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伐二十一】粵桂國軍聯合平叛 大敗葉挺朱德共軍(組圖)

北伐戰爭系列文章(二十一)

2017-08-02 03:00 作者: 滄海

手機版 简体 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27年8月1日,趁蔣介石、白崇禧南京北伐軍正準備抵抗北洋軍閥孫傳芳的進攻之時,周恩來、賀龍、葉挺、劉伯承、朱德等人,<br />策動武漢北伐軍在江西南昌發動暴動,建立中共武裝。
1927年8月1日,周恩來、賀龍、葉挺、劉伯承、朱德、譚平山、林伯渠等人,策動武漢國軍在南昌暴動叛亂,建立中共的軍隊。

中共「八一南昌建軍」真相(二)

1927年,中共破壞北伐,分裂國軍。8月1日,趁蔣介石、白崇禧南京北伐國軍正準備抵抗北洋軍閥孫傳芳「五省聯軍」的進攻之時,周恩來、譚平山、張國燾、賀龍、葉挺、劉伯承、朱德等人,策動蠱惑武漢國軍,開赴國民黨防衛薄弱的南昌暴動叛亂,並建立中共的軍隊。

中共叛軍逃離南昌 蔡廷鍇率部棄暗投明

1932年,蔡廷鍇指揮以廣西士兵為主的粵系第19路軍,在上海血戰日寇,使日軍四易指揮官。
1932年,蔡廷鍇(右二站立者)指揮以廣西士兵為主的粵軍第十九路軍,在上海血戰日寇33天,使日軍四易指揮官。

武漢國民政府主席汪精衛聞訊震怒,急令第二方面軍總指揮張發奎、第三軍軍長朱培德進剿。號稱「北伐鐵軍」的張發奎所部被葉挺、賀龍分裂拐走數萬兵力,把葉挺當親兄弟對待的張發奎追悔莫及,親率武漢粵軍剩餘的三個師精銳,進逼南昌,追剿叛逆。

8月3日,南昌暴動第三天,中共令「北伐鐵軍」的師長蔡廷鍇率其第10師作先鋒開路,叛軍主力跟在第10師後面,匆忙逃離南昌,向江西逃竄。

武漢國民政府軍事委員會主席程潛、第三軍軍長朱培德急電南京國民政府和坐鎮大後方的廣州政治分會主席、前國軍參謀總長李濟深,痛斥共產黨謀害國民黨,請寧方(南京政府方面)國民黨合力堵截圍剿中共叛軍。

中共叛軍從南昌出逃的第二天,就發生了一件大事:蔡廷鍇主動率所部5000餘人脫離共產黨,使中共一下子就損失了四分之一的兵力,而且是一個很有戰鬥力的師。

國民黨北伐第四軍高級軍官葉挺、張發奎、郭沫若、陳銘樞、黃琪翔在武漢合影
(左起)1938年,原北伐第四軍軍官葉挺、張發奎、郭沫若、陳銘樞、黃琪翔在武漢合影。

原來,第24師師長葉挺為了拐走第四軍的蔡廷鍇第10師,利用蔡廷鍇跟上司張發奎的關係不和,極力離間挑撥,煽風點火,鼓動他「脫離張發奎」,「打回廣東老家」。蔡廷鍇主要因為對張發奎不滿,這才勉強同意跟葉挺南下,目的是返回廣州。在「八一暴動」的前一天,蔡廷鍇才到達南昌。

「八一暴動」後,蔡廷鍇發現自己被葉挺欺騙誤導,此次暴動完全是由中共主導的,其目的竟然是為了打倒推翻南京和武漢的全部國民黨。當時的蔡廷鍇僅對第二方面軍總指揮張發奎個人不滿,不願在其手下任職,而不是要反對國民黨。他認為,自己跟葉挺等共產黨人「根本信仰不同,主張亦異」,于是暗下決心,尋找機會「與共黨分道揚鑣」。

