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子專欄】共產黨還能活多少年?

我看《長短經•理亂》自問自答

2010-09-30 01:48 作者: 唐子

手機版 简体 9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共產黨還能統治中國多久,命還有多長?這個問題眼下很為人關切。唐儒趙蕤所著《長短經》,專述君王謀略的全書,共10卷63篇。其卷二第12篇《理亂》,論述君主6種、國風8種、國家4危之18表象所呈現的國家理(治)亂之理。此書此篇講國家治亂之理,雖然具體說的是君主制,但所述國家的衰、乖、叛、亡之荒亂的危難,在共產黨雜揉君主與共和在一起的政教合一的體制中依然呈現。趙蕤在唐朝跟李白同時並齊名,學儒修道論君主謀略之術,大有旁觀者清醒的理智和無求者超然的脫俗,有助於我們把握共產黨命脈的狀況,自救救人。

探共產黨之氣血生命,把其脈搏跳動,起初是這樣一個情況:共產黨以工農革命觀念統治中國30年,年年、月月、日日地跟中華仁政善治正統唱對臺戲,所謂共產主義的「天下大同」在革命的現實中就成了全民打砸搶罵和坑矇拐騙的「天下大亂」,從1950年全國土改開始,直到共產黨喊「撥亂反正」「四化建設」的1970代末的1979年截止,整整30年,折騰出了一個前所未有的窮中國。

1980年代以後,共產黨以「改革開放」、「一部分人先富起來」的「新口號」進行新的忽悠。剛剛開始的幾年,出現了微微的「理國之風」,從當時的青年歌手關貴敏1980年代唱紅的《浪花裡飛出歡樂的歌》、《青春啊,青春》、《我們的明天比蜜甜》等歌,可以感知一、二。但不到十年,共產黨又出兵對在天安門廣場和平請願反官倒的學生強行清場。之後,共產黨徹底扼殺了理國之心。進入1990年代,全國「下海」呼聲連連,「致富」雅語直截了當就成了「撈錢」,社會以禮儀相讓為傻氣。官民笑貧不笑娼,競爭「食淫」之歡樂。這竟然被共產黨自吹為「康乾盛世」,如同文革大亂中自擂「形勢大好」一樣。就這樣,共產黨從1990年代開始,到今年的今日,20年走在撈錢的血路上,製造中國衰、乖、叛、亡之荒亂的危難,誘騙全民吃喝玩樂,只活今天不管明天。

自從蘇聯共產黨1991年被解散之後,中國共產黨立即繼續改革,以掩蓋衰像的塗脂抹粉歷程。中國共產黨這20年之衰,跟《長短經•理亂》所述君王的「衰主」之「衰國之風」沒有本質區別,黨總書記和政治局那夥草頭王叛逆倫常、爭權奪利、公私並行、政策制定標準的依據就是自己的感覺或功利;禮教風尚被文革和迫害法輪功徹底毀壞了。孔子僅僅就是於丹小女人口裡的快樂老頭,國家基層官員攻擊體制弊病比民眾還賣力,民間以「革命小酒天天醉」、「什麼都不懂,就是李鵬」等話語譏笑黨官員,共產黨的官如同流氓不受人民敬重。清朝康乾盛世雖有滿漢矛盾,哪有共工中國1990年代這種黨官被罵衰的乖、叛國風?

民罵官呈現的是今日中國大陸最灰暗的乖戾不正、違反情理的乖風,這種風氣又是從黨中央和國務院的官員由上而下來的,這幫人都跟江澤民一樣阿諛奉承成了習慣,卻又情不自禁要透露自己的上級官員的低能以表現自己並非無能之輩,這跟君主王朝衰落時期君臣爭榮譽,大臣爭功勞,士大夫爭名聲,老百姓爭私利一模一樣。如此乖國之風的另一面就是「叛國之風」:共工中國官員嘴上說為人民服務,實際上卻把人民當「屁」放,全民鮮敢叛黨卻普遍敢背叛中國傳統。

