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逼宮」(圖)


2011/01/05/20110105121333730.jpg
網路圖片

如果想瞭解一個人的現在,最簡單的辦法是追溯他的過去,再把過去和現在加以比較,我們理性地分析一下,大概也就判定了他的未來,對中國現任領導人的分析,也應當如此。運用這一方法,沿著"農民銅管樂隊"與"重慶紅歌進京"的思路,我們會清晰地看到了薄熙來的野心所向:他自認為離京城只有一步之遙,但六十三歲的"命坎"與十八大重疊,使他看到了危機,也顯示了最後的瘋狂,無疑地,"紅歌進京"是一著妙棋,但假如胡錦濤和溫家寳真的瞭解趙紫陽,就不會在歌聲中眩暈,或許中國還有一點希望。

據新華社今天報導,5月6日下午,中國文學藝術界聯合會在北京國際飯店舉行新聞發布會,宣布中國文藝界為紀念建黨 90週年,將於6月11日至19日在北京民族文化宮舉辦《百花芬芳黨的旗幟高高飄揚》系列演出。重慶的"唱讀講傳"將作為9場演出中唯一由地方完全承擔的演出,以"紅歌傳萬代"重慶群眾演唱會為題,擔綱開幕式的重任,向首都人民進行展示匯報。

在此之前,主政重慶的薄熙來慷慨地為文聯設立了創作基地,而這次以文聯名義發布上述消息,似乎是一種回報或業務合作,但假如把它看成僅僅是一次普通的歌詠演出,那麽,就低看了薄熙來。我認為,如同2009年5月19日的"將軍後代合唱團"一樣,由全國各地200位開國元勛後人云集重慶,再由重慶轉戰北京,時間不過兩年,但薄熙來的影響力已不亞於胡溫,可惜他走得是一條倒退的路,不是魚死,就是網破,可能這次紅歌會是他最後的哀鳴吧!

新華網的報導說,據悉,此次晉京參演的"紅歌傳萬代"重慶群眾演唱會大致分3個篇章、由16個節目組成,形式以大合唱為主,適當輔以經典誦讀等。演唱的歌曲既有大家耳熟能詳的經典紅歌,也有重慶編創的頌揚時代的新紅歌。預計參演人數在數百人,他們全部由機關幹部、企業職工、大中小學生和社區群眾構成,充分體現了群眾性和全民性,表達了 3200萬巴渝兒女對黨的深厚感情。

無疑地,這臺節目是適合胡錦濤等中南海領導口味的,它少不了《唱支山歌給黨聽》的主旋律,而黨的主席豈能不在歌聲中沉醉?沉醉而昏昏然,卻全然不知重慶警備區副政委洪和平已在5月7日,與薄熙來主政的重慶地方政府,聯合召開了"軍民共建人口計生工作"會議,它透露出薄熙來的燥動野心,和他拉攏軍隊的意向,他心中的黨魁不姓"胡"而姓"薄",這次隆重推出的紅歌進京,是一舉多得的大動作,其用意和作用,都不容忽視。

我們把八十年代後期的大連金州農民銅管樂隊,與如今的重慶演唱團加以比較,就可以清楚地看出這樣幾個特點:第一,上有所好,下有所報。1988年,薄熙來在其父薄一波的運作下,經過四年鍍金,由金州七品芝麻官,當上了大連市委常委和宣傳部長,他想再升,必得引起省和中央的關注,於是,為了大造聲勢,組建了金州得勝鄉農民銅管樂隊,其目的是進京演出,那時,中共的領導人是趙紫陽,他特別重視農民和農村,薄熙來鑽了這個空子,在金州化緣了不少錢,從北京請來了音樂人才洪某等,不厭其煩地手把手教農民吹吹打打,活生生地使"泥腿子"成了演奏家,又把節目先在大連市唱紅,捧紅,吹紅,還排了電影《迷人的樂隊》,然後,薄熙來親自帶隊,進軍首都北京,要吸引鄧小平和趙紫陽的眼球,薄熙來對記者說,我叫老爺子去請了他們了,也打了報告,但他們都太忙。。。。。。為此,他深感遺憾。不過,當地官員說,趙紫陽不那麽好騙,他知道農民是種田的,不是吹管的,所以,薄熙來想讓他知道自己做出了成績,他偏偏裝作看不懂!。。。。。。既使薄熙來為了巴結趙紫陽,後來,故意在大連金石灘又建了高檔酒店"紫陽樓",一再邀請他來享受,也沒能打動他的心,紫陽,清醒也,真君子矣!

