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七)(圖)

第七回 秋日喜遊大集市 深夜驚見王中王

2019-06-18 15: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清代孫溫畫的紅樓夢本--大觀園。(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七回 秋日喜遊大集市 深夜驚見王中王  

這日天高雲淡,風和日麗。剛吃完早飯,小翠就過來央求大姑:「咱們今天去趕集吧。」黛玉正坐在窗前翻書,忙問:「你說咱們今天去幹什麼?」「趕集!」「趕什麼雞?」黛玉抬頭,看大嫂正在院子裡收拾醃菜,忙大聲問:「大嫂,你要我們把雞往哪裡趕?」大嫂一頭霧水,不解地問:「誰讓你們趕雞?」「小翠。」小翠急得臉都紅了,說:「我讓你們趕集,誰叫你們趕雞?」大嫂說:「小翠,你今天發燒了吧!怎麼說話迷迷糊糊的。」正在院子裡掃地的杏花這時聽明白了,扶著掃把撲哧一聲大笑起來。一邊笑一邊說:「趕集就是到集鎮上去,不是去趕雞子,姑姑不懂什麼是趕集。」

這時,幾個人恍然大悟,都大笑起來。大嫂笑得直流眼淚,邊用圍裙擦眼淚邊說:「今兒天好,去吧。只是來回幾里路呢,兩個姑姑行嗎?」小翠連忙說:「乾爺爺不是說了嗎?要讓姑姑多走路,不要總悶在家裡。」黛玉笑著說:「這個機靈鬼!不說自己嘴饞想吃果子,倒搬出乾爺爺讓我們多走路。」大家又大笑起來。

「大哥和幾個侄兒呢?」紫娟問。「他們在後院整菜地,絲瓜,冬瓜,黃瓜的藤子要拔掉,要翻地鬆土,種點小青菜。」「噢!那我們去了。家裡要什麼東西嗎?我們帶來。」紫娟說:「家裡不缺東西,你們自己逛得高興就好。杏花也去吧,人多也好照應。」杏花早就等著這句話,連忙拍打一下衣服,高高興興地跟著出了門。大嫂又叮囑:「早去早回,小翠不准亂要東西。」

出了村子,絲絲涼氣沁人心脾,頓覺神清氣爽。秋陽暖暖地照著,秋風柔柔地刮著,四個小女子悠悠閑閑地逛著。天空碧藍如洗,潔白的雲朵悠悠地飄蕩。小翠仰頭望著白雲,忽然喊:「你們看,天上一個人在趕一群羊。」大家順著她手指的方向一看,果然像。杏花說:「趕羊的人手裡還拿著鞭子呢,好多好多羊,一個挨一個。」

一陣風吹來,不一會,羊群散了,放羊人也消失了。黛玉放眼眺望,指著藍天盡頭的一抹遠山問:「你們看那天邊的山像什麼?」大家認真看了一會,紫娟說:「像一個人躺在那裡。」「對!對!是個女的在那側身睡覺。」小翠說。「為什麼是個女的?」「你看那腰細細的,那屁股圓圓的,那胸鼓鼓的。」小翠說。「既是側身睡,你怎能看到那胸鼓鼓的。」紫娟笑問。「反正我看那胸是鼓鼓的,我看是個女的。」黛玉說:「我贊同小翠的說法。看那線條多柔和。我想那肯定是個美麗的年輕女子躺在天際,望著我們。」

大家又仔仔細細地看了一回,都說「真像!」不一會,大家又被近處的山坡吸引。只見那山坡萬紫千紅,絢麗多彩,煞是好看。滿山紅葉在日光的照耀下,流光溢彩,晶瑩剔透。黛玉不由歎道:「真是霜葉紅於二月花。」此時的大地已褪去豐富多彩的服裝,正裸露著古銅色的寬闊的胸膛,安適地休憩。秋天的陽光沐浴著它,秋風溫柔地撫慰著它。

一條陽關大道從柳溪鎮直通大集鎮。今日是雙日,正趕上逢集。路上不時有挑擔的,提籃子的,趕車的人奔向大集鎮。「小翠,帶姑姑來趕集啊?」兩個三十多歲的婦人各拎著半籃子雞蛋從後面趕上來問。黛玉,紫娟忙對著她們點頭微笑。「我們先去了,你們慢慢走。」兩人趕到前邊去了,又回頭看了一眼,只聽她們說:「這城裡的人就是養得好看。臉皮白白嫩嫩的,腰身細細的。」

