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張旗鼓建設深圳 中國還需要香港嗎?(圖)

時事大家談:大張旗鼓建設深圳,中國還需要香港嗎?

2019-08-23 06:59 作者: 鄭裕文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有分析認為,反送中無法平息,北京有意以深圳取代香港。(公用領域:Pixabay/CCO)

【看中國2019年8月23日訊】香港反送中持續兩個多月,就在各界猜測北京會如何出手干預時,中共國務院高調宣布,在緊鄰香港的深圳建設「先行示範區」,擴大金融開放度,建立教育、醫療、科技創新中心。

有分析認為,反送中無法平息,北京有意以深圳取代香港。但也有評論指出,一個沒有法治、沒有人權的內陸城市是無法與香港競爭的。

到底北京的意圖何在?深圳示範區要示範給誰看?香港對中國是否依然重要?

嘉賓:中國時事評論員、《橫河平論》主持橫河;獨立時評人、執業律師桑普

8月18日就在香港170萬人走上街頭時,北京宣布建設深圳,成為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儘管中共國務院聲明強調,早在去年1月就已經展開規劃,但很多評論都認為,深圳示範區就是針對香港而來,北京打的是什麼主意?

桑普說這個規劃只有姿態沒有實際。姿態是做給美國和中國內地人民看的:告訴美國,我們可以在深圳建設一個與香港等量齊觀的金融中心;告訴內地人民深圳可以取代香港,我們不怕;告訴香港,就算沒有香港,中國也能站起來,也會有金融中心。

作為香港人,桑普認為這很可笑,什麼叫金融中心,什麼叫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先行示範區?中國社會主義70年,到現在才有一個「先行示範區」來實踐「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這個表述就很可笑。而且,金融領域中心的關鍵詞是自由,要有自由的外匯、自由的資本流動等等。

第一,深圳的股票用美元計價嗎?第二個,有英語的金融人才嗎?第三,有英美法系的公平審判的法律體系和審判制度嗎?這些都沒有。除此,中國有熔斷機制,這種管控在金融市場是不可行的。所以只有姿態沒有實際。

中國央視主播星期一在節目中說,「深圳喝上了『頭啖湯』(粵語:第一口湯)。無疑,這一定位給深圳帶來了巨大機會……這是又一次的闖關升級……機會不是給誰誰就能接得住的。更準確的說法應該是,機會對有準備、敢闖敢干的人『一往情深』。」為什麼是深圳,什麼是示範區,示範給誰看?

橫河說深圳示範區之所以引人注目是因為香港反送中抗議活動,在這之前,中共在天津、上海、深圳搞了不少試點,但是都不了了之。最有名的半途而廢就是雄安新區。先行示範區說了八條,與經濟建設有關的只有一個大灣區建設和建成金融中心,這點和香港也有關係。

中共有個特點,當一個重大事件發生以後,他們不會認錯,也不會就事論事,但是他們會在廣義的範圍內做另外一些調整,盡量設法避免同類事件再次發生。大灣區建設就是從另一個角度把深圳和香港連接起來,香港的重要性降低,減少這種抗議再次發生的可能性。

北京是否可能在香港回歸50年後將香港與深圳合併?亞洲時報文章《北京是否計畫2047年前將香港深圳合併?》提到「觀察人士認為,如果深圳的GDP可以在2030年達到香港的兩倍,兩地人民收入距離拉近,深圳提供更好的就業,住房和生活補助,而香港持續受到民生問題困擾,那麼2047年香港與深圳合併將是一個自然的答案。」北京是否可能在香港回歸50年後,將其與深圳合併?

桑普說北京可能存在這種想法。俠客島一篇文章提到希望香港二次回歸,北京認為1997年的回歸沒有真正回歸,要讓香港完全和國內接軌。要讓香港和深圳同城化的可能性不大,但是可以與深圳並駕齊驅。但是如果真的這樣了,對香港是一個巨大災難,這也是為什麼這次這麼多人走上街頭。中國對香港是暫時退卻,一國一制並非不可能。所以香港人要堅持抗爭。

也有人認為香港人把香港看得太重要了。所以,香港到底有沒有這麼重要,香港具有什麼不可替代性?

桑普說當然世界上沒有一個東西是完全不可替代的,但是有相對的不可替代性。香港的地位是屬於全球商業、貿易、貨運、金融、情報信息的集散地。香港的特殊地位沒有制度性的確保的話,全世界都會震動。

8月15日和18日特朗普呼籲妥善處理香港問題,就說明香港的重要性。中國也不會輕易放棄香港,香港上市的股票有七成是中資的,也是很多黨官、軍企套現的地方,不過香港變臭港,也會堵塞中共自己的官員和企業,他們沒有辦法繼續融資。

北京是否會投鼠忌器?