與此類似,胡錦濤對毛澤東別有一番情感,他剛上任的第一次亮相是去西柏坡故地重遊,這已經使投機家薄熙來看出了門道:一是他對毛澤東評價的"三七開說"堅信不疑,不會清算他,只會利用它鞏固自己的地位;二是他對各級官員的腐敗深為憂慮,會在反腐倡廉方面做點大事,薄熙來不想撞在他的槍口上,為了保住自身和家人已貪腐的巨款,不能像在遼寧時那樣肆意枉為,應當高舉毛澤東的大旗,來個華麗轉身,所以,塑紅像,唱紅歌,讀經典,講故事,發紅信,也就順理成章了。現在,他以為沒有什麽東西,能像紅歌那樣,有力地撥動胡錦濤的心靈,而這次的"紅歌會",就成了拿手好戲,實際上,它不過是1988年,金州農民銅管樂隊的翻版而已。

第二,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權力也。顯然,薄熙來要通過這次表演,告知京城政壇要人,如果他上臺,會保持革命的紅色江山萬萬年,他不僅是薄一波的兒子,也是黨的兒子,太子黨的大哥大,絕對會保護各位的經濟利益,反腐敗只會抓政敵,只要官員順從他,就網開一面;"打黑" 只打與政敵有舊的人,和不聽話的老闆,而且,僅限於重慶。其實,他搞農民銅管樂隊,特別是當了大連市長時,正是當地黑社會最猖狂的時期,鄒顯衛是他豢養的一隻"虎豹",其殺人越貨,遠近聞名,他判了死刑改死緩,此間又在大連開發區維也納桑拿浴門前殺死高某,這次罪上加罪,才不得不判了死刑。試想,一個在獄中服刑的犯人,不僅可以在灰綠岩監獄裡耀武揚威,把獄政處長張某的老婆{獄警}變成情婦,而且,還能保外就醫,再次犯罪,可見,薄熙來有多黑!所以,他隆重推出的"紅歌"是"安魂曲":別怕我"反貪打黑"啊,絕對打不到各位京城既得利益集團頭子身上!

第三,"表演時代"需要"戲子"。在當今這個官員人人表演,"明廉暗貪"的大背景下,薄熙來深知演員的作用,他不惜花費重金,在去年7月 4日邀請了宋祖英,閻維文,等許多藝術家,到山城獻藝,故意讓她們名利雙收,而這些人大都是趨炎附勢之徒,這些無孔不入,演技高超的"戲子",聚集在薄熙來的門下,廣找人脈,鼎力相助,在市委宣傳部和全國文聯的精心策劃下,醞釀了這次進軍京城的紅歌會,他要充分利用這些漂亮的臉蛋,優美的歌聲,風情萬種的攻關高手,對黨中央發起史無前例的猛攻,讓他們沾沾自喜而找不到北。

新華社的報導說,"紅歌傳萬代"重慶群眾演唱會在首都的唱響,讓更多的人認識和瞭解重慶開展"講紅歌、讀經典、講故事、傳箴言"活動的目的和意義,讓紅歌世世代代永遠傳唱下去。目前演出隊伍正在投入緊張排練之中。由此,讀者終於看清了薄熙來的政治野心,所謂的"更多" 是指重慶的3200萬人不夠他領導,他應當集黨政軍大權於一身;所謂的"認識和瞭解",是指他忽悠的面積還不夠廣,他要全國人民都淹沒在紅色海洋裡。

然而,從李源潮下重慶肯定他"唱紅打黑",我們只是看出了他蠢蠢欲動的一面,但李莊案的虎頭蛇尾又說明瞭他的黔驢技窮,這次的進京唱紅歌,他將要搬動最後一塊未表態的"大石頭":胡錦濤。毫無疑問,今年6月11日至19日的慶祝活動,他必得邀請胡錦濤等中共最高領導人參加,因為這不僅是重慶的事情,也是以中國文聯名義舉辦的一次全國性的慶祝建黨90週年的活動,重慶在九場演出中,又是唯一的地方團隊,卻獨佔了開幕式,胡錦濤不能不出席,而只要露面,必得接見重慶的歌唱團,而一旦這樣做了,就是繼習近平之後,對薄熙來強有力的最具權威性的肯定,大概這有助於他坐實十八大常委的席位吧?

因此,這是一次精心策劃的"逼宮"事件,胡錦濤和溫家寳如果真的讀懂了胡耀邦,就查閱90年代末大連金州得勝鄉農民銅管樂隊的故事,應當引起高度的警惕,切不可小看了薄熙來,當人們在紅歌中昏昏欲睡之時,他已磨刀霍霍。他一旦進了常委,就擠進了中南海的核心決策層,胡錦濤太古板,他以談笑風生而敵之,溫家寳太柔弱,他以強硬而滅之,習近平太憨厚,他以姦猾而治之,李克強太忍讓,他以兩面三刀而除之,汪洋太明智,他以連環計而殺之,江澤民貪婪好色,他以聲色犬馬而養之,總之,如同1988年,他以"金州農民得勝鄉銅管樂隊",迷惑了大連市委一班人的視線一樣,那時,所有的市委常委都不在意他的舉動,以"年輕好勝,華而不實"戲之,但如今回望,不能不驚出一身冷汗:薄熙來絕非等閑之輩,卻是可惡之人,只要他竊取了權力,他絕對會使中國墮入腥風血雨之中,而陰謀一旦得逞,《唱歌山歌給黨聽》還會演的,但詞句得改:"唱支山歌給薄聽",你不唱就要你的命!哀哉!中國的崩潰和動亂臨近了!


2011年5月7日於多倫多梅西學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