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長青:伊斯坦堡變天 伊斯蘭主義被重創(圖)

2019-06-25 20:47 作者: 曹長青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MHIRM/wikimedia/CC BY-SA 3.0
伊瑪莫魯競選海報(圖片來源:MHIRM/wikimedia/CC BY-SA 3.0)

【看中國2019年6月25日訊】幾小時前,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堡(1600萬人,全球第六大)的市長再次選舉結果揭曉,反對派的候選人當選。這個結果不僅是一個市長更換,而是預示著土耳其的整體政治在發生變化。

8100萬人口(超過英、法,接近德國)的土耳其,信奉伊斯蘭教的佔人口83%,是典型的穆斯林國家。在迄今人類最大的軍事集團、現有29個成員國(全部是民選國家)的北大西洋公約組織中,土耳其是唯一的穆斯林國家,而且是1949年北約剛建立時就加入的(北約今年70年)。在50年代初美軍領銜的朝鮮戰爭中,土耳其派出了除美國之外最多的軍隊。

土耳其立國原則:一邊倒,倒向西方!

作為穆斯林國家,為什麼土耳其走了一條與其它阿拉伯及穆斯林國家不同的道路?這主要在於土耳其的獨特歷史,應歸功於土耳其曾有一位傑出的領袖凱末爾.阿塔土克將軍(Kemal Ataturk)。

十五世紀中期,康斯坦丁的拜佔廷崩潰,奧斯曼帝國成為接替者,統治了土耳其及周邊橫跨歐美阿拉伯灣的區域。在二十世紀初,奧斯曼帝國崩潰,青年軍官凱末爾.阿塔土克領導了獨立戰爭,建立了土耳其共和國。這位被土耳其人敬仰為國父的將軍可以說是一位全盤西化者,他的主要理念是要把封閉、保守、政教合一、伊斯蘭教化的土耳其變成一個世俗、開放、政教分離、西方化的民主社會。他確定的立國原則是:「一邊倒,倒向西方」!

他使用軍事手段,關閉了伊斯蘭宗教法庭,把教育從阿訇(伊斯蘭教士)的手中奪回來;提倡女性權利,使用西方的日曆,強行把政教分離,推行世俗化。在那樣封閉的穆斯林社會,能夠產生這樣一位具有反叛、改革、追求西方文明價值的領袖,實在是個奇蹟。

2000年,我第一次去土耳其採訪新疆獨立運動總部(負責人是原土耳其的將軍貝肯,曾任聯合軍總的參謀總長)。在安卡拉的時候,我懷著深深的敬意去參觀凱末爾將軍的紀念館,還在那裡買了一本研究他的專著《阿塔土克和軍隊》(Ataturk and the Military)。這位將軍戎馬一生,酷愛軍事,但在他的紀念館裡,卻找不到一張他穿軍裝的照片,更沒有他穿過的將軍服展覽。我看到的全部照片絕大部分是西裝領帶,還有些土耳其傳統服裝。可見這位將軍是多麼西化。紀念館中還有一套他的鍛練設備,彈簧拉力起臥器,跟現在的鍛練器差不多,只不過是木製的。鍛練器和照片上他高大結實的身材,都證實這位將軍相當有紀律性,注重節制。

這位將軍手下有一支訓練有素的軍隊:土耳其軍隊強悍善戰,在韓戰中是出名的;而且更重要的是,這支軍隊成為把土耳其變成世俗社會的重要保證。軍隊在土耳其有相當獨特的地位,待遇高,有自己的俱樂部和專項服務機構,而且媒體不可隨便批評軍隊。同時該國有嚴格的法律,任何宣傳極端伊斯蘭宗教以及仇恨言論的,都將被治罪,軍隊並嚴厲打擊伊斯蘭原教旨組織和分裂活動。

土耳其的軍人政變不是為掌權

現任土耳其總統埃爾多安(Tayyip Erdogan)在1994年當選伊斯坦堡的市長。那時他就是一位狂熱的伊斯蘭教政治人物,在公開演講中反對土耳其申請加入歐盟,呼籲退出北約,並朗誦詩說:清真寺就是我們的軍營,圓頂就是我們的頭盔,經書是我們的刺刀,信仰者就是戰士。全世界的極端伊斯蘭份子都期待土耳其站起來開始反抗(西化),但土耳其軍方當時毫不客氣地逮捕了這位聲望很高的市長,經審判,判處他十個月的刑期,剝奪政治權利五年。

強烈認同、欣賞西方文明的凱末爾將軍留下這樣的遺產:只要土耳其政府走向伊斯蘭宗教化,軍隊就出面干預,推翻那個(即使民選的)政府,重新大選,直到有了不再倒向伊斯蘭宗教化,而是繼續朝向世俗化的政府。

土耳其軍隊從來沒有謀求一直掌權,每次「干政」之後,政府回到世俗民主派手裡,軍隊就回到軍營,還是一支專業化軍隊。土耳其軍方在1960年,1971年,1980年曾發動過三次軍事政變,制止了伊斯蘭勢力掌權。1997年時,當熱衷伊斯蘭宗教的厄爾巴坎(Erbakan)總理要把土耳其拖向宗教社會的時候,土耳其軍方出面干預,迫使他下臺,使權力又回到溫和派、世俗派手中。

