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事變的秘密 最大反人類集團的陰謀(組圖)

2019-07-07 14:24 作者: 朱仕強

手機版 简体 13個留言 打印 特大

七七事變爆發,國軍士兵跑出宛平城奔向戰鬥崗位。
七七事變爆發,國軍士兵跑出宛平城奔向戰鬥崗位。

2005年(抗戰勝利60週年)7月4日,北京電視臺播出《社會觀察》專題,承認了一個鮮為人知的史實:原來國軍29軍副參謀長張克俠是中共老地下黨員,1948年,張克俠與何基灃在淮海戰役中陣前倒戈,致使國軍慘敗。何基灃不是別人,正是盧溝橋抗日前線吉星文團長的頂頭上司。張克俠的侄子在節目中回憶:「當時張克俠接到頂頭上司劉少奇的命令,認為北平的態勢敵弱我強,應該主動出擊,於是就爆發了七七事變。」

國軍29軍副參謀長張克俠是中共老地下黨員
國軍29軍副參謀長張克俠是中共老地下黨員。

大家要問,抗日戰爭是外敵入侵,怎麼可以算到中共頭上?歷史公案,是非曲直,讀完這篇文章,你就知道為什麼。

中華民國政府是當事人,他們的教科書是這樣寫的:「民國26年7月7日晚11時,日軍於北平盧溝橋一帶進行演習,藉口一名士兵失蹤,要求進入宛平縣城搜查,吉星文團長嚴詞拒絕,日軍惱羞成怒,發動突襲,國軍守土有責,奮勇還擊。」

這是很準確的事件經過描述,可惜談的是結果,沒有交待原因。其實,國軍和日軍都上了共產黨的當,因為「盧溝橋事變」根本就是中共北方局一手導演、製造的「戰爭引信」。

道理很簡單,中日兩國都反共,只有幹起來,共產黨才有活路。所以朱毛在陝北一坐穩,大力宣傳蔣介石不抗日,鼓動青年學生起來鬧事,最後爆發「西安事變」,寫下民國百年史最為驚心動魄的一頁。

「西安事變」確立了第二次「國共合作」格局。毛澤東見時機成熟,民氣可用,密令北方局搞事,乘夜綁了個日本兵,引誘日軍搜查宛平城,再偷放鞭炮讓國軍誤以為日軍開槍,一個「惱羞成怒」,一個「奮勇還擊」,八年抗戰於是開打。

1933年5月31日《塘沽協定》是「九一八事變」後續,熱河戰役、長城戰役的停火協議,全文如下:

一、中國軍隊即刻撤退至延慶、昌平、高麗營、順義、通州、香河、寳坻、林亭口、寧河、蘆臺一線以西以南地區。爾後不得越過該線,不作一切挑戰擾亂之行為。

二、日本軍為證實第一項的實行情形,隨時用飛機及其他方法進行監察,中國方面對此應加保護,並給予各種便利。

三、日本軍如證實中國軍遵守第一項規定,不再越過上述「撤退線」繼續追擊,並自動回到長城一線。

四、長城線以南,及第一項所示之線以北、以東地區內的治安維持,由中國方面警察機關擔任之,上述警察機關,不可利用刺激日軍感情的武力團體。

根據這些局部協議的施行細則,日軍在百人以下的軍事調動,以及不開火的小規模軍事演習,不需要通知地方當局。盧溝橋守軍深夜聽見鞭炮聲(龍王廟三發槍響)卻沒有日軍演訓的消息,同時又得到日軍搜查宛平城的情報,誰都扛不起918「不抵抗將軍」罵名,心一橫就打響了。

日軍也奇怪,人丟了還沒找著,百人以下的軍事行動又不用照會,29軍居然開火,「下克上」痼疾發作,事變迅速擴大。再加上不幸的「通州事件」,日本軍部決定增兵「膺懲暴支」。

日本方面在「遠東國際軍事法庭」的證詞:「1937年7月7日晚10時40分許,日本步兵第一連隊第三大隊第八中隊,在北平西南12公里盧溝橋北側,永定河左岸荒地進行夜間軍事演習(搜查失蹤士兵)。演習結束後,在河畔龍王廟方向突然響了三發槍聲。隨後清水節郎中隊長等人,看到在河畔和盧溝橋城牆之間,有人用手電筒發出明暗交替的光亮,隨即判斷中國士兵用暗號互相聯絡。」

看到了沒有,這是不是中共地下黨別動隊,在兩軍之間的特殊活動?日軍在城外找不到失蹤士兵,才堅持進入宛平城搜查,聽見槍響,越發擔心失蹤士兵的安危,當時已是深夜,中國駐軍拒絕要求,於是發動炮擊。

事變發生之後,延安大吹大唱:「平津危急!華北危急!中華民族危急!只有實行全民抗戰,才是我們的出路。」中共北方局馬上後撤太原,太行山地區「游而不擊」。劉少奇是北方局書記,立此大功,43年提拔「二把手」,確立接班人的地位。八年抗戰三千五百萬軍民同胞,血債都有他一份,最後被老毛活活整治,化名「劉衛黃」,骨灰也不知是真是假。歷史在冥冥之中,自有公道。

吉星文陣亡於823炮戰,這是歷史的諷刺。西北軍一向左傾,馮玉祥、楊虎城、傅作義皆然。他的族叔吉鴻昌(寧夏省主席)是共產黨員,後來也送了命。

我作這個歷史推論,主要來自以下三個資料:

一、當年那個被綁走日本兵的戰友,1960年代在雜誌作了一個訪談,說是晚飯後找地方大解,遇到武裝土匪,事情過了放他回去。在那個臉譜化的時代,認為是日方脫罪之詞,無人理睬。

二、2005年(抗戰勝利60週年)7月4日,北京電視臺播出《社會觀察》專題,承認了這個史實。原來29軍副參謀長張克俠是老地下黨,他侄子在節目中回憶「當時張克俠接到頂頭上司劉少奇命令,認為北平的態勢敵弱我強,應該主動出擊,就爆發了七七事變。」

三、日本陸軍省兵務局長田中隆吉(支那課軍情特務出身),東京大審判出庭作證。盧溝橋的第一槍是共產黨放的,事變是共產黨在盧溝橋兩邊放槍挑起,而且是共產黨和前日本駐天津特務機關長茂川秀和勾結和操縱的。後來有人罵他「日本的猶大」,他就不敢說話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