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翰青說史】歷史原來這樣之秦漢篇(三)(多圖)

秦時明月漢時關


呂后專權

漢孝惠帝劉盈

「病榻問相」這個小插曲過後沒多久,劉邦就駕崩了。十六歲的太子劉盈順理成章的登上天子寳座,是為漢惠帝。與劉邦這個混混老爸不同,他的兒子們大多溫文有禮,漢惠帝劉盈尤為典型,他既沒有老爸劉邦的痞子氣,也沒有老媽呂雉的冷血,似乎不太符合通常的家庭狀況。這一方面是因為劉盈天性善良,另一方面,大概是因為教導影響他的人,都是秦漢的一時俊彥,比如他的老師叔孫通, 還有著名的「商山四皓」等。「人伴賢良品自高」,劉盈自幼耳濡目染的,都是中華傳統文化的精髓,他的思想自然也與之相符。

劉盈如果能享盡天年,而後,其子承父業。那麼,大漢王朝就不會有孝文帝,劉恆能留於青史的記載,恐怕也就是一條訃告——「某年月,代王恆薨」。然而,歷史沒有「如果」,一切都在按照既定的劇本上演。劉盈無法正常的走完自己的人生之路,因為他有個「虎媽」呂雉——許負所說的劉氏家族的劫數,也是造成劉盈人生悲劇的凶手。

劉邦一命歸西,呂雉由呂后變成了皇太后,她若是像正常的中老年婦女一樣,打打牌、跳跳舞,有空出去串串門,也未嘗不是個安逸的晚年生活。無奈,呂雉」不折騰「她難受,用現在的話說,就是心理變態,所有心理變態的人有個通病——捕風捉影,今天說張三像」特務「,明天看李四是」間諜「,隔天又宣布王二麻子是」敵對勢力「。遇到這麼一個」主兒「,很多人,包括她兒子劉盈的人生難免變成」杯具「。

劉邦有個兒子叫劉如意,是劉邦的寵妾戚夫人生的。當初因為劉邦對戚夫人偏心,曾一度想換劉如意作太子。劉邦死後,劉如意在自己的封地趙國為王。以前的事本該時過境遷了,可是呂雉在這方面的」忘性「不好,她把劉如意從趙國召回了長安。劉盈知道自己」虎媽「的心思,所以他親自到城外迎接這個同父異母的弟弟,並且把他放在身邊,同吃同睡,不給呂雉下手的機會。百密總有一疏,一天早上,劉盈出門打獵,不過離開片刻功夫,回來只見劉如意七竅流血的屍體躺在床上,這對於一個不滿二十歲的弱冠少年是種什麼樣的精神打擊啊?

」杯具「不只這一件,劉邦的兒子們遇到呂雉,下場大體相同。趙王劉如意被毒死;梁王劉恢被逼上吊自殺;淮陽王劉友被軟禁活活餓死;燕王劉建雖然是病死的,但是他唯一的兒子卻被呂雉派人暗殺了;齊悼惠王劉肥差點也被呂雉毒死,幸好被劉盈所救,後來主動割讓自己的封地給呂家才逃過一劫,不過一番驚嚇也去掉他半條命,沒過幾年就死了。

最讓人無語的是,呂雉自己的兒子也是間接被她害死的。呂雉殘害戚夫人之後,竟然召來自己的兒子」欣賞「現場。劉盈見到戚夫人的慘狀,悲痛大哭道:「此非人所為,臣為太后子,終不能治天下。」——「這就不是人幹的事,我作為你的兒子,不配治理天下。」劉盈大病一場,從此不理朝政,每天借酒澆愁,幾年後鬱鬱而終。

劉邦的幾個兒子幾乎都死在呂雉手中,劉恆能在這樣的環境下存活下來,確是個異數,正如許負所言——為劉氏家族保留了血脈。

呂雉疑心自己的權力不穩,變態且系列的殺害別人,未曾想卻害自己的獨子劉盈早逝,這也算是對她的報應,可是這並未減輕她對權力的感情。漢惠帝駕崩後,呂家的勢力更強了,先後兩個小男孩在大殿上頂著皇帝之名,呂后則是無冕女皇。好在呂雉感興趣的只是那份手握大權的虛榮,騷擾的也都是政府高官,對平民倒沒有什麼影響,任憑呂后在朝堂上如何折騰,天下照樣「民務稼穡,衣食滋殖。」(《史記.呂太后本紀》)

可是,人生苦短,總會到站,公元前 180 年,呂雉的人生也到了終點。逢此變故,諸呂開始蠢蠢欲動了。此時,呂氏眾人身居高位,封王的就有三個,其他高官就更多了,其中趙王呂祿、梁王呂產分別掌管南、北軍(京城衛戍部隊),呂氏家族貌似權傾天下了。而周勃身為太尉(國防部長兼三軍總司令 ),卻進不了兵營,呂家的勢力似乎根本難以撼動,然而呂氏並非天命所歸,無論表面看來如何強大,不過都是浮雲。

代王繼位

絳侯周勃

鬱悶的周勃去找丞相陳平商量對策,最後,找了個說客勸說呂祿到封國去享清福,呂祿竟然鬼使神差的答應了,拱手把北軍的兵符交給了周勃。但南軍的兵符還在呂產手中,眾大臣本沒有太大的把握,然而,天意使然,此時的呂產,還不知道北軍已經脫離了呂家控制,他帶著侍衛,試圖進入未央宮作亂,但是守護殿門的衛兵得到了陳平的命令,不許呂產進殿,呂產竟然著了魔似的,在宮門和殿門之間晃悠。

