詭異懸案 昆明軍區一把手在戒備森嚴住所被槍殺(圖)


迫降總理專機事件第二天凌晨,譚甫仁和夫人在昆明軍區警衛森嚴的住所內,被一個軍人擊斃。
迫降總理專機事件第二天凌晨,譚甫仁和夫人在昆明軍區警衛森嚴的住所內,被一個軍人擊斃。(網絡圖片)

別人的故事

不久前在ACT上讀到了這樣一段文章:<迫降總理專機懸案 引來離奇死亡事件>(中華人民共和國演義 丞臻 著)

發生在一九七○年的「迫降總理專機事件」,可能是中共黨史及種種「文革」史書資料中,迄今為止最為諱莫如深的詭異懸案之一。<演義>的第七十九回,以「藍天行刺迫降總理專機 黑夜動武暗殺政委夫婦」為題,首次對這一驚人的一幕,做出了詳細的描述。

一九七○年十二月,中共昆明軍區黨委第一書記、昆明軍區第一政治委員、雲南省革命委員會主任突然接到北京密電,指示譚甫仁在某月某日,將有一架從緬甸飛來的民航機,該機經過昆明時,務必擊毀之。譚甫仁接到密電後,心中七上八下,最後想出了一個折衷的辦法。第二天,昆明軍區空軍作戰室向譚報告,果然發現一架民航機從緬甸向昆明飛來。譚甫仁當即命令四架戰鬥機起飛,將目標民航機強行攔截並迫降在昆明機場。守在機場的譚甫仁怎麼也沒有料到,出現在這架中國民航機艙門的竟然是周恩來!

周恩來當時一邊走下舷梯,嚴厲指責譚甫仁說:「你為什麼要迫降我的專機?是誰指使你這樣幹的?!」周恩來並當即責令譚甫仁向中央寫出報告,交代清楚。隨後,周恩來便立即隨專機返回北京。

第二天(十二月十七日)凌晨,譚甫仁和他的夫人竟然離奇地在昆明軍區大院警衛森嚴的住所內,被一個手持雙槍軍人在臥室內連開五槍擊斃。譚甫仁夫婦遇刺身亡後,昆明軍區內部立即展開了高度保密的搜查行動,據初步推測,凶手是一個對軍區大院十分熟悉的軍人。昆明軍區並派出大批武裝士兵封鎖昆明火車站、機場、碼頭,對可疑人物、尤其是軍人進行嚴格盤查,並拘捕了一些嫌疑者。不過,經進一步調查,確定凶手仍留在軍區大院內部。由公安部、總政治部及中央文革小組組成的中央聯合調察組親臨昆明軍區,督導調查工作。中央調察組組長在聽取昆明軍區保衛部部長的匯報後,突然發現譚甫仁原先的衛隊隊長沒有被列入調查對象。於是,保衛部長立即提審這名衛隊長,就在提審之前,衛隊長卻開槍將一名保衛幹事打死,之後在眾士兵的合力圍追下,衛隊長吞槍自殺。經過對其手中槍械的鑑定,證實他就是殺害譚甫仁夫婦的凶手。不過,保衛部長的一系列反常行為,仍引起了中央調查組組長的懷疑。就在中央調察組決定對保衛部長實行隔離審察前夕,保衛部長在家中上吊而死。

更為離奇的是,當中央調查組回到北京後,那位調查組組長也莫名其妙地死了在一所地下室。《演義》在敘述這一事件時只是不停地強烈暗示譚甫仁案的背後存在著激烈的上層鬥爭,而林彪與此案之間,有著某種密切的關係。

摘自《明報》1995.10.23

我的故事

上面講的這段故事,拂去了我記憶深處一個偏僻的角落裡歲月堆積起來的塵土,讓我回到了二十五年前的一天。

一九七○年,我正在昆明市郊的一家工廠裡工作。十二月的春城,並不十分寒冷。這故事裡說的十六號這天,本是一個平常的冬日。如果不是因為當天深夜裡發生了共和國歷史上唯一的一件暴露在群眾面前的政治暗殺事件,它不會在我記憶中留下絲毫痕跡。然而那天自己的活動,我現在卻記得很清楚。

那天早晨,我上完夜班,下一班是第二天下午四點的中班,中間有三十二小時的空閑。當時我畢竟年輕,不在乎少睡一覺,決定進城買點東西,順便找原來農場時期的朋友聚聚,於是坐了一個小時的火車進昆明城內去了。無非是在甲那裡吃頓飯,乙那裡借本書,丙那裡打發一夜,第二天逛街。那時的昆明市面不大,就近日樓附近有幾家像樣點的商店。買了東西回到廠裡,就直接去了車間上班。