8月4日,在江西進賢縣,蔡廷鍇召開軍中可靠人員開會,大家一致反對跟共產黨走,決定棄暗投明。於是,蔡廷鍇做好周密部署安排後,甩掉中共叛軍主力,遣散第10師中的30餘名共產黨員,率全師官兵進入福建;再轉入浙江,投奔南京國民政府,因為那裡有擁蔣反共的蔡廷鍇老長官陳銘樞。

紅軍拉民夫奸婦女 江西百姓聞風而逃

1930年代,中共中央紅軍在第二次圍剿中。
1930年代,中共紅軍在第二次圍剿中。

「八一南昌暴動」後,中共叛亂紅軍逃到江西境內,所到之處,百姓聞風而逃。叛軍嚴重缺糧,傷病員也無醫無藥,士兵不斷逃跑。

「前往瑞金,沿途農民對赤軍越發仇視,落伍傷員常被農民所殺。行軍途中,數日不見一人,宜黃縣城原有近二萬人口,等暴動赤軍到達,僅剩48名六十歲左右老人。(李立三原文)」

紅軍得不到老百姓的支持援助,狼狽不堪,軍紀敗壞,到處騷擾侵害百姓。「以兩把菜刀起家」的賀龍匪氣十足,其所率領的第20軍紀律極壞,開槍強拉民夫等事隨時都有,甚至奸淫婦女。「僅行軍三日,實力損失已在三分之一以上,遺棄子彈將近半數,迫擊炮完全丟盡,大炮亦丟了幾尊,逃跑及病死的兵士將近四千(二十軍最壞,軍隊紀律亦極壞,放槍拉夫等事隨時都有)。(李立三原文)」

張太雷也承認,賀龍「二十軍的兵士沿途騷擾農民,拉夫、拿物,甚至奸淫的事都發生過。」

中共紅軍南下逃跑途中,在江西瑞金、會昌等地和在廣東潮汕地區,還不忘搞「階級鬥爭」,在江西幾天內便殺了30餘個「土豪劣紳」及「叛徒內奸」。就這樣,張太雷認為殺得還不夠,以後要連「一切地主(小地主在內)的土地都要一概沒收」,「不要有仁慈,打破好人的觀念,對土豪應該亂殺,絕對不要恐怕冤枉了。」   

黃埔桂軍江西圍剿 叛亂紅軍竄入廣東

為防止中共紅軍南下廣東,跟東江的中共澎湃農民赤衛隊武裝合流,坐鎮大後方的國民政府廣州政治分會主席、廣東省政府主席兼第八路軍總指揮李濟深(兩廣黨政軍最高長官)命黃埔系第33軍軍長錢大鈞率領三個師、黃旭初(後任廣西省主席,陸軍上將)率留守廣西的桂軍兩個師兵力入贛,圍剿叛軍。

8月上旬,中共叛軍從江西撫州經廣昌、寧都南下,錢大鈞率黃埔第33軍向會昌截擊,黃旭初命第6師副師長韋雲淞率徐啟明、許宗武、葉叢華和第4師梁朝璣、郭鳳崗共5個團兵力,進軍雩都。

8月27日,葉挺、賀龍叛軍以傷亡800餘人的代價,強攻會昌,擊敗錢大鈞第33軍,錢大鈞率部退到信豐。而桂軍先頭部隊則在洛口遭遇叛軍,叛軍不斷增兵,擊敗韋雲淞指揮的桂軍。韋雲淞率桂軍到會昌以南山嶺堅守,賀龍、葉挺見桂軍防衛森嚴,不敢再強攻,便轉向福建汀州、武平、上杭。

由於叛軍急需得到蘇俄共產國際運往廣州附近的軍事裝備和援助,周恩來、譚平山等人決定,讓賀龍、葉挺率軍自福建進入廣東。9月18日,葉挺、賀龍、朱德叛軍打敗國民黨潮梅警備司令王俊所部於大埔,王俊率部撤退。韓江上游發現了叛軍主力,在東江各地的中共澎湃農民武裝紛紛起來響應配合。9月23日,叛軍占領潮州。

