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因研究證實了宿命論(圖)

2019-05-23 19:05 作者: 王淨文

手機版 简体 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基因研究證實了宿命論。
基因研究證實了宿命論。(圖片來源:Adobe Stock)

古今中外,人類汲汲營營的不外乎是命運好一點,壽命長一點;但從最新研究顯示,人今生今世的宿命似乎早就決定好了,除非大善與大惡之人,芸芸眾生一般都很難跳出命運安排的既定軌道。

據英國《每日郵報》報導,科學家們自稱發現了一種能夠預測人體壽命長短的新方法:測量人體嬰兒時期基因的端粒(Telomere)長度,端粒長的,其壽命就長。

端粒是線狀染色體末端的DNA重複序列,由許多蛋白與端粒DNA結合,它能夠阻止DNA分解。端粒常被通俗描述為「鞋帶末端的塑膠保護套」,能保護染色體免遭磨損。當嬰兒在母體孕育時端粒長度就開始逐漸縮短,當端粒長度太短時,細胞分裂時就會出現DNA受損,從而引發各種疾病。

研究者測定了99只澳大利亞最常見的珍珠鳥,從它們出生25天開始,定期抽取它們的血細胞樣本進行分析,測定其端粒長度的變化。研究發現,剛出生時端粒越短的鳥,壽命越短。最早死亡的個體是開始實驗後的第七個月,而最長的卻活了將近九年。

格拉斯哥大學的莫納亨教授指出,「這些鳥都是自然死亡,沒有疾病,也沒有意外,完全顯示了它們的壽命特徵。」由於人類端粒與珍珠鳥有相似之處,研究者希望今後他們可通過測試嬰兒的端粒長度來預測人的壽命,端粒長度越長,則意味著人體健康指數越高,越長壽。

DNA決定命運的主要輪廓

有趣的是,除了這個端粒實驗外,很多現代分子生物學實驗也從基因、DNA的角度證實了傳統中國人相信的宿命論;一個生命剛一生下來,一生就已經定下來了,能改變的東西不多。比如美國科學家格蘭特.斯蒂恩著的《DNA和命運——人類行為的天性和教養》一書,彙集了分子生物學和行為遺傳學的研究成果,讓人們重新審視先天與後天的關係問題。

科學家們通過對比基因相同的同卵雙生的雙胞胎發現,他們的外形和習慣都相同,甚至40多年後,哪一根頭髮先變白,何處會受傷、哪個內臟器官有疾病等等,他們都相同。科學家還觀察一出生就被安排在不同環境下成長的同卵雙胞胎,雖然他們講不同的語言,吃不同的食物,接受不同的文化.但他們仍擁有相同的外表、體格、喜好、選擇同色系的顏色、留同樣款式的頭髮、做同樣的運動、有類似的學校成績……也就是說,環境對人的改變並不大。

科學家還發現,一對同卵雙胞胎,一個比較愛惜身體,一個吸菸喝酒胡亂來,當後者死亡時,前者雖然表面上看很健康,但一檢查還是發現相同的疾病,沒過幾年前者也去世了。也就是說,後天努力並不能帶來很大的變化。

不過科學家也發現了少數特例。有一對同卵雙胞胎,一個長得高大肥胖,另一個則嬌小瘦削,原來後者一直用非常強的意志力控制節食減重,最終改變了自己的體型。科學家發現,在人的基因中,有的是顯性基因,能決定人的性狀;有的則是隱形基因,當人的主觀意識非常強烈,再加上持之以恆的行動,最後就能改變DNA的發展。不過科學家發現,如果一個人天生的能力只有二級(假設最高十級),經過後天努力,也許能提高到六級,突破DNA的限制,不過不是天才硬要去做天才的事,結果仍然會受限制。

現在人們普遍認識到,基因不光決定人的物質特性,如身高、膚色、遺傳疾病等,還極大地影響著人精神方面的東西,如智力、人格、脾氣、酗酒和成癮行為等。不過基因並不是故事的全部,環境和個體後天的努力也對人的命運帶來一些改變。

