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凡評論】中共大力推動資本輸出的目的

2015-02-12 11:33 作者: 伍凡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5年02月12日訊】各位好,現在是《伍凡評論》第431期,今天要講的題目是「中共大力推動資本輸出的目的」。

中國成了資本淨輸出國

1月21日,中國商務部新聞發言人瀋丹陽在商務部的例行新聞發布會上說,如果加上第三地融資再投資,2014年中國的對外投資規模應該是在1400億美元左右。這個數據大約高於中國利用外資200億美元。這就是說2014年中國的實際對外投資已經超過利用外資的規模,中國已經成了資本的淨輸出國。

「淨輸出國」是什麼意思啊?資本淨輸出國是一個相對的概念,當一個國家和其他的國家進行資本活動的時候,既有外國資本輸入,也有本國的資本輸出,一旦外國的資本輸入少過於本國的資本輸出,那本國就稱為資本「淨輸出國」。

從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以來,外國直接投資到中國的資本逐年減少,並且把它們的生產線也逐年移到他的本國去了,外國資本減少了,所以就造成中國有機會成為資本「淨輸出國」的這種可能性了。如果外國的資本持續進來的話,中國的資本到不了這個位置。

資本「淨輸出國」指的是直接資本投資的「淨輸出國」,不包括金融類的資金的投資,股票、債券這類都不包括在裡頭。「直接投資」指的是投資者將貨幣資金直接投入到投資項目,形成實物資產,或者購買現有企業的投資。通過直接投資,投資者就可以擁有全部,或者一定數量的企業資產或者經營的所有權,直接進行參與投資的經營管理。直接投資包括現金、廠房、機械設備、交通工具、通訊、土地和土地使用權等等各種有形資產的投資,和它的專利、商標、資訊服務等等無形資產的投資。

中共資本輸出的目標和目的

改革開放到現在已經37年了,在最初期的25年,中國缺少資本,所以單方面的從外國直接投資到中國,中國各地方政府和國營企業又大肆的以優惠政策,吸引外資直接投資到中國的各個行業、各個企業裡頭。隨著經濟建設的擴大,中國的資本慢慢就累積了,慢慢就建立了一個資本輸出的目標和目的了。因為中國也有資本了,它的目標和目的是下面:

為了追逐利潤、為了購買和掌控海外資源、能源和農產品,為了開動國內過剩生產的能力向外國推銷中國產品,為了獲得歐亞非三大洲的海陸運輸港口碼頭,具體的目標就是去年APEC會議上提出來的「一帶一路」。陸上就是「一路」,走絲綢之路;「一帶」就是海路,從中國東海、南海再到印度洋,再到地中海、到歐洲。「一帶一路」就是為了要控制海運線,為了要掌控國際名牌產品的控制權,為了要擴大中共的經濟、政治、軍事影響力和擴大它的勢力範圍。

為了在全球範圍內和美國爭奪主導國際利益範圍的目標,甚至於提出中國版「馬歇爾計畫」,重建歐洲,胃口實在不小。就好像在2008年全球金融風暴的時候,中國就提出「以社會主義中國救資本主義美國」,那口號也風行一時。那現在這種口號:中國版「馬歇爾計畫」、「一帶一路」,這個口號、這個設想也在全世界飄蕩。這是它的目標,能不能做到?我下面就來談談。

中共對外投資的資金來源有兩大項

你的錢從哪裡來?中國輸出錢從哪裡來?中國推動資本輸出資金有兩大項,第一個,中國的外匯儲備有差不多4兆美金,4萬億美金,存在美國、日本、歐洲,買美國的國債或者股票等等。但是這幾年又有一個新的變化,自從美國的美聯儲推出量化寬鬆QE,三次了,推行這個政策幾年以來,中國的央行就拚命的加印鈔票、加印人民幣,買下進入到中國的任何美元,不管你是用地下管道、熱線進來的,或者是你做生意賺的,或者是外頭匯款給老百姓的,這些錢中,美元統統給中共收買了,把人民幣給你,那美金呢?就把它存到外頭去了。

