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開總設計師?鄧小平的禍害更甚於毛(圖)

2019-08-24 06:39 作者: 曾節明

手機版 简体 2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毛澤東和鄧小平(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8月24日訊】(編著:略有刪節)一直以來我有一個不受主流待見的觀點:鄧小平的禍害甚於毛澤東,雖然不受待見,但「真理掌握在少數人手中」,時間必證明我的觀點是正確的。

為什麼說鄧小平的禍害甚於毛澤東?不是說毛澤東沒有鄧小平殘暴,事實上毛澤東比鄧小平更加暴虐;而是說鄧小平對中國的禍害更久,也更深:

毛澤東人亡政息,鄧路線帶來的後果,至今仍在禍害著中國;許多中國異議人士,迄今在為「粉碎四人幫」叫好,其實如果沒有「粉碎四人幫」,堅持毛澤東極左路線的中共,必在1989年——1992年間,隨「蘇東波」而垮臺,中國變天;

有人說,堅持極左的朝鮮、古巴怎麼沒垮?殊不知朝鮮、古巴是小國,可以依靠大國的扶持,中共國是大國,誰能扶持?而且,若沒有中共的鼎立扶持,朝鮮金家極權早在2000年左右就已經崩潰。

中共政權能逃過「蘇東波」,存在至今,靠的是鄧小平,而不是毛澤東。鄧小平大大延長了共產黨對中國的禍害。

而且,鄧小平在以下方面對中國造成的敗壞和扭曲,要比毛澤東帶來的愚昧和貧窮,更難修復:

其一,鄧小平打造的畸形「富專制」,比毛澤東打造的「窮專制」,距民主更遠。

胡耀邦、趙紫陽因「反自由化不力(鄧小平語)」偏離了鄧小平路線,徹底奉行了鄧小平「經濟搞活,政治搞死」路線的,是1992年後的江澤民,及江之後中共。「經濟搞活,政治搞死」帶來的經濟繁榮,反成為阻礙中國民主化的最大障礙:

「六四」屠殺後的經濟繁榮,導致反對派在海內外華人中缺乏市場,並一直是大陸劣民擁護中共的最大理由,這不僅是腦殘且勢利冷漠的國內年輕群體一邊倒認同中共的原因,甚至令許多當年「六四」的參與者,喪失了良知和正義感,他們認同中共的說法:若沒有當年「平息動亂」,就沒有後來中國經濟的繁榮;

1992年鄧小平開啟的權貴市場化,令中共各級官僚權力資本化,形成了龐大的、與市場結合的官僚權貴既得利益集團,形成了對政治體制改革更加頑固的障礙;

1992年,夾裹著「六四」屠殺未散盡的硝煙和血腥味,鄧小平帶領中共全面走資,赤裸裸「挂羊頭賣狗肉」,將中國社會道德全面推向深淵——事實上,中共的「挂羊頭,賣狗肉」,就是今天中國大陸社會道德全面敗壞的根源;

鄧小平消滅了(連毛時代都沒有泯滅)民眾的社會熱情。正是在鄧路線的徹底奉行者江澤民等的手上,八十年大陸中國人的社會正義感、甚至連毛時代都未曾泯滅的社會熱情,喪失殆盡,以致於今天的大陸中國人,整體上淪為以「不問政治(實際上是不關心社會公義)」為時髦,只知維權,不為民主,一盤散沙,勢利冷漠,見死不救普遍成風的「廢拉」民族!

所以,在鄧小平的影響下,今天的中國大陸離民主不是更近了,而是更遠了。1976年的時候,中國大陸還能爆發「四五運動」,這在今天「政治」空前冷漠的中國大陸,是不可想像的;與八十年代天壤之別的是,今天,鼓動自由民主的人,竟被大陸主流民眾視為神經病。天上不會掉下餡餅,沒有對民主的追求,當然就不可能有民主。

毛澤東主要敗壞了中國人的政治道德,鄧小平造成的社會道德全面敗壞,中共垮臺後沒有幾代人的矯正和感化,無法恢復。

其二,鄧小平「不擇手段一切向錢看」的GDP壓倒一切,導致中國大陸空前的環境破壞和污染,「山河破碎龍脈斷」,中共垮臺後沒有幾十年的治理,不可能恢復;

其三,鄧小平發起(並由江澤民等堅持的)血淋淋的「計畫生育」,造成了中國的「未富先老」,這就是中國大陸現今年輕人口坍塌,惡性老齡化空前的根源,鄧小平及其繼任者不僅造成中國人口結構深度扭曲,且造成了具有「獨生子女」病態性格的「八零後」、「九零後」、「零零後」群體,這些勢利、冷漠、病態自私的大陸的年輕群體,與香港年輕人大不同,他們反倒是中國民主化的障礙。

中共垮臺後,至少需要五代人的時間,才能緩解鄧小平造成的人口扭曲。

總之,鄧小平及其繼任者留下的爛攤子,比毛澤東留下的爛攤子大得多,也複雜難解得多,而鄧小平救活了中共,使中共禍害中國之久,遠超過毛澤東時代...所以說鄧小平對中國的禍害,比毛澤東更大。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