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澤民「大內總管」是漢奸 周恩來力保他(圖)


1943年,新四軍領導人(左起):曾山、陳毅、賴傳珠、饒漱石 在江蘇。
1943年,新四軍領導人(左起):曾山、陳毅、賴傳珠、饒漱石在江蘇。(網絡圖片)

江澤民的「大內總管」、前中共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父親曾山,是一個賣國漢奸。在國民政府抗戰最困難的1944年,曾山奉延安中共中央之命,秘密勾結侵華日軍,要求日軍只打抗日的國民黨軍隊,不打共產黨新四軍和八路軍。

奉延安之命 曾山勾結日軍賣國

曾慶紅之父曾山,原是江西吉安永和鎮一個屠戶,1926年加入中共,1935赴莫斯科列寧學院學習受訓。1937年抗戰爆發後,曾山回國任中共江西蘇區內務部長,是負責特務工作的中共頭目之一。1941年皖南事變後,曾山任中共東南分局副書記,在陳毅、粟裕新四軍活動的蘇北一帶從事特務活動,到上海和南京與日軍秘密談判,要求日軍只打抗日的國民黨軍隊,不打共產黨。

原中共公安部辦公廳副主任孫宇亭曾經撰寫一篇回憶文章,詳述了造反派在1967年文革期間,從中共中央檔案館,查出曾慶紅的父親曾山在抗戰期間勾結日軍的原始檔案材料,指控曾山是日本特務和漢奸

周恩來力保曾山

而曾山辯解說,他在新四軍軍部當組織部長的時候,按照延安黨中央的指示,確實和日本方面有過接觸,但整個活動安排都及時用電報向中共中央作了請示,並得到批准。

造反派不信曾山的辯解,堅持要開大會批鬥他。曾山打電話向中共特工首腦周恩來求救,周恩來當場手書中央文件力保曾山,並向造反派提出了四點「指示」要求如下:

「一、對曾山同志的錯誤,可以批判,但性質應由中央來定;

二、曾山同志的活動,聽命於中央,造反組織不能干涉;

三、外來學生不能干預內務部事務,要立即撤出;

四、開批判會搞噴氣式,大彎腰是錯誤的,是違反中央規定的,今後不准再搞體罰和變相體罰。」

顯然曾山所幹的漢奸賣國勾當是奉中共中央的指示,這是中共的最高機密,周恩來當然是知情的。

上述中共不可見人的賣國密檔被紅衛兵曝光後,現可在香港中文大學出版的《文化大革命資料庫》裡查閱。

陳公博:蔣政府最危難時 中共勾結日軍

除了新四軍組織部長曾山,中共上海特務首腦潘漢年也是奉毛澤東之命與日軍勾結的特使。中共因為害怕其賣國罪行曝光,將潘漢年長期監禁。

南京汪精衛偽政府的首任立法院長陳公博,原本是1921年參加中共一大的代表,也是共產黨的創始人之一。陳公博在汪精衛死後,代理傀儡政權南京國民政府主席兼行政院長。1945年,抗戰勝利後,陳公博逃往日本,被蔣介石國民政府引渡押解回國陸,以「通謀敵國罪」處以死刑。

陳公博臨死前,在獄中寫下《危險的南京》,曝光在1944年日軍傾舉國力量,發動最大規模的「一號作戰」,重慶蔣介石國民政府最危險的時刻,中共勾結日軍:

「去年,即三十三年(1944年),是南京最危險的時期,也是中國全局最危險的時期。因為東條內閣末期,東京已有和共產黨妥協的動議,我們且接到日本參謀本部有派人赴延安商議的情報。在中國方面,有許多當地的日本軍已實際和共產軍默契。」

陳公博舉例說:「例如蘇北清鄉計畫,日軍事前先期通知新四軍和八路軍。日軍和新四軍實行交換物資了。新四軍首領陳毅負傷,由日本憲兵護送至上海療治。共產黨的代表在上海公然活動,且公然住在滄洲飯店。大使館的書記官池田,以托羅斯基派名義為掩護,出面為共產黨宣傳。谷正之大使公然對我說:共產黨並不壞,其政治且較重慶和南京為進步。」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