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三十九)(圖)

第三十九回 救親人二僕奔波 談快事五主喜樂

2019-07-20 15: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孫溫畫的紅樓夢本。(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三十九回 救親人二僕奔波 談快事五主喜樂

夏季來臨,今年的夏季酷熱難擋。良玉、寶玉兩家搬到大觀園。因二太太和碧玉常年住在瀟湘館,為了早晚請安方便,良玉一家搬到了怡紅院。這裡離瀟湘館最近。寶玉一家搬到了蕪衡院。這日,寶黛夫婦正臨窗下棋,忽見紫娟的貼身丫頭走來。笑著說:「我們的二爺和二位奶奶請姑爺和姑奶奶。」二人放下棋子,寶玉對丫頭說:「不許動,回來還要接著下。」二人跟著丫頭向怡紅院走來。一進屋,黛玉就說:「說是請我們,有什麼好吃的?快拿出來孝敬姑奶奶。」良玉說:「你真長個狗鼻子,竟然嗅到了好吃的!」向兩個丫頭示意,不一會,丫頭們捧了三個大琉璃盤,分別裝著鮮紅的荔枝、乳白色的榴槤肉、黃橙橙的香蕉,放在圓桌上。良玉說:「這是剛從南方弄來的時新水果,不敢獨享,特請來二位嘗鮮。」寶玉說:「這幾樣東西實屬罕見。」接過丫頭遞來的毛巾,擦了手,拿了一個荔枝。碧華說:「看來,咱們比楊貴妃還有福份,她只有荔枝而已!」黛玉問:「長輩們那裡有嗎?」紫娟說:「早就分頭送去了,這些是咱們的了。」

這時,一個丫頭又端來一個大一號的琉璃盤,裡面裝的是冰糖糯米藕,黛玉一見,高興得直拍手,「太好了,我最愛吃這個了,上次在山裡的女兒國裡吃了一次。」良玉愛憐地望著黛玉,「就知道你愛吃這個,讓李嫂煮了一夜。」黛玉說:「還是哥哥最疼我。」良玉說:「有你這樣的妹妹,能不疼嗎?」寶玉吃了一口,說:「真的好吃,怎麼做的?」黛玉說:「把糯米泡一天,把藕洗乾淨,兩邊切開,把米塞到洞眼中,塞實。再用原來切下來的一段藕,封實。用細竹簽訂住。放在清水中煮,清水中放些冰糖。細細地煮,熟了後,切成片。」寶玉說:「等咱們園子裡的藕成熟了,裡面塞些咱們稻香村的糯米,每天煮給你吃,讓你吃個夠!」碧華說:「真羡慕玉姐,有哥哥疼,有夫君愛,不像我……」紫娟說:「你有我疼愛,良玉把你當成寶貝,婆婆把你寵上了天………你還不知足!」碧華笑嘻嘻的說:「對!我也很幸運!」黛玉問:「是怎麼從南方弄來的?」良玉說:「咱家不是有鐵騎隊嗎?每兩天進京一次送消息,我讓他們順便帶來些,你若愛吃,後天再讓他們弄來。」黛玉說:「那不成了運輸隊了?」大家笑了。

良玉吃了兩片冰糖藕,住了口。讓丫頭都退下。說:「你們慢慢吃,我有好消息告訴你們。」「好消息?」四人望著他。「你們二位托我找的人,到今天為止,全部找齊了!」「真的,人在哪兒?何時回府?」黛玉興奮地站了起來,手中的荔枝滾落在地。良玉把她按在椅子上,說:「你向來風清雲淡,遇事不驚,今天怎麼失態了?坐下,讓我慢慢道來。」

