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時記者:怕變成「連自己都討厭的人」選擇離開(圖)


圖為記者採訪,與本文無關。
圖為記者採訪,與本文無關。(圖片來源:Getty Images)

【看中国2019年6月21日讯】臺灣一位資深優秀的地方記者在他的臉書發文稱,因為怕變成「連自己都討厭的人」,因此主動辭職離開待了12年的旺旺中時集團

他認為,雖然媒體各有立場,但為了立場,惡意扭曲偏頗作假自我審查,唱衰、傷害臺灣這塊共同生活的土地,已違反了做人的良知,所以他選擇離開。

《新頭殼》刊登了這位記者在離職前寫給報社長官的信函,信中提到,他是個狂熱追求新知、凡事好奇的人,高中就立志當記者,考取大傳科系,投入新聞第一線,之所以現在下定決心離開待了12年的工作,主因是當今的中時集團不僅不尊重第一線記者的專業與判斷,還不擇手段,嚴重傷害臺灣的新聞自主與民主自由。

筆者說,雖然他只是小地方的駐地記者,但在採訪過程中,不時遇到被人嘲笑中時、中天擅長製造假新聞與惡意扭曲的內容,「雖然那些報導不是我寫的,一開始對外界看法質疑,但是後來漸漸發現,我愈來愈無法為報社辯駁。」

他描述現在的狀況是,「中時」、「中天」號稱「四大報」、「主流媒體」的招牌與名號,反而侵蝕第一線記者累積的名望,民眾對於集團的不信任感,擴散蔓延到基層,喊出「我是中國時報記者」、「我是中天記者」已成為很丟臉的事。

「也許你們會說,當員工領薪水辦事,其他不用想太多」,那如果公司販售的是危害社會的毒品、偽裝大家發大財的謊言,將新聞報導當成唱衰分化臺灣社會,製造對立與撕裂的工具,身為員工的我們,難道要跟大家說,「做那些內容的都是老闆、長官要的,與我無關」?

而真實情況是,新聞報導影響社會層面廣大,員工絕對無法與公司品牌經營方向脫鉤,「社會大眾看待我們就是共犯、就是幫凶。」

他還提到他的兒子現在是國小四年級,非常喜愛看課外讀物(包括報紙),尤其對世界歷史相當有興趣。

當兒子知道中國是獨裁極權國家,沒有民主制度,沒有讓人民信任的司法,沒有新聞自由。有一天兒子問他一個問題:「爸爸你是記者,為什麼你的公司卻一面倒寫臺灣壞話,卻幫沒有新聞自由,拘禁迫害記者及人權律師的中國說話?如果臺灣有一天被中國共產黨統治的話,你會不會也被抓去關?那我要怎麼辦?」當下他只能沈默。

作者質問,「連一個小學生都能懂的道理,可是各位中時的長官,你們知道你們擁護的是什麼樣的政權及編輯方針嗎?你們知道現在所做所為正在殺死臺灣的新聞自由嗎?」

「或許你們又會說,媒體各有立場,偏向某個陣營或理念這是很正常的事,別大驚小怪。可是如今狀況是,你們自我審查的只剩下立場,連真實都沒有了,甚至用立場來決定真實。」

作者還提到,天安門事件30週年之際,當蘋果、自由、聯合以全版、頭版、特刊方式報導紀念活動與分析局勢時,「當天比報的長官似乎是患了視覺失調症。」

到6月11日,中時電子報已經完全搜尋不到「六四天安門」、「香港雨傘革命」、「香港反送中惡法」的新聞。

甚至連記者徐宗懋採訪六四事件的新聞都換成「抱歉!您所查詢的資料,目前無法找到任何頁面!」「404-找不到檔案或目錄。」

作者質問,徐宗懋他是30年前在天安門廣場採訪的一線記者,他在六四事件那個恐怖的清晨,為記錄可怕的現場,不幸被共軍子彈打到頭,「記者的天職,就是傳達真實,可是現在,像徐宗懋這樣用生命安危和鮮血換來的新聞、圖像與歷史,你們竟然照樣也能自我審查,說不要就不要,說撤掉就撤掉。」

筆者說,中時電子報網站Logo旁寫著「真道理性 真愛臺灣」,可是卻連自己記者同仁拚命傳達的「真」實都能捨棄、犧牲、竄改、惡意扭曲,只為了不讓幕後黑手不開心,「你們是「真」愛臺灣,還是「真害」臺灣!?」

「臺灣的言論自由是犧牲了多少前輩的生命與人權,才換來我們不會因為活躍的思想而遭受迫害,悲哀的是,中時集團卻不斷倒退,離普世價值愈來愈遠。」

作者說,每個人都要工作、每個人都要生活,多數的報社優秀同仁具備活躍的思想,但為了糊一口飯吃,無奈的「收到、收到、收到......」

「當今報社的編採方向,已經不是政治意識型態、立場之爭,而是整個中時集團正在向臺灣人民輸出謊言,惡意掩蓋真相,逼迫記者配合,這是價值的選擇,我寧願當一個人,而非被奴化的記者。」

作者強調他寫這封信,並不期待中時會就此找到美好的良知,只是為了告訴自己,「我沒有跟著你們學壞,我可以告訴我兒子,爸爸身為記者,並沒有遇到不對的事情而沈默,而且拒絕當個傷害臺灣,掠奪你未來選擇權的共犯與幫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