廣東省的局勢驟然緊張起來。

黃紹竑智勇出奇謀 制定粵桂聯合剿共方案

國民政府廣州政治分會主席兼第八路軍總指揮李濟深、<br />廣西省主席黃紹竑、 師長陳濟棠、軍長錢大鈞、師長黃旭初。
(左起):國民政府廣州政治分會主席李濟深、廣西省政府主席黃紹竑、師長陳濟棠、軍長錢大鈞、師長黃旭初。
(以上皆為網絡圖片)

北伐粵桂國軍圍剿中共紅軍作戰示意圖
1927年8月-1928年初,粵桂國軍圍剿中共叛亂紅軍作戰示意圖。(看中國製作)

中共叛軍自江西竄入廣東,國民政府廣州政治分會主席、第八路軍(轄駐守廣東和廣西的粵桂國軍以及黃埔錢大鈞第33軍等部隊)總指揮李濟深(兩廣黨政軍最高長官)認為前方指揮不利,國軍兵力不足,遂委任廣西省主席兼第15軍軍長黃紹竑為第八路軍前敵總指揮,由他親率桂軍呂煥炎師增援,並統一指揮前線黃埔錢大鈞、廣西黃旭初各軍。

由於前方敵情不明,黃紹竑命黃鶴齡營長率一營兵力,晝夜兼程,趕赴廣東大埔,搜索偵查敵情。桂軍前鋒搜捕營在大埔搜捕到叛軍人員數十人,他們招供說:現在葉挺自封第四軍軍長(註:粵系第四軍被譽為「鐵軍」,李濟深、張發奎、黃琪翔是前三任軍長),跟賀龍所部共7個師正由大埔沿水路直下潮州、汕頭,而三河壩僅有朱德、周士第叛軍駐守。

黃紹竑得此情報,計畫只以黃埔軍錢大鈞所部由梅縣(今梅州市)進入鬆口鎮,牽制三河壩朱德叛軍,以掩護國軍側背;黃紹竑本人親率桂軍黃旭初、呂煥炎兩師自梅縣東進,將潮州與三河壩間的水路交通要道韓江切斷,使敵前後無法呼應;同時請總指揮李濟深令粵軍陳濟棠、薛岳兩師進攻湯坑、揭陽,桂軍進攻潮汕,粵桂國軍自東西兩面共同夾擊中共叛軍。

但廣州李濟深方面認為,黃紹竑這一作戰方案太過冒險,萬一葉挺、賀龍再有兵力由三河壩向梅縣進攻,則國軍腹背受敵。廣州方面並引以從前戰例,凡進入潮汕地區而不守梅縣的,無不失敗。

現今,黃紹竑身在前線,對敵情十分瞭解。黃紹竑、黃旭初兩人都認為,葉挺、賀龍叛軍幾乎全部走水路下潮汕,對陸上必會疏忽,此時假若我軍出奇兵,圍而襲之,必有獲勝把握。

幾經爭論,廣州李濟深方面才同意了黃紹竑提出的上述剿共作戰方案。

出奇兵越山嶺斷敵退路 桂軍勇奪紅軍補給基地

黃紹竑即率桂軍黃旭初和呂煥炎兩師,由梅縣出發,頂著大風雨,翻越平時少有人走的崎嶇險峻山嶺。沿途人馬擁擠,一些桂軍士兵不幸墜落山崖摔死或摔傷,行程極為艱苦,方抵達豐順。次日,桂軍向東攻占了留隍,再截斷韓江交通,斷絕了葉挺、賀龍叛軍的退路。

