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用什麼武器打贏內戰?真相原來是這樣(圖)


張靈甫將軍壯烈殉國,74師奮戰到最後的場面在歷史中凝成永恆!
張靈甫將軍壯烈殉國,74師奮戰到最後的場面在歷史中凝成永恆!(網絡圖片)

按:1947年5月孟良崮戰役,張靈甫將軍率領被譽為「抗日鐵軍」的74師在軍備武器懸殊的形勢下慘敗,張將軍壯烈殉國,74師奮戰到最後的場面在歷史中凝成永恆!中共用什麼武器打贏了國共內戰?真相原來是這樣……

發起於1947年5月13日的孟良崮戰役,從一個側面預告了國民黨在大陸的全面崩潰。位居五大主力之首、被譽為「抗日鐵軍」的整編第74師,竟不敵「土八路」,短短4天即遭覆滅,不僅成為第一個被殲的國軍主力,也成為國共雙方在華東前線的重要轉折點,給孟良崮一戰披上最神奇的色彩。

當年的硝煙雖早已散盡,但圍繞這一戰役的種種話題卻經久不衰,一直都是軍事界、史學界、文學界進行探討和創作的熱點題材。

華野兩個縱隊的火炮相當於整74師。1945年,粟裕堅持要打城高9米、牆厚7米、駐紮日軍千餘人、偽軍5千多人的高郵,理由之一就是「我軍火力強」。強到什麼程度?日偽軍1500人據守外圍的邵伯,新四軍1個團的輕重機槍就比敵人多。總攻高郵時,迫擊炮、山炮、步兵炮集團射擊,「在我強大炮火支援下,68團首先在南門架雲梯成功」。後來參加過孟良崮戰役的炮手陳應洪,在回憶高郵之戰時寫道:「八縱四個團,武器精良,彈藥充足」,「團有炮兵連,營有機炮連。因為沒有那麼多的炮,又哪能炮打高郵城」。敵「用兩門步兵炮向我三營陣地進行轟擊。我炮排(3門迫擊炮)也來個齊放,和鬼子展開炮戰。」

1946年7月,內戰爆發,粟裕首先攻擊整編第83師,蘇中戰役由此打響。林梓戰鬥中,面對無一門火炮的交警大隊,華野6師還調來兩個炮兵連,把大炮推到前沿抵近射擊,一炮就摧毀一個碉堡,並集中輕重機槍一起開火,完全壓制了對方火力。戰後,粟裕總結經驗說:「我們五個打敵人一個,武器彈藥也不比敵人差。」與此同時,山東野戰軍攻打泗縣失利,主攻部隊第8師傷亡2500人,其中團職幹部以下百餘人,原因之一就是因洪水阻礙,炮兵上不來。

1946年11月,華野6師攻打桂系第7軍駐守的某村莊,以100多門火炮傾瀉千餘發炮彈。不久,粟裕在12月2日向華中野戰軍營以上幹部作報告中指出,「目前我們的裝備,比頑軍雜牌部隊要強,如團附有迫擊炮、重機槍,有的還有戰防炮」,而整74師的團屬重火器也不過如此。雖然粟裕也提到「炮兵頑我比較,是頑強我弱」,但他又說,如將炮兵「集中於旅,攻堅時,一般情況下,我炮火可佔絕對優勢。」

隨後不久,宿北戰役打響,華東共軍首創殲滅國軍1個整編師。戰前,陳毅擔心「敵人如有堅固工事怎麼辦?」參謀長陳士榘說:「用炮掀它。」後來,不論誰一提到敵有堅固工事,陳毅便乾脆地一揮手說:「用炮掀它!」《陳毅軍事文選》在提到宿北戰役時說:戰俘稱讚我炮兵射擊準確,炮火猛烈。

魯南戰役前,即1946年12月20日,野戰軍指揮部要求所屬部隊每連配備輕機槍6挺,擲彈筒(小炮)6門,每營重機槍6挺,迫擊炮、六零炮2門、團迫擊炮連4~6門炮(有九二步兵炮可配1~2門,減其迫擊炮數),師成立炮兵營(山炮9門,戰防炮連三七平射炮代)。彈藥配備的數量是:步槍50~100發,輕機槍500發,重機槍1000發,迫擊炮50~100發,山炮40發,平射炮100發。

以華東野戰軍八縱為例:下轄3個師,炮兵團、新兵團各1個;69團的3個步兵營中,1個全日械,1個捷克式裝備,1個全美式裝備;每連9挺輕機槍,每營1個機炮連,3門迫擊炮,6挺重機槍。連長有挑夫,營長有馬騎,火力與國軍主力不相上下。於是,陳毅的底氣更足了,說:「現在我軍的武器裝備並不比國民黨差,也不比抗戰時期日寇差。」

