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可以無才 不可以無恥(圖)

2019-06-23 08:30 作者: 靳誥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9年6月23日訊】前兩天微信公眾號一名為「拂雲」的作者,發表一篇文章,題為《人可以無才,不可以無恥》。大家知道,如果說「無恥」是「學名」,那麼,「不要臉」就是「無恥」的俗稱。就像書面語和口語不同一樣,學名和俗名當然也不同。

中國至今畢竟還是俗人多,因此,一般百姓罵無恥者不說無恥,用的大都是「不要臉」三個字。當然,學人們一寫文章,「不要臉」往往就換成了「無恥」,這樣,在文中用「不要臉」代替「無恥」的文章,印象中好像還沒看到過——拂雲的是第一篇。作者題目上用的是無恥,但在文中使用的是「要臉」抑或「不要臉」。

文章的由頭是高全喜、張千帆(都是中國著名法學家)與其一名叫田龍飛的弟子鬧翻了;「鬧翻了」,是因為作為法學副教授的弟子居然不懂香港人此次和平訴求的意義,竟然用「帶魚體」(即五毛紅人周小平體)發表文章對這次和平訴求進行「污名化」,因此作者拂雲挺身而出,認為此人出賣良知,出賣良知,就是無恥,就是不要臉。

讀文章時一邊叫好一邊也聯想開了,然而聯想開了的結果很不妙,類似這種無恥即不要臉者這個國家多到可怕,即使說「遍地皆是」也不誇張;更重要的是在這「遍地」中有很大一部分竟然還是知識乃至高級知識份子,這讓人感覺不單是可怕,還有點毛骨悚然。

面對這樣一種特殊國情,對那種不講道理的大媽、網路上的小五毛們,你還恨得起來嗎?因為那些無知的大媽也好,網路上的「民粹主義」小五毛們也罷,相較而言,他們愚昧無知,更沒什麼影響力,欺騙性也大不到哪裡去。可怕復可恨的是一些高級知識份子,甚至已名聲在外者。這種人一出來說那種無恥也就是不要臉的話,往往能起到「妖言惑眾」的效果,讓很多沒有知識或認識能力跟不上者上他們的當。

無恥,不要臉,當然都是罵人的。可如果就是無恥就是不要臉,按魯迅的說法卻是「剛剛合適」,並不能叫罵;不幸的是,這種「剛剛好適」的中國人,尤其是知識乃至高級知識份子,中國大地上也不知有多少。

中共因恐懼十分反對大陸網民去推特發表心聲,這是全世界都知道的;但全世界不知道的是,中共又希望大陸所有網民都能去推特歌頌他們,真不知這應該叫無恥,還是叫不要臉,或者只要是為了達到某種目的,無恥也好,不要臉也罷,在中共這兒都不是個事。

這就出現這麼一種現狀:一邊對凡生活在大陸而註冊有推特賬號而又是批評中共的人,都會受到中共威脅,甚至軟硬兼施逼迫你必須註銷推特賬號,否則你就過不安生。有個大學老師,髮網文訴苦:就因註冊了一推特賬號,其實也沒講什麼對中共仇恨的話,就遭到當地公安不停地騷擾。如果僅是騷擾他本人也還罷了,居然還要去騷擾他的前妻,利用他的前妻對其施壓。沒辦法,這位大學老師只好悲憤地將推特賬號註銷,並通過微信廣而告之。

可你看那個劉欣就沒事,還有我們一位焦博士,也沒事。

這裡劉欣不說,她是中共對外喉舌,我們只來看看這個原來被稱作「鬥士」的焦博士在推文中是如何說的(他一定不會受到公安騷擾,說不定還會受到鼓勵乃至獎賞): 「香港人和海外華人、從康梁、孫文、共產黨初立國時禮遇‘民主人士’的歷史中養成一種思維慣性,即熱衷於支持母國的改朝換代活動。我現在要說:到此打住!這個慣性和傳統要斬斷。中國不可再瞎折騰。共產黨能執政一千年最好。中國需要干實事,需要實實在在的積累和進步。臺灣的兩黨政治就是一個笑話。」


(網路圖片)

共產黨能否「執政一千年」,不是你焦博士說了算。而臺灣是否「就是一個笑話」,更非由你焦博士來決定。真擔心焦博士自己別成了笑話。如今180度大轉彎,到底因為什麼?有北京朋友前天除了轉來焦的推文圖片,還告訴本人,這個姓焦的「以前在文匯報上寫雜文痛罵書法是糟粕,封建流毒,現在自己反倒四處賣字來牟利!前後矛盾!以前討伐,現在舔腚!」

舔腚是什麼,說白一點,就是無恥,就是不要臉。一個國家這種人多了,特別是知識份子隊伍中這種人一多,這個國家還能好得起來嗎?

尤其像焦博士這次實在無恥得過了頭。我們知道,且不說別的「共產黨人」,就連這個黨的創建者之一的毛澤東也沒有說過中共「能執政一千年最好」的話——非但沒有這麼說過,還在他那著名的《論十大關係》中肆無忌憚且明白無誤的對他的臣民說:「究竟是一個黨好,還是幾個黨好?現在看來,恐怕是幾個黨好。不但過去如此,而且將來也可以如此,就是長期共存,互相監督。」

單這麼說還不夠,毛雖然最高學歷只是湖南師範,比焦博士要低得多,可在這方面的「認識」顯然要比焦某人通透,他說:「共產黨和民主黨派都是歷史上發生的。凡是歷史上發生的東西,都要在歷史上消滅。因此,共產黨總有一天要消滅,民主黨派也總有一天要消滅。消滅就是那麼不舒服?我看很舒服。共產黨,無產階級專政,哪一天不要了,我看實在好。我們的任務就是要促使它們消滅得早一點。這個道理,過去我們已經說過多次了。」即使毛這段話是一種忽悠一種欺騙,單從文字看,也還是要比焦博士的境界高到天上去了。

真不知焦博士為何比毛澤東還更愛中共,所謂希望中共「執政一千年」只是一個虛詞,簡直就是要中共永遠執政下去,只差喊「中共萬歲」了。

如此這般,到底是「與時俱進」還是現在的腦顱內進水了——估計他自己也說不清。但至少可以說一句,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十幾年前何苦要去討伐那個中宣部呢,且不說把一個名牌學府的副教授討沒了,還害得自己到處辛辛苦苦賣字(賣的字裡面居然還有歌頌「自由」一類,真是醜到家了),雖然不敢說是一個笑話,但離笑話並不太遠。

因為全世界都知道,中宣部(據說就是連招牌都不敢挂的一個組織部門)就是希望中國人最好都能像焦博士這樣,要中共能在焦的「母國」執政一千一萬年。如此這般,你焦博士當年討伐的不正是你最大的盟友嗎?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了。而現在來看,中宣部當年命令北大對你的處理,也是沒有遠見或預見的緣故——怎麼能想到,這個當年看似長著「反骨」的博士,十幾年後,竟然會成為自己最鐵桿且最有欺騙性的盟友。

(原標題:無恥就是不要臉)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