黃紹竑獲悉,葉挺、賀龍將三分之一的兵力和政工人員以及輜重留在潮州,作為紅軍叛亂的補給根據地,以防國軍襲擊。葉挺、賀龍叛軍主力企圖對粵桂國軍各個擊破,目前主力已經向揭陽,企圖先擊敗陳濟棠指揮的粵軍,然後與海陸豐(海豐縣和陸豐縣)澎湃農民自衛隊聯合,最後回師進攻擊敗桂軍。不料,黃紹竑率領桂軍行動迅速,早已經兵臨潮州的紅軍補給根據地。

潮州是中共叛軍聯繫各方面的中心樞紐,此地通過韓江北結三河壩,南連汕頭,並從背後支撐著湯坑方向。黃紹竑桂軍閃電突襲潮州,徹底打亂了中共叛軍的全盤部署,造成葉挺、賀龍叛軍進退失據,局勢急轉直下,最後在湯坑慘敗。

正當黃紹竑指揮桂軍與潮州的叛軍激戰時,突然接到粵軍東路軍總指揮陳濟棠的通報說,粵軍已在湯坑、揭陽一線與叛軍主力開戰,戰況非常激烈,希望黃紹竑派兵增援。桂軍此時難以立即分兵,黃紹竑便只有激勵士氣,迅速攻克潮州。經過多次勇猛進攻,桂軍於9月30日勝利克復潮州,俘虜大批叛軍,並繳獲叛軍的全部彈械輜重。

薛伯陵戰前要求增兵 陳濟棠兩度調兵援薛

在黃紹竑指揮桂軍攻打潮州中共叛軍的同時,李濟深命留守廣東的粵系第八路軍(由原第四軍擴編)陳濟棠、薛岳、徐景唐三師組成東路軍,由第11師師長陳濟棠任總指揮,率軍由興寧向揭陽東進,跟黃紹竑桂軍自東西兩面夾擊紅軍。

早在3月份,白崇禧率北伐軍攻占上海,粵軍出身的薛岳(字伯陵)違抗總指揮白崇禧的命令,率領黃埔第一軍第1師公開支持周恩來中共,並秘密建議中共「把蔣介石當作反革命抓起來」。不料,中共非但對薛岳不領情,竟然還向蔣介石出賣薛岳。為完成北伐和剿共大業,國軍代參謀總長兼淞滬衛戍司令白崇禧建議蔣總司令將薛岳撤職。薛岳獲知消息後,既恨中共不仁不義出賣他,也恨白崇禧建議蔣介石撤他職。一怒之下,薛伯陵從上海返回家鄉廣東,投奔他在粵軍的老長官李濟深,獲委任為新編第2師師長。

現在李濟深下令圍剿中共叛軍,薛岳認為他的新編第2師成立不久,又無實戰經驗,難敵久經戰陣的葉挺、賀龍叛軍,便向總指揮陳濟棠提出要求多撥給他一團兵力。陳濟棠即把張瑞貴補充團給了薛岳。薛岳又說張瑞貴團也是新兵,恐不能戰,要陳濟棠更換。陳濟棠又再度照顧支持薛岳,把香翰屏團調撥給薛岳指揮。

陳濟棠粵軍激戰湯坑大捷 張瑞貴率新兵團大破紅軍

陳濟棠率東路軍由興寧向揭陽攻擊,行至豐順縣湯坑附近,遭遇葉挺、賀龍叛軍僅剩的6000餘人。9月29日拂曉,叛軍主力向湯坑發動強攻,戰至下午,擊潰薛岳新編第2師,又衝到陳濟棠第11師陣地前,遭到第11師的猛烈反擊。

經過一晝夜激列巷戰,陳濟棠指揮第11師擊敗叛軍,叛軍逃至張瑞貴補充團附近。團長張瑞貴是廣西人,勇猛如張飛,特別崇尚中國古代歷朝英雄人物,並不懼中共叛軍。為鼓舞士氣,他號召全團官兵奮勇作戰,說:「今日不打敗敵人,便不是好漢!」全團官兵一鼓作氣,奮勇衝鋒,一舉大破中共紅軍。

