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3歲少女命喪醫院 死前曾下跪求醫(圖)


23歲少女命喪醫院 死前曾下跪求醫

23年前她是一個幸運兒,遭親生父母遺棄後,被信陽市平橋區五里鎮連豐村一農民夫婦收養,他們視為己出,辛辛苦苦把她撫養成人;23年後她再遭命運重擊,身患慢性腎炎飽受病痛折磨,被養父母緊急送到醫院後,苦撐3天卻沒有得到及時救治含恨撒手人寰。

女孩名叫郭莉,生前系信陽市平橋區五里鎮連豐村村民。

入院第一天:緊急送醫卻遇儀器故障

9月17日凌晨,身患慢性腎炎的郭莉突然病情加重。7:30左右,郭莉被120急救車緊急送往信陽市人民醫院就診。

「我們是被120急救車送過去的急診,但是到達醫院後卻沒有醫生進行急救,只有一名醫生過來用聽診器簡單的聽了一下之後,就讓我們先去交錢辦理住院手續。」據郭莉的養母明忠秀介紹,由於當時正趕上醫院交接班的時間,等她辦完住院手續後,原先接診的醫生已經下班走了,他們等到八點之後才找來一名姓郭的醫生,郭醫生用聽診器簡單地聽了一下,讓先做CT、彩超等三項檢查,然後連檢查單都沒填就離開了。隨後,又過來一名張姓醫生表示郭莉是急診患者,不方便來回上下樓(當時郭莉在醫院19樓病房),讓明忠秀去影像樓找醫生攜帶儀器到病房做檢查。

「沒想到在醫院的影像樓找到做檢查的醫生後,醫生卻說儀器出了故障不能出診,只能讓病人親自到影像樓才能進行檢查。」明忠秀告訴記者,就在這樣來來回回的等待和推脫中,一上午的時間過去了,然後又是醫生下班了無人過問。「一直到下午上班後,才有人過來帶郭莉去透析,而此前醫生讓做的檢查,還是我們提醒醫生在透析之後才做。」

入院第二天:下跪求醫換來兩粒藥片

經過17日一天一夜的煎熬,病重的郭莉已經非常虛弱。18日上午,醫生再次開出檢查單,讓郭莉將前一天下午剛剛才做過的幾項檢查重做一遍,然後打上點滴就再也無人過問。當日下午6點左右,郭莉的病情再次加重,找來醫生檢查之後認為有胸腔積液,卻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就下班離開了,陪護的親屬找到夜班醫生,這次醫生連病房都沒去,直言自己也沒有辦法。

「我實在沒有辦法,只好去求護士,後來護士幫忙找來一位醫生,檢查之後也說有積液,但是他也說沒有辦法,讓我們等到第二天上班後找主治醫生。」明忠秀告訴記者,由於醫生沒有採取任何施救措施,當天夜裡9點鐘左右,郭莉疼痛難忍,跌跌撞撞地跑到護士站前面跪下大哭,哀求醫生救命。「醫生過來後還是沒有採取任何措施,只是讓護士拿來一粒安定片讓郭莉吃下,見郭莉痛得連吃了安定都沒辦法睡覺,護士隨後又送來一粒止痛藥。」

入院第三天:病情加重含恨離開人世

19日上午,郭莉終於等來了自己的主治醫生,沒想到醫生安排去她做透析之後,就離開病房大樓到門診樓坐診去了。而此時醫院的透析病人已經排到了下午四點鐘,醫院拒絕為郭莉提前安排透析。

上午10點鐘左右,郭莉的病情再次加重,其親屬在萬般無奈之下,找到一位同在信陽市人民醫院上班的熟人,在這名熟人醫生的過問下,才有醫生在中午12時左右開始為郭莉抽取胸腔積液,然後將郭莉送回病房打點滴,等待下午透析。「然而下午去做透析前的檢查時,醫生表示郭莉的情況已經不能再做透析了,直到這時醫院才開始組織人進行搶救。」據明忠秀講,就在搶救郭莉的最關鍵時刻,醫生居然表示病房裡沒有呼吸機,讓病人親屬自己到醫院其他科室去借呼吸機。就這樣,郭莉在當日夜晚10:30左右因搶救無效含恨離開人世。

痛失親人:親屬討說法被十餘名保安圍攻

面對失祛病人的痛楚,郭莉的親屬強忍悲痛向院方提出了四點疑問:1、被120緊急送到醫院的急診病人,為什麼住在普通病房而不是住在救治條件較好的急救病房?2、既然醫生已經檢查出病人有胸腔積液,為什麼沒有及時採取措施?3、為什麼病人半夜痛到跪在地上懇求醫生救命,醫生卻不救治,非要病人等到第二天找主治醫生治療?4、呼吸機是搶救危重病人的最基本設施,為什麼醫院居然沒有,而且還要病人親屬自己去借?

對於郭莉親屬的上述疑問,信陽市人民醫院拒絕回答,只是聲稱自己毫無責任。在得不到院方答覆的情況下,郭莉的親屬在郭莉去世的第二天下午,在信陽市人民醫院門診樓前扯起了橫幅,要求院方回答疑問,承擔責任。橫幅拉起不久,信陽市人民醫院的十餘名保安出現在現場,其中三個保安手持近兩尺的長刀割破橫幅,郭莉的姑姑遭保安圍攻,被打倒在醫院門診樓的大廳裡。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