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三十八)(圖)

第三十八回 空蕩蕩仙人歸去 顫驚驚神跡屢現

2019-07-19 15: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孫溫繪《紅樓夢》第四十八到第四十九回:濫情人情誤思遊藝,慕雅女雅集苦吟詩。(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三十八回 空蕩蕩仙人歸去 顫驚驚神跡屢現

眾人四處張羅買禮品,匆匆忙忙準備兩天。這曰一大清早,一行八人上了馬車。四箱禮品早已放在車上。柳大哥駕車,小狗寶兒帶路,大馬車啟動,直向山中奔去。顛簸了一天,當晚,在河邊最後一個小鎮上投宿。第二天一大早就進了鬼林。到了林子深處,漆黑一片,陰氣森森,碧玉嚇得早已躲在黛玉懷中。碧華卻大大咧咧東張西望,說:「不就黑些,冷些嗎?哪裡有什麼鬼?都是自己嚇自己。」話音剛落,只見一個黑影,張開兩臂直向這邊撲來。碧華大叫一聲,連忙鑽到紫娟懷中。過了好久,紫娟拍拍她的肩,「起來吧,鬼跑了。」碧華還是不動,問:「真的跑了?」眾人大笑。這時碧華才抬起頭,只見陽光燦爛,樹木蔥籠,野花遍地。碧華問:「這就是那個鬼林?」紫娟說:「到了這邊,叫秀林。」「好名字!鬼何時跑的?」紫娟說:「哪有鬼,是你一大聲說話,驚動了一隻鷹。」「一隻鷹?」

馬上要進山了,眾人心都急跳起來,真是「近鄉情更怯!」黛玉說:「那晚說要進山,我當晚就給神仙爺爺寫了一封信,咱們的飛鴿肯定早就傳到了。」小翠興奮得臉兒緋紅,說:「神仙爺爺他們一定早站在白樓前的高台上等著我們了。馬上就能見到他們了。」馬車不一會轉過山腳,眼前豁然開朗。碧華、碧玉望著眼前的美景,讚歎不己,高興地大呼小叫。而其它人卻傻了:白樓前的高台上竟空無一人!黛玉立即感到一種莫名的異樣。小翠卻笑嘻嘻地說:「他們一定是藏起來了,等我們一到,一齊出來,嚇唬我們,給我們一個驚喜!」紫娟說:「但願如此!」馬車到玉樓前停下了。小翠和杏花立刻跳下車,大呼:「神仙爺節!玉蓮姐姐!你們快出來吧!」但毫無反響,只有一種詭異般的寂靜。眾人進了院子。院中的一棵芙蓉花寂莫地開著。眾人在院中轉了一圈,又到各個房間找了一遍,一個人影也沒有。

大哥說:「也許他們沒接到信,不知咱們今天來。你們歇著,我到村裡去看看。」黛玉說:「咱們一起去吧!」八人一起進了村。村裡也是出奇的靜。走了一段路,碧華、碧玉大呼:「看!前邊好大一棵樹,還有一個大井台。」「還有好多石桌、石凳呢!」兩人嘰嘰喳喳。這六人則小心翼翼地東張西望。寶玉說:「大哥!這是神仙爺爺的家,咱們進去看看吧!」推開大門,只見院內地上鋪了厚厚一層落葉。房門虛掩,他們大著膽子推門進屋,只見房內的擺設井然有序,桌面上有一層薄薄的灰塵。他們悄悄地退了出來。八人走到井台邊,蒼茫四顧,一片茫然。周圍出奇的靜,連樹葉落地的聲音都能聽到,大哥自言自語:「真怪!別說沒人影,連個小貓、小狗也不見。」寶玉還抱有最後的希望:「也許有緊急的事,全村人都到打麥場上去了,咱們到那看看。」黛玉說:「不用了,從種種跡像看,他們已經全部離開了,而且是有備而去,不是匆匆逃離。」大哥說:「青兒說得對,我估計大概半個月前就走了。」小翠和杏花一聽,哭了起來。她倆望著空曠的原野,面對群山,大呼:「神仙爺爺!玉蓮姐姐!鄉親們,你們在哪裡?你們在哪裡?我們好想你們!求求你們,能露一下臉,讓我們見見嗎?那怕只有一下也行。你們要不露面,我們就在這裡天天等,月月等,年年等,」兩人說罷,放聲大哭。

不一會,忽聽天空中畢畢剝剝響成一片,好像炮竹的聲響。他們好奇地抬起頭,向空中望去。只見藍色的天幕上出現了神仙爺爺和玉蓮。接著他們身後出現了密密麻麻一群人,那是鄉親們!鄉親們微笑著向他們招手。他們也使勁向空中招手。小翠和杏花歡跳著高喊:「神仙爺爺好,王蓮姐好!鄉等們好!」黛玉她們見到了親人,眼淚奪眶而出。不一會朵朵白雲從四面湧來,眾鄉親們被淹沒在白雲深處。他們仍然久久地仰望著天空,希望鄉親們能夠重現。但神仙一去不復返,只有白雲空悠悠!

