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錦濤、習近平將會遇到軍變或暗殺?!

2012-06-01 07:57 作者: 邢仁濤

手機版 简体 9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政法委這些年創造了很多種新穎的死法,如:嘔吐死、躲貓貓死、激動死、喝水死、洗臉死、洗澡死;讓民眾喪失了對政府的信任。但是這手法否會用在政治局裡嗎?讓我們看一點聊天、吹牛皮的記錄。

昨天一位曾在北京某部委的朋友找我吹牛聊天,這裡去掉火爆語言和隱私出處及不認可的部分,刪改整理出來,就當是故事會裡寫的一篇故事,給大家作為一個茶餘飯後吹牛皮、解解悶的佐料好了。請不要把這個當作之前我寫的時事評論文章來看。當笑話看我們都輕鬆很多。

-------------------------------------------------------------
朋友(以下標注BEIJ):你寫的《改革已死,政權將亡》有道理,但是否說的太白太刺激了,反而會讓胡錦濤、溫家寳等良心派增加負面壓力呀。

我(以下標注仁濤):嗯,表面或許會壓力,但卻可以讓更多糊塗的派系認清可怕的形勢從新站隊,以便為胡溫習贏得更多支持,也讓希望胡溫習明白要行動了,越早動手越主動。

歷史更迭的潮流已經浩浩蕩蕩來了,就要被人民革命的高層們居然還能睡得著覺?!所以現在我大聲說點實話從整體來說還是利大於弊。而且胡、溫、習目前是穩穩控制著大局,這點你比我更清楚。其實如果胡、溫和習近平等在這場朝代更迭的大潮流面前,能不分派系、不分老少聯合起來、齊心協力盡快行動從軍、警、政中清算血債派的話,那大家還是有這種解脫的希望,否則。。。一切都是他們個人最後的選擇了。

其實中國已經沒有什麼人信仰共產主義,這些年只是為了權欲才高舉這個共產黨的羊頭來維持政權統治,然而到今天人人都在痛罵共產黨時,這個血旗已成最大的負資產了那為什麼還要舉呢?!不是很不理智嗎?目前執政者脫掉共產黨這層皮其實已經是很容易的,只要痛下決心,大家達成共識,社會就會很平穩過渡過去。其實不叫共產黨,改個新黨名,去掉那些騙人的馬克思主義、社會主義假說,踏踏實實學習民主治理國家不是很好?而且更容易融入國際社會,去共後,我們在世界面前才能挺直腰桿去爭取更多自由發展空間。去共後,美國也沒有藉口以圍剿共產主義來聯合我們周邊國家圍堵我們監視我們,我們和這些國家就可以有嶄新的關係。

丟掉的只是包袱,得到的卻是重生!

BEIJ:把共產黨的原罪、血債讓江澤民、周永康這血債派來承擔,胡、溫、習們一起動手切割處理掉這變異政法委,就相當於洗清自己罪責並為民族建立歷史功勛,依此建立新政權和新朝代,一舉數得確實很好。但你文章寫的所剩時間按照天計算是不是在嚇唬人呀?不會是明天吧!

仁濤:雖然不是明天,但也不會到明年吧?時間非常緊。其實你我都知道,這幾個月來,胡、溫、習已經在朝積極的方向行動著,清理血債派政法委等的工作一直在低調進行著,但在過程中他們忘記了時間的緊迫性,錯誤的以為還可以用溫水煮青蛙的方式解決所有的事情,其實唐柏橋先生也斷言中國下半年將進入抗暴高潮。大家知道上半年就夠亂的了,若下半年各省要出來幾個陳勝、吳廣的話,你再出臺多少好的政策也晚了---因為人民不給你機會了,人民已經絕望了,歷史潮流已經來了,那時候你們就後悔為什麼不在今天抓緊時間了。

秦朝的暴政控制人民多厲害呀,血腥統治手段不比你的血債派政法委差吧?而且中共現在是狂印人民幣來當維穩經費,而秦朝的維穩經費卻更充足,但是最後強大的秦朝碰到絕望的陳勝、吳廣們也一樣沒有用,就是垮臺和被殺!歷史上絕望的人民在推翻暴政中殺起朝廷官員來可不是一次兩次。

你看「殺盡四萬局級高官」這段相聲今天在社會上、中、下層都很火呀,這不是偶然,民心所向呀!現在政治局的人有沒有學學楊廣摸摸自己的頭顱呢?所以還不馬上行動?