所以這幾年來,中國的外匯儲備急遽地增加,那麼這實際上是什麼意思啊?就是這4兆美金中間有相當一部分是用人民幣換美金把它堆起來的,並不是你賺來的。人家印鈔票,你把它換成美金,把它堆起來,成了你外國儲備。這就變相的成了什麼?美金就成為人民幣發行的基礎準備金了,你有了美金才能有人民幣,變成這麼一個形式出來了。

那麼第二個來源,外國媒體也注意到了,特別是今年的1月22號,美國《華爾街日報》登了一篇文章叫「中國廉價資本或許將湧向全世界」。它這裡邊就指出了中國資本輸出的第二個來源。

第二個來源在哪裡呢?每年中國有7.0到7.5的GDP,那麼增長出來的是60萬億人民幣,也就是有10萬億美金。這10萬億美金呢一部分投資再重複投資,一部分就作為國庫的開支,另外一部分作為老百姓的收入。那麼這裡邊他們計算了一下,老百姓的收入和儲存再加上投資,有5萬億美金,剩出的還有5萬億。那多出的5萬億呢,中共它不走改善中國老百姓生活的道路,不去建立養老制度、醫療制度、社會保險制度,不!它把這個錢拿來向外國投資,這是第二個來源。

那麼這個7∼7.5%是官方的數據,但是從2009年GDP12.1%,到現在降到7.3%、7.4%,這中間也累積了相當多的資本,這個資本不花在中國,不願意花在中國老百姓身上,它又拿去投資,走上了像日本人的道路。日本人把他國內生產的多餘資金,大量地轉移到外國,到外國去設立工廠、買樓房、買電影院、買好萊塢,走這條路。但是這中間有一個很大的差別,日本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通過對外資投資不斷地提高和上升,老百姓手上的儲蓄越來越多,而中國對外投資的所有的利潤,中國老百姓享受不到,享受的是誰?紅二代和官二代,所以才有那麼多「老虎」出來,反腐敗要打他們嘛。

你有了這兩個來源向國外投資,那就造成什麼呢?這個資金你一心想投資,但是最終的結果如何,最終能不能真的投資出去是一個很大的差別,現在已經看到了。

中國的投資一開始的時候很小,我記得中國有一個中投公司,叫做《中國投資有限責任公司》,實際上是一個國家主權基金,用國家的資本在2007年9月份成立這個公司,那麼2008年就對外投資。一開始投資傻呼呼的不懂,去投資金融、去買人家股票、基金,其中最有名的一項,中投公司投資美國的黑市公司,全部失敗了,損失了上百億美金。

所以從那以後,中共對外的投資慢慢地就轉向,除了買美國國家公債以外,保證不會輸得精光的一部分以外,慢慢轉向去購買外國的能源和企業,買海底石油礦,買鐵礦、銅礦等等,就轉移去投資到非洲、拉丁美洲和歐洲,走這麼一條路。

中共對外投資分國家投資和民間投資

那麼中國的資本它出去分二大類,一個是國家資本,大項目的以國家資本為主;而民間資本跟國家資本投資方向不一樣。那現在國家資本它投資了什麼?東非洲、巴基斯坦、緬甸、斯里蘭卡,建立港口、鐵路、碼頭,這個碼頭都是軍民兩用的。我上面講它的目標是要控制運輸線,要建立「一帶一路」,為了這麼個政治目標服務的。

那麼在泰國和拉丁美洲呢?建設高速鐵路;在非洲和緬甸建立大水壩,開發銅礦;並且在拉丁美洲、尼加拉瓜投資了五百億美金,儘管是用私人名義出來,實際所有的資本都是中國國家的。在香港這家公司投資,要開通一個太平洋通向大西洋的大運河,也就是尼加拉瓜大運河來代替巴拿馬運河。它的目的就是要掌控或者影響美國的後院。

那麼現在中國民間的資本走到哪裡呢?在歐洲、美洲、澳洲,大肆的投資房地產,已經消耗了幾百億的美金,在倫敦、紐約、日本買下了商業大樓。它現在就想把全世界有名的地標買下來,比如像在紐約花20億美金買下了紐約華爾道夫旅館(Waldorf-Astoria Hotel),這個旅館有上百年的歷史了,它把它買下來。