紫娟遞給他一杯冰鎮梨汁,良玉喝了一口,接著說:「最先找到的是史姑娘。她確實在西湖中的一個畫舫上賣唱。李安和王山是習武的,為了找她,每日打扮成書生模樣,搖著扇子裝斯文,到畫舫上聽曲。當上到第十五個畫舫時,竟然找到了她。一聽說是賈府的寶二爺派人來尋她,頓時就放聲大哭,李安二人當天就把她贖了出來。如今,她住在西湖錢莊後面一個幽靜的小院子裡,派了兩個丫頭伺候。你們大可放心。妙師父是第二個找到的,這天,李安二人風塵僕僕的趕到揚州瓜州渡口,正在茶棚下喝茶,聽見旁邊橋上一片喧鬧。只見四個年青人擋位了一個女人的去路。旁邊的人敢怒不敢言。二位要去看看,店小二說『我勸二位壯士別去,那四人是本地有名的惡少,家中都是做大官的,沒人敢惹他們。』二人說:『我就不信邪,老子就要去會會。』大步流星地上了橋,撥開眾人,走到跟前,問:『這是怎麼回事?為什麼擋住別人的去路。』一人說:『哪裡來的野漢子,少管閒事!』二人火冒三丈,叉著腰說:『老子今天管定了。』另一個年輕人還算機靈,說:『她是我妹子,背著爹娘,出去當尼姑,我們今天把她帶回家。我們的家事,你們二位要管嗎?』李安二人一時愣住了,剛想罷手,只聽那女尼大喊:『我不是他妹子,他們是流氓,壯士救我!』李安二人一聽,卷起袖子,三拳兩腳便將那四人打翻在地。架著尼姑飛奔而去。回頭一望,四人又追上來。三人連忙踅入一條小巷,跑到一個黑漆大門前,推門進去,立即拴上門栓。只聽四人在巷子裡竄來竄去,氣急敗壞,說:『老子守了半個月,今日才碰到,眼看肥肉到手,不想半路殺出個程咬金!真晦氣!』不久恨恨而去。

這裡是個花園。前邊是林家的一個綢布莊。二人引女尼在旁邊的一個亭中坐下,只見她氣喘吁吁,滿臉緋紅。這時李安二人才仔細端祥這女子,心中一驚,確實是位絕色女尼!難怪那四位無賴垂涎三尺,百般糾纏。此時二人也同時心中一動:此人莫不是我們要找的妙師父?於是到前邊提了一壺茶,端了兩樣點心,細細攀談起來……」

黛玉忽然笑著打斷了話頭:「停!停!你說得如此細緻、逼真,如身臨其境一般,莫不是你自己編的吧?」良玉笑著說:「我那有本事編這個?我是聽冬兒講的,他說的更是活靈活現。冬兒前幾天回江南一趟,見到了他們二人,李安王山給他講了一個晚上。」「原來如比!請你繼續講。」良玉笑著說:「看來你們不相信我講的,我也講的口乾舌燥,我也不想講了。」碧華急了,走上前去,拉著他的胳膊直搖,撒嬌地說:「好哥哥!我們絕對相信,你就講嘛!誰也不准再打岔了。」黛玉又端來一杯冰鎮冬瓜茶,良玉喝了,望了望左右,笑著問:「講到哪裡了?」紫娟說:「講到在亭子裡喝茶、吃點心。」

良玉又接著講:「三人攀談起來,竟然真是他們苦苦找了大半年的妙師父。李安說:『你肯定認識寶二爺的表妹史大姑娘,名叫湘雲的。』妙玉一驚,『當然認識!她在何處?』於是二人大致地講了史姑娘的情況。當晚就用一輛車把妙師父送到了史姑娘的住處。』

這日,為了尋找賈家四小姐,二人又到了金陵。走訪了幾十座尼姑庵,杳無音訊。兩人有些失望,茫然地在街上東張西望。忽見前面有位尼姑,背對著他們,正仰頭看張貼的『尋人啟事』。那正是他們幾天前貼的。兩人不由眼中冒出火花。只見那尼姑身材嬌小,看完『啟事』,用袖子擦了擦眼晴。這時,只見她回頭望了望,連忙轉身走了。那是一張姣美的臉,李安說:「我敢保證,她就是四小姐。」王山也很高興,說:『踏破鐵鞋無覓處,得來全不費功夫!二人連忙緊隨其後。李安說:『人還未到手,你怎知不費功夫?』王山說:『看那嬌小的身體,還不是手到擒拿!』李安說:『她可是咱姑爺的親妹妹,姑爺是咱林家的嬌客,你竟敢擒拿她妹妹!到時你可別粗魯!』兩人邊小聲嘀咕邊緊緊跟著她。她感到有人追,於是腳步匆忙,最後竟小跑起來。也許是慌不擇路,前邊竟是一片樹林,她猶豫片刻,二人已趕上了她。