過了幾天,報紙上登出了「譚甫仁同志不幸逝世」的消息。有消息靈通一點的人士說譚政委是深夜被人槍殺的,所以用了「不幸」二字。大家將信將疑。不過接著就傳達上級文件,說是敬愛的譚政委連同他的夫人被階級敵人殺害了。為了協助破案,要求昆明市內以及郊區的每個人交代自己在事發那天晚上前後二十四小時內的下落和活動,而且要舉出旁證。

由於我那天晚上偏偏沒在宿舍過夜,成了審查重點。車間讓我把那天的活動一五一十寫出來,專門派人去找我訪問過的甲乙丙丁一一查對才算過關。其實大家的肚裡都明白,一般的百姓,沒有那個動機,更沒有那個膽量和辦法,夜深人靜潛入警備森嚴的軍區大院去作案。市民中哪裡找得到什麼刺客?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省裡的領導多是文革新貴——軍隊幹部和群眾組織的頭頭,一時不知所措,採用這種「人民戰爭」的方式無非是為了擺脫自己的干係,下面各級官吏和百姓,明知是在做戲,也不敢絲毫怠慢——那個年頭,國家主席都會一夜間變成內奸工賊,沒有動機和能力怕什麼?專案組一成立,就會幫你一一找齊的。

至於後來發生的事,就像上面這篇故事裡說的,軍區保衛部門的幹部,追到誰頭上就是誰的末日。不過這些都是街談巷議,沒有任何正式的文件透露過。「群眾破案」運動也突然剎車——高級官員的健康生死,都是國家機密,譚甫仁的案子自有中央操心,豈能這樣捅到社會上去弄得滿城風雨,讓人人都聞得到從那厚重的帷幕背後飄出來的血腥味?

只知道當時中央派下來的專案組長是李作鵬,沒有人知道專案組調查的結果。上面故事裡說的調查組長在北京自殺不知所指是誰。九個月之後,發生了「九・一三」事件,李作鵬沒有把刺客送進監獄,自己倒作了階下囚。譚甫仁之死跟林彪之死相比,就是小事一件了。

藍天行刺迫降總理專機這個故事,大約是在林彪事件以後流傳開來的。有許多不同的版本,有的說譚甫仁往常有一警犬守夜,那天因為要執行某項任務被借走了;有的說譚的兒子平常睡在父母的外房,那天恰好為什麼事情給支走了;都是有枝有葉,活龍活現,跟偵探小說似的,不過指向倒都是一致的。隱隱然謀刺周恩來是林彪所指使,譚甫仁在關鍵時刻猶豫不決,貽誤戰機,所以該死。這個理論有幾分道理:譚原來是工程兵政委,文革中到雲南做革委會主任,兼掌昆明軍區兵符,儼然一個「雲貴總督」。林彪和黃吳葉李邱控制的軍委,不是自己線上的人物,恐怕不會授以這麼大的權柄。

不過也有一直令人想不通的地方:既然是這樣,為什麼不正式公布呢?林彪不僅試圖謀刺毛主席,還要謀刺周總理!不是正好說明了他罪大惡極嗎?陰謀不逞而殺人滅口,不是正好證明了他的陰險殘忍嗎?這麼有力的批林材料為什麼不拋出來呢?況且,林彪的政變綱領「五七一紀要」中沒有任何對周恩來的批評。刺譚案發生前幾個月,林剛在廬山會議上受到毛的批判,會後展開的「批陳整風」,名義上是批陳伯達,實際上是批林。林彪有什麼理由在同毛攤牌之前,要對周下手呢?把周當做爭取的對象似乎更合乎邏輯。

這個問題一直在我腦海裡沉浮。四人幫垮臺了,我想,這事說不定是四人幫幹的吧?他們不是最恨周恩來嗎?或者,即使跟四人幫扯不上關係,反正他們已經是死罪了,再多栽一項罪名,對群眾也算有個交代呀。

然而,中共中央二十五年中換了好幾代人,對這個案子卻連一個正式的「說法」都沒有。種種傳說始終只是「故事」而已。唯一沒有疑問的是,這是一起明白的政治暗殺。當時有權力在那裡指揮調度,讓昆明軍區保衛系統和中央調查組的高級幹部如此「前撲後繼」地命歸黃泉的人,全中國除了毛、林、周三人以外還有誰呢?其實,從這件事的第一分鐘起,他們就知道譚甫仁死在哪個「階級敵人」的手上,用得著什麼調查?就像美國的肯尼迪家族,最清楚是誰要了他們家兩個寶貝兒子的命。

前兩年遇到剛從昆明來的人。問起譚甫仁的骨灰現在放在什麼地方。他說原先一直放在昆明軍區,因為中央不讓進八寶山。後來連軍區也嫌佔地方,可能讓家屬自己保管了吧。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