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反送中條例之文化思索(圖)

2019-06-21 02:09 作者: 東洲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6月12日,香港人罷工罷市罷課「反送中」示威活動現場。
6月12日,香港人罷工罷市罷課「反送中」示威遊行現場。(圖片來源:DALE DE LA REY/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6月21日訊】香港612大遊行成為舉世注目的焦點。歷經「回歸」之後的22年,這個東方之珠已經滿目蒼夷。一個城市之興起,有其內在的生命力。你只要把它的這個優點給剝奪了,這個城市就會枯萎,最後死亡。

那麼什麼是香港的優點?最重要的就是英國人所建立的一整個文化底蘊,包含了自由、法治,更包含了西方社會基督文明所造就出來的人民的素質,可以說是西方文明造就了香港過去的繁榮,不然它也只是個小島而已。如今香港人上街抗議,所謂「送中條例」只是一個導火線而已。香港人從「回歸」後所累積的不滿,最後終於「忍無可忍」,最後引爆。這才是整起事件的遠因。

英國帶來了香港的繁榮,靠的是法治文明。殖民地時期,香港何嘗有絕對的民主?總督不是人民自己選的,而是英國女皇所派的。可是,誰說香港不好?關鍵是,英國人給香港建立的一整套良善的司法制度,造就了香港人知法守法的品質,人的素質高了,就會自己管理自己,這就是自治。所以英國人雖然殖民香港,可是他所花費的「統治資本」是少的,而香港帶來的政治與經濟效益是高的。

說到香港的法治,我想先提一下清朝末年的事兒。清政府與英國簽訂了《南京條約》後,耆英向英國談判代表璞鼎查遞交了一份外交照會,其中的第8條是這樣寫的:「此後英國商民,如有與內地民人交涉案件,應即明定章程,英商歸英國自理,內人由內地懲辦,俾免釁端。」這就是要將中國對在中國犯罪的英國人的審判權,拱手讓給英國。

由於英國人根本不信任清朝的司法,雙方爭端時起。試想,英國是習慣法國家,重視程序正義。清朝的司法,從文明的角度來說是遠遠落後。後來雙方簽訂了《五口通商章程》,正式確立了領事裁判權。對於這份條約,道光皇帝批示道:所辦甚好。

那麼,一百多年過去了。中共也端出所謂「法律」,可是香港人民卻認為這「送中條例」是惡法!第一之惡,就是中共本身說話不算話,它的文明程度遠遠低於英國。就以法律來看,中共根本不講「程序正義」,這哪會有什麼公平的審判?從民主法治的國家來看,最高的法律是憲法。它是政府和人民契約書,所有民主國家的憲法都是用來「保障人權」,而非限制人權的。憲法的主體是人民,不是政府。人權包含的範圍很廣,最基本的就是生存權、自由權、財產權等等。任何法律之訂定都不出這個基本精神。

英國本身沒有成文憲法。可是,從13世紀的大憲章,一直到17世紀的權利法案,整個英國的最高指導原則就是「限制王權」,說白話就是不准國王亂來,侵犯民權。

憲法不是文字上的條文而已,它是一套憲法慣例,也就是法律和道德是結合在一起的,雷濱南先生翻譯「英憲精義」時,翻譯為「憲德」二字。

我常說,中共治下的法律都是惡法。怎麼說?因為它沒有「憲德」。譬如憲法有「最高性」,它是國家根本大法,任何法律之訂定與施行都不可違背憲法。可是在中國,根本上「最高性」的是黨,不是憲法。共產黨統治,法律只是統治者用來限制人權,剝奪人民各項權利的工具。所以說,中共的司法都是惡法。沒有三權分立,司法不獨立,法律只是具文而已,這種法不是惡法是什麼?

所以,香港人為什麼對於「送中條例」這麼反抗?理由是,你們要的是,只要特首同意,就可以把人引渡至中國去受審?香港人根本不相信中共的司法。當今的香港人民就好比清朝末年的英國人,我們才不願意接受你們那野蠻的法律之審判。第一是沒有文明的法律不能信任,不配來審判我們這些文明開化之民。第二呢,這種法律明顯就是為了整肅人民所設的,不是惡法是什麼?