基因學+命相學

從1990年開始,人類耗費30億美元開展了一項生命科學的「阿波羅計畫」:人類基因組計畫,科學家試圖繪製出人類23對染色體上的30億個堿基順序的圖譜,到2003年底,這個計畫初步完成,但還有很多重複的DNA無法準確排序。

在全人類70億人口中,兩個人基因相同的概率只有300億分之一。現在只要用棉花棒擦取一些口腔黏膜,過上一週多就能檢查出人的基因,從而瞭解自己生命的特質。目前很多企業砸下數億美元,希望能從生物技術產業與命相學的結合中,創下1.68兆美元的豐碩產值。這將取代目前欣欣向榮的IT行業而成為最熱門的高新技術。

不過早在基因被發現的5000多年前,中國古人已經從另外的途徑認識到:人一生下來,他的一生已經基本安排好了,這個安排用西方科學的話講,就是基因決定了人生;用中國人的話講,就是生辰八字決定了人生。

有人把先天生辰八字對命運的決定權重定為80~85%之間,其餘15~20%則由風水、骨相、心相、姓名、社會環境等後天因素決定,不過歷史上也有關於重組命運DNA,改變人生軌跡的史料流傳,其中最著名的就是《了凡四訓》。

唯有修煉能改變人生

袁了凡是明朝萬曆年間人,家住江南吳江。年少時家境清貧,習醫謀食。一天他遇到一位精於算命之術的長鬚老者孔術士。孔術士算定他第二年縣考童生,得第14名,府考得71名,提學考第9名,又算定他不能登科第,只可做三年小官,壽至53歲,8月14日丑時終於正寢,且無子息。

到了第二年,孔術士所算的三個考試全部應驗,又過了二十年之久,孔術士所算的種種吉凶完全應驗,於是袁了凡深信人生進退禍福都是命中的定數,絲毫不可勉強。

一次袁了凡在南京棲霞山中遇到一位高僧雲谷禪師,禪師問他:「凡人無法成聖,多半是因為妄念糾纏不斷,怎的閣下連坐三天,卻不見起半點妄念?」於是袁了凡講述了自己的遭遇,禪師聞言笑開:「我當您是豪傑呢,原來只不過是一介凡夫。」因為命數隻能限制一般的凡夫,對於極惡與大善之人不起作用。接著禪師為他解說「善惡因果輪迴」之報應,又詳細解說了「命由我造,福自己求」的改命原理。

於是袁了凡決心洗心革面做善事。他跪在佛前,誠心懺悔自己的過錯,並發誓先行三千善事,求登科第,並將自己所言行的善惡之事,每日登記起來,逐一改正。不到兩年,雖然三千善事未滿,但他已經中到舉人,讓孔術士算定的命數改變了。但因他未能嚴謹自持,所行善事有時並非善事,將功抵過,他共用了十年時間才完成三千善事,而此時袁了凡已經由舉人中到進士,官任直隸寶坻縣令之職。

這時他已深深領悟到勤積善德之益處,於是又立誓許三千善行,以求子嗣,果然不到半年時間,近半百的他老來得子。從那以後,袁了凡日日唸經拜佛,廣行善事,最後他活了74歲,兒子袁天啟也中到進士。《了凡四訓》是袁了凡69歲時寫給兒子天啟的四篇家書,肯定命數終有其事,只是面對既定的命運圖譜,不要消極認命,而應積極行善,以換得一張全新的命運基因圖。

西方哲學家雅克.莫諾說:「在宇宙冷冰冰的無限空間中,任何地方都沒有規定出人類的命運和義務。天國在上,地獄在下,人類必須做出自己的抉擇。」他這話說對了一半,今生如何過,得靠人自己選擇,但人生生世世種下的因果就決定了他今生今世的命運,除非大善與大惡之人,芸芸眾生一般都很難跳出命運安排的既定軌道。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