其他方面的裝備情況,華東共佔區也不差:電臺從前指一直配備到團,長途線路由原來的4千公里增加到1.5萬公里。某些時候,共軍也不是「兩條腿賽過敵人的汽車輪子」,1946年9月間,為增援淮陰,皮旅從高郵乘汽車一路北上。同年冬,為便於調動坦克、榴彈炮和輜重車輛,華野兵站部科長錢正英還專門在沂水縣主持建造沂河大橋,負荷量每平方米300噸。

至於國軍方面的裝備編制,按原66軍軍長宋瑞珂的說法是:整編師有野炮營,整編旅有山炮營、戰防炮連,團有迫擊炮6門,營有六零迫擊炮2門,步兵連有輕機槍9挺。運輸方面,師有汽車連,旅有汽車排,但數量除美械裝備的整編師以外並未按編制補足。

據時任整74師51旅151團副團長王克已的回憶:51旅配備1個山炮營,3個連,共18門炮;步兵團配備迫擊炮連和戰防炮連各1個,共12門炮;團以下有3個營,每營1個迫擊炮排(2門)、1個重機槍連(6挺);每連有輕機槍9挺、發射筒(似為槍榴彈)9具、衝鋒槍10餘枝。而時任整74師57旅少校軍醫的王輝堂則說:步兵連有衝鋒槍36枝,有小炮排1個,每排配備六零炮10門。

將他們兩人的說法綜合起來,捨少取多,總計全師營屬以上各類火炮174門(含12門榴彈炮),18個步兵營共擁有重機槍108挺,54個步兵連共擁有六零炮540門、輕機槍486挺、衝鋒槍1944把(師旅兩級直屬隊因無資料,未計算在內),以及一部分火箭筒和火焰噴射器。整74師作為頭號主力,除官兵待遇高、師直編制大、擁有戰車1個連、以及衝鋒槍和小炮數量較多以外,榴彈炮、山炮、迫擊炮、戰防炮以及輕重機槍的數量並不突出。

綜上所述,整74師雖在團級配備了戰防炮連,而有的整編師只配備到旅,但因1個整編旅只有兩個團,故其旅屬炮兵僅比同級多出6門戰防炮而已,而山炮數量反而比第8軍的師屬山炮還少6門。

再對比華野1個縱隊,整74師旅屬火炮雖然超過1倍,但華野大都為3團制,團以下主要火器的總體實力並不差,僅小炮相差54門,而輕機槍的數量是一樣的,迫擊炮和重機槍的數量甚至超過整74師。因此,筆者估算,共軍兩個縱隊的火炮相當於整74師。

孟良崮戰前,因山路崎嶇,整74師還將戰車和榴彈炮撤回臨沂,並未參戰;即使是參戰的兵力也不滿編,如151團兵員2700餘人,51旅因缺人和有損壞,山炮營各連只帶了4門炮,戰防炮連有的帶4門、有的帶5門。

這樣一來,當華野以5個縱隊在野炮團、榴彈炮團的加強下圍攻整74師時,勝利的天平可想而知。

還特別要提出的是華野的後勤補給。陳士榘在回憶錄中兩次說道:「彈藥是從東北運來的,比較充足。」「炮彈除戰場上繳獲的以外,還有從東北軍區、東滿軍區經海上運到山東的,儲存在濱誨山區,可以隨時補充。」

另一部分,則來自於聯合國提供的本應是用於救濟難民的美援物資。1946年,從上海發往煙臺解放區的救濟物資共計3批、1.6萬噸。某地下黨員在參與救濟工作後,要求分配新任務,膠東行署便要他把其中的500萬粒磺胺消炎片藥品送到前線去,並囑咐他不要向任何人講。這種消炎片每粒市價3毛,還買不到,而前線傷員又必不可少。

又如1947年上半年,渤海共佔區在羊角溝港先後接受兩大船的毛料、睡袋、蚊帳、罐頭、奶粉、餅乾、魚肝油、盤尼西林、金雞納霜、拖拉機、吉普車以及37部美制10輪大卡車,膠東軍區後勤部派了40多名駕駛員去接車,其中1部吉普車送給了劉少奇。原山野參謀處長陳銳霆也曾透露:泗縣戰鬥失利後,他去臨沂請求補充兵員和財物,參謀長宋時輪要他瞭解一下,「聯合國救濟物資中有沒有通訊器材,若有,請求多給前方部隊一些。」雖然陳銳霆未交待下文,但此事也說明中共並沒有將救濟物資侷限於難民工作的想法。

上述史料印證了一直在流傳的說法。二戰後,蘇聯把當時美國支援的軍火和其他一些軍火提供給了中共方面,由此林彪迅速建立起來了裝備精良的百萬大軍,並且為其他各個地區的共軍提供了武器彈藥,由此才橫掃中華大地。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