傍晚時分,周勃派朱虛侯帶兵以保衛皇帝為名入宮,於是,在未央宮前上演了一出全武行。恰在此時,突然刮起一陣大風,把呂產的隨從官員、侍衛刮的一片混亂——「天風大起,以故其從官亂,莫敢鬥」(《史記.呂太后本紀》),眾人不敢再抵抗,呂產伏誅。呂氏家族的勢力頃刻瓦解,一切都沒有逃出許負的預言。

塵埃落定,眾大臣面臨一個更大的問題——如今朝堂上坐著的那個少帝,並非漢惠帝親子,而是呂后拿別人的兒子冒名頂替,放在後宮撫養,然後讓漢惠帝認的兒子,為的是日後無論繼承皇位,還是封為諸侯王,都可加強呂家的勢力。因而,於情於理,都不能繼續作社稷之主了。可是,國不可一日無君,尤其在這種狀況下,初經巨變,皇帝的位子如果空久了,「後果很嚴重」。那麼,該由誰入主未央宮呢?

於是,一場主題為」該由誰作繼承人「的「內閣會議」開始了。有人推舉齊哀王劉襄,因為他是劉邦的長子長孫(漢孝惠帝是劉邦第二個兒子),而且,在這次剿滅諸呂的行動中,立了大功。結果,馬上招來一片反對之聲。原來,齊王的舅舅駟鈞是個出了名的暴徒,這些年呂氏專權,大家都丟了大半條命,如果齊王當了皇帝,搞不好再上演一出駟氏專政,剩下的小半條命是鐵定要交代了。

大家一商量,還是從劉邦的兒子裡邊找吧。劉邦有八個兒子,經過呂雉一番折騰,碩果僅存兩枚——淮南王劉長年紀太小,而且他母親娘家的凶悍,又勾起了大家對呂氏家族的」美好回憶「,最後,只剩下代王劉恆了。劉恆老媽那邊沒有什麼家族勢力,這原本是他的弱項,誰曾想,此時卻成了他眾望所歸的一個重要理由。

如果魏豹沒有背棄與漢軍的盟約,魏豹不會命喪滎陽,薄羽蘇依然是魏王妃,而不會成為薄太后;
如果呂雉不是滿腦子」羨慕嫉妒恨」,沒有殘殺戚夫人,惠帝劉盈不會英年早逝,劉恆不會有做天子的機會;
如果劉恆母子不是淡泊名利的人,早被呂雉視為眼中釘,劉恆會和其他幾個兄弟一樣丟掉性命;
如果齊王、淮南王沒有強大的外戚背景,眾臣依然不會公推劉恆繼位;
.......

只要一個如果成為現實,歷史上就只有代王劉恆,而不會有漢孝文帝。可是,歷史大戲的劇本早已寫好,
最後的結局早在神相許負的預料之中,此前種種不過是精彩章節的前戲而已。

上天的安排有時候很幽默,這個從未想過爭權的代王,就這樣戲劇性的被公推為下一任國家元首,又一次驗證了老子的名言——「夫唯不爭,故天下莫能與之爭。」。

陳平、周勃派使者去迎接代王進京。這麼大的一個餡餅從天上掉下來,劉恆當然不能擅自做主,他向左右大臣和郎中令(智囊團長)張武諮詢,大多數人不贊成劉恆去吃這個「餡餅」。他們的主要意見是,京城新變,形勢不穩,劉恆最好裝病,觀察事態變化。只有中尉(公安部長)宋昌力主劉恆不要猶豫,立即進京。

劉恆一時難以決斷,只能徵詢天意,於是請人占卜,卜得大橫吉兆,卜辭顯示:「大橫庚庚,余為天王,夏啟以光。」意思是劉恆會稱王,像夏啟一樣光耀祖先。劉恆說:「我已經被封王了,還做什麼王呢?」「卜人曰:'所謂天王者乃天子。'」(《史記.孝文本紀》)——占卜師回答:「這裡的天王是指天子。」如此一來,劉恆不必擔心安全問題,安心的帶著宋昌、張武等人一起奔赴長安了。

群臣都到渭橋來迎接,劉恆下車還禮,周勃想和劉恆說點悄悄話,宋昌阻止道:「太尉如果要談公事,那就公開講。如果要談私事,那麼,為王者不受理私事。」於是,周勃向劉恆獻上天子的玉璽符信。皇帝的」辦公用品「是號令天下的,換個人也許一把就搶過來了,可劉恆卻推辭說:」到我家再商量吧。「

到了代王在京城的府邸,群臣法理、義理、人情的說了一堆,總之,從各個角度闡述了劉恆繼位的」必要性「。劉恆開始坐在東邊的椅子上,推辭了三次,結果群臣跪求劉恆一定要繼位。劉恆閃到北邊的椅子上,又推辭了兩次(「代王西鄉讓者三,南鄉讓者再。」(《史記.孝文本紀》)),頗有幾分許由、巢父之風。最後陳平說:「我們眾大臣仔細考慮過了,您最合適,各路諸侯和天下百姓也都認為你是最合適的人選,您就別推了。」

 漢孝文帝劉恆

公元前180年,代王做了天子——後世稱頌的漢孝文帝。

(未完待續)

(責任編輯:夏裔)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