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迫成為釘子戶「看我究竟怎麼死 」(組圖)


本人80後沒有背景,沒有後臺。08年我接手張某承包於2002年位於鄂州市沙窩鄉的300餘畝果園及47畝水庫,發展林木種植及養殖業。

今年年初武黃城際鐵路(輕軌)開工建設,正好要直穿我承包的果園及水庫,三月初負責這個標段施工的中鐵十八局二公司一分部在我不知情的情況下,直接進駐施工。

果園內辛苦種植八年的李子樹被和有40多年樹齡的茶樹被大量推平,水庫被填,水庫周邊建設的鴨棚被搗毀,我找他們理論,他們說政府授權他們了,說紅線內可以開工,我找當地政府他們就是不解決問題,今天說明天,明天說後天。一晃半年過去了,我承包區內的工程已接近尾聲,我還能繼續等下去嗎?

兩年來我隻身一人來到這個偏僻的荒山,為山上的建設我傾其所有~兩年來的投資加上轉讓費和承包金,已接近百萬元!一起的朋友都對我說:只有做釘子戶一條路可走了,因為涉及到村民的賠償問題他們早解決了。我孤身一人,他們不放在眼裡,沒有辦法我只有跟他們拚命了。


被影響的承包區


堆土在我水庫邊 一下雨沙土都進水庫了


李子樹被埋在下面了 不打招呼他們自己干


水管被壓斷近一年不修 山上養殖業停頓近一年 不但不修還他們還自己接個小水管自己用


我準備的武器 我準被拚命


要我被抓去坐牢或被砍了 大家幫我蓋個樓吧 就當是我的紀念碑 儘管我是為了自己的利益 但我也跟GD對著幹過了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