貿易戰下農產品漲價不尋常 中國糧庫虧空內幕大曝光(圖)

2019-06-13 01:14 作者: 林中宇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當局近期開展糧食大清查,頻曝糧庫虧空,問題深藏。圖為中國河北一個農場。
當局近期開展糧食大清查,頻曝糧庫虧空,問題深藏。圖為中國河北一個農場。(圖片來源:AFP/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6月13日訊】美中貿易戰升溫,當局開展糧食大清查,頻曝糧庫虧空,問題深藏。近期中國大陸豬肉、水果等農產品物價上漲,會否波及糧食引起關注。加上非洲豬瘟已深度蔓延,「糧食殺手」草地貪夜蛾危害迅速擴大,有分析指,歷來若糧食出問題,社會將面臨大動盪。

中共搞糧食大清查 糧庫虧空頻曝光

中共國家發改委日前發出通告,指5月7日全國糧食庫存數量和質量大清查電視會議在北京召開。這是繼2月底之後,中共當局再度展開全國性糧食儲存大清查行動。

陸媒《上游新聞》6月11日報導,以「9000噸國家儲備糧被監守自盜,填虧空違規補庫致代管公司求救」為題,披露了4年前隸屬於安徽省亳州市譙城區糧食局的亳州市譙城區譙西糧食銷售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譙西糧庫)的一起大案——譙西糧庫負責人譚獻華因私自盜賣國家儲備糧9000多噸。譚獻華後因涉嫌多項罪名獲刑。

據知情人說,2015年11月,譙西糧庫盜賣案事發後,譙城區糧食局、原亳州市糧食局及中儲糧亳州庫並沒有第一時間上報,而是採取「突擊補庫」形式,試圖將此事「就地處理」。該次補庫資金共計1692萬元,包括自籌資金750萬元,動用譙城區政策性糧食聯保保證金942萬元。自籌資金中,500萬元為譙城區糧食局下屬企業職工,按照原譙城區糧食局局長桑聖軍安排籌集所得。

陸媒報導說,雖然譙西糧庫事件發生後,亳州市糧食局、譙城區糧食局及中儲糧亳州庫採取了多種補庫方式,希望能將此事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但因500多萬元職工集資款用於補庫後卻被無辜拖欠,最終引發大規模投訴。部分糧食經紀人的上千萬元欠款,至今未兌現,留下巨大的盜賣後遺症。

據報導,除了譚獻華一審被判處有期徒刑11年,亳州市糧食局、譙城區糧食局、中儲糧亳州庫違規操作補庫的責任人,均未被問責。相關部門在陸媒記者查詢時也沒有回覆。

此前,另一家陸媒《新京報》6月7日也報導了另一個曝光的案例說,河南信陽潢川縣的傘陂糧油有限公司(下稱「傘陂糧油」)經理李太生,舉報傘陂糧油的一批稻穀庫存與賬面不符,該批稻穀少了差不多1/10。

從2019年4月底開始,李太生就請病假不上班帶著公章和舉報材料,從潢川來到鄭州,將傘陂糧油賬實不符的事層層舉報。因其害怕最後讓自己擔責。

舉報人李太生稱:「糧食虧空厲害,庫裡的糧食和賬上的對不上,其中83萬公斤都是虧空。」83萬公斤糧食只有數字沒有糧食,說白了就是賬目上有83公斤糧食,實際只是賬目數字,並無83萬公斤糧食存在。

依據中儲糧相關文件,出現短缺的這批稻穀是2013年、2014年在傘陂糧油入庫的,原本計畫2018年出庫,由中儲糧拍賣給南陽天冠集團。李太生稱,但就在2018年10月,中儲糧對這批稻穀進行出庫檢查時,庫存短缺的問題被發現了。

作為中儲糧集團的中央儲備糧代儲點,傘陂糧油為中儲糧收購、保管糧食,依據其需求將糧食出庫,並在整個過程中接受中儲糧直接監管。作為回報,中儲糧要向傘陂糧油支付糧食收購費、保管費。為了短少的83萬公斤稻穀,中儲糧向傘陂糧油支付了收購與保管費約200萬元。