黛玉她們說說笑笑,不一會就到了集鎮。紫娟悄聲對黛玉說:「說是幾里路遠,還不如從瀟湘館到老太太的正房遠呢。」

集鎮就在眼前,放眼望去,一條河流從集鎮中間穿過。河流兩岸兩條街道,街道兩邊各種店鋪挨挨擠擠,綿延近二里路。河床上方三個各縣特色的白石橋將南北兩條街連接起來。此鎮真有幾分江南水鄉的風韻,但河面更開闊,街道更明亮。雖沒有江南水鄉煙雨朦朧之柔美,卻有北方集鎮明朗開闊的陽剛之氣。黛玉凝望著石橋流水,說:「此水清淺流動,可惜沒有小船和劃槳之人。」紫娟問:「想家了?想起家鄉的小鎮了?」黛玉點頭笑笑。

四面八方的農戶人家向集鎮彙集,南北兩條街道人頭攢動,熙來攘往。她們自自在在地隨著人流走動。街道兩邊臨時擺滿了筐筐籃籃,罈罈罐罐。貨物雖多,但擺放得井井有條。只見雞蛋,鵝蛋,鴨蛋白花花一條;韭菜,芹菜,小青菜……

綠油油一行;紅棗,石榴,柿子紅豔豔一排;還有板栗,核桃數也數不盡。反正農戶人家把家中的精華都擺在這裡了。集市的兩端還有兩處專門賣牛馬豬羊,家禽之類的市場。那裡馬嘶,牛叫,雞鳴,也分外熱鬧。她們悠閒地逛著,忽然被對岸的一個小樓吸引。她們跨過石橋,走向小樓。此樓小巧別致,飛簷,翠瓦,白柱,正面門楣上大大的黑色匾額鑲嵌著斗大的「恒豐錢莊」四個金光閃閃的大字。紫娟見此分外驚喜,對黛玉說:「咱們的紙條可以在這裡用了。」小翠連忙問:「什麼紙條?」黛玉說:「快看,糕點店,快買果子去。」小翠一聽,也不管什麼紙條了,連忙飛進店內。

一老一小站在櫃檯內,老人笑臉相迎:「姑娘們,看看喜歡吃哪一種?」黛紫二人微笑著向老人點頭行禮。紫娟小聲說:「這裡也有『寶蘭齋』?」老人耳朵挺靈的,連忙說:「城裡的『寶蘭齋』是總店,我們這裡是分店,點心都是一般無二,剛從總店運來的,姑娘們可放心。」只見小翠兩隻眼睛滴溜溜地轉,在尋找最愛吃的。不一會指著一種點心說:「我要吃這個。」老人說:「這是芝麻酥球,小姑娘好眼力,又酥又甜,球又小,最適合孩子們吃。」小翠又指著另一種點心,此點心甚是好看,顏色金黃,模樣彎彎像月牙,金黃的外皮上還灑著點點晶瑩的小冰糖粒。老人用勺盛了幾個,讓她們品嘗。黛玉輕輕地咬了一口,只覺外皮既香又酥,甜甜的蜜水接著流入嘴中。「很有意思。」老人說:「這叫羊角蜜,樣子像羊角,酥皮中包著一勺蜂蜜。這種點心老少皆宜。」黛玉說:「有沒有適合老年人吃的點心?麻煩大伯幫忙挑兩樣。」

不一會老人挑了兩樣。「這是桂花栗子糕,軟軟綿綿的,又有桂花香味,老年人愛吃,也養身子;這個玫瑰酥,入嘴即化,也很好。」黛玉說:「很好,那就這四種各要一斤吧。前兩種十兩一包,六兩散裝;後兩種半斤一包。」那位年輕人按著黛玉的吩咐,認認真真地將點心分了六大包和兩小紙包。紫娟把兩個小包分別塞在小翠和杏花的手裡,「吃吧!」四人走出了店門。小翠立刻把芝麻酥球放進嘴裡大嚼起來,「太好吃了!姑姑快嘗嘗。」「我們到家再吃。」紫娟看著杏花說:「你怎麼不吃?你看她,一半都快下肚了。」杏花說:「兩個姑姑先吃。」紫娟說:「還是杏花懂事,知道讓姑姑先吃,小翠硬是讓我們寵壞了。」「才不是呢,我是先替姑姑嘗嘗,好吃了,才給你們吃。」「噢!對不起,冤枉你了。」紫娟笑著說。小翠問黛玉:「為什麼要包那麼多包?」紫娟連忙接過來說:「這兩包是給你乾爺爺,乾奶奶的。這兩包是給你爹娘的,這兩包自然是給你幾個哥哥的囉。」「那我們的呢?」小翠問。「你不正在吃嗎?」黛玉說。「噢,小姑說得對嗎?」小翠問。「對,就是這樣分的。」小翠睜大兩隻迷惑的眼睛說:「小姑姑怎麼就知道大姑姑是這樣想的?」「這就叫心有靈犀一點通。」紫娟說。