他們坐在井台邊沉黙著。良久,黛玉說:「總算見了一面,看來他們已回到了真正的家,他們的天國,肯定無限美好,咱們應該高興才對。既如此,咱們明天就打道回府吧!」碧華說:「好不容易來一趟,這裡美如仙境,還沒玩呢,怎麼就走?」小翠也說:「對!咱們索性再痛痛快快玩幾天。」寶玉說:「那咱們就玩幾天,三天以後啟程。」碧玉高興地直拍手。大哥說:「既定下了,咱們就回家吧,你們還不餓啊?」

進了玉樓的院子,碧華喊:「真渴啊!哪裡有茶啊?」大哥說:「跟我來,讓你喝個夠!」眾人跟著大哥進了一個月亮門,來到了後花園。只見滿園鮮花盛升,笑臉迎人。穿過花園,到了一個籬笆院前,大哥打開柴門,只見滿園翠綠,瓜菜飄香。碧玉驚喜萬分,奔到黃瓜架旁,望著一個個細嫩的黃瓜,問:「我能摘嗎?」小翠說:「當然能摘,這就是咱自家的菜園。」碧玉摘下一條,問:「能吃嗎?」紫娟走到跟前,掏出手帕,仔細地擦了一遍,遞給碧玉,說:「瓜掛在這裡,雨水沖洗多次,很乾淨,只是有些細剌。」碧玉咬了一口,說:「好吃!又脆又甜,又清香。」碧華見狀,早已按捺不住。跳過來,摘了兩根,胡亂擦了一下,就一手一個左右開弓,大口吃了起來,吃得滿嘴流汁:「這是原汁原味的黃瓜,真解渴!」

不一會,眾人摘了滿滿一籃子菜,有茄子、甜椒、豆角、黃瓜……寶玉又抱了一個大冬瓜。眾人向井邊走來,只見井台上擺了一碗碗清水,大哥說:「請用吧!」眾人喝了起來,碧華說:「甜絲絲,清涼涼,放那麼一點糖,正好!全身都爽快。」眾人都笑了,大哥說:「這是井水,哪裡放糖了?」碧華一愣:「那咱們以後就喝井水,不用泡茶了,那茶葉反倒汙了清水。」寶玉笑著說:「咱們那裡的井水,可沒有這味道。」

眾人又把菜洗乾淨了,到了㕑房。黛玉說:「不能光吃青菜呀。」紫娟在㕑房四處找,忽然喊:「這裡什麼都有,快來看。」眾人一看:大米、小米、麵粉……樣樣俱全。小翠喊:「這裡有一小籃紅棗。」杏花喊:「這裡有一筐雞蛋。」黛玉一招手,說:「咱們到小倉庫看看。」推開隔壁一個小房間的門,只見一排罎罎罐罐,整整齊齊。黛王打開一個蓋子,香氣撲鼻,摸出一個糖醋蒜,碧華一把搶到手:「這是我最愛吃的。」接著又找到了雪裡紅、漿黃瓜、酸豆角……寶玉說:「這裡有一壇酒,封了口。」杏花說:「這個罎子好大!」

眾人圍過來,紫娟費了好大勁把封口打開,一看,全是醃魚、醃雞、臘肉……回到㕑房,杏花燒火,兩個灶同時打開,七手八腳,不一會,就做出香噴噴一大桌子菜。碧玉吃得滿嘴油光光;碧華吃得滿頭是汗。碧華說:「真是大快朵頤!就怕以後再也吃不到如此香的飯菜了。」寶玉慢慢吃著,若有所思,說:「我總覺得,他們早就知道咱們今天會來,早就給咱們作了準備。」眾人都深深點頭。小翠說:「我覺得他們時刻在看著我們。」眾人都沉思起來。

吃過飯,太陽已偏西。杏花說:「趕了幾天路,都乏了,我燒些水,都洗個澡吧。」小翠說:「燒什麼水?我帶大家到女兒國去洗澡。」碧華問:「女兒國在何方?」小翠說:「你們帶著浴巾,換洗衣服跟我走。」六個人說說笑笑,穿過兩小片樹林,到了一個地方,小翠對碧華、碧玉說:「這就是女兒國。」二人一看,一彎清流,潔白的沙灘,蒼翠的竹林茂密的桑林成拱形把這片地方抱在懷中。更奇的是沙灘上競有一排排石凳、石桌、石椅。小翠說:「這是女王的寶座。玉蓮姐是女王。」又把兩人帶到河邊,只見河水清澈見底,雪白的細沙,滾圓的鵝卵石清晰可見。小翠說:「脫衣服吧,就在這裡洗。」兩人一聽,睜圓了雙眼,說:「你別嚇我!就在這野外洗澡?」小翠說:「怕什麼?那邊是層層屏障,前邊無人煙,沒人能看到我們。你們再看那座山像什麼?」

