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世界小姐:我如何停止仇恨法輪功(圖)


林耶凡
2015年5月加冕世界小姐加拿大冠軍的林耶凡(圖片來源:VOA)

【看中國2019年7月21日訊】(看中國記者路克編譯)《華爾街時報》7月18日發表了林耶凡(Anastasia Lin)撰寫的文章「How I Learned to Stop Hating Falun Gong」,以下是譯文。我上中學時,曾是中國共產黨青年團的幹部。我被指派組織在課堂放映電影,並討論譴責電影中黨的敵人。其中一個被黨攻擊的對象是法輪功,在宣傳片中稱其為「邪教」。在我14歲時,也就是我隨母親一起移民到加拿大後的第二年,母親給了我一個由法輪功修煉者製作的傳單。那上面未經(中共)審查的信息讓我大開眼界。

法輪功於1992年傳出,其淵源深深扎根於中國傳統的精神哲學。文化大革命試圖消滅中國人的傳統信仰,製造了精神真空,(人們)渴望填補這種空虛。到了20世紀90年代,中國出現了數百種不同門派的氣功或「生命能量修煉」方法。氣功與瑜伽很類似,涉及呼吸,姿勢和冥想練習。為了避免被黨標記為「迷信」,通常淡化其在精神方面的實踐,而強調其健康方面的益處。

但法輪功,這個擁有五套緩慢功法的修煉保留了精神元素。其核心原則是真、善、忍。經過幾十年的國家強制無神論和唯物主義的「洗腦」,許多中國人被這個功法所吸引,政府最初支持法輪功在強身健體方面的益處。截至1999年初,北京當局估計有7000萬中國人煉法輪功。

隨後對法輪功的鎮壓開始了。中國當局將任何獨立的團體都視為是潛在威脅,在99年前的幾年已開始努力壓制大型氣功團體。但只有法輪功學員公開反對這種打壓。1999年4月25日,約有1萬人聚集在中南海附近的信訪局,這是1989年天安門廣場示威以來最大規模的和平抗議活動。

1999年7月20日,中國當局正式將法輪功定義為「邪教」,並開始了今天仍在持續的迫害運動。官方媒體污蔑法輪功和妖魔化法輪功修煉者。許多像我這樣的學生幹部將仇恨宣傳灌輸給同學。成千上萬的人被監禁並經歷了一場名為「轉化」運動的折磨,其目的是讓他們放棄自己的信仰。許多人因不肯放棄信仰被迫害死。

中共的轉化手段是殘酷的,但並非總能成功。2016年,當我準備扮演電影《血刃》中的法輪功學員角色時,我與逃到西方的倖存者進行了交談。其中兩人是Jing Cai和Jing Tian姐妹,她們告訴我,她們被關押在勞教所,在那裡她們遭到電棍和竹籤的折磨,並被迫在絕食期間看對方被強迫灌食的折磨。在她們被迫害到奄奄一息時才被釋放。最終他們徒步逃離中國,被海外法輪功學員營救,在加拿大獲得了庇護。

在法輪功學員到中南上訪後的一年,即2000年4月,《華爾街日報》的記者伊恩.約翰遜報導說,「法輪功信仰者在共產黨50年統治下,已完成了對權威最持久的挑戰。」即使迫害已經上升達到大規模謀殺的程度的今天,這一挑戰仍在繼續。

總部位於英國的人民法庭上個月的報告稱,「強制器官摘取已在中國大規模地進行了多年,法輪功學員一直是器官供應的主要來源之一。」在中國進行的器官移植每年估計有6萬到9萬人,中國社會沒有自願捐獻器官的傳統,直到2013年中國才有器官捐獻系統。

我14歲時,忽然震驚的意識到,我曾經的信仰都是謊言。我為自己曾是散佈仇恨和妖魔化無辜人們的同謀,而感到憤慨。我開始閱讀法輪功書籍。起初這是一種好奇的行為。但這種古老的哲學幫助我訓練自己的脾氣,讓我變得更加善解人意,而且不輕易評判別人。我開始明白如何排除外界的干擾,傾聽內心的呼喚,並找到面對這個世界的勇氣。

我面臨著來自中國人的偏見,他們和年輕時的我一樣,並不了真相,但來自西方人的偏見卻不應該。標記一個不被贊成的群體是「邪教」是一種有效的宣傳技巧,即使在自由世界這種做法也有其市場。

我拋棄了共產黨教育的方法,學會了欽佩法輪功學員的獨立和勇敢。即使他們冒著失去工作和聲譽,遭到折磨和死亡的風險,他們仍選擇人性和良心,而非無神論和拜金主義。在迫害開始20年後的今天,法輪功學員證明了殘酷的折磨最終沒有成功。

林耶凡女士是一位女演員,她是2015年加拿大世界小姐,麥克唐納-勞裡埃學院的中國政策大使,也是拉烏爾.瓦倫貝格人權中心的高級研究員。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