說著又看到一家布店。正面擺滿了各色綢緞,側面擺著些洋細紗花布,另一面擺滿了各色繡花絲絨。紫娟每種顏色各挑了一些,買了一大包。走出布店,一股淡淡的幽香忽然飄來。一抬頭,原來是一家專賣胭脂、粉的小店,店面雖小,品種不少。只看那精緻的盒子上也貼了些名店的名字,不要問,肯定又是分店。黛玉紫娟挑了兩盒水粉,兩盒胭脂,一盒薔薇露,一盒茯苓霜。剛要出店門,忽然瞥見門旁的櫃檯裡竟有洗臉香皂,旁邊還有幾疊洗臉毛巾。四人停下腳步,櫃檯裡的人跟著過來,說:「這都是東洋貨,從日本國進來的。」說著取出一塊碧綠的香皂,細膩,滑潤,香氣撲鼻。又取出兩條毛巾,只見絨毛又細又長,厚厚實實,軟軟和和。黛玉說:「要四塊香皂,十條毛巾,五條粉紅的,五條藍色的。」「幹嘛要這麼多?」「一人一條啊。」

隔壁是一家賣傘的店。油布傘,油紙傘,尤其正面牆上的一排排的小巧紙傘,做工精巧,畫面典雅,打開以後,像一朵朵花兒在綻放。黛玉望著出神,小聲對紫娟說:「我們江南女子平日就打那樣的傘,買兩把吧。」紫娟說:「在這裡打這種傘,是否有點太扎眼了?」黛玉沉吟了一下說:「也是,那就免了吧。」於是她們買下兩把結實的油布傘。小翠拉了一下黛玉的衣角,拍了拍腰包,小聲說:「快癟了。」「這麼快就用完了?」黛玉問。「我沒有全拿出來。」四人走出傘店,前面是一個飯館,菜香撲鼻。店堂裡是一桌桌喝酒點菜的人。飯店門口擺了幾口大鍋,幾張桌子,一口大鍋裡正飄著雪白的水餃,另一個鍋裡一個個白珍珠似的湯圓浮在水面上。另一口鍋旁,一個人正在拉麵。只見一個個麵團在他手裡不一會就拉成一根根細長的麵條。小翠說:「咱們買盤餃子吃吧。」杏花連忙說:「不行,嬸嬸說叫咱們早些回去。」黛玉笑著推小翠:「走吧,走吧,想吃餃子買點肉回家叫你娘包。」小翠笑了,「那好,咱們買肉去,我娘包的餃子可香了。」

抬頭一望,河對岸有幾家肉店,門口掛著一扇扇豬肉,還有羊腿,牛肉。她們過了橋,走到肉店門口。聽見肉鋪裡一個大伯喊:「小翠!來趕集了。」小翠連忙喊:「王大爺,這是我的兩個姑姑,我帶她們趕集來了。」一臉得意之色。二位笑著朝王大爺點頭。小翠走到肉鋪裡說:「我想買點肉回家包餃子,王大爺幫我割一塊吧。」王大爺拿起一把雪亮的刀,「唰」一下從一扇豬肉上割下一長條,稱了稱。「這是五花肉,共四斤二兩。如今你家人口也不少,告訴你娘這兩斤剁肉餡,這兩斤做紅燒肉。」小翠摸了摸荷包,僅有兩小塊銀子了。一小塊碎銀遞給旁邊的年輕人。年輕人稱了稱,又找回了幾個銅板。小翠拎著肉,說:「王大爺,有空到我家吃餃子去。」走出肉鋪,紫娟說:「即買了肉就快回家吧。時間耽擱久了,肉就要變味了。」四人急匆匆地往家趕。

大嫂見了她們,邊繫圍裙邊說:「放下東西,洗洗手,準備吃飯。我們早吃過了,我給你們擀了麵條,雞湯早燉好了,你們吃雞湯面吧。」小翠說:「娘,我們要吃餃子。」紫娟說:「包餃子太麻煩了,這一時半會包不起來,明天再吃。別聽她的,她是芝麻酥果,羊角蜜塞了一肚子。」嫂子說:「也不麻煩,你們要餓就邊喝茶水,邊吃點心,我很快就做好。」黛玉紫娟喝了一杯茶,說:「我們也幫忙。」大嫂高興地說:「那好!那就更快了。聽我的,杏花,我把肉切成小塊了,你就剁餡,小翠帶兩個姑姑到菜園割一把韭菜,摘好,洗淨;我這就和麵擀皮,你們也吃不了幾個,一下子就好。」五人各自忙去了,小翠三人把韭菜拿來時,肉餡已經調好,麵皮已經擀了一小堆。杏花連忙把韭菜細細地切了,放在一個缽子裡。大嫂說:「先放油拌勻,再放一點鹽,再放在肉餡裡。」紫娟問:「為什麼要先放油?」「油把菜包住,就不會出水,如果先放鹽,嫩菜葉就蔫了,也容易出水。記住,其他的青菜也是先放油,包子,餛飩也是同樣。」「噢,記住了。」大家圍著桌子一起包起來。