李安說:『小師父,請留步!我們不是歹人,您不必驚慌。』惜春說:『為什麼跟著我?』王山說:『我們受人之托,要尋找一個人,師父很像要找的人,所以冒味地追上來。』李安說:『我們再冒味地問一句:「師父可認識京城中賈府的賈二爺賈寶玉?」姑娘一驚。李安說:『賈二爺和賈二奶奶派我們找他們的四妹賈惜春。』她一顫。但仍警惕地望著二人。說了句:『我不認識你們。』王山說:『難怪您不認識我們,我們不是賈府的人,我們是林府的。江南林府,您聽說過嗎?』姑娘說:『江南林府,婦孺皆知。』王山說:『賈府的寶二爺是我們林家的姑爺,他如今娶了我們林家的大小姐林黛玉。』姑娘滿臉驚詫,不由脫口而出:『她不是死了嗎?』『你說誰死了?』二人忙問。惜春沒回答,二人又說:『他們夫妻二人聽說四小姐、史姑娘、妙師父都流落江南,而我們林府在江南各大城鎮均有店鋪,對江南熟悉,才托我們尋找。』姑娘問:『那兩個人找到了嗎?』李安高興地說:『找到了!找到了!都在杭州西湖錢莊內院住著呢!這麼說,您就是我們要找的第三個人了。』

三人終於會面,談了三天三夜。那位史姑娘決意出家。惜春想回賈府,在翠櫳庵修行。那二位執意留在江南,惜春只好妥協。救人須救徹,幫人幫到底。於是李安二人又幫她們選擇合適的尼姑庵。選來選去,終於在蘇卅城西五十里處尋到一個滿意的。尼姑庵在樹木的掩映之中,依山面水,山明水秀,環境清幽,三人十分滿意。此時,她們可能在那庵中念經呢!」

聽完了良玉的長篇講述,眾人沉默良久。過了一會,黛玉說:「她們為什麼就不願回府?親人團聚多麼快意!」寶玉望著黛玉說:「人到情濃時就變傻。你想,湘雲雖是被逼,但畢竟在畫舫賣過唱;妙玉被強盜劫持,她如此美貌,後面的事可想而知。她們原是無比清高的,怎肯再見故人?正所謂:『無顏見山東父老』。黛玉說:「這些,我當然想到了,可是……」只是搖頭歎氣。紫娟說:「三人結伴修行,又在那山明水秀的清雅之地,這種結局是最好的了,我真羡慕!」良玉說:「你羡慕她們?難道你也想出家!」寶玉說:「守著這麼一位蓋世的美才子,你竟要出家?你瘋了!」紫娟笑而不答,良玉笑著說:「你要出家,我就去當和尚。」

碧華望望二人,說:「你們一個當和尚,一個當尼姑,我怎麼辦?」良玉說:「好辦啊!就把你送給寶玉唄,你不是常說寶玉有情趣,跟著我乏味嗎?」只見碧華榴齒緊咬,杏眼圓睜,做著「殺」的動作,向良玉撲來,良玉緊緊地抱住了她。「開玩笑的!守著這二位如花似玉的嬌妻,我哪裡捨得丟下你們,去當和尚!你這個寶貝,我更捨不得送人。」碧華這才甘休。良玉又笑著說:「寶玉都當了幾年和尚了,可是一見到我妹,色心又起,立即還了俗。」寶玉說:「好!你揭我老底,黛玉!快過來,咱們一起收拾他!」五人嬉鬧起來。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