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友對港府失望想不開 杜汶澤著急呼籲尋人(組圖)


「反送中」網友對港府失望想不開,杜汶澤著急奔救急尋人。
反送中」網友對港府失望想不開,杜汶澤著急呼籲尋人。(圖片來源:臉書擷圖)

香港政府強推《逃犯條例》修訂,引起港民不滿,自6月起百萬港人連續上街訴求「反送中」,據悉,三次大遊行共超過360萬港人走上街頭!由於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堅持不肯下臺,7/1遊行當日晚間爆發攻佔立法會事件,凌晨立即遭到警方以催淚瓦斯強勢驅離。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凌晨4時,在政務司長張建宗、保安局長李家超及警務處長盧偉聰陪同下,於警察總部召開記者會。譴責示威者深夜佔領立法會大樓的行為,表示必定追究到底,她也表明不會下臺。(相關閱讀:撐警回禮?梁家輝塵封2年舊片獲准大陸上映

「反送中」的示威港民9時左右佔領立法會,香港警務處在10時許譴責並宣布短時間內將進入清場。有眼尖的網友發現,警官上的手錶時間卻是5時左右……據此,外媒報導指稱:當「反送中」運動被有心人士刻意製造出「不和平」狀況時,中國就有了一個可以干預的機會,藉此去譴責、及打壓港人,故外界合理質疑,港警是刻意設陷阱誘民進立法會。果不其然,該事件後,港府及北京方面在報導上隨即火力全開,不但控訴示威民眾「暴力」,7月2日起更開始全面大搜捕。(相關閱讀:衝擊立法會事件疑點多 北京操控痕跡明顯

不少香港人對於政府作為大感失望,部分網友甚至採取激烈手段,PO出有「想不開」意味的訊息,4日甚至有當事人在「想不開」前更上載圖片,沉痛的表示「不是民選出來的政府是不會回應訴求的」。

5日上午,一名廖姓男網友在臉書留下「不是要做英雄,我知道18年後沒人會記得我,我留下的只有一份信念和精神,希望他日投胎香港仍有自由;媽媽我仍希望做您孩子,希望您明白哀莫大於心死」。等字眼,讓該網友的友人十分緊張,在各大論壇貼出聯絡資訊請求外界援手。

一名香港廖姓網友今日上午在臉書PO文透露輕生意圖,引發網友關注。
一名香港廖姓網友今日上午在臉書PO文透露想不開意圖,引發網友關注。(圖片來源:臉書擷圖)

港星杜汶澤看到該則留言時,立刻在臉書PO文分享,並開車直奔廖姓男子的住所,他在附近繞了一輪後找不到廖男,心急的在臉書開起直播,期間還聲淚俱下地向男子喊話要他不要衝動:「那麼多香港人都沒放棄,你也不可以隨便放棄」!「你回覆我WHATSAPP吧,好嗎?」

杜文澤之後接到朋友電話,表示在屯門看到有一名駕駛從車裡出來,一出來就倒在地上。杜文澤便立刻趕往現場,2分後到場時,看到已有救護車到場,猜測是有人已經報警,成功救下當事人。(相關閱讀:兩影帝力挺「反送中」 成龍回應令人咋舌

杜汶澤陪同廖男一起上救護車,到達醫院後,杜汶澤還幫忙辦理登記手續,還好廖男急救後已無大礙,將留院觀察。杜汶澤後來陪廖男聊天,才得知兩人都是單親家庭長大,交流了許多想法,並和後來到場的廖母溝通了一下廖男的狀況後才離開。

離開醫院後的杜汶澤反思表示:「我們上一代,除了指責年青人之外,其實是不是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呢?」他坦言:自己除了做些節目娛樂下大家之外,也希望能有更多實質的作為,可以提升年輕人心理輔導,避免類似事件發生。「希望有人可以幫到我,我真的好想、好想做更多,因為大家都是香港人,應該不分你我,能做多少是多少。直到無法做為止」。(相關閱讀:不賺人民幣不會餓死 陳升:我把中國封殺了

事後,杜汶澤也在臉書發文,對該起意外事件作了詳細的交代:

今早起來收到公司導演msg,說有個豬友叫Ozac的要自殺。我前晚見過他,他有來看live。我問導演拿了他的電話,(發)Whatsapp給他,他沒有回覆我。之後我見到另一個post,是他的friend出的,聯絡到他,他說會去和Ozac從小玩到大的聯和虛找他。我去到那轉了一圈也沒找到他,於是開fb live希望他能看到。當時情緒有一些激動,嚇到大家很對不起。接著Ozac就回覆我,他很好,他叫我以後做好公司的生意,就算無法出來幫助義士,也希望我可以供應物資。

他在自己車裡面,說自己不會再走出來,他不想做人了,他說我改變不了他的主意。我把車停在一邊,勸他讓我見他,和他面對面聊。他說他好累!我說我做人做了47年我也好累,但這樣走了,家裡人會好痛心!

勸了他一番,結果他肯見我,不過要求我不可以帶任何人去。我要求他一定要等我,千萬不要去尋死。

去的途中,我收到他的朋友的電話,說屯門有人見到一個司機,從車裡出來就倒在了地上。,於是我加大油門開過去,去到導航顯示還有2分鐘到達的時候,我看到救護車和消防,我估計有途人報了警。

救護車比我快,我去到嶺大門口,他已經在擔架床。他還有知覺,叫我幫他收好電話和銀包。

我上了救護車陪他去醫院,之後幫他登記。

他媽媽來到之後我和她聊了一會,瞭解一下他最近的情況。

醫生檢查完之後說,他脫水和缺氧,不過經急救後已經沒什麼大礙。會留院。

警察跟我瞭解完情況之後我就去了病房和他聊了一陣。

始終大家都是單親家庭長大,我也經歷過,也有些話題可以和他分享一下。

離開醫院的時候,我在想,是不是應該多做點年青人心理輔導的工作呢?我們上一代,除了指責年青人之外,其實是不是還有很多事情可以去做呢?

我意思指,除了做些節目無無聊聊娛樂下大家之外,有沒有更加實質的工作可以做到呢⋯⋯

希望有人可以幫到我。

我真的好想、好想(為年輕人)多做點實質的事。

因為大家都是香港人,應該不分你我,能做多少是多少。直到無法做為止⋯⋯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