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尚一專欄】中共滅亡之香港篇(六)(圖)

——插入中共心臟的尖刀(3)

2019-08-24 08:00 作者: 王尚一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2019年8月17日,親香港的支持者在溫哥華聲援香港反送中。
2019年8月17日,親香港的支持者在溫哥華聲援香港反送中。(圖片來源:DON MACKINNON/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8月24日訊】(接前文

3、國際政治示威

在政治嵌套中,真正強有力的力量是國際政治勢力。香港本身是彈丸之地,又屬於中共軍事控制的地區,對中共毫無抵抗力。從技術層面,中共可以隨時進駐香港,鎮壓香港人鬧事,不費吹灰之力。 中共如果膽敢全面進駐香港,將面對國際政治絞殺。

中共集中對付香港時,忽略國際政治勢力的反應。中共做姿態準備出兵香港時,國際政治勢力不斷譴責、抨擊和威脅中共。中共在宣傳上反擊,聲稱外國勢力(尤其美國)策劃香港人民的示威遊行,表示與外國勢力堅決鬥爭。當然,在中共進駐香港之前,中共與國際勢力的相互攻擊,都僅停留在口頭宣傳。

中共無法理解國際政治模式,陷入當前的絕境。我在《中共滅亡在即》中強調,中共的大政方針主要由中共知識份子集團制定、宣傳和執行,而中共知識份子集團實質是半文盲。習近平等紅小兵文盲上臺後,對世界和中國一無所知,完全依賴中共知識份子。半文盲對世界和中國各方面局勢只有碎片化認識,靠小道消息獲得思路,靠意淫制定政策,靠打雞血執行,然後順理成章走向全面崩潰。對外,中共完全誤判川普,誤判世界形勢,被川普打得毫無還手之力。

在香港問題上,中共完全忽略國際金融系統的意義。香港雖然是彈丸之地,只有750萬人口,目前經濟基本只剩金融房地產,中共如果採取一國一制,隨時可以吞併香港,對香港的資金實施共產。 但是,香港之所以能成為世界第三大金融中心,背後是國際金融系統的支持。香港是中共融資的主要通道,幫助資金實現自由市場和管制市場之間的轉換。香港是中共產品繞道出口的一個集散地,雖然總體吞吐量被不少內地港口超越,但是關鍵時期仍起重要作用。香港作為國際貿易集散地,包括香港機場的貨物運輸,在很大程度上支持國際金融。

國際金融系統幾乎等於國際政治系統。在全球化經濟環境中,國際權貴集團掌控世界經濟方向,金融系統是核心手段。金融與政治交織,互相支持,相當於一體兩面。當金融系統受到攻擊,國際政治勢力會積極行動起來保護金融系統,反過來,如果政治被攻擊,金融將反過來保護政治系統。

兩者相互支持和保護,形成強大的力量。川普(特朗普)從宣布競選開始就在反全球化,川普風暴席捲世界,從基礎上開始瓦解全球化經濟,但是川普上臺後,一次次對全球化政治力量妥協。因為,如果川普大刀闊斧肢解全球化經濟,國際金融系統也將隨之崩潰。川普為了政績和連任,需要依靠金融系統的支持。所以,川普風暴只能採取迂迴路線,從全球化外圍操作,在不威脅金融系統的同時逐漸消解全球化政治系統。

當中共試圖統治香港,國際政治勢力迅速集結。不同勢力從不同角度出發,警告中國,支持香港。 大致上,國際政治勢力,主要包括三部分:

(1)、美國副總統彭斯和國務卿彭佩奧代表的基督教強硬派力量。這支力量從信仰的角度堅決反對共產主義/社會主義,支持香港,接見黎智英。我在《川普風暴》和《中共滅亡在即》中都強調,副總統彭斯屬於強硬派,在川普內閣中不是虛職。從兩人的分工上,川普主要負責進攻,彭斯負責防守和跟進;川普負責和平(經濟),彭斯負責戰爭。國務卿彭佩奧負責對外事務,加上被中國結仇,不僅態度堅決,而且付諸行動。如果中共進駐香港,實施一國一制,他們將推動對中國的在政治/軍事上的全面圍堵和封鎖,同時歐洲日本加澳英都將積極參與。

(2)、議長佩洛熙代表全球化集團的利益,受到參眾兩院的共同支持。從個人角度,佩洛熙8964在天安門與另外兩位美國議員一起抗議中共屠殺學生市民,遭到中共拘留,當時佩洛熙還只是普通議員。到2019年,佩洛熙已經成為議長,有權力隨時提出動議。一旦中共進駐香港,佩洛熙可以推動從經濟、政治、文化、個人等方面,對中共和港府的中共幫凶進行絞殺,歐洲日本加澳英也會全面參與。

(3)、美國總統川普,代表民眾意向,同時具有鮮明的個人風格。川普是肢解中共的領導者,本來並不太關注香港。川普本來聚焦打擊中共,香港無足輕重,但是香港反送中運動轟轟烈烈,中共威脅進駐香港,威脅國際金融系統。川普緊急發言,警告中共,人道解決問題,建議習近平與示威者見面。  

川普的思路清晰,態度明確。在不同時期,川普的語言有相應的風格:

a、美國總統川普,集中力量打習近平,基本不關注屬於中國的香港。川普是美國總統,世界的主導者,奉行不干涉主義。他的主要目標在國家層面,專注於拉住習,不斷痛打。在打垮習之前,其它事情都是小事。《滅亡》詳盡分析川普打擊習的模式,已經被完全印證。

b、香港是小事,其他人可以解決。議長佩洛熙報89之仇,基督教強硬派在思想理念上支持香港。

c、關鍵時刻,川普以吹捧的方式警告習。香港矛盾不斷升級,中共威脅出兵香港,引發國際金融市場動盪,川普不得不出面。川普按照《滅亡》中分析的套路,一方面大力誇獎習,跟習套近乎,另一方面建議習去做根本做不到的事。川普說,絕對相信(Zero Doubt)習能人道的解決問題,建議習與示威者見面。川普的相信和建議都是習的致命弱點,習根本不可能實現。

d、將香港與貿易協議捆綁。川普持續肢解中共,中共聽到貿易戰就心驚膽戰。香港問題影響到國際金融系統的穩定,川普以和解的姿態讓中國一點兒甜頭。美國貿易代表萊特西則兩次宣布關稅延期,給3000億美元10%的關稅額度減碼,對中共表示善意,望中共有效解決香港問題。

川普的表態震懾中共。川普的一系列打擊讓中共心驚膽戰,北戴河會議期間各種謠言頻出,諸如中共對中美貿易戰和香港問題憂心忡忡,中共高層內部爭吵等。從中共所處境況看,部分謠言屬於合情合理的遙言(遠處的預言)。不過,習為了顯示權威,不斷驅使香港/大陸警察和黑社會,暴力襲擊/打壓香港示威者,令局勢日益緊張。川普在推特對習喊話後,香港/大陸警察對示威者的打壓驟然消失,黑社會騷擾也立即停止。8月17-18日,無論中共組織的撐警愛國,還是泛民號召的反送中示威遊行,都秩序井然。警察干預較少,警察的暴力行動很少,激發的對抗很少。(未完待續)

(中國經濟文化研究所獨家供稿。2019年8月19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