張瑞貴這個由新兵組成的補充團,平時很少訓練,又無實戰經驗,居然打敗了久經戰陣的葉挺、賀龍所部,為粵軍「湯坑大捷」立下大功。廣西人張瑞貴從此便在粵軍中被人稱道(《黃旭初回憶錄》),更被譽為「生張飛」。

「湯坑之戰」是中共紅軍自「八一南昌暴動」後遭遇的最激烈損失最慘重之戰,留守廣東的陳濟棠粵系國軍殲滅中共葉挺、賀龍叛軍大部,獲得勝利大捷。

1949年11月,百萬林彪共軍自湖南攻入廣西,蔣介石欽點粵系第63軍軍長張瑞貴返回廣西家鄉抗擊共匪。白崇禧在廣西組織部署「反共救國總體戰和游擊戰」,號召廣西全民皆兵,正規軍與地方民團相結合,共同抵抗共匪。張瑞貴與妻子韋秀英積極發動組織當地民眾英勇抗共。由白崇禧建議,海南特別行政區長官陳濟棠委任韋秀英為「粵桂邊區反共救國軍總指揮」,率領數千反共義士在十萬大山堅持抵抗共匪。1950年12月30日,巾幗英雄韋秀英寧死不屈,壯烈犧牲,臺灣國防部追晉她為國軍上校,入祀忠烈祠。此為後話。

白崇禧桂軍橫掃共匪根據地 朱德林彪倉皇逃亡井岡山

話說1927年9月底,中共葉挺、賀龍叛軍在廣東湯坑慘敗於陳濟棠粵軍,「巷戰一晝夜而我軍竟完全解體」(中共《中央通告第十三號——為葉賀失敗事件》)。被俘的叛軍官兵大多是原北伐粵系國軍,紛紛乞降,哀求老長官李濟深收編他們。這些人又重歸國軍陣營。

而中共叛亂頭目周恩來、譚平山、張國燾、賀龍、葉挺、劉伯承、聶榮臻、惲代英、徐特立、林伯渠、郭沫若、吳玉章等人,見事態不妙,早早脫離丟下叛軍主力,各自分別逃亡香港、上海等地藏匿。

另一叛軍頭目朱德,在三河壩之戰慘敗於錢大鈞黃埔第33軍後,帶著陳毅等殘餘逃到韶關,投靠藏匿於國軍範石生所部。後來又再被李濟深粵軍圍剿,朱德只得率陳毅、龔楚等2500餘殘餘逃到湖南宜章縣山區。

1928年1月,朱德、陳毅在湖南組織農民暴動(湘南暴動),成立中共「工農革命軍第一師」,朱德任師長,陳毅任黨代表,王爾琢為參謀長。朱德匪军連續攻占宜章、郴州、耒陽、資興、永興、汝城、桂東、酃縣、安仁、茶陵等10個縣,建立蘇維埃政府和根據地,並擊敗了前來圍剿的許克祥湘軍,橫行猖獗一時。但好景不長,沒過多久,便遭遇白崇禧親率鋼七軍等桂軍精銳入湘討伐唐生智湘軍叛逆。被白崇禧桂軍順帶一掃,共匪軍便再無法立足。匪首朱德、陳毅倉皇丟棄湘南10個縣的根據地,帶領僅剩的王爾琢、龔楚、林彪、粟裕等殘餘,逃到山高密林的江西井岡山,與毛澤東的湖南農民土匪武裝會合。兩股共匪合編為一個軍,朱德任軍長,毛澤東任黨代表,從此被稱為「朱毛紅軍」。

這便是當年共軍的起源和中共的起家資本。

不料,短短22年之後,在蘇俄的扶持下,當年逃亡到井岡山的中共殘兵土匪流寇,竟發展壯大到數百萬正規軍兵力,依靠暴力和謊言,在1949年席捲吞噬整個大陸,神州陸沉。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