《新京報》報導說,對此,當地政府只說在調查,沒有具體回應。

糧食不安問題冰山一角 碩鼠太多 朱鎔基曾被壞官騙得大罵

有資深媒體人表示,從潢川糧庫83萬公斤假賬事件中還透露出一個問題,2013和2014年入庫的糧食,計畫2018年出庫,期間糧食放了四年到五年之久,屬於陳糧,這批糧食計畫出庫流通到哪裡及用途暫時無人知曉,是否應該核查禁止陳化糧流通到市場上相關領域,以防止其變成膨化食品或釀酒用途或大米?畢竟陳化糧如果發霉會產生黃曲黴素致癌。

另外,報上去糧庫的糧食都是滿倉大豐收,形勢喜人,天下糧倉大滿貫,實際上等真的需要大量糧食的時候,只能去賬本上找糧食。往往內部人一合夥,層層造假,收糧食的款下來了,糧食也收到了,最後真正的糧食根本就沒有那麼多,最後這些怎麼處理不得而知!

有關中國的糧庫造假問題,大陸媒體多年前就已報導,在朱鎔基任中共總理時,安徽省蕪湖市南陵縣的峨嶺糧站虛報、空轉。為了應對朱鎔基的檢查,時任安徽南陵縣委書記倪發科5天時間內就花費十幾萬元,調集了1031噸糧食來充實該糧站,把本來空空如也的糧庫擺得滿滿的,使朱看到「谷滿囤、糧滿倉」的喜人景象。

事後,朱鎔基怒斥貪官「膽大包天」。但倪發科一路升遷至副省長,有傳聞其背後靠山是江澤民之妹江澤慧。

中國的「糧食安全」一直是令北京當局頭疼的難題。中儲糧被指是中共官場的最大貪腐基地之一,早期還曾發生有人從各地糧庫大批收購陳舊的糧食,冒充當年的新糧食,再出售給中儲糧的糧庫。2014年上海也查處過合夥倒賣25萬公斤國家儲備糧事件。

更令人震驚的是,過往報導顯示,北京中央一對糧庫清查就發生「意外火災」。2018年7月23日,中共國務院辦公廳向各省、自治區、直轄市政府,國務院各部委、各直屬機構發出通知,將在全國範圍進行糧食庫存數量和質量的大清查。數天後,吉林省洮南市大通糧食儲備庫發生火災。起火的糧食儲備庫共儲存玉米9417噸,其中受損糧食有接近600噸。民間懷疑地方官偷取儲糧變賣,到中央官員來檢查前放火燒燬糧倉,目的是銷毀證據。

2018年中儲糧湖南系統內發生兩起火災:2月25日至26日夜間,中儲糧湖南分公司辦公樓發生大火,員工至今仍在某下屬單位的辦公樓內辦公;5月13日,中儲糧衡陽直屬庫3號棚倉發生火災,該倉庫內儲存有6800多噸稻穀。

2014年,中共派遣中央巡視組進駐中儲糧公司,隨後隸屬該公司的位於黑龍江的直屬糧庫突遭大火,燒了糧庫4萬噸糧食。

更早的2010年10月15日,中國食品科技網曾報導,記者在東北採訪時發現,不管是中儲糧直屬庫、國有糧庫、民營糧庫或者加工貿易企業的倉庫,基本上都已經空了。外界質疑,中國的大部分糧倉已經空了。各地有時怕掩蓋不了才頻頻出現火燒糧庫事件。

糧食問題深藏 草地貪夜蛾危害卻正在中國大陸迅速蔓延

中共新華網6月8日報導,中共農業農村部指出,今年1月以來首次在中國出現的農業重大害蟲草地貪夜蛾(又稱秋行軍蟲)發生範圍正在迅速擴大、蔓延速度明顯加快。截至6日,已在18個省份的884個縣、市、區監測到,發生面積達342萬畝。