它這樣做的目的是什麼?一個是我手上有錢嘛,我不願意用在國內,不願意改善老百姓生活,我要去建立中國的勢力範圍,影響國際的經濟、政治以及軍事的走向,把這些實體經濟所產生的資本鋪向全世界。

中共大肄投資外國是在轉移資產,加速資金外流,準備政權垮臺的時候逃跑

李克強在1月28日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他部署加快鐵路、核電、建築材料生產線,要把中國的生產裝備、運輸裝備、能源裝備賣出去,他的目的是什麼?要佔領那個市場,擴大中國的經濟影響力。可是有人認為,包括我也這麼看,在中國經濟這麼樣下滑,財政金融發生危機的前夕,你這樣大批的把資金往外移,有另一層涵義,那就是太子黨、官二代、紅二代他們在轉移資產,加速資金外流,準備政權垮臺的時候逃跑。

這個事情過去發生過,也就是前一個禮拜,加拿大外交部的解密資料透露了一個信息,這資料是公開了,被香港的記者發現並做了報導。也就是六四的時候,上百萬群眾上北京天安門廣場,全國幾十個大小城市示威遊行,這個時候中共非常的害怕,非常恐懼,他們準備要逃跑。所以,當時的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五個人,每一個人都去問瑞士駐中國的大使(這個大使是中國通,會講中國話),問他要把大筆資金轉移到瑞士有什麼渠道?有什麼辦法?有什麼好的安全措施?每個人都問了,準備要逃跑。後來因為鄧小平下令六四大屠殺,所以這批人這條路就沒有走成功。

那現在歷史似乎在重演,你把這麼多的錢往外放,名義上是國家跟人家投資,國家跟國家之間訂的合約,背後有沒有貓膩,有沒有另外一種秘密條約?我貸款給你,我要拿多少回扣,而這回扣又留在外國,這是商業上通常的做法。

隨著中共政權的不穩定,中共官員們要逃跑的想法越來越多,而實際上中共的官員正在不斷的往外跑,加速的往外跑,他們通過資本輸出的冠冕堂皇的方式把資金往外移,相當多人有這樣的看法。

中共資本輸出遇到的困難

中國資本往外走遇到什麼困難?遇到很大的困難。第一,過去你的金融人才、企業人才都是接受外國資本進來,開生產線把生產線帶進來,把資金帶進來、技術帶進來,你才可以生產。可是現在相反,你要把中國資金帶出去,把中國生產線帶出去,馬上發現人才不足,人才根本不夠用。第一語言不通,第二外國習俗也不懂,外國法律也不懂,那麼你又急著要把錢往外運出去,這已經變成大障礙了。

曾經做過世界銀行副行長的林毅夫,這次在瑞士達沃斯經濟高峰會議上明確表明這一點,把工廠轉移到海外去,對中國企業是巨大的挑戰。中國企業的人才儲備不足,這是到海外投資的最大障礙,沒有人。這是第一個。第二個中共高調唱「一帶一路」、中國版「馬歇爾計畫」,已經引起美國和歐洲嚴重關切。你這「一帶一路」,有的報導「一帶一路」要經過60幾個國家,是不是每個國家都能接受你呢?有的國家拒絕你,不會同意你從這裡蓋鐵路,有的不同意不讓你的船經過我的碼頭。

再一個,「馬歇爾計畫」,那太明顯了嘛!二次戰爭之後,美國用馬歇爾計畫重建歐洲,那中國版的馬歇爾計畫,是不是要中國的錢來重建歐洲,把中國的勢力、政治、經濟、軍事勢力進入到歐洲?是不是有點異想天開?可是它卻這麼做,這麼想。這個想法已經引起美國、歐洲相當大的關切和抵制了。