其次,香港民眾的憤怒是累積性的。這從「回歸」就開始,香港人自成一格的生活文化系統被「外來者」破壞了。港英時期,經濟快速發展,人們在政治上的權力很少,但是由於廉政公署的關係,香港是一個廉潔有效率的地方。所謂「回歸」之後,這種秩序開始被腐蝕,從中國來的官員不再廉潔,香港成為中共領導的地盤,各種洗錢活動都來香港進行,可是一般市民的生活卻每況愈下。來自大陸的人,搶佔香港人的生活資源,從醫療到奶粉,來自大陸的黨文化成為香港人的生活日常。

更可怕的是,所謂「一國兩制」已經暴露出其虛假。「回歸」前,香港人未嘗不寄託一點點卑微的希望,希望「五十年不變」是真的。結果,都是假的。中共所承諾過的都不兌現,如今別說落實香港基本法,就連「中英聯合聲明」都被說是「歷史文件」,香港人的憤怒可想而知。前幾年「雨傘運動」,已經是發出怒吼。如今,香港人真把「反送中條例」當成最後一役來打。

中國人不懂,曾經自由過的人,是無法再忍受被關進大監牢的滋味。文明素質高的香港人民,如何能夠接受毫無文明教養的共產黨統治呢。

說到底,香港是兩種文明制度的交戰。香港人豁出來保衛的,就是一個自由法治與繁榮的香港。這些人年輕人居絕大多數,因為他們不受共產黨那套鬼話的欺瞞。

反觀台灣,有一批人還不能以香港為借鑑。他們知道「一國兩制」騙不下去了,所以還守著另一個鬼話「九二共識」。香港年輕人呼喚台灣人覺醒,不能與之「一國」,一定要守護台灣的主權。

前面講過,憲法的底蘊是「憲政慣例」,是「憲政道德」。就算沒有形式上的成文憲法,只要人民素質高,一樣是文明法治之地。台灣擁有形式上的憲法與整個民主制度,問題在於人民對於「憲德」的認知不清,不知道用道德文明來支撐法治。主權高於經濟,道德重於一切,台灣第一要維護的,就是自己的國家之獨立,維護自身的民主法治,莫過於人人擁有高素質的公民素養。

可惜的是,公民素養不夠,就會是民粹之淵藪。到底要事奉上帝,還是侍奉財神?究竟要一個主權獨立的公民社會?還是要被極權統治,許諾以虛假的發財?也就是民權主義重要?還是要追求無度的經濟發展?這不只是台灣,世界其他民主國家都有程度不等的民粹現象,以及衍生的一系列問題。可是,別的國家充其量只是選出一個民粹總統。台灣則不然,中共對於台灣政客的收買絕不是新聞,台灣萬一民粹至上,聽信政客許諾的「發大財」,完全將主權議題拋諸腦後,那麼台灣會不會成為第二個香港?

民主政治的內涵並不只是選舉,它其實有很深厚的基督新教之底蘊。這些文明之國,並不是仰靠形式上的法律與民主,而是仰仗其道德基礎。沒有道德,一切都是空談。基督教國家的道德基礎,就是對神的信仰,履行與神的契約。西方之所以限制王權,發展出重視個人自由的制度,就是人家信仰神,決不許任何權力者去侵犯人,侵犯人的權利,那是背德的。因為神不允許,他要你們愛人如己!

今天中國的道德文明已經被中共破壞殆盡。中國的文明已經崩壞,他的道德價值已經失靈了。習近平就算想走民主法治的道路,也已經不可能了。因為,他已經失去了人民的信任。中共執政當局面臨的政治危機其實就是信仰危機,沒有人相信它們說的話,沒有人相信它們能夠解決當今人民所面臨的諸多問題。因為共產黨本身就是一切問題的根源,你如何期待它們解決問題呢?

香港事情,其實已經是人民的起義了。共產黨如今只是暫緩,並沒有放棄。所謂「開弓沒有回頭箭」,香港已經回不去了。避免被秋後算賬,只有徹底反共到底。所有人都在看,都在檢測自己的文明與良心。自由要付出極大的代價,相信香港人已經有了覺悟。當香港人感動全世界,全世界文明國家必然不會袖手。因為,就以普世文明的層面而言,香港屬於文明國家。

捍衛香港,就是捍衛人類的文明。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