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警行動如白色恐怖 浸大學生會會長控訴(圖)

2019-08-16 21:27 作者: 王維中

手機版 简体 6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圖右二)控訴港警拘捕行動如「白色恐怖」,強調不會因此而噤聲。(圖片來源:周秀文/看中國攝影)
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圖右二)控訴港警拘捕行動如「白色恐怖」,強調不會因此而噤聲。(圖片來源:周秀文/看中國攝影)

【看中國2019年8月16日訊】(看中國記者王維中採訪報道)早前因帶有「觀星筆」而被香港警方拘捕的的浸大學生會會長方仲賢,獲釋後星期五首次見記者,他控訴拘捕行動如「白色恐怖」,強調不會因此而噤聲。

香港浸會大學學生會會長方仲賢本月6日到深水埗購買10支俗稱「觀星筆」的雷射筆,遭5名有組織罪案及三合會調查科(O記)聲稱休班探員截查,以涉嫌藏有攻擊性武器拘捕,其間遭警員箍頸制服,導致方哮喘病發要送院治理。他被扣留48小時後獲釋,原本隔日(9日)召開記者交代細節,但一直發高燒,延到今日才見記者。

方仲賢在記者會上表示,當日晚上約七時在深水埗購買「觀星筆」,突然有一個黑衣人衝上來箍頸和肩膀:「然後他聲稱他是便衣探員,對我進行截查。他同時遞上一張和平時完全不同的、沒有展示樣貌的,聲稱是一張警察委任證,他展示約一兩秒,然後隨即收起。然後突然想截查我,手上裝著『觀星筆』的膠袋內裡是甚麼。由於被陌生黑衣人近距離接觸,以及強行用武力把我制服下,因為我生命及財產是受到威脅的情況下,當時以為遭到搶劫,自然地嘗試掙開該名自稱是警察的黑衣人控制,但我不成功,隨即被三名聲稱是警員的黑衣人包圍。將我壓在牆上。」

方仲賢指,當時同時遭到另外三名聲稱是警員的人士雙手「叉頸」(箍頸),他展示其中一名「叉頸」編號U14827的警員夏偉基的照片,「他雙手叉著我的頸,逼我在牆上。」

後有熱心市民上前圍著警察理論,夏偉基便在他耳邊作出言語威脅,指「最好不要搞大這件事,搞到這樣是我方仲賢一手造成的,搞到這樣對大家都沒有好處。其後聲稱我藏有攻擊性武器,無理將我拘捕。」

他又說,整個事件期間只得一名警員UI8702,有以正常方式向他展示委任證。他並強調,拘捕期間全無反抗。

方仲賢表示,感激自己被捕以後許多市民的聲援行動,直言「拘留期間有人在外面支持,聲援自己,是心靈上唯一得到平靜同安慰的一刻」。對有浸大和他同樣就讀歐洲研究的同學在聲援活動中,被警方以「非法集結」罪名拘捕,令他「感到好難過」,他強調學生會「絕對願意為當日受警方拘捕的義士提供援助」。

他解釋當日購買10支中只得1支是自己,其餘均為幫朋友購買,至於警方其在記者會展示的觀星筆,他不知道是否改裝過。他批評拘捕行動如「白色恐怖」、「面對政權一步步打壓時,我們應更要勇敢發聲,勇敢參與示威。因為我們做的是正確的事。」

他批評,香港警察以「休班」名義於鬧市中埋伏,並搜刮異見人士,鎖定目標後伺機進行威逼恐嚇,「以莫須有之罪名意圖強行無理扣留異見者,手段與德國納粹時期嘅秘密國家警察無異」。又藉著誣告罪名清除政敵,他憂慮香港警察早已淪為「國家機器,政治工具,與中國軍隊根本無任何分別」。

記者會上,浸大學生會外務副會長梁兆玉、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時事委員會署理主席彭家浩及教育大學署理學生會會長梁耀霆紛紛控訴自己和家人遭到恐嚇。彭家浩昨日已到西區警署報案,警方已立案跟進;梁兆玉、梁耀霆日內將報案。方仲賢也正諮詢法律意見,料將向投訴警察課投訴,並可能從其它途徑追究警方責任。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