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青隨筆】「國歌」啟示錄(圖)

2015-10-05 23:06 作者: 劉翰青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5年10月05日訊】近年來,國人不分場合群體高唱當朝「國歌」——《義勇軍進行曲》的消息,時有所聞,國際賽事觀眾席上要唱,紐約機場插隊不遂要唱,泰國暴雨飛機延誤也要唱……其氾濫程度,從當朝中辦、國辦發布的通知中可見一斑:不得在私人婚喪慶悼奏唱(國歌)。

此類動輒「合唱」「國歌」之舉,於引人側目之餘,亦引發了諸多議論,或讚之為「愛國壯舉」,或斥其為大腦殘缺,或視之為藉此發泄情緒,或稱其為被洗腦後遺症……然近幾日,筆者對此卻別有一番領悟,尤其對其中「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一句感觸頗深,故不敢敝帚自珍,在此分享,以供諸君參詳。

義勇軍進行曲》的「身世」

上世紀三十年代之中國,北有俄共滲透外蒙,東有日本強佔關外,軍閥擁兵自重,赤匪認蘇(聯)作父……《義勇軍進行曲》正作於此時,詞作者田漢身為中共黨員,雖有藉此煽動民眾叛亂附匪之嫌,然其中「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一句,以時局論,或可使人理解為國難當頭。

然而,民國三十八年(1949年)紅朝建政後,竟陰差陽錯的以此為「國歌」,則值得深思。是年,紅朝當局歷時兩月有餘,於數百應徵歌曲中選定《義勇軍進行曲》為代「國歌」,雖有政協委員指歌詞中「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不妥,需修改,然周恩來認為「這樣才能鼓動情感」,毛澤東對周亦表贊同,其議遂定。

其時二戰結束未久,各國亟待休養生息,無心亦無力對外興兵,何談「危險」?中華兒女又要「冒著」哪個「敵人的炮火前進「?紅朝以此為「國歌」,意在以「鼓動情感」之詞,利用民眾愛國之心,混淆「中華民族」與「中共」之涵義。然而,從中國傳統文化的角度,我們卻可有另一番解讀。

傳統文化角度的解讀

「中華民族」一詞,出自梁啟超筆下,本指華夏族、漢族、炎黃遺族,後被孫中山先生用於其政治主張,其範圍隨時間推移有所擴大,然始終未脫離傳承中華傳統文化之前提,誠如中山先生所言:「中國有一個道統,堯、舜、禹、湯、文、武、周公、孔子相繼不絕,我的思想基礎就是這個道統,我的革命就是繼承這個正統思想來發揚光大」,此語正合孔子的「華夷之辨」——判斷某人是否屬於華夏民族,不以種族血緣為標準,而以文化禮儀做度量。

明末大儒王夫之嘗道:「政統可斷,道統不可斷」,余深以為然。政統斷——無非改朝換代而已,華夏文明延續五千載,歷經數十度皇朝更替,無礙中華民族薪火承傳(可參閱拙作《亡國亡天下,哪個真可怕》);道統斷——則為中華傳統文化斷絕,空有黃膚黑髮之軀殼,實無華夏文明之思想,此乃亡族滅種之災。

自紅朝竊國以降,奉「馬恩」為祖,尊「列斯」為宗,辱道謗佛,戰天鬥地,奉共產異端邪說為圭臬,誣華夏神傳文明為妖魅,此非中華道統之斷絕而何?故此一句「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正是得其所哉。

紅朝志在籍政權之力散佈馬列赤教邪說,迫國民皆為其教民(可參閱拙作《天道昭昭,赤教將亡》),以此為國歌,斷無善意。然「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縱使其滿懷鬼蜮伎倆,終難逃皇天巧妙安排,其煽動國人於懵懵懂懂中熱血沸騰的高唱「國歌」,妄圖混淆「中華民族」與「中共」之別的「機關算盡」,卻焉知不是上天藉以警醒炎黃子孫——自紅朝建政,便是「中華民族到了最危險的時候」。而國人摒棄共產邪教、擺脫馬列夢魘之時,便是華夏重光之日。

翰青留詩為證:

機關算盡懷鬼胎,
焉知皇天巧安排。
紅朝末運夢已斷,
華夏盛世幕漸開。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