草地貪夜蛾是聯合國糧食及農業組織(FAO)全球預警的跨國界遷飛性農業重大害蟲,主要危害玉米、甘蔗、高粱等。專家預測,隨著夏季季風增強,6至8月將有大量成蟲北遷至黃淮海及其以北地區,對農業和糧食生產造成嚴重威脅。一旦受害嚴重時會毀種絕收。

中共農業農村部同時指出,目前中國國內並無防治該蟲的登記農藥,現緊急提出25種應急使用的農藥產品,但草地貪夜蛾的抗藥性明顯,若長期使用同一種藥,恐成效不佳。

中共農業農村部辦公廳已在6日發出緊急通知,要求各級農業農村部門增加人力。但該通知也只是要求各地增強監測,並未提及殺滅貪夜蛾。可見當局對控制災情並無信心。

另據5日召開的中共國務院常務會議,官方已安排中央財政農業生產救災資金5億元來做應急防治。這種病蟲害造成的衝擊之大可見一斑。

業界擔憂,草地貪夜蛾作為新的生物入侵,恐最終演變成類似養殖業中的非洲豬瘟疫情,從而對中國農業和糧食供應帶來滅頂之災。

貿易戰升溫催化農產品價格突漲 中國學者指一旦波及糧食會引發大動盪

2018年爆發的中美貿易戰,到今年5月初再度升溫。大陸的物價也出現異常。據中共官方報導,今年以來,中國的水果蔬菜、豬肉等價格持續走升,對物價水平也產生明顯拉動。以水果為例,4月份中國鮮果價格同比上漲11.9%,影響CPI上漲約0.22個百分點。

據路透社報導,中國5月通脹如期升至15個月高位。

中共國家統計局6月12日公布,5月居民消費價格指數(CPI)同比上漲2.7%,該漲幅創2018年2月以來的最高,當時為2.9%;其中的食品價格同比上漲7.7%,創2012年1月以來新高(當時為10.5%);非食品價格同比上漲1.6%。5月CPI環比持平。

6月5日,中共總理李克強主持國務院常務會議發聲「維穩物價」,稱要「保障水果蔬菜等鮮活農產品供應,穩定價格水平以及多舉措增加肉類供應等」。

在嚴密信息封鎖的體制環境下,當局還找來不少官方專家分析做「輿論維穩」,指水果漲價幅度過高,主因在於供給減少、水果減產。蔬菜漲價則是受去年冬季菜價偏低影響;冬春蔬菜主產區受「倒春寒」和持續陰雨寡照影響,蔬菜生產進度推遲;還有大量農村勞動力外流,農業生產資料成本上漲,勞動力成本上漲明顯,導致蔬菜種植成本逐年升高。豬價反彈主要是受供給不足影響。

從去年8月遼寧瀋陽市爆發首例非洲豬瘟,到今年4月海南省爆發疫情,歷時9個月的時間,中國大陸已全面淪陷。中共當局管控疫情的手段與2000年初應對薩斯病(SARS)雷同,引發外界擔憂。豬瘟影響豬肉供應則已是公開的事實。

但這些官方專家都表示,下半年蔬果肉蛋對CPI影響將減弱。外界認為,這類御用專家的觀點,多是從技術層面做些牽強的解釋,以符合中共維穩需要,讓人們不去為究因,試圖為當局掩蓋實際問題。

中共政府為了抵消貿易戰引發的關稅衝擊而容忍人民幣貶值被指為物價上漲的原因之一。

據希望之聲6月9日援引大陸憲政學者陳永苗表示,中國物價上漲其實與中美貿易戰有關。

陳永苗說:「物價漲的話,這個很清楚,要跟貿易戰有關係!因為貿易戰打了之後,現在有點抗不住了,現在人心恐慌了。例如搶購一些東西的慾望很大,所以就往上漲了。可以說是一個貿易戰的體現。(包括水果、蔬菜、肉、蛋類,普遍的?)是的,但是現在還沒漲到糧、油。」「貿易戰之後,中國政府本身得花力量去對付貿易戰,這是第一;第二,整個的水果,它可能很大程度上靠進口的成分比較多,農產品的關稅一漲,(物價)隨著帶動的嘛。」他認為鬧豬瘟鬧的很厲害,那肉的價格上漲跟這個因素有點關係。估計它要繼續漲下去。

