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謝田專欄】:香港佔中是財閥和民主的對決嗎?(圖)


【看中國2014年11月06日訊】香港「讓愛與和平佔領中環」運動的最新一幕——佔中的街頭實施,轉眼間已經進入了第二個月。隨著時間的推移和更多真相的展現,港人的正義感、決心和毅力,也為越來越多的世界各地的人們所稱讚和敬佩。

中共看來有理由、也的確對佔中感到非常的惱怒。當年六四時,他們可以說學生「太幼稚」,背後有「黑手」在操縱。但這次,香港佔中的「幕後黑手」就大大方方、明明白白的呈現在世人面前,佔中的理論奠基者是一位教授、一位博士和一位牧師,真名實姓,如假包換。中共可以說天安門學生陰謀推翻中共政權、顛覆社會主義制度;但港人明明白白的就是向中共要回自己的政治權力,也明白的告訴中南海他們對中共的制度和虛偽的一國兩制根本不滿。而且,港人的理性、和平、智慧、韌性和高度成熟的民主素養,讓獨裁和專制的中共之醜陋,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而運動的透明度和各界的廣泛支持,又讓中共進退不是、很難下得了臺。

顯而易見,佔中是港人反對中共、摒棄中共、尋求真正的自由和民主的民權運動;運動的對象和目標,在表面上是當前的香港特首,但真正的運動矛頭卻是指向後臺的中共。所以,佔中是自由民主和專制獨裁的對抗,也是自由中國的(香港)民眾和共產主義集權的對抗。也因此,當美國一位經濟界的學術泰斗說,佔中是財閥統治和民主的對抗,並拿香港的佔中和美國社會的內部矛盾相比擬,就未免有失偏頗。這個話題,也值得人們非常嚴肅和認真的商榷。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美國普林斯頓大學經濟學教授保羅‧克魯曼(Paul Krugman)(亦稱保羅‧克魯格曼)最近在《紐約時報》撰文,評價香港的佔中,認為佔中是「財閥統治和民主的對抗」。克魯曼批評梁振英「月入4萬以下不配有提名權」的言論,非常準確和到位。克魯曼認為這些想法由來已久,在美國也有不少,但人們大多不會明目張膽的說出來。令人吃驚的是,中共支持的特首梁振英居然膽敢說了出來。

克魯曼出生於一個猶太人家庭,祖父母從白俄羅斯移民到波蘭,再到美國。克魯曼本人說,他對經濟的興趣來自於阿西莫夫的幻想小說,講述未來的社會學者可以用「心理歷史學」來拯救人類文明。但因為阿西莫夫的「心理歷史學」只是一個虛構的概念,克魯曼就退而求其次、轉而開始學習經濟學了。

其實,克魯曼在他的文章中,只是借用香港的佔中作為一個楔子,用來進一步闡發他的自由主義的經濟觀點。他自稱是自由派的知識份子,但他似乎更傾向於民主黨的經濟和政治綱領,而對共和黨的經濟和政治綱領頗有微詞。但這並不是問題的焦點和本文的主旨,筆者在這個討論中需要指出的是,克魯曼對佔中的本質的判定,忽視了香港問題最根本的實質。

訴求最基本的政治權力

香港的「佔中」和美國的「佔領華爾街」無疑有許多相似的地方,它們都是年輕人的街頭抗爭,他們都發生在世界的金融中心之一,它們都用了「佔領」這個聳人聽聞的名詞。但它們之間的相似性,其實也就止於此、止於表面上的「形似」了。因為,兩個佔領在本質上的訴求,根本不同。香港年輕人針對的對象,是香港特區政府和中共政府;而美國青年人的對象,是華爾街的金融企業;香港人要求的,不是美國人關注的財富分配和金融大佬的貪婪,他們要求的只是最基本的政治權力。

筆者以前曾經撰文,稱美國前總統卡特老先生太糊塗,錯看了中共治下的中國。但卡特老先生至少在佔中的中心議題上並不糊塗,他甚至提出了一個政治上的解決方案!卡特的方案是,讓港人直接普選、選出1200人的選舉人團,然後由選舉人團去選特首。 

雖然這個折中的方案可能不會被雙方接受,但畢竟是一個瞄準了香港政治現實的政治方案。克魯曼的觀察,則連問題的實質都沒有觸及,差之遠矣。

作為一個自稱是自由主義派的知識份子,克魯曼在美國的共和黨和民主黨、保守的右派和激進的左派之間的紛爭中,他所表達的立場是非常明確的。他認為保守派(右翼)總是對民主感到不自在,因為怕那些低收入的、從政府拿錢、享受福利的半數美國選民,會不負責任的投票;他們會把選票投給激進的左派,讓左派們向富人徵稅、賞賜窮人、並毀了美國的經濟。

實際上,美國政治中的左右之爭,從更高的層次和新的角度來看,並不是那麼的有害和致命,它不過是一個健康的社會體系自我修正、自我調節的一環。在許多人看來,整個美國社會和人類社會道德的滑落,不管是左還是右,才是更危險的趨勢。饒有趣味的是,克魯曼認為,美國政治的根源,或者美國政治在骨子裡,就是民主和財閥之間的對決(fight between democracy and plutocracy);並且,克魯曼也承認,他也不知道爭鬥的雙方哪一方會獲勝。

但是,對美國政治的觀察,卻完全不能套用到香港社會。這是因為,美國政治有成熟的運作機制和經驗,雖然香港也曾從英國人那裡得到了這些,但問題也就在這;這個成熟的、帶來了香港昔日繁榮的機制,正在被中共蠶食和破壞。這也是港人今天會不滿中共的食言、會奮起反抗的原因,因為他們清楚的知道他們在失去什麼。

香港政治的骨子裡,也可能是「民主與財閥的對決」,但是今日港人的訴求和佔中的要求,都還沒有進入到「骨子裡」的階段,而只是停留在表面和皮毛的基本權力,因為港人的自由正在從骨子裡被侵蝕!《左傳》有言:「皮之不存,毛將安傅?」而骨之不存,皮毛皆無。因而從本質上看,香港人在抗爭,是因為他們正在喪失他們自由的權力,而佔中也絕不是財閥與民主的對抗,而是邪惡與自由的對決。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