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人民克服了恐懼 政權的暴力便會成為抗爭的助燃劑(圖)

2019-07-25 07:25 作者: 孔誥烽

手機版 简体 2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銀髮族遊行,支持年輕人,守護香港。
香港銀髮族遊行,支持年輕人,守護香港。(看中國攝影 周秀文)

【看中國2019年7月25日訊】在剛剛過去的週日(21日),香港721大遊行後,示威者包圍中聯辦,在塗鴉一輪後便開始散去。但警方仍出動橡膠子彈和催淚彈攻擊示威者。元朗的白衣黑道人士,更在港鐵站無差別圍毆出站乘客,暴力持續超過一個小時警方也不介入。

反送中抗爭與鎮壓螺旋升級,好多人擔心局勢失控,擔心解放軍出營鎮壓。但根據外媒報導,原來美方曾向中方警示,解放軍介入香港衝突,乃是美方根據《美國-香港政策法》取消認證香港自治和獨立關稅區地位的紅線。後來又有外媒透露,在612金鐘衝突後的一天即6月13日,美國國防部亞太安全事務首席助理部長,竟然現身中環的解放軍駐港總部與司令員陳道祥少將會面。會面中陳主動向美方保證,解放軍不會出營介入香港事務。

擔心中共會否動用解放軍鎮壓香港,其實是假問題。近二十年中國各地發生真正暴力的抗爭,發展到群眾燒掉地方政府和殺害地方官,中共都未曾動用解放軍,用地方武警,便已足夠鎮壓。就算嚴重如新疆2009年的75事件,中共也不用解放軍鎮壓。中共在1989年動用解放軍鎮壓學生運動,一定程度乃是因為當時中共黨內出現分裂,保皇派害怕部分軍隊會與同情學生的黨內領導一起挾持中央。當時被調動入北京的解放軍,更像是古時皇權面對政變威脅時入京勤王護主的忠軍。

北京要鎮壓香港示威,不用解放軍還有很多殘暴與骯髒的手法。這些手法,用來對待上一代的中國人可能會十分有效。大家怕了,社會便會變得鴉雀無聲。但六月下來,我們看到香港年青人不怕被捕、不怕流亡,甚至不怕受傷和死亡,衝破一個又一個抗爭的心理關口,相信很多人都會像我一樣,十分震驚。年青人的膽量,甚至已經開始擴散到其他年齡層。721有長者全副勇武派裝備跑到前線面對防爆警察,便是一例。

有人說示威者在7月1日能成功衝進立法會,是警方故意撤防引誘的陰謀;又有人說721用黑墨水塗污中聯辦國徽的其實是混入示威者當中的黑幫分子。如果這真是中共計謀,那麼這計謀只會助長抗爭者的士氣,製造令北京越來越尷尬和束手無策的局面。誰想出這個計謀,恐怕都要被習近平問責。

721時,我剛好在荷蘭,在參加學術會議後,跑到荷蘭16世紀爭脫西班牙帝國的獨立革命基地臺夫特古城,瞭解為何革命能夠成功,發現有不少值得香港思考的地方。當年宗教改革後,西班牙的天主教皇權對荷蘭新教徒展開殘酷鎮壓,踐踏荷蘭原來效忠西班牙的貴族們進行地方自治的權力。後來新教徒衝破害怕被迫害、躲躲藏藏的心理關口,在1560年代開始有組織地衝擊天主教堂,拆毀教堂內象徵天主教的各種聖像。

作為對無畏無懼的新教徒的回應,西班牙派軍事狂人阿爾巴鐵腕管治荷蘭,大舉殺害異見者。被迫害波及的地方自治精英,紛紛轉而參加脫西獨立革命。起義進行了二十多年,荷蘭便成共和國,獲得實然獨立。後來荷蘭聯合歐洲其他被西班牙欺凌的小國與西班牙開戰,最後拖垮了西班牙帝國,自始西班牙國力便一沉不起。

荷蘭獨立革命的歷史,說明當人民克服了恐懼和各種心障後,當權者的殘酷鎮壓就只會成為抗爭的助燃劑,最後令鎮壓者覆滅。北京與特區政府懸崖勒馬的最後時機,恐怕很快便會過去。他們不為香港想想,也應該為自己多想想。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