橫河說香港作為世界金融中心對北京統治集團來說,非常重要,這些資本和權貴有關。現在美國在清理中國資本在美上市,香港就非常重要,甚至可以說是洗錢中心。對於普通老百姓來說,也許香港沒有那麼重要。

另外,不失去就不會知道會有多少損失。比如之前我們說不吃美國豬肉,結果誰想到俄羅斯的豬肉有豬瘟?北京對於這一點也很清楚,很多後果是想像不到的。北京現在把香港作為一張牌,但是美國不同,他們把貿易作為一張牌,他們的說法是香港問題不好好解決,就沒有貿易談判,就在價值觀問題上站隊了。

《北京之春》主編陳維健說,「香港之所以是香港是與國際文明社會接軌分不開的,是與回歸後一國兩制分不開的。如果說深圳要代替香港這裡有一個背律,要麼深圳也與國際文明社會接軌也實行一國兩制。如果這樣就無需深圳代替香港了。如果深圳還是專制政治,還是與國際文明相左,那麼深圳也變不了香港。最好的方式是中國都變成香港。」

桑普說讓中國任何一個城市變成香港,需要制度和文化,兩者缺一不可。香港崇尚的起碼要遵紀守法,這個在中國看來是洪水猛獸。現在深圳被看作是大陸最發達的城市,但是仍舊消息封鎖,崇尚黨媒。他們只看到「暴徒」,但是他們口中的暴徒是如何出現的?為什麼「暴徒」被警察打傷後還不離開?

另外,經濟強不代表不倒臺,滿清二三百年的歷史,GDP最高的時候是1911年。關於這一點,中國和蘇聯都有很好的例子。香港人現在做的就是在為自己和下一代爭取自由和人權。

橫河說北京所做的規劃體現了計畫經濟的思維方式,北京又想見一個大而全的城市。但是這些不是規劃的,很大程度上是自然形成的。香港之所以成為金融中心而不是製造業中心,是有原因的,不是計畫經濟的力量可以改變的。

計畫城市的典型是首都。所以深圳的這個計畫本來就很難實現,計畫經濟有很多盲目性。當然香港發展到現在也有很多世界上的政策優惠,比如原來的英國法制和自由,以及97年之後保持的與各國優惠的稅務。

深圳和大陸其他地方一樣有著黨文化,為什麼能成為樣板城市?是因為稅務、商業、工業上的各種優惠政策。現在給的是政治優惠。如果將來中國真的放棄政治優惠,走民主化道路了,那也不需要深圳了。

路透社星期三報導,阿里巴巴決定暫停在香港證交所上市的計畫,這項上市計畫原本預期募資金額達到150億美元。媒體報導,阿里巴巴喊停的決定是擔心惹怒北京。上個月全球最大的啤酒釀造商百威英博公司也宣布暫停在香港上市的計畫。這對香港經商情勢可能帶來衝擊嗎?

桑普說很多人關心股票市場漲跌,但是股票漲跌和實體經濟沒有太大關係,股票市場不會帶動就業,只是個圈錢的場所。所以這些公司來香港上市只是來圈錢。真的衝擊到香港經濟的是實體經濟,比如赴港遊客變少了。其他的民生沒有太大叨擾。更重要的是,阿里巴巴的集資本來就有很大爭議,同股不同權的上市本來就備受爭議。

北京是否想把深圳示範區做平和的解決方案,放棄了天安門式的解決方案?未來反送中還可能面臨什麼挑戰?

橫河說北京提出的深圳計畫是長遠計畫,這和短期香港反送中的抗議趨勢沒有關係。香港人爭取自由權利不會輕易放棄。北京確實處在困難境地,投鼠忌器。從整體來說,北京有兩個可能性:一個是在十一之前必須解決,第二個就是拖到十一之後解決。

這兩個可能性都是為了保證十一平穩。北京至今沒有對港人的五大訴求拿出一個方案。港人的訴求目前很難預測,香港運動自己有了生命,可以自我調整策略。

桑普說反送中的局勢會繼續下去,有人說因為有十一,所以九月是香港人的截止日期。但是香港人不會把這個說法放在眼裡。接下來有幾個活動。明天香港舉辦「香港之路」人鏈活動,學習的是89年波羅的海人鏈求自由事件。第二個是831的遊行,民陣正在申請許可。五年前就是在8月31日發生的真普選抗議活動。

更多精彩內容,請收看2019年8月22日《時事大家談》完整版視頻。YouTube鏈接:https://www.youtube.com/watch?v=HiFutwTNNaM

時事大家談是一個自由論壇。嘉賓和觀眾聽眾發表的都是個人觀點,並不代表美國之音。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