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怖的「那個地方」!釘子戶被施酷刑(組圖)


罪惡黑監獄 釘子戶被施酷刑後「自願」檢討
64歲的孫銀俠展示被打後留下的照片證據

罪惡黑監獄 釘子戶被施酷刑後「自願」檢討
孫銀俠演示「蹲馬步」

罪惡黑監獄 釘子戶被施酷刑後「自願」檢討
張秀林被打後拍下的照片證據

罪惡黑監獄 釘子戶被施酷刑後「自願」檢討
孫銀俠、王乃謀演示「鞋板互扇臉」

罪惡黑監獄 釘子戶被施酷刑後「自願」檢討
孫銀俠被「針刑」嚇壞了

罪惡黑監獄 釘子戶被施酷刑後「自願」檢討
部分被關者希望通過媒體實名舉證「學習班」的存在:付存久、王淑英、路成明、蔣正祥、江獻蘭、王慶奎、虞宏偉,從左到右。

罪惡黑監獄 釘子戶被施酷刑後「自願」檢討
受害者指證的關押地:泗洪縣青陽鎮大樓社區工委會辦公大樓後面的「秘密大院」入口。「這個鐵門進去,裡面還有個鐵門。」

罪惡黑監獄 釘子戶被施酷刑後「自願」檢討
被關過三次的王淑英,放出前被要求寫的「檢討」

【看中國記者甄貞綜合報導】據南方都市報28日消息,江蘇省泗洪縣有個「私設的牢房」,是專門針對上訪者、拆遷戶的「學習班」。據親歷者不完全統計,泗洪縣先後關過至少一兩百人。對此,法律專家表示,這是赤裸裸地踐踏法律。

南方都市報報導,很少人願意稱呼那個地方的另一種稱謂「信訪學習班」,被關過裡面的人,表示沒有接受任何法制學習,相反,他們受到的是「不許睡覺」、「面壁」、「蹲馬步」、「端水盆」、「坐涼地」、「互扇鞋板」、「用棍抽」,甚至用針扎、猥褻性騷擾等等「酷刑」。被關者多為當地上訪者、拆遷釘子戶等。在寫下「檢討」、「保證書」,同意在協議上簽字後,他們才被允許從「那個地方」放出來。

「釘子戶」被關進黑屋接受酷刑

據南方都市報消息,2010年6月1日下午,釘子戶孫銀俠、王乃謀、王乃好被先後叫到了鄉政府商議拆遷補償相關事宜,孫銀俠等人認為拆遷補償標準太低,拒絕在拆遷協議上簽字,隨後她們被關進了一所大院,孫銀俠說:「裡面有一排帶走廊的平房,一共是八間房,關上門,黑漆漆的,裡面髒得不行,只有一張破破爛爛的小床。」

當天晚上,孫銀俠被要求面朝牆壁,臉貼著牆站了一夜,「不給吃也不給喝,還不能動,動了就要挨打。」王乃謀也一樣,餓著肚子站了一宿。孫銀俠還被施了一種「酷刑」就是「坐涼地」、「端涼水」:人坐在地上,兩腿伸直併攏,兩臂也同樣向前伸直。然後兩手端著一個盛水的盆,脖子也要伸直,不能低頭。

在「針刑」前屈服被迫「自願」寫檢討

最終讓孫銀俠「屈服」的,是一種令她極度恐懼的「針刑」。據孫描述,這天,一名看守手提一根墜著針的細線來到她面前,另一隻手拿著打針用的棉簽,「他們拿針在我眼前晃啊晃,說大姐你簽吧你簽吧,我們也不想這樣弄你。我當時是真的怕了,我怕他們真的拿針扎我。」在被押12天後,孫銀俠被從裡面放了出來。左眼留著淤青,頭髮被揪掉一大塊,同時還被迫同意讓家人「自願」在拆遷協議上簽字。孫說,放出前,一名自稱公安的人曾向她這樣問話:學習好了嗎?學習好了,那你簽個名吧。孫銀俠說不會寫字,最後按了手印。孫銀俠表示,眾多被實施酷刑的釘子戶都寫了「檢討」。

法律工作者:「黑監牢」的罪惡

對此,新京報刊載的一篇法律工作者徐明軒評論指,這種「黑監牢」根本不用做法律分析,因為這就是赤裸裸地踐踏法律。限制公民的人身自由,只能由司法機關依法執行,但這些因為上訪、因為談不攏拆遷條件的公民,卻被關進了非法的「學習班」。他們的待遇連監獄裡的囚犯都不如:不能見律師,不能見家屬,沒有「刑滿」的日子,一張「手續」都得不到。

徐明軒說到:「這些都是公權肆意侵害公民的人身自由權;更讓人憤怒的是,雖然‘黑監獄’屢屢被曝光,卻沒有絲毫收斂。一些地方明知‘黑監牢’違法,卻依然故我。這是為什麼?道理很簡單,有官員因為搞‘黑監牢’被問責、被撤職,乃至被追究刑事責任嗎?‘黑監牢’一次次逃脫追究,最終形成今天的惡果,這種情況何時才能結束?」

海外評論人士張安表示,這一切罪惡的根源都是中國當局治理體系問題,獨裁的政體結束,一切社會問題才能解決。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