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回抗戰中的民國:怎樣才能考上戰鬥機飛行員?(下)(組圖)

2019-09-25 05:01 作者: 煩惱的愛 主編為薩沙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抗戰期間的國軍空軍飛行員
抗戰期間的國軍空軍飛行員。

接上文:如果穿越回抗戰中的民國:怎樣才能考上戰鬥機飛行員?(上)

航校考試分初試和複試,初試側重於學科考查,複試側重於體檢。學科考試並不難,航校學員的錄取率如此之低的原因還在於體檢太嚴格。特別是複試的體檢,因為初試體檢是在報考當地進行,而複試體檢則要到航校本部進行,複試體檢更嚴格,標準更高。

我們都知道,學習飛行,首先就必須要有一個強健的身體,即便是現在航校招飛,體檢一關要過也是很難的。而放到三十年代的中國,老百姓生活都很困難,要有個好的身體,談何容易。

當年航校招生體檢的錄取率僅有三百分之一。即便不算那些社會考生,就說黃埔軍校的報考者中的錄取率也是很低的。

抗戰空軍名宿徐華江曾回憶他是怎樣陰差陽錯的從黃埔軍校進入到中央航空軍官學校的:「體檢非常之難,也分初檢和復檢兩項,但淘汰率很高,很多同學在初檢就被擋下來了。當時我們這班同學,有一些人同我一樣,認為空軍體檢太嚴,體檢一定過不了,所以都沒有前去報名。結果因體檢非常嚴格,一次、兩次、三次的招考,都一直達不到足夠的名額,決定加考第四次,也是最後一次報名。

再次詢問我們這些未參加的人的時候,我們決定報名了……學生隊的區隊長對於我們的報名很不諒解,認為我們是在搗蛋,罵我們說:你們這些小矮子,前幾次為何不報名,最後一次才報名是什麼意思!而當時我們的想法也並不是真的想要進空軍,而是想免費的檢查身體,(見前文,黃埔十一期入學未體檢。)結果在最後一批人中,有11人報名,入取了6人,大夥很高興認為體檢並不困難嘛!為何之前四五十人才一兩個人合格,令人不解……」

擔任過臺灣空軍總司令一職的抗戰英雄賴名湯將軍也是從黃埔軍校進入航校學飛的,據他回憶當年中央航校的第三次招生,決定在黃埔軍校的第八、九期學員中考取部分學生轉讀航校,結果應試的有九百多人,只錄取了二十人。

其實絕大部分黃埔軍校的學生在入校前就先過了體檢關,體格比社會考生要好的多,但就這樣在幾十名軍校考生裡也只能選一兩個出來,再加上社會考生的學科考試還得刷一批下去,所以航校學員的錄取率那麼低也是無可奈何的事。

這也是為什麼抗戰空軍的飛行員中會有那麼多的全國乃至國際體育健將的原因。

1938年初考入空軍軍官學校學習飛行的中俄混血兒符保盧,就是一名撐桿跳高的名將,他也是民國時期在奧運會上取得過最好成績的運動員。曾三次蟬聯全國運動會撐桿跳高冠軍,並奪得遠東運動會冠軍,其4.15米的全國記錄一直保持了20年,一直到1956年才被打破。1943年7月8日,他在白市驛機場駕駛P-43戰機進行飛行訓練時,由於著陸轉彎時失速墜地,不幸殉國,年僅29歲。

空軍第五大隊飛行員陳鎮和更是一名國足隊員。

他早在學生時代便擔任國足中場主力左邊鋒,1930年第九屆遠東運動會上以主力身份隨隊奪冠。隨後,1931年1・28事變的失敗,讓他悲憤不已,遂轉而考入中央航校,成為了一名空軍戰士。1936年他又臨時以國足主力身份參加柏林奧運會,在民國體育界留下了光輝的一筆。

1941年1月28日,他在接收蘇制伊—153戰機後,從蘭州飛返成都的過程中,因發動機超負荷運轉發生故障,在甘肅安西縣境內墜毀犧牲,被發現時由於天氣寒冷,依然保持著墜機時的姿勢!