血債派周永康、薄熙來「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等民眾器官販賣牟取暴利」這件事情全世界已經都知道,在國內也已人人在傳播著、醞釀著;如果胡溫習不立即主動出擊,那就很被動了,確切說沒有幾天的時間了。

送你一句迷:老王是新王,新王亦老王,人人皆是王,出手即成王。

更何況血債派也不會坐等著你們什麼都準備好了去抓他們吧,他們現在作的就是讓這個社會動亂、經濟紊亂、政治無信、周邊騷動、人民絕望的方式來逼迫胡溫習一起留在沉船上。所以要想保住自己的腦袋和未來,這時間真的是按照天在計算了。要珍惜時間。

BEIJ:政法委現在這種高壓維穩方式對付暫時的事件或許有效,但無法應付長期的、普遍的亂象。一旦真如唐柏橋所說進入抗暴高潮,加上內憂外患,政治崩潰,經濟崩潰,那穩定就蕩然無存,那從紅朝太子黨到政府平民黨腦袋可能都會不保。

仁濤:所以才要立即平反法輪功、六四等冤假錯案,法辦周永康這些血債派,讓這個要爆發的火山得到一些宣泄的空間和渠道。也只有這樣胡、溫、習這些人才有合法性和足夠的資源去進行改黨號、改國號的新生歷程(當然也可同時進行所有事情)。這樣的話,從政府上層官員到普通民眾都會受益,才不會在按照過去歷史動盪中以全毀模式進入新朝代。其實歷史走到了今天,真的請您的朋友不要再抱什麼幻想了,立即行動吧。

而且血債派周永康、薄熙來「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等民眾器官販賣牟取暴利」這件事情的罪惡大到已經足夠讓任何參與的個人、政黨、政權垮臺解體了。這個你比我要清楚!這其實才是政治局裡他們畏手畏腳的真正原因。其實方法很簡單,立即切割腫瘤剔除周永康。

目前局勢下,要想什麼都要保住已經是絕對不可能了!到了今天,也就到了最後的選擇了:是保留毫無意義的共產黨的名稱安慰自己無用的感情、但卻跟那幾個血債派一起承擔血債罪惡而被天意民心所淘汰處理掉呢?還是立即處理血債派,丟掉共產黨原罪,從而保住自己、家人和中華民族大多數人的命和財、給中華民族留根?孰重孰輕、孰好孰壞不是一目瞭然嗎?

江澤民領導血債派干的「活摘器官」的事情已經讓血債派毫無生還的餘地,只有瘋狂作惡,拉更多人一起沉船而已。他們已經沒有別的目的,就是只要是能多活一天什麼都敢干了。

BEIJ:其實你也知道政治局已經通過了給法輪功、六四平反的決定,只是呢要給點時間去剎車、換裝,畢竟鎮壓的慣性。。。

仁濤:這個平反的消息我早聽說了,但幾個月又過去了,所以才說應該別優柔寡斷了,立即停止迫害吧,時間確實沒幾天了。其實說平反這個政權已經沒有資格談平反了,我們認為只是這個政權裡面良心派個人的行為。而且歷史中是沒有留給現政權的人多少自救的機會。我知道政治局一些人之前在「活摘器官」這件事情上確實是被矇蔽的,等到知道了卻發現已經被捆在一條沉船上了,所以要自救是好事但也只有靠自己去爭取自救機會;但在美國人和中國民眾已經動手的情況下,目前看來我建議的方法是損失最低的,時間越晚就越被動。

BEIJ:哎。現在各派聲音都很多、很雜,目前很多是支持平反和改黨號國號,但也有血債派呀,不那麼容易擺平。而且周永康也不會束手就擒,你們寫的文章,胡、溫看了,周永康也看到了!這是有作用力和反作用力的關係,周永康看了你們的分析文章,他也不會等胡、溫來抓他去審判的!所以有阻力也有壓力呀。