伊斯蘭主義和世俗派的對決

埃爾多安當年雖曾被軍方逮捕判刑,但他被赦免後,創建了伊斯蘭主義的「正義和發展黨」,該黨贏得大選後,他出任兩屆總理。2014年他以51.71%的選票當選總統。

在過去十多年執政中,埃爾多安明顯要把土耳其伊斯蘭化。他曾強烈支持埃及的穆斯林兄弟會,激烈批評埃及民選總統塞西將軍是「暴君」,因塞西領導軍方推翻了極端伊斯蘭的穆兄會總統穆爾西。埃爾多安派嫡系掌控國營和民營傳媒,宗教滲入政治,熱衷伊斯蘭主義。他是埃及穆兄會總統穆爾西的好友同志,理念共鳴。雖然他得到教育水平不高的基層民眾的支持,但是與開明派(信奉凱末爾主義的世俗派)和年輕世代漸行漸遠,矛盾越來越大。

2013年土耳其曾爆發大規模的民眾抗議事件,反對埃爾多安推行伊斯蘭主義和威權統治,被稱為「土耳其之春」,是土耳其世俗力量和宗教勢力的一次較量。埃爾多安隨即下令全面禁止社交媒體「推特」,等於是要封網。

埃爾多安知道軍方的世俗化傾向和歷史作用,所以他上臺後,就削弱軍方權力,2011年曾以兵變為由,逮捕判刑了200多名軍官,當時土國最高軍事首長的總參謀長和陸海空三軍司令都辭職抗議。結果更給了埃爾多安機會,任命偏向伊斯蘭主義或臣服他的人掌握了軍權。

2016年土耳其又發生軍事政變,就是因為一些將軍忍無可忍,試圖像過去那樣通過政變來阻止土國的伊斯蘭化,把國家拉回凱末爾將軍確立的世俗化、西方化、現代化的軌道。但他們功虧一簣,最後失敗。

埃爾多安總統本來就視軍方為眼中釘,所以更利用這次政變失敗而清洗軍隊,不僅逮捕了近三千軍官和士兵,並以此為藉口,隨即解除2745名法官的職務,並向近200名法官和檢察官發出拘捕令,在軍隊和司法系統大整肅,進一步摧毀凱末爾將軍的遺產(世俗化憲法)、把土耳其推向伊斯蘭化。

只要有選舉民主就有勝利機會

土耳其是一個指標性國家:第一,當年凱末爾將軍做了那麼大的努力,試圖建立一個政教分離、非伊斯蘭化的國家,從1923年建國,再有4年就是100年了,但伊斯蘭教還有那麼大的慣性力量,把這個國家拉向伊斯蘭主義。2017年土耳其改為總統直選制,在首輪直選中埃爾多安就獲過半數選票當選,任期到2023年(總統每屆五年)。第二,即使有埃爾多安這樣清洗、鎮壓、強勢掌權、推行伊斯蘭主義,但只要有選舉,就有人民挑戰伊斯蘭主義、恢復民主和世俗化的機會。

這次當選的伊斯坦堡市長伊瑪莫魯(E.Imamoglu)原是一個企業家和區長,之前名不見經傳。結果在今年三月底的市長選舉中他一鳴驚人,擊敗執政黨對手。主要因為伊斯坦堡市民已對埃爾多安的「正義和發展黨」厭倦,因該黨人士出任市長已有25年!埃爾多安原就是在伊斯坦堡政治起家的。埃爾多安們利用長期掌權的優勢,導致「中選會」屈從壓力,取消了三月份的選舉結果,理由是當選者只贏了1萬3千多票,有很多不符規定云云。

這次的重選,遭到反對派抗議,因明顯違背民主程序,否定了選舉結果。但伊瑪莫魯決定接受再選。這次再選結果(54.21%比45%)他贏了80萬票,是上次贏得的1萬3千票的61倍!

這次伊斯坦堡市長再選再贏的意義至少有四:

1,是對伊斯蘭主義總統埃爾多安的重創。他曾說過:輸掉伊斯坦堡,就輸掉土耳其。反之,誰贏了伊斯坦堡,將來就可能贏得總統。在選舉結果出來之後,土耳其貨幣里拉升值1%,顯示市場和商界支持「變天」。

2,伊斯坦堡是最大城市,埃爾多安的政黨長期執政,在伊市獲得很多商業利益。丟掉了市長寳座,就等於失去重要財源。

3,由於埃爾多安的專權,該國經濟衰落,貨幣匯率大跌,但他仍長期重用女婿做財政部長。其執政黨內部已開始分裂,該黨的前任總理和黨主席聯袂退黨,決定另組政黨。這次最大城市「變天」將促使黨內對埃爾多安的不信任增高(三月的市長選舉,包括首都安卡拉在內的全國三個最大城市都被反對派贏得)。

4,這次伊斯坦堡的市長再選結果意味著,已掌權16年的埃爾多安的強人專權直到前不久還顯得不可一世,沒有力量可以撼動;但這次選舉結果顯示,他背叛凱末爾將軍的建國理念而建立的伊斯蘭鐵幕已經開始走向崩潰。土耳其要變天:偉大的凱末爾將軍追求的世俗、現代、親西方的土耳其終將回歸,而不是埃爾多安的伊斯蘭國。

 

2019年6月23日於美國

——原載曹長青推特:https://twitter.com/caochangqing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