那麼這次李克強要把核電站、鐵路運出去,不是所有的國家能接受的。再加上中國的核電站水平是中等水平,價格便宜,安全係數還不知道如何,你的鐵路出口也是受到很大的阻礙。

第三個投資的障礙就是你的股權,要購買當地的礦產和能源或者建立能源廠,這股權屬於誰的呢?股權全部屬於你中國的嗎?外國為了它國家的利益,為了國家安全,它不會同意。

你要去收購它的資產,比如像前幾年中海油要收購美國的優尼科(Unocal)石油公司,馬上被美國國會拒絕了。中鋁公司要收購澳洲的力拓公司(RioTinto),買它的鋁礦也被澳大利亞拒絕了。不是說你有錢就是爺,什麼東西都可以買得起,NO!有的國家就說,你要多少礦產我都可以供應你,但是你不能買我的股權,你不能做老闆。中國每年從巴西大量進口鐵礦,但是中國沒買成功巴西的鐵礦,人家不賣給你,你有大量的資金,但是你想出去很困難。

中國曾經要到越南去開發鋁礦,在越南中部山區,很大的鋁礦,但是遭到中國共產黨一個最好的越南老朋友武元甲將軍強力反對,為了越南的利益,絕對不能把越南鋁礦賣中國。可見股權問題是非常大的問題。

再一個,你到國外去,把中國產品拿到外國去設廠製造,比如中國現在已經買下瑞典VOVO汽車廠,也要到美國來設廠。你這個設廠,有些可以賣給你,像瑞典這個汽車公司賣給你,可是美國很多大公司是不賣給你的,像奇異(GE)、Google、Facebook這樣大的企業,你再有多大的錢人家也不賣給你,特別涉及到國家安全保密。

中國華為公司手上有錢,你要到美國投標,要來美國投資,一概拒絕,把你當做馬蜂窩一樣,你千萬不要來,一概不歡迎。所以不是說你出去投資就能成功,就能拿到你想要的世界各國的名牌、廠牌,做不到的。

再有一點,中國有資本,即便你到外國設廠,可是到外國設廠你不可能把中國勞工帶過來,它不讓你來,你帶管理人員可以,工人不能來,你一定要聘請我當地的工人。當地工人成本高,勞保條件高,要有人權保障、勞工保障等等,這些障礙都限制了中國對外的投資,這些問題已經遇到了。

那麼正在遇到的、非常明顯的最近的一些例子,也就是前幾年歐洲發生危機,歐洲國家主權金融危機,其中最典型的就是希臘、西班牙。希臘這國家只有一千多萬人口,他們走的是福利主義道路,工人55歲退休,公務員55歲退休,享受終身薪水、醫療保險等等,造成這國家開支很大。收入不夠就變成危機了,那怎麼辦呢?當時的右派政府提出來要賣希臘的一個最大的港口──比雷埃夫斯港(Piraeus),要上市賣出去,結果中國就投標,花了45億美金買下這個港口,其中有二個碼頭可以用35年。

那麼這個錢投下去了,就在前幾天,希臘政府改選,左派上來了,左派政府一上來的第二天就宣布,凡是上屆右派政府所賣出去的,國家的企業變成私有化,所有的計畫一概停止,包括中國花了45億美金買下來的比雷埃夫斯港。這個港口是地中海最大的港口,中共準備拿這個港把它建設成一帶一路的歐洲港,用這個港來代替歐洲北部荷蘭的阿姆斯特港。它有這麼個計畫,做長遠打算,好,這一下泡湯了。

第二個例子,斯里蘭卡是印度洋南邊的一個大島國,斯里蘭卡過去打內戰打了30年,中共幫助其中一派把內戰對手打敗,使這個國家安定下來了。那政府就說,既然你幫我安定了這個社會,那就幫我建設吧!中共就花了幾十億美金到斯里蘭卡南部的漢班托塔(Hambantota)也建設一個港口,建設港口之後,其中有三分之一的港口土地主權屬於中國。胃口很大耶。

可是前不久,就在二個月之前,斯里蘭卡政府又改變了,這個政府說我們跟中國簽訂的條約要重新考慮,我們要走中間道路,我們不能完全靠攏中國,我們要跟印度結好,也要跟美國結好,要走中間平衡道路。所以你花那麼多錢也泡湯了。

