定義:一個強調人性即是神性,本善良;一個強調人從獸來,本性獸,嗜爭鬥。不同的文化把人帶往不同的方向。前者讓人敬畏天地自然,因果有報,人不可貪惡,把人引向善,引向天國。後者讓人迷信物競天擇適者生存的動物叢林法則,使人慢慢地相信人不為己天誅地滅才是王道,會把人引向惡,引向地獄。人類各個民族,踏著信仰的歷史走過來,直到近代生出一個徹底的反信仰文化,(一個徹頭徹尾的政教合一的隱形宗教),雖在當今世界文化主流中小佔一席,卻影響甚遠。想想看,天地真若有靈,人信哪個,支持哪個,意義可就非凡了。蒼天有眼,毒誓昭昭,不可輕視啊。

聖經中曾經這樣描寫最後的審判,預言了人類到大審判來臨前,會出現一個大大的敵基督(敵對神),並預言了拜獸並打上獸記的人極其可怕的下場。

複雜的事情從簡看
死亡教會人一切,如同考試之後公布的結果,雖然恍然大悟,但為時已晚矣!

囉嗦了這麼多,兔子其實覺得,國家、政治....都是不可避免的社會現象,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但是有一點,在任何一件事情上,你選擇善意還是惡意,卻是自己說了算的,選擇如何思考也是自己可以左右的。正如兔子的思考違背你的觀點時,你是選擇善意的提示呢還是惡意的攻擊或謾罵呢?

複雜的事情從簡看
世界無論多複雜,善惡兩字看分明。剝掉政治糖衣,用自然人性去思考

人性是什麼?迷信是什麼?科學是什麼?信仰是什麼?:感興趣的話,繼續看看兔子的胡思亂想吧。看過的不妨再看一遍,文章有調整。兔子覺得多想想這些東東,對我們自己關鍵時刻不犯糊塗真是大有好處的。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