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青隨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為何成了「黑話」?(圖)

2014-09-11 00:51 作者: 劉翰青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一些現代文藝作品中,有時會出現這樣的場景:某甲教唆某乙做一件見不得陽光的事,乙或者良心未抿,或者心有膽怯,正猶豫間,甲湊過腦袋,詭秘的說:「天知、地知、你知、我知」,「怕什麼,干吧」……這樣的場景見多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這句話,在人們心目中,就有了教唆人犯罪的「黑話」形象。 其實,這句話的本意與此正相反。其「版權」所有人,是東漢著名的「四知太守」——楊震。 
 
神奇的身世 
 
楊震字伯起,東漢弘農華陰(筆者註:今陝西華陰)人也」(《後漢書.楊震傳》),他的父親楊寳,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成語「結草銜環」中——「銜環」這個典故的主人翁。
 
「銜環」的典故,記載於《後漢書.楊震傳》李賢注引吳均的《續齊諧記》中。 楊寳九歲時,在華陰山救了一隻受傷的黃雀回家飼養,待黃雀傷好後,他又放黃雀飛去。後來,楊寳在睡夢中見到一個黃衣童子,自稱是西王母使者,那只黃雀乃是這童子的化身,他來感謝楊寳的搭救之恩,並贈給楊寳四枚白玉環,而且告訴楊寳:「令君子孫潔白,位登三事,當如此環(保你子孫人品清白,位列三公,像這四枚玉環一樣)。」 後來,楊寳的兒子楊震,果然是個清白如玉之人。楊震「少好學,明經博覽,無不窮究」(《後漢書.楊震傳》)——從小就好學,各種經書典籍,沒有不鑽研的。眾人稱他為「關西孔子楊伯起」。 
 
「四知」的由來 
 
楊震是個君子,對名利看的很淡,州郡的長官多次想聘請他去做官,他都沒答應(「不答州郡禮命數十年」),一直教書教了二十多年。後來發生了一件比較神奇的事,一次,有冠雀鳥叼著三條鱣魚,聚集到楊震的講堂前,楊震的助教拿著魚對他說:「鱣魚,代表卿大夫的服裝。三這個數目,代表位列三公(東漢以太尉、司徒、司空為三公,相當於當今總理級別)。老師您要做大官了。」這個異象還真的改變了楊震的生活方式。
 
當朝的掌權人物——大將軍鄧騭聽說了楊震的賢德之名,親自徵召推舉他來做官,這時候楊震已經五十歲了。後來他升職先做了荊州刺史,之後又調任東萊郡(山東煙臺、威海一帶)太守。他在赴任的途中,經過昌邑縣(山東濰坊昌邑市),遇到了一個熟人,就是昌邑地方長官--昌邑令王密,「四知」的故事就發生在這裡。
「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謂無知者!」(網路圖片)
 
王密是楊震做荊州刺史時,為政府推薦的人才,他很感謝楊震的知遇之恩,因此晚上探望楊震,可是他並非空手而來,而是「懷金十斤以遺震 」(《後漢書.楊震傳》)--帶著十斤黃金要送給楊震。東漢一斤黃金等於一萬錢,一套普通住宅價值也就一、二萬錢,王密等於送了七、八套房子來,而且,按照當今的看法,他又不是來收買楊震,做什麼權錢交易,只是想感謝一下提拔自己的恩師。 可是楊震卻說:「故人知君,君不知故人,何也?(《後漢書.楊震傳》)」--我瞭解你,可是你卻不瞭解我,這是為啥啊? 怎麼能送錢給我呢? 王密以為楊震擔心自己的名聲受損,答道:「暮夜無知者(《後漢書.楊震傳》)」——「現在大晚上的,沒人知道。」 這時,楊震說了一句足以警示後人的話:「天知,神知,我知,子知,何謂無知者!(《後漢書.楊震傳》)」——這事,上天知道,神明知道,我知道,你知道,怎麼能說沒人知道呢? 結果, 「密愧而出」(《後漢書.楊震傳》)——王密羞愧的退了出去。 
 
「使後世稱為清白吏子孫」
 
因為楊震公正廉潔,他的子孫沒有「寳馬」、「法拉利」可開,也不能承包什麼「國家工程」撈一筆,而是「常蔬食步行」(《後漢書.楊震傳》)——經常只吃青菜,吃不到肉,出門要走路。 他的親戚朋友看不下去了,讓他為子孫置辦一些產業,楊震答道:「使後世稱為清白吏子孫,以此遺之,不亦厚乎(《後漢書.楊震傳》)?」--「讓我的後代被稱作清官的子孫,把這個作為遺產留給他們,不是更豐厚嗎?」 上天是很眷顧善人的,後來,三條鱣魚的預兆真的應驗了, 楊震位列三公—作了太尉。「四枚玉環」的承諾也實現了,「自震至彪,四世太尉」(《後漢書.楊震傳》)——從楊震到楊彪,楊家祖孫四代皆出任太尉或司徒,而且品行端正,清白如玉,人稱「四世三公」。 
 
後記
 
我們看到當今自由世界國家的公職人員不敢接受大額禮品饋贈,常感慨歐美如何如何,可是,我們常常不知道,傳統中國的官員們表現的毫不遜色。 如今自由世界國家官員們的自律,多出自法律的外在約束,當社會整體道德敗壞時,這種約束作用會越來越小。然而,對中國古人而言,除了朝廷的監察制度之外,更多的是基於對天地神明的敬畏,而產生的一種自我約束。傳統的中國人相信:「人間私語,天聞若雷。暗室虧心,神目如電」(《事林廣記·卷九·警世格言》),無論家庭教育,還是說書唱戲這些娛樂活動,都在給人施加這樣的影響。幾乎人人都受這樣的教育長大,每天也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中,那個傳統的中國社會怎會不繁榮?為推行「馬列」文化,把中國傳統的稱為所謂「封建迷信」(這個詞被紅朝強加的含義也是被扭曲的),其實是從根本上毀掉了中國人的道德根基。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