黛玉,紫娟看她們個個熟練,也慢慢地照樣包,不一會也包得像模像樣了。大嫂忙著燒火,不一會兩盤水餃就擺在桌上了。大嫂又端了二小盤小醃菜,放了一小盞醬料。「你們快來吃吧,兩盤小菜酸的,解油膩,剩下的我來包。」四人洗了手,來吃餃子。杏花滿嘴油光光的,「真香啊,太好吃了。」等她們吃完,大嫂已經包了一大鍋蓋餃子,擺得整整齊齊。大嫂說:「晚上下給他們吃,他們也沾了你們的光。」

晚上睡前,黛玉洗漱完畢,先上了床,靠著床頭坐著。紫娟邊泡腳邊同黛玉閒聊。紫娟說:「今天是第一次逛集市,第一次用銀子換東西,第一次包餃子,感覺真好,既新鮮又有趣,好開心!」臉上洋溢著喜悅。黛玉說:「回想以往在賈府的日子,真像一場夢,而且這場夢彷佛在雲端的樓閣中,朦朧又虛幻。現在如同夢醒了,從空中樓閣掉到了地上。這地上的日子雖然清苦些,但心裡是踏實的,順心的,就像你說的,日子過得既新鮮又有趣。」「可不是,按說,那裡的吃穿用度,住房環境這裡是無法比的,可是就沒有一天是開心的,咱瀟湘館終日愁雲慘澹,你幾乎每天都要哭一場,我終日愁苦憂慮。還有一事,我想不通,在賈府就要時刻講假話。就說最近的,我告訴你『智取百寶箱』,哪裡有『智取』,完全是謊話連篇。我編的謊話把她們騙得一愣一愣的。而且說謊話時還聲淚俱下,她們也假惺惺地跟著掉淚。不說謊辦不成事情啊,否則咱們的百寶箱怎麼取出來。奇怪的是,為什麼到了這裡,我就一句假話也說不出來。」黛玉說:「有什麼奇怪的?周圍的人不一樣,那裡的人虛偽透頂,當面一套背後一套。這裡的人本本分分,心地善良。不需要你說假話。環境能改變人。」紫娟似有所悟。

紫娟上床後,說:「今兒走了大半天路,真乏了,快睡吧。」滅了燈,兩人各自鑽進自己的被窩。黛玉朦朧睡去,恍惚間覺得到了一個極其遙遠的地方,此地名叫離恨天。

離恨天有一條西方靈河,靈河岸邊有塊三生石,三生石畔有棵絳珠草。此仙草因無人照料,枯萎殆盡,赤霞宮神瑛侍者偶游到此,見此草鮮豔婀娜,十分可愛,遂生憐憫之意。每日以甘露灌溉。這絳珠草始得久延歲月。後來既受天地精華,復得雨露滋養。又不知過了幾劫幾世,此仙草幻化成一個嫋嫋婷婷的女兒身。此仙女便是自己。人稱「絳珠仙子」,又因自己的寢宮叫「瀟湘館」,又稱「瀟湘妃子」。仙子因今日心中鬱悶,遂到離恨天外散心,抬頭仰望,繁星滿天。忽見一顆金黃色的最大最亮的星星緩緩向這邊移動。仙子好奇,睜大雙目仰望這顆明星。快到近前,只見這顆星星變成了一個人形,身披黃色袈裟,英俊軒昂,袈裟飄飄,竟向自己飛來。雖然年輕,但巨大的慈悲和威嚴之勢卻橫貫天宇,絳珠腦中迅速翻騰,這是何方神聖?心中忽然一凜,難道他就是仙人們常稱頌的神明,想到此,只見此神已飄然落在自己身邊。絳珠頓覺無邊的慈祥和巨大的聖潔包圍著自己,自己竟不敢仰視,不由跪下去。

「小仙給大王行禮。」大王命她平身。大王望了她一眼說:「這蒼茫宇宙及其宇宙眾生有一天將要變異,敗壞,消亡。我將以佛法引導衆生,屆時你願隨我去做這件事嗎?」……大王又說:「如果有一天我要到最骯髒、苦難最多的人間去傳播佛法,你敢去嗎?」絳珠慷然說:「大王如此尊貴都願意前往,我又何惜卑賤的自己。我敢!」接著自己鄭重地簽下了誓約。臨行,大王殷切交代:「切記,切記。莫忘莫忘。」自己含淚點頭。大王翩然而去,不一會消失在無邊的宇宙中。絳珠剛要轉身回寢宮,忽然一陣雞鳴,睜眼一看,自己安然地躺在床上,紫娟仍呼呼大睡。一縷曙光映在窗紙上。我怎麼做了如此荒唐的夢!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神韻晚會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