抗戰期間的國軍空軍飛行員
抗戰期間的國軍空軍飛行員。

其餘的空軍學員中也有很多體育健將。空軍「四大天王」之一的樂以琴,四五歲就學會了游泳,稍大些又隨拳術家的二叔樂和濟學武術,上學後又愛上了足球和田徑,曾代表四川省參加全國運動會的田徑比賽,被同學們戲稱為「飛毛腿」。四大隊飛行員張光明在上中學時就極其喜歡運動,家裡請人做了10個高欄讓他練習。

後來他參加全國運動會,取得了中學組110米跨欄的冠軍,並創造了全國記錄,這個記錄後來保持了11年之久。空軍四大隊飛行員陳懷民從小就樹立起了尚武救國的信念,曾奪得全國少年武術大賽的冠軍。他在1938年4月29日的武漢空戰中,在自己的戰機被擊傷後,毅然撞向日軍高橋憲一的飛機,與敵人同歸於盡。

身體素質好,很多時候還能救自己一命。時任空軍四大隊21隊飛行員的苑金函(此君在抗戰後期曾擔任過空軍第三大隊的大隊長),在1937年8月下旬的一次支援地面作戰中,飛機被敵炮火擊中後被俘。

日軍5人見他血泥滿頭滿身,奄奄一息,認為已無生還可能,然後齊去約兩百公尺遠處的一戶農家,放棄了看守。苑金函偷窺無人看守,乃起身向西狂奔,日軍發覺後急忙追趕,苑金函過去是華北十餘省市的徑賽高手,他以賽跑的速度,帶傷一口氣急跑千餘公尺,進入我軍前哨陣地,最終擺脫了日軍的追捕。

航校的體檢為什麼會這麼難?這其中有兩個檢查的最難點,第一個難點就是視力檢查。很多人通不過這關的原因是患有沙眼。因為當時的衛生環境差,公共場所的毛巾,茶房給你的毛巾,你只要擦了臉,就很容易感染上。雖然那時也有治沙眼的眼藥水,點了之後眼睛會很疼,但即便這樣天天點,好不容易治好了,一不留神又會感染上,所以十個人裡有九個都是沙眼。

還有些人視力一貫感覺很好,沒有色盲問題,沒有沙眼,視力表檢查結果也不錯,可是等進入暗室,往眼睛裡點上一滴阿托品進行散瞳檢查,什麼屈光間質,什麼屈光度,等等,眼底深層次問題就暴露出來了。

第二個難點是血壓,以當年航校的體檢標準,血壓值只要過高了一點點就算不合格。比如你的體重輕了一些,要測體重時你就先喝一公斤水,這時體重雖然達標了,但是胃裡水太過,血壓又上去了,還是不合格。再加上當年沒有降血壓的藥,所以倒在血壓這關的人也是不計其數。

除此以外還有前庭機能檢測,測試人的定向和平衡能力,前庭機能低下容易出現錯覺,前庭機能敏感則容易出現暈機暈車。讓你鑽進一個大鐵圈中站好,然後飛快滾動起來。鐵圈停止後,很多考生七葷八素,噁心嘔吐,根本找不到北。

如果還有沒有趴下的,會馬上讓你再來一個百米賽跑,結果很多人還能站穩,但卻邁不開雙腿了。

體檢時還有一個非常簡單的測試,但竟然很少有人過關:醫官將考生的右手臂抬起然後鬆手,能夠立即自然垂下的說明手腕控制飛行搖桿的靈敏度達標,可大多數人的自然反應都是要將手臂懸停那麼一會兒。所以這麼七折騰八折騰下來,也就沒幾個人能過關了。

所以要想報考航校,你還必須要在平時加強各方面的鍛練,尤其在體檢前期,對視力的保護和飲食的注意,則更要特別小心。

看完本文後,作為穿越者的你,可能也發現了,其實在報考航校時你所能得到的歷史知識點並不多,也更不可能去開掛,比如想要什麼直接考取航校後一飛衝天,一鳴驚人,那是絕不可能的事。

而更多的還是要憑你自身的實力,和一部分的運氣才能成功地進入到航校學飛。如果此時的你能幸運地進入航校,成為一名光榮的飛行學員,也請不要高興的太早了,因為這才是第一步。

此後你還要面臨緊張而危險的學飛生涯,還要面臨難以預測的飛行事故、惡劣的自然天氣,等等危險。進入空軍後,更要面臨性能遠在我軍之上的日本飛機和凶殘的日軍飛行員。


1938年,中央航校七期畢業典禮。(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所以你選擇在那個戰火紛飛的年代學習飛行,並不像很多人想像的那樣,選擇了一個很酷的學科,一項浪漫的事業,因為只有你自己才知道,你只是選擇了一條需要隨時和敵人拚命,甚至血灑疆場的不歸之路。

正如中央航校五期的張光明將軍所言:「我們生長在那個時代,眼看國家被日本人所侵略,同胞被人欺凌,責無旁貸,很自然地做了該做的事,如此而已。」所以當你從航校畢業時,請一定記住畢業典禮左右橫幅上的空軍信條:「風雲際會壯士飛,誓死報國不生還!」你準備好了嗎?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