陳永苗還強調,物價的最後的環節還是在糧食上面!「因為歷朝歷代鬧農民起義、社會的不穩定都是沒的吃的、至少是糧食上面,沒的吃才會造成社會不穩定嘛,所以這個糧食肯定是最後一個環節。因為糧食是必需品,總不能不吃飯!」

他表示:「問題是,可能要這樣下去,糧食是會漲的。你看,每一次股票大崩盤的時候,只有糧食的股票是往上漲的,是沒有按照大盤掉下去的。所以大家都知道,糧食的東西將來肯定是賺大錢的,干需、是干需,就是說,糧食的東西,即使社會崩盤了、社會亂了,還得賣糧食,糧食的事都是大家必須吃的東西嘛!」

陳永苗還表示,所以官方會加緊控制糧食價格,一旦漲價會真的引起社會大動盪。

此前自由亞洲也有分析認為,美中貿易戰打響,中國糧食供應和需求會面臨很大的危機。因為中國的主要糧食進口來自美國。美國的糧食出口是最便宜的。中國倉庫裡也沒有多少儲備糧。而糧食進口又不容易。未來中國面臨糧荒的危險。

美國是世界糧食最大出口國,而中國則是世界最大的糧食進口國。據中國海關數據顯示,2018年,進口糧食達到1085億噸,為世界進口糧食之最,其進口糧食主要來自美國。

綁上民眾強打貿易戰 中共與人民利益並非一致

美中貿易戰5月初驟然升溫,中共一方推翻原來與川普(特朗普)政府協商的條款。5月8日,路透社引述三位川普政府知情人士和三位私營部門知情人士的話報導,5月3日夜裡華盛頓收到來自中共的外交電報,中方系統地更改了近150頁的貿易協議草案,令美中數月的談判成果前功盡棄。

今年5月10日,川普政府將價值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商品關稅從10%提高到25%。中共稍後則進行報復性「反制」。5月13日晚7時,央視《新聞聯播》罕見使用「貿易戰」一詞,稱「中方已做好全面應對中美貿易戰的準備」。

由於中共封鎖網路,一味大造反美宣傳,中國民眾並不瞭解貿易戰的真實情況。在策略上,中共鼓吹強硬應戰。中共防長魏鳳和6月2日在新加坡出席亞洲安全論壇(香格里拉對話)時,被問及正在不斷升級中的美中貿易戰,魏在發言中叫囂:「要談,大門敞開;要打,奉陪到底。」

政治學者吳強表示,從魏在論壇上的「這種毫不退讓的立場和姿態,讓中國越來越像60年代文革」。

在大陸嚴控的網路上,也有聲音批評中共當局押上人民利益打貿易戰的不滿和反彈。

6月2日,大陸財經報社微信號發表一篇題為「以人民的利益為重」的社評,反對因為貿易戰而「閉關鎖國」,暗指中共對於貿易戰的報復手段,違背了人民的利益。

文章稱:「以人民的利益為重,就要求我們繼續保持開放的心態,繼續打開中國的大門。越是遭遇全球化退潮和逆流,越是要警惕極端民族主義。」「警惕極端民族主義,最主要的是要警惕關起門來搞建設以及另起爐灶另建一套技術標準和經貿生態的言行」。「貿易戰繼續升級曠日持久並蔓延至其他領域,進而危害中美兩國人民根本利益的良苦用心。」「實現最大限度的求同存異,符合兩國人民的共同利益」。「對於中、美之間的貿易摩擦和全方位的競爭態勢……要沉住氣,更不能盲動,比如對那些有可能影響人民群眾切身利益的產品和服務,要慎用報復手段。」

另外,中國社交媒體熱傳一篇題為「貿易戰的本質是什麼」的文章,內文詳細講述了在美方訴求「三零二停一允許」的問題上,對中、美兩國人民的利益在大多數情況都是一致的,而中共政府的利益和中國人民的利益則未必一致。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