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漢壯歌】平生慷慨班都護——班超(上)(組圖)

2019-09-17 00:19 作者: 趙長歌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漢武帝嘗云:「蓋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東漢班超,就是一位非常之人。
漢武帝嘗云:「蓋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東漢班超,就是一位非常之人。(繪圖:Winnie Wang/看中國)

秦時明月漢時關,大漢軍威,氣魄長雄。漢武帝嘗云:「蓋有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東漢班超,就是一位非常之人。他長駐西域31年,先後擊破被匈奴控制的西域諸國,揚漢威傳漢德直至中亞,開拓了東西文化的交流通道。一位西方史學家說:「班超對中亞的影響幾乎無所不在,而他進行的征戰又幾乎是常勝不敗的。」

東漢班氏 名動汗青

班超(32年~102年),字仲升,右扶風平陵縣(今陝西省咸陽市)人,東漢著名將領,開拓和維持漢代與西域關係的重要人物,官至西域都護,封定遠侯,世稱班都護、班定遠。

班超出生在文仕家庭,他是史家班彪之子、史家班固之弟、才女史家班昭之兄、西域長史班勇之父。西漢成帝的賢妃班婕妤,善作賦,是班彪的姑母。

班超年少時就有大志,他孝敬恭謹,居家常執勤苦,不恥勞辱,審察事理,博覽群書,口辯出眾。

馬馳京師 為兄辯冤

公元62年(永平五年),有人舉報班固私修國史,地方官將他抓起來,抄沒書稿,移送到京師監獄。因國史要流傳千古,一向由官方撰錄,擅自篡改要受到嚴查法辦。

班超見事態緊急,擔心班固在獄中不能為自己辯明,騎馬晝夜兼程趕到京師洛陽,向漢明帝上書奏冤。漢明帝劉莊即刻召見班超,班超稟明兄長著述《漢書》的前因後果。班超口才極佳,氣度雍容自信,給明帝留下很好的印象,班超陳述時,班固的書稿也被呈送御覽。

漢明帝一看,真好史筆也!班固文風醇正,辭章典雅,凝煉嚴謹,事備詳贍,這種行文風格必當為後世楷模,於是立刻釋放班固,命他擔任蘭臺令史一職。

蘭臺宮。班固被漢明帝任命為「蘭臺令史」,故後世也稱史官為蘭臺。
蘭臺宮。班固被漢明帝任命為「蘭臺令史」,故後世也稱史官為蘭臺。(網絡圖片)

投筆從戎 志在萬里

班固因禍得福,赴洛陽為官,班超與母親隨之遷居京城。因家中清貧,班超就為官府抄寫書籍,賺取微薄的俸祿貼補家用。

一天,班超抄書累了投筆感嘆道:「大丈夫無它志略,猶當效傅介子、張騫立功異域,以取封侯,安能久事筆硯間乎?」西漢赫赫有名的傅介子和張騫都因出使西域立功封侯,左右皆笑他癡人説夢,班超說:「小子安知壯士之志哉!」這便是典故「投筆從戎」的來歷,後世更有衆多英豪以此明志,演繹出不同的投筆從戎之動人故事。

後來,班超拜訪了一位看相人,相者告訴班超,今後他「而當封侯萬里之外。」班超詢問原因,相者說:「生燕頜虎頸,飛而食肉,此萬里侯相也。」

過了一段時間,漢明帝想起曾在朝堂上表現脫俗的班超,就問班固:「卿弟安在?」班固告訴明帝,班超在抄書以奉老母,明帝就下令讓班超同哥哥班固一道任蘭臺令史。不過,班超志不在此,命不在此,沒多久就因出差錯被免官。

首戰告捷 出使西域  

秦漢時期,北方匈奴為患,故秦始皇築長城,秦將蒙恬曾擊敗匈奴,令其十多年不敢南下。秦滅,楚漢相爭之際,匈奴捲土重來,高祖親征卻困於白登。漢武帝臨朝武功强盛,河西之戰打通河西走廊;漠北之戰,匈奴王庭被迫遠遷漠北;漢再聯合烏孫,制定「斷匈奴右臂」戰略。

西域本36國,在匈奴以西,烏孫以南,東接漢土,厄以玉門、陽關,西限以蔥嶺(帕米爾高原),河西走廊一通,就到了西域。西域原在匈奴控制下,漢武帝擊退匈奴,張騫三使西域,兩條經由西域的絲綢之路開通,一路風情,一路繁華。

漢武帝擊退匈奴,張騫三使西域,兩條經由西域的絲綢之路開通,一路風情,一路繁華。
漢武帝擊退匈奴,張騫三使西域,兩條經由西域的絲綢之路開通,一路風情,一路繁華。(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漢宣帝時,西域都護一職初設,職責主要是保護西域各小國。哀帝、平帝年間,西域自相分割為55國。王莽新朝時,西域怨叛,北匈奴趁勢侵入,絲路漸絕。

東漢初期,匈奴在西域徵重稅,西域諸國不堪其苦,遣眾國王子到洛陽請求重新設置西域都護。但當時國內初定,光武帝無暇顧及西域。

漢明帝劉莊,欲效法武帝故事,出兵擊匈奴,望再通西域。公元73年(永平十六年),明帝命竇固、祭肜、耿秉、來苗四路大軍長驅征伐北匈奴。其中,奉車都尉竇固軍至天山,任命班超為假司馬,派他攻打伊吾(今新疆哈密一帶),班超在蒲類海(今新疆巴裡坤湖)大勝。