碧玉說:「整個山就像個大佛坐在那裡。」小翠說:「那是大佛山,這水就是從大佛身上流下來的。他疼愛他腳下的子孫,就在水中放了世上沒有的珍貴藥材。所以在這河裡洗澡,百病全消。還能讓女孩兒越來越美,因為皮膚會變得滋潤、細膩。」碧玉問:「真的嗎?」「不信,你問問我大姑,大姑的病,花多少錢都治不好。在這呆了兩年,喝這裡的水,在這河裡泡澡,就全好了。」黛玉邊慢慢脫衣服,邊點頭。碧華說:「豁出去了!洗就洗,誰怕誰?」說著,麻利地脫衣。小翠牽著她倆的手,淌到河裡。小翠問:「怎麼樣?」碧玉說:「不熱不涼,正好!」碧華說:「流水沖來,癢酥酥的。」小翠說:「過一會就習慣了。」

六人拔下釵環,散開長髮,全身浸在水中。每人只穿了中褲和肚兜,只有黛玉穿了貼身小上衣。黑髮如縷縷青絲在水中飄浮。緩緩流來的河水,溫柔地在她們身上按摩著,搓揉著。她們只在水中坐著。面帶微笑,閉著雙眼,盡情地享受著。約莫過了半個時辰,黛玉她們上了岸,換了衣服。只有碧華碧玉還坐在水裡。紫娟笑著說:「剛才不願下水,害得小翠磨了半天嘴皮,現在又賴在水裡,不願出來了。」兩人說:「太舒服了!捨不得出來。」小翠說:「那你們就在河裡過夜吧,我們先回去了。」嚇得倆人連忙渾身濕淋淋地上了岸。黛玉四人坐在石凳上等候她倆。只見碧空如洗,群星閃爍,一彎如眉的新月掛在東邊的柳樹梢頭。黛玉感歎:「以往在大觀園經常同姐妹們一起寫詩。現在想來,那樣的詩句已無法描繪眼前的美景了。」

回到玉樓,大哥和寶玉早已等候多時。大哥說:「我住在樓下,你們住到樓上吧。」小翠和杏花早已飛奔上樓,奔進原先的房間。紫娟把碧華碧玉帶到一處寬敞、典雅的套房,說:「裡間是臥房,外邊是書房。今晚你們住在這裡。這就是原先良玉住的房子。」自己回到了原先住的房間。寶黛二人輕輕推開他們的婚房。迎面牆上兩個大紅喜字,正笑臉相迎。寶玉點燃兩隻紅燭,頓時滿屋紅光,喜氣洋溢。寶玉拉著黛玉的手,說:「這是神仙爺爺為咱倆安排的第二次洞房花燭夜。咱們今晚就要個孩子吧。」黛玉說:「別鬧了,我累極了。」說著,先上了床。寶玉挨她躺下,說:「今晚若有個孩子不是神仙,也是半仙。咱們一定要。」吹熄了燭,放下帳簾。

連續三天,他們飽覽了周圍綺麗的風光。大佛山的瀑布群,雄渾、瑰麗,奪人心魄,美得讓他們透不過氣來;秀林深處的湖水聖潔、純淨,超凡脫俗的美,讓他們感動流淚。竹林中的小溪、桑林環抱的打麥場、碩果累累的果樹園……讓他們欣喜萬分。在果樹林中,寶玉說:「這些果子一定是鄉親們留給咱們的,大家就盡情享用吧。以後再也吃不到如此甜美的水果了。」於是眾人開懷大吃,吃得淋漓酣暢。

終於要回去了。這天早上,八人一齊到了大槐樹下,在井台上點起了一柱香,拜了三拜。然後回去,吃了山中的最後一次早餐。他們把玉樓內外打掃得乾乾淨淨,最後關上了沉重的大門,怏怏地上了馬車。碧玉含著淚水,說:「真捨不得離開,這裡這麼多空房子,咱們三府都搬來住吧。」碧華說:「能到此一遊,我今生再無遺憾,這輩子值了!」馬車慢悠悠前行。連兩匹馬兒也戀戀不捨,三步一回頭,緩緩地邁著步子。馬車開到山腳拐彎處,眾人又都回過頭來,再看最後一眼。這時,眾人愣住了:只見玉樓前的高台上,站滿了鄉親,最前邊的正是神仙爺爺和玉蓮。小翠和杏花急忙跳下車,向鄉親們撲去。可是倏忽之間,鄉親們消失得無影無蹤。他們仍然目不轉睛地望著,望著……只見玉樓寂寂、高台空空……這時狗兒在叫,大哥說:「咱們走吧,寶兒催了。」

