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文豪蘇東坡是怎樣驅鬼的?(圖)


蘇東坡回答說:「吾命由天帝掌握,山神一定要發怒,只好由他。」
蘇東坡回答說:「吾命由天帝掌握,山神一定要發怒,只好由他。」(手繪插畫:Winnie Wang/看中國)

關於鬼的有無是人們時常爭論的話題。俗話説:「平日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那麽大文豪蘇東坡是怎樣驅鬼的呢?

筆者喜歡讀書,最近看到在林語堂先生所寫的《蘇東坡傳》中有這樣一段話:有一次,他(蘇東坡)在從鳳翔回京都的路上,正順著一條山路行走,經過白華山。侍從之中一個人忽然中邪,在路上就把衣裳一件一件脫下來,直到脫了個精光。蘇東坡吩咐人勉強給他穿上,把他縛起來,但是衣裳又掉了下來。大家都說一定觸怒了山神,那個兵才中了邪。蘇東坡走到廟裡,向山神說道:「某昔之去無祈,今之回也無禱。特以道出祠而不敢不謁而已」。隨行一兵狂發遇祟。而居人日:「神之怒也」,未知其果然否。此一小人如蟻虱耳,何足以煩神之威靈哉。縱此人有隱惡,則不可知。不然人其懈怠失禮或盜服御飲等小罪爾,何足責也,當置之度外。竊謂兵鎮之重,所隸甚廣,其間強有力富貴者蓋有公為奸意,神不敢於彼示其威靈,而乃加怒於一卒,無乃不可乎?某小官一人病則一事缺,願恕之可乎?非某愚,其諒神不聞此言。

禱告完畢,蘇東坡剛一離開那所山神廟,一陣山風猛向他臉上扑來,轉眼之間,風勢愈狂,竟爾飛沙走石,行人無法睜眼。蘇東坡對侍從說:「難道神還餘怒未息?我不怕他。」他繼續在前走,狂風越發厲害。這時只有一個侍從攜帶他隨身的行李在後面跟隨,別人和馬匹都正在想法避風,因為覺得實在無法前進。有人告訴他回廟去向山神求饒。蘇東坡回答說:「吾命由天帝掌握,山神一定要發怒,只好由他。我要照舊往前走。山神他能奈我何?」然後,風逐漸減低,終於刮完,並無事故發生,那個兵也清醒過來。

蘇東坡對自己有急智和看不見的精靈相鬥,堅具信心。有一次,他和一個邪魔力爭不讓。那是此後數年,他在京師身為高官之時,他的二兒媳婦(是歐陽修的孫女)一天晚上也中了邪,是在產後。年輕的兒媳婦以一老姐的聲音向周圍的人說:「我名清,姓王,因為陰魂不散,在這一帶做鬼多年。」蘇東坡對兒媳婦說:「我不怕鬼。再說,京都有好多驅鬼除妖的道士,他們也會把你趕跑的。不要不識相。顯然是你糊塗愚蠢才送了命,現在既然已死,還想鬧事!」然後他向女鬼講了些佛教對陰魂的道理,又告訴她說:「你給我老老實實的走開,明天傍晚我向佛爺替你禱告。」女鬼乃合掌道:「多謝大人。」兒媳婦於是霍然而癒。第二天日落後,他給佛爺寫了一篇祈禱文,焚香,供上酒肉,把女鬼送走。

此後不久,他次子的小兒子說看見一個賊在屋裡跑,看來又黑又瘦,穿著黑衣裳。蘇東坡吩咐僕人搜查,結果一無所獲。後來奶媽忽然又倒在地板上,尖聲嘶喊。蘇東坡過去看她,她向東坡喊道:

「我就是那個又黑又瘦穿黑裳的!我不是賊,我是這家的鬼。你若想讓我離開奶媽的身上,你得請個仙婆來。」

蘇東坡對鬼斬釘截鐵的說:「不,我不請。」

鬼的聲音緩和了點兒說:「大人若一定不肯請,我也不堅持。大人能不能給我寫一篇禱告文,為我祈禱?」

東坡說:「不行。」

鬼的條件越來越低,用更為溫和的聲音請求可否吃點兒肉喝點兒酒,但是蘇東坡越發堅強。鬼被這個不怕鬼的人懾服了,只請求為他燒點兒紙錢便心滿意足。東坡仍不答應。最後,鬼只要求喝一碗水。東坡吩咐:「給他。」喝完水之後,奶媽跌倒在地上,不久恢復了知覺,但從此斷了奶。」(節選自該書第六章神、鬼、人)

因林語堂先生在寫作該書的時候,都是選取歷史留下來的資料而寫的,幾乎都是有據可查的。比較可信。其實關於鬼的事情,在民間也流傳著很多捉鬼的故事。比如門神的傳說就是一例。在此就不詳述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