中共這個衰主更是「亡主」,比《長短經•理亂》所述亡國之君更有過之而無不及:總書記和政治局委員、常委們不受規章制度的約束,以特權為生命;中組部重用邪惡小人、排擠忠良官員、以手中任免官員的權力索取賄賂,貪得無厭;中宣部有錯不改,每日的職責就是文過飾非,把罪過宣傳成功勞,比如共產黨政治局隱瞞汶川地震警報不公布而釀成巨大災禍,卻通過宣傳溫家寳的眼淚轉變成共產黨抗震有功。中共亡主也集「亡、荒、亂」三惡劣國風於一身:「亡國之風」的表現是上級官員不深入基層瞭解情況,各級官員阻止群眾向上反映意見,以紅頭文件玩弄國家法律;「荒國之風」的表現是把奢侈誤認為繁榮,把驕縱誤認為高貴,把自由散漫誤認為開明,遵守禮義的人被認為是頑固不化,奉公守法的人被認為是故步自封;「亂國之風」的表現是上層官員私慾氾濫,下層官員作惡多端,法規不穩定,政出多門。如此中共不僅是衰主、亡主,更是危主。

《長短經•理亂》所述「危主」是指危在旦夕的君主,主要表現是:情慾壓倒了禮義,私利重於公益,國家制度超過了縣界,政治文化失去了常規。中國共產黨1990年代的20年繼續「改革開放」時期的書記處、政治局和中常委正是這樣一群「危主」。歷史上君主制朝代一朝就一個危主,例如隋朝楊廣。但中共危主書記處、政治局和中常委幾十人,筷子捆綁似地危害國家,製造的「危國之風」前所未有,不僅有君主制的上下隔閡、內外猜疑,與小官爭上司歡心、大官爭權勢壓人這些醜陋的官場現象,更有共和制下無神論者普遍具有的流氓習性: 戰天鬥地卻跪黨叫媽。王朝國家「卿相不得眾、大臣不和同、兵主不足畏、民不懷其產」的「四危」,在中共1990年代20年裡非常鮮明:官員普遍挨罵彼此都貪卻互相指責,軍隊除了鎮壓國民根本沒有國防實力,民眾只求活著就是幸福。

《長短經》,別名《反經》,揉合儒、道、兵、法諸子所敘歷代更迭史實,夾敘夾議,史論結合地「論王霸機權,正變長短之術」的文韜武略,講君臣德行、任人用長、霸略權變的道理。西方類似著作是馬基雅維利的《君王論》,卻比《長短經》晚了一千年,只是論謀權不擇手段之短視。《長短經》不僅論述霸道、強國之短期謀略,更論述王道仁政之長治久安遠見思想:君主王道德政禮教治國,上合天道下順民心,國家就長治久安。反其道而行之,君主上違天理,下悖情理,政策迭換,官員越忙國家越亂。中國君主制的治亂之理,從炎黃傳說到清朝被推翻,上下五千年一直都是這樣。共工中國60年,卻只亂不治。

共產黨以工人階級名義統治中國60年,洞見其生命真相,不過是中國上古傳說中輸給祝融(神農、顓瑣、女媧)的共工怒撞不周山之後,西遊4000年魂歸中國,以唯物史觀的生產鬥爭和階級鬥爭邪法,改造華夏子孫「和為貴」的頭腦,做革命和改革的衰主、亡主和危主,所以集「衰、乖、叛、亡、荒、亂、危」之七風於中共一身,不斷與時俱進地出臺新政,堅決拒做王主、治主和存主。2002年貴州平塘被發現的「藏字石」上「中國共產黨亡」六個字,不只是上天對它的判詞,更是其報復華夏子孫的誓言:我不要存活,只要亂中華。所以它敢無法無天,以自殺帶走中國人而不惜一切,可憐中共黨員和過期團員、隊員還蒙在鼓裡。

共產黨還能活多少年?其實早在薩斯之年它就酷斃了,只因挾人命14億,上天好生才殘喘至今。如果每個三退者都來勸退,脫共過7億,這個黨即刻玩完。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