這樣吧,我再給你講個故事,你當笑話來聽:最近周永康基本是待在中南海五號院裝孫子來蒙小胡。但他的秘書等人都沒閑著,和L上將、ZH上將、Lu、Liang將軍等都曾談過,曾慶紅也沒有閑著。所以如果6月某夜,L上將找的某個軍長領著一個裝甲師開到中南海的話,你可別大驚小怪;而ZH的二炮的導彈應該同時會炸得衛戍區的軍營混亂幾個小時,以便足夠裝甲師踏平中南海。當然如果裝甲師不順利,ZH的二炮發揮遠距離的作用,導彈會根據放在N號院的引導儀炸平中南海N號院,隨即周永康的警察們就會封鎖道路協助Lu將軍根據名單來抓捕處決反對者,同時臨時關閉網際網路,電視媒體大力報導穩定闢謠,而隨後很快對外宣布,胡、習出車禍死或者警衛團武器庫爆炸意外死或休假死或者被自殺謝罪死,政法委會根據情況宣布某種死法。

出兵的代價:L上將脫軍服當國家主席,ZH上將當軍委主席,曾慶紅背後聯絡出謀劃策有功,一起和周永康學習鄧小平監國。而薄熙來人馬雖然這次有功但只能賞個人,因為薄熙來名聲已經太臭,所以就讓薄熙來和江澤民當活摘的替罪羊推到前面被審判處理換取民心好了。國號他們或許會更換成叫「周朝」。你覺得我這個笑話編的好笑嗎?

仁濤:哦,誰都知道可能會有軍事政變,我早就寫過了,你是不是用我文章來引我說事?周永康既然敢為了往上爬而殺老婆,就更會為了活命而殺人了。你注意到沒有周永康昨天站在胡錦濤後面三步開外,周的笑容是多麼「善良」呀,那種笑是周很久沒有過的,像是胸有成竹的獵人在看著獵物上鉤。一個殺老婆的惡狼出現這麼「善良」的微笑,讓我判斷是非姦即凶。所以我是認為很快會動手,應該是暗殺吧。

哎,軍事政變可能性有,但也只能怪胡錦濤、習近平優柔寡斷給人鑽空子,本來軍隊和武警裡就一直有高層參與活摘器官牟取暴利。事關國器,兄弟都會翻臉。更何況都是太子黨,你習近平能當主席,L覺得自己就更應該當。

BEIJ:周永康這個殺手和曾慶紅這個師爺現在是聯合坐臺還是有點誘惑呀。你之前文章寫的把周永康關進監獄的說法是錯誤的。對於周永康只有立即處決掉、像拉登的結局是最有利,用政法委創造的各種新穎死法送給周永康也算報應輪迴。畢竟他一天活著即使被關押,他的嘍囉們就可能會四處流竄搞事,太子黨們就會利用來四處聯絡。

仁濤:抓起來讓人民法庭審判不很好嗎?我個人很支持在北京進行一次對血債派四大首惡的北京大公審,類似1980年審判四人幫一樣全球電視直播,這次讓全國人民都參與進來審判這些血債派的凶手不更好?

呵呵,而且我從幾個消息渠道都已經得到證實這場北京大審判在準備中了,你就別給我裝傻了。倒時候把周和江澤民一起審判不更好?目前只要用雷霆手段抓捕血債派,應該就ok吧?除非他們拒捕。

BEIJ:審判歸審判,但你看如果利比亞的卡扎非沒有被立即處死,利比亞局勢會怎麼樣?賓拉登如果不是立即處死而是被關押在美國,基地組織會有多少人去炸美國?如果希特勒當時沒有宣布死亡,納粹餘孽會怎麼樣?

同樣,對付周永康這樣的也就只能立即法辦處理掉才最省心,也是震懾其他蠢蠢欲動的紅二代。不過抓捕是第一步了,也是表明政治局大多數人脫去共產黨這個皮進入新朝代的決心,否則沒有表達出堅強的決心又如何讓蠢蠢欲動的紅二代老實?畢竟你也說過進入新朝代是有陣痛、有流血的。你說的那個審判確實也是一種震懾,我建議凡是現在政治局裡反對處理政法委血債派的那幾個的政治局委員,將來可根據政治局的會議記錄把他們都送到這個法庭去一起接受審判。

