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程師周向陽獄中命危 老母穿狀衣鳴冤(組圖)

2011-04-25 05:37 作者: 唐婉馨

手機版 简体 7個留言 打印 特大


周向陽的母親身著白布大坎肩,上書:「我兒子生命垂危,港北監獄不讓父母見,我兒子是個好人。」

【看中國記者唐婉馨綜合報導】老母親想見命危兒子一面卻遭共產黨狠心拒絕。據海外明慧網22日消息,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造價工程師周向陽的母親12日在天津港北監獄外,身著白布大坎肩,上書:「我兒子生命垂危,港北監獄不讓父母見,我兒子是個好人。」情景令人動容。


周向陽的母親身著狀衣為兒鳴冤

身穿狀衣鳴冤屈 老母親想見好兒子

本月12日上午,周向陽的父母專程從昌黎老家趕到天津港北監獄看望生命垂危的兒子,同行的還有周向陽的妻子、嫂子和姐姐。當接見手續辦理到周向陽母親時,獄警說:「周向陽不讓見。」老太太問:「為什麼不讓見,哪兒規定的不讓見?什麼時候讓見?」獄警說:「上邊規定的不讓見,什麼時候讓見再通知你。」老太太說:「我已經等了一個多月了,今天必須見,不讓見你們就把我兒子放了,因為我兒子是好人。」

獄警不理老太太,無奈之下,傷心的老太太便穿上了白布做的大坎肩,上邊寫著:「我兒子生命垂危,港北監獄不讓父母見,我兒子是好人。」

這時,圍觀上來很多人,老太太對人們說:「我做母親的心都碎了,我的兒子在這裡關押已經一個多月了,生命垂危,上個月我就來這裡詢問我兒子是否在這裡,他們騙我說沒這個人,我在這兒坐了兩天兩夜也沒叫我見,我兒子信仰‘真、善、忍’是個好人,在單位是工程師,有人給他送禮一小書包的錢,我兒子都不要。」圍觀的人有的落下同情的眼淚,有的說:「共產黨不講理,沒有講理的地方。」有的說:「好人被關押,冤枉!」

這時港北監獄出動武警,五、六個武警站在監獄大門口,圍觀的群眾對武警說:「你看這老太太多叫人尊重啊,為了給兒子洗清不白之冤,敢於講真話,真讓人佩服,你們武警的職責是保護好人、懲治惡人的,不應該這樣對付一個手無寸鐵的老太太和信仰‘真、善、忍’的好人。」

一會兒,監獄的大門開了,一輛大車開了進去,老太太也隨著走了進去,一個獄警走上去拽住老太太,老太太由於擔憂思念兒子,又遭到這種非禮的行為,一時暈了過去。在家屬的一再堅持下,到了下午三點多鐘,老太太才見到兒子。

法輪功讓周向陽變得更好


原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工程師、法輪功學員周向陽

周向陽,原籍河北省秦皇島市昌黎縣,現年38歲,畢業於中國北方交通大學,進修於天津大學,擁有建築工管專業和經濟投資專業雙學歷,是第一批獲得全國造價工程師資格,曾任天津市鐵道第三勘測設計院工經處造價工程師。

周向陽1998年開始修煉法輪功,一改從前稀裡糊塗、好高騖遠的個性。信仰法輪功後,身體明顯改善,精力充沛,對工作責任心強了,工作水平明顯提高。1998年,他的全年獎金在單位是最高的,因為他幹的活最多,付出的多,他同時還負責大型項目,考取了造價工程師資格,當時他年僅25歲。法輪功要求與人為善,所以他在單位人際關係很好,和同事、領導都能融洽相處。

當局無理迫害 周向陽屢次生命垂危

修煉法輪功的周向陽自1999年7月以後,不斷受到當局的騷擾、跟蹤,甚至綁架。1999年周向陽被天津鐵道第三勘探設計院公安處送到天津鐵路看守所拘留一個月;2000年2月被送到青泊窪勞教所、雙口勞教所勞教一年半,期間周向陽被打無數次,被電擊20次左右,至今傷疤仍清晰可見。

勞教期滿後,他又被加期一年轉到薊縣漁山勞教所,並被天津勞教局告知,如果還堅持信仰法輪功就再勞教三年,然後再加一年,亦即如不放棄信仰,面臨的將是無期關押。

2003年5月後,周向陽數次被當局以各種理由拘捕、勞教,更以慘絕人寰的酷刑對待,生命屢次垂危。2009年7月出獄後,周向陽在家中調養身體,8月4日,明慧網公布一則海外消息,題目是「周向陽案例已提交聯合國」,當日上午約10點左右,港北監獄、派出所及昌黎派出所一行六人驅車火速趕往周向陽家,追蹤警告,暗示如果周向陽及其家人做出對其「執法」有「威脅」的行為,監獄隨時準備「收監」,並要求其家屬每月寫一份「報告材料」匯報每月的情況、外出得「請假」,周向陽和其家屬的普通生活受到約束和限制。2011年3月,周向陽再度遭到當局關押,據悉,周向陽正被關押於天津港北監獄中。


周向陽正被關押於天津港北監獄中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