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控警方性暴力 香港女生遭騷擾(圖)

2019-10-14 06:18 作者: 甄樹基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0月12日,反緊急法遊行(李天正/看中國)

【看中國2019年10月14日訊】在10日公開拉下面罩指控警方在扣留期間對其性暴力的中文大學女學生吳傲雪11日發表聲明,聲稱她遭受到來自大陸的電話騷擾,同時受到網上的「人格謀殺」,但她沒有後悔敢於成為第一個公開指控警察性暴力的人,「如果我不站出來,還有誰敢發聲」。

吳傲雪還在聲明中指出,有一名男被捕者遭到輪姦雞姦,目前還在猶豫是否站出來指控警方的惡行,但她希望各方不要對他造成壓力。

吳傲雪11日早上在電臺一個節目上發表預先錄下的聲明,澄清10日晚向中大校長段崇智發言時,提及自身的經歷。她說她是在葵湧警署搜身的過程,而在新屋嶺拘留中心的情況,就是其他被捕人士的指控。

吳傲雪說,她昨晚發言後,受到網上的人格謀殺,包括針對她家庭背景留言,甚至編撰故事,手機亦受到大陸電話號碼滋擾,令她感到驚恐,又指警方在聲明中,表明會主動接觸她,令她擔心會再被警方拘留48小時,正與律師商討,就性暴力指控保留向警方追究的權利,包括向監警會及投訴警察課投訴。

吳傲雪發表的嚴正澄清如下:

我是在葵湧警署受到性暴力,其他被捕人士在新屋嶺受到性暴力和性侵,而性暴力和性侵是不同的。

9月1日朝早,我在葵湧警署,一名女警為我的手腕扣上印有AP(Arrested Person被捕人士)的索帶,她叫旁邊一名男警幫忙,該男警好大力拍打我的胸部,我嚇到彈開兩步,但不敢反抗。我記得男警的樣貌,他穿警察黑色背心,但委任證反轉了。

下晝,女警望著我如廁,看我的性器官,大約七步外有男警站著。當女警用金屬探測器檢查我身體時,旁邊是一個有蓋停車場,超過20個男警在場,但女警揭起我的上衣。

我在新屋嶺沒有遭受性暴力,831被捕人士新屋嶺的待遇不太差,因為陳虹秀社工也在場。但其後被捕人士在新屋嶺遭受性侵,我知道其中一位被輪姦和雞姦,他是男性,還在考慮要不要公開,我希望大家不要迫他,他受的壓力比我大。

我公開發言後,有人在網上對我人格謀殺。我好恐懼,我會被黑社會斬嗎?警方聲明說會主動搵我(找我),是要我回新屋嶺再任人魚肉嗎?警方發出貼文後,我的電話開始收到內地電話號碼的滋擾。

我自保釋後一直失眠,睡了也發惡夢。我企出來的原因好簡單,當我想起比我受到更嚴重性暴力和性侵的人,他們挨到這一刻比我更勇敢。我比其他被捕人士不知是幸或不幸,我冇屋企(沒有家庭),冇咁大(沒有如此大的)包袱,如果我唔企出來,還有誰敢發聲?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