再一個,墨西哥建高速鐵路,宣布中國投資將近上百億美金的一條大鐵路已經簽約了。過了兩天,墨西哥總統到了北京開APEC會議,宣布這個簽約作廢,重新再投標。那重新投標中國一定能贏嗎?不見得。再一點,緬甸,中國花了幾十億美金在緬甸山區建了一個密松水電站,結果,突然之間緬甸總統下命令立即停止密松水庫的建設。

所以從這種種跡象,你可以看到這大批的投資隨著國際形勢的變化,隨著當地政治形勢的變化,隨時可以改變,你投下去的錢等於是泡湯了。但中共還是這麼走,它想錢不是我私人的錢,反正是國家的錢,做成功了我可以在海外佔一個據點,做不成功也就泡湯算了,反正我口袋的錢沒減少。這是中共官員正在走的這條路。

那麼你現在要花五百億美金建設尼加拉瓜大運河,當地老百姓反對,最終能做成功嗎,還是個大問號,還是個大問號。所以外國媒體對中國共產黨現在正走的對外投資這條路線提出不同的看法,它認定你走的是個wrong direction,走的是一個錯誤的路,因為你風險、危險太大。

中共大肄對外國資本輸出是個錯誤的方向,給中國帯來極大的風險

就在前幾天,英國《經濟人學報》發了一篇文章,它說中國給一些處於危機中的國家提供貸款,可能是對國際貨幣基金組織(IMF)的挑戰,也更是給自己帶來非常大的風險,因為在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中,中國的代表權很小,你沒有發言權。它那個錢,中國共產黨金融主管控制不了,所以它自己另開別的道路,我直接避開世界銀行,避開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我來花錢、我自己拿錢我自己走。

這條路雖然你是把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擋在外頭,可是你帶來了更大的危險。現在已經看到了,你給阿根廷貸款200億美金,到現在不知道什麼時候能收回來。普京走上侵略烏克蘭的道路,所以造成盧布下跌,中國又要幫忙,也拿出貸款。就在前星期,委內瑞拉的總統到中國來了,跟中國伸手要200億美金,而過去所欠500億美金也不知道什麼時候能還。

你這樣這家幾百億、那家幾百億,再加上長期對南非、東非的投資,除了拿石油、糧食、礦石來抵債以外,大部分都沒拿回來。那中國變成凱子了,大部分的中國老百姓創造財富,被這些凱子拿出去送禮,這條路能走多久?你現在還要走「一帶一路」,一帶一路加起來是800億美金,全是中國人出的錢,人家還不一定接受你,可是你還拚命的推銷,推銷到半路,現在已經失敗了。

所以最近的媒體,無論中文、國際媒體都對中國資本輸出問題發表不少的文章,都提到你這樣走對中國有危險的。因為中國本身都需要資金,中國老百姓的生活水平在全世界GDP人均比例是在140位,可是你把錢送到希臘,希臘人的收入比你高得多,你養他們,合理嗎?為什麼要這樣做?

抱著長遠戰略目標,要用金錢推起來政治勢力、經濟勢力、軍事勢力來跟美國對抗,要建立中國版馬歇爾計畫,我想這是建立在沙堆上的大樓,要不了幾年就垮掉。現在已經遇到這麼大的障礙,凡是送出去的錢,要不了幾年、幾天、幾個月,不認帳了。可是你還在走這條路。

那就要問你為什麼?為什麼還要走這條路?世界各國都給你指出來,包括中國的民間各種意見都反應出來,這條路是走不通,還要走,那就說明什麼?這裡面有貓膩、有鬼,要把錢轉移。這樣轉移保不了你的政權,但是可保住這些官員未來的生活。

我想中共政權垮臺之後,這些帳都要算的,都要把投資到外國去的、轉移到外國的錢,儘可能把它拿回來,這是中共政權正在走的最大醜陋的事情。

中國老百姓現在需要錢建立養老制度、教育制度、醫療制度、社保制度,需要更多的錢去恢復中國生態環保,要解決霧霾問題,需要大筆的資金,而中國資金往外走,為什麼?中共能回答這樣的問題嗎?請你們回答這樣的問題,否則中國老百姓今後不會放過你們的,不會放過共產黨的。

好吧,這就是我今天的評論,謝謝各位。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