馬車順利地穿過鬼樹林,向馬路奔去。這時紫娟輕呼:「寶兒不見了!」眾人聞聲向車周圍望,的確不見了踪影。黛玉急了:「大哥!請停車,我要去找找。寶兒是神仙爺爺留給咱們的唯一念物,一再叮囑,要好好待牠。」這時,馬車掉轉頭,回到了林邊。八人全下去了,一齊喊:「寶兒!寶兒!」黛玉忽然在前邊的樹下看見了寶兒,牠正回頭盯著黛玉,似有不捨之意。黛玉撲向前去,想抱住寶兒,忽然「呯」的一聲,一頭撞在了一塊大石上,兩眼直冒金花。頓時什麼也看不見了。過了好一會,睜開眼晴,只見前面是一堵石牆。其餘七人都站在牆邊。黛玉撫著牆,仰頭一望,高不見頂:往左右一看,遠不見邊。黛玉嚇得一身冷汗,靠牆站著,她思索了一下,把大家招到身邊,氣喘吁吁地說:「封山了,我們再也見不到那世外桃園了,用這石壁阻斷了。也不用找寶兒了,牠完成使命回去了。」其餘幾人個個臉色煞白,驚詫得說不出話來。

過了一會,寶玉說:「也許此刻,那塊淨土已經在這世上永遠消失了。」聽了這話,人們不勝痛惜,更加驚懼。過了好一會,寶玉說:「都緩過神沒有?走吧!咱們這些碌碌小人,芸芸眾生還是要回到那滾滾紅塵中去。」這時大哥才驚醒過來,招呼大家上車。眾人坐在車上沉默著。車行了一段路。黛玉緩緩地說:「有兩件事,原先覺得奇怪。現在想來,再明白不過。」「什麼事?」紫娟問。黛玉說:「還記得老姑奶奶前一陣子去世的事嗎?」碧華說:「當然記得,她老人家活到九十二歲,無病而終,咱們當作紅白喜事辦的。」黛玉說:「她仙逝時,我在身邊,臨終,她抓住大伯的手說:『我要快去了,那麼多人等著我。』大伯問:「誰等你?」老人沒回答,閉上了雙眼。」碧華說:「難道是神仙爺爺和眾鄉親在等她。為什麼?」紫娟說:「你不知道,老姑奶奶在山裡生活了六十多年。早己是鄉親們的一員了。」黛玉說:「第二件,我的信鴿,以往讓牠到山裡傳信,不久就回來了。可是這一次再也沒回來。」杏花說:「難道也同狗兒一樣,完成使命回去了?」

這時碧華忽然大叫一聲:「你們看,一座高山!」眾人回頭一望,一座巍峨雄偉的大山矗立在鬼林中。此時眾人又是一驚,大哥說:「奇了,怎麼平地就冒出一座山?我穿過這樹林好几次,何曾有山?」寶玉說:「剛才咱們離得近,以為是高不見頂的牆,其實遠望就是這座山。」眾人像傻子般呆愣著。寶玉怕大家嚇出病來,對大哥說:「咱們找個客棧吃點飯,休息一下。」大哥會意。不一會馬車到了一個大集鎮上。

找了個乾淨的酒店。店小二連忙熱情相迎,把八人引到一個大圓桌前,立即送來一壺熱茶。又問:「要吃點什麼?」寶玉點了幾個菜,小二剛要離開。大哥忙拉住他:「西邊林子裡忽然冒出個大山,你們都沒看到?」店小二一臉驚詫:「你說忽然冒出個大山?在哪裡?」大哥把他拉到門外,指著那山:「就在那。」店小二笑了:「我說老哥,你的眼睛看花了吧,我們世世代代就是看著它長大的,怎麼說是剛冒出來的?」大哥又問:「這裡的人可曾到過山那邊?」店小二說:「別說那座高山,就是山前那片鬼林就把人嚇死,進去的人有去無回。」大哥又問:「如果真有人從山那邊過來了呢?」店小二瞪大雙眼,說:「你是說有人翻過那高山,穿過那鬼林出來了?媽呀!那不是神仙就是妖怪!」聽了二人的對話,個個更是驚恐萬分。飯菜擺上桌,沒人動筷子,只是傻傻地坐著。寶玉說:「都醒醒罷,各位姑奶奶!求你們好歹吃兩口,前邊還有很長的路。」大哥說:「我不該多說多問,把她們嚇著了。」黛玉她們胡亂吃了兩口,喝了點茶,離開飯店,繼續趕路。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