仁濤:好建議!這幾個月的擴大會議的記錄也都要,這個時候所有反對良心派、妄圖支持血債派的任何官員也都要繩之以法。只是胡、溫、習看著好像比較老實,應該不會立即處決周吧?但胡錦濤、習近平再不抓捕周永康,確實可能會有被車禍死,畢竟前幾年胡錦濤已經被血債派暗殺了不只三次。那現在最後瘋狂階段就更可能了,就不知道習近平是否也如胡錦濤一樣命大了。

其實你也要清楚最關鍵一點:那就是現在中國政局鬥爭是正邪之爭、性命之爭,而不是權利內鬥這個低層面的鬥爭。這一點很多派系的人還不清楚,那就很難保證自己不站錯隊,如果還以為是普通的權力鬥爭,甚至天真的以為可以通過利益再分配就可以談判和解,那就大錯特錯。也更會模糊掉胡、溫、習處理血債派時,其實胡溫是佔據著絕對的道德高度和正義立場,這也是中華民族未來的需要。

如你所說我之前寫的建議把周關在秦城監獄確實是錯誤的。目前立即逮捕周永康,並關押在秘密地點或許是折中辦法?內心中覺得你的立即法辦掉周永康是有一定道理的,對於這種極惡極姦之輩用雷霆手段是必須的,但我又不認為立即處決是必須的,也要看抓捕情況再定,或許留給人民法庭審判是更有意義的。

但目前形勢也已經到了即使胡、習想安穩度過一個月都不可能了,畢竟「人無傷虎意,虎有害人心」。

BEIJ: 萬一胡、溫退下來後,習近平又才掌政,很多事情沒有理順前,你能保證監獄裡的周不會翻身?太子黨軍隊裡面還是有人想試試自己能耐,那時候一不留神胡、溫、習就死的很慘。所以這次不立威,那就很麻煩。

去掉政法委這個邪惡腫瘤,政府中剩下的人才可能有活下去的機會,否則集體完蛋。其實過去政法委的老領導喬石、前國家領導人李瑞環、朱鎔基等都非常反感政法委血債派的做法,這你也知道的,他們和他們的人脈都一直是在抵制江澤民的!

現在江澤民已經是活死人,已經無關政局了。而我想他們老一輩領導人應該更會在這關鍵時刻幫助胡、溫、習一起穩定住大局,而且現在已經到了誰先動手誰就勝的時刻了,否則就很可能被暗殺或者軍變了。

仁濤:哦,喬石其實在軍、警、情、特中擁有一大幫很低調而有骨幹的嫡系部隊,這也是江澤民害怕喬石逼喬石退下來的原因之一。聽說李瑞環就因為煉法輪功一直是跟江澤民叮噹著吧,而李瑞環、喬石原來是鄧小平準備用來替換保守派江澤民的改革派人選,所以。。。其實現在胡溫快速動手清算掉血債派的話,政局反而會更穩定也更有威望,也斷了某些太子黨的邪念,減少不必要損失。算了,這種暗殺被暗殺的事就別談了。之前我寫文章時還沒感到什麼,怎麼今天和你一談,感到血腥味已經撲面而來。

你找我談應該不是簡單的吹牛吧?什麼目的?呵呵,其實告訴你吧,我寫完《改革已死,政權將亡》後就準備封筆了。你分析的很有道理可以自己去寫呀,不要出口轉內銷吧?而且你談的立即處理掉周永康的觀點我持保留態度,不支持也不反對。所以我不能這麼寫,畢竟我是有我個人的觀點。

但今天和你談的確實很有意思,這樣吧,我整理寫成一份談話記錄式的,但要註明當作休閑的吹牛皮笑話來談,省去我的諸多麻煩。

-------------------------------------------------------------
(故事講完了)

「白髮漁樵江渚上,慣看秋月春風。 一壺濁酒喜相逢,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談中 。 」

如詩所云,皆付笑談。


參考:
《胡溫保重:改革已死,政權將亡》

「殺盡四萬局級高官」 最大膽相聲大陸瘋傳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5/31/n3601419.htm

中共軍隊武警大量參與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報告
http://www.epochtimes.com/gb/12/5/31/n3601809.htm?p=all

《新紀元週刊:揭開活摘器官黑幕》
http://www.epochtimes.com/gb/10/4/19/n2881569.htm?p=all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