竇固軍至天山,任命班超為假司馬。
竇固軍至天山,任命班超為假司馬。(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

東漢假司馬印章。
東漢軍假司馬印章。(圖片來源:國立故宮博物院)

竇固看出班超文武雙全,也知他口辯極佳,此時漢軍大敗匈奴,正是再度聯繫西域各國的好時機,他便派出這位非常適合當外交官的手下,率團出使西域。

火燒敵營 收服鄯善

公元73年,假司馬班超與文官從事郭恂率36人先來到鄯(音「善」)善國,這裡本名樓蘭,傅介子當年斬樓蘭王,更名鄯善。該地位於塔里木盆地最東,接敦煌,是漢通往西域諸國的第一站,也是南北兩條絲綢之路的共同起點。

班超出使西域路線圖。
班超出使西域路線圖。(Tiangong83/wiki/CC BY 2.5)

光武帝時,鄯善就曾多次請求漢置西域都護,以守護絲路諸國。這次,東漢剛剛大敗匈奴,又派來使者,贈給他們絲綢、茶葉等諸多禮物,因此鄯善王廣招待漢使十分慇勤,禮敬甚備。但沒過幾天,鄯善待漢使突然間疏懈怠慢了。

班超判斷事出有因,一定是北匈奴使者也到了鄯善,他立即把侍者叫來,詐之曰:「匈奴使來數日,今安在乎?」侍者惶恐地稟以實情:「到已三日,去此三十里。」班超聽完把侍者關起來,以防走漏消息。

他立即招集所有兵士36人共飲,酒酣之際對眾人說:「卿曹與我俱在絕域,欲立大功,以求富貴。現今匈奴使者才來幾日,王廣禮敬即廢,倘若鄯善將我們送與匈奴,骸骨將長為豺狼食,這該如何是好?」

眾人皆說:「如今在危亡之地,死生都聽從您調遣。」班超見勢激勵大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當今之計,唯有趁夜以火攻敵虜,使匈奴使者不知我們有多少人,其必然震怖,可殄盡也。一滅此虜,則鄯善破膽,功成事立矣。」這便是名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的來歷。

班超説完,有兵士提出,此事當與從事郭恂商量一下。班超怒曰:「吉凶決於今日。從事是個文人,聽聞這個計畫必然會驚恐致使謀泄,我們死無所名,非壯士也!」吏士們這次皆應諾曰:「善。」

正逢當夜大風,班超令10人持鼓藏到匈奴使者營房後面,約定「看到火起,全部鳴鼓大呼。」班超開始順風縱火,前後鼓噪,一時間,鼓聲大震,匈奴驚亂。班超親手格殺3人,吏士斬殺30多人,剩下100餘人均被燒死。

第二天,班超一行回來,將事情告訴郭恂,郭恂大驚,臉色也變了。班超說:「您雖沒有同行,可是超怎麼敢獨吞功勞呢!」郭恂聽了十分高興。

班超又召見鄯善王廣,將匈奴使者的首級拿給他看,鄯善舉國震怖。班超告之以大漢威德:「自今以後,不要再與北匈奴暗通。」王廣忙叩頭說:「願屬漢,無二心。」遂納子為質。

班超返回竇固大軍駐地,將此事稟告,竇固大喜,立即上奏章闡述班超此行的戰功和外交功勞,並在奏書中請求明帝更選出使西域的使節。明帝看了奏章,讚許欽服班超的志節,傳詔給竇固說:「像班超這樣好的官吏,何故不遣,而要另選呢!今命班超為軍司馬,令遂前功。」

班超與36吏士共飲,酒酣之際,激勵大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
班超與36吏士共飲,酒酣之際,激勵大家:「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網絡圖片)

于闐斬巫 西域復通

有了明帝的正式任命,竇固再命班超出使于闐(音「田」)。于闐地處塔里木盆地南緣,是絲路南道中部之必經大國,著名的和田玉即產於此地。這次班超出使,竇固想為他增加些人手,班超回答:「仍願僅率先前30餘人,如果有什麽料想不到的事發生,人多了反而不好。」

於是,班超一行前往于闐。于闐是當時的西域強國,于闐王廣德剛剛攻破莎車,在絲路南道有雄名,北匈奴也遣使監護其國。與之前在鄯善備受禮敬的情形不同,廣德待班超使團禮意甚疏。該國風俗信巫,巫師對廣德說:「神怒何故欲向漢?漢使有黑嘴的黃馬,應取之向『天神』祭祀。」於是廣德派人向班超請馬。

班超私下已經知道這件事,假意答應給馬,讓巫師自行來取。不一會兒,巫師來到,班超即斬其首送與廣德。廣德震怖不已,先前已經聽説班超在鄯善誅滅匈奴使者的壯事,這次立誅巫師,果然有雷霆手段,於是下定決心歸漢。廣德馬上攻殺了匈奴使者,向班超表明心跡,班超於是重賜廣德和其他大臣。

強國于闐的歸降,大大震動了西域諸國,各國紛紛遣子到洛陽入侍,與大漢斷絕了65年的西域,再度聯通。

(未完待續)

延申閲讀:【西風漢闕】張騫:走向西域第一人

(看中國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