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醒--黛玉後傳(二十一)(圖)

第二十一回 懷大愛文章驚人 入仙境良紫迷魂

2019-07-02 15:00 作者: 黃靚

手機版 简体 1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紅樓夢》中的賈寶玉與林黛玉。(圖片來源:公有領域)

聲明:此文與《紅樓夢》沒有關係,只是借用其中幾個人物及個別情節而已。

放眼當今文壇,有不少反映古代宮庭鬥爭的作品。電影、電視也熱衷拍此類內容:女人工於心計,男人善用權術,或者打打殺殺,充滿暴力……當然,這樣的內容可以寫。也不乏優秀值得一看的作品。但大千世界,精彩紛呈,中華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中,不僅只有殺伐爭鬥,陰謀,權術。更有千千萬萬善良、真誠、本分的普通人,他們互相關愛,相互扶持。本書是寫「善」的威德:「愛」的力量。這就是寫此書的目的。本書概括起來,就是一句話:一群善良人的故事。

關於「林黛玉」,開篇第一回,就寫林黛玉死而復生,正如鳳凰涅槃,浴火重生,胞胎換骨,因此此書中將塑造一個嶄新的「林黛玉」,相信讀者會喜歡。

第二十一 文章驚人 入仙境良紫迷魂

早飯後,良玉又出了門,站在河邊,望著遠山出神。此時他心潮澎湃,心中充滿了親情,愛情、友情。這幾種情愫在他心中激蕩著,迴旋著,融合著,醞釀著。他凝神久久地望著大佛山。大佛慈祥地望著他。忽然,只見大佛兩臂微微向上伸展,最後定在空中,在藍藍的天空中形成一個巨大無比的『大』字。他腦中『砰』的一聲,忽然清醒,胸中的情在昇華著,昇華著,一種從來沒有過的無比莊嚴,慈悲,殊勝的感情在他胸中升騰。他慈愛地望著周圍的一切。對這天,這地,這山,這水,樹木,花草,魚蟲,國家,百姓,一切的一切充滿了莊嚴神聖的愛。對!「大愛!」此時,他又望著大佛山,「大佛」像往常一樣靜靜地對他微笑著。他雙手合十,向大佛敬禮。

他走回家中,喊紫娟磨墨。他端坐在窗前,凝神細想,瞬間,提起筆來,奮筆疾書。紫娟怕打擾他,剛要離開,他頭也不抬,手中在寫字,口中喊著:「回來!」紫娟只好走回來。「搬個椅子,坐在跟前。」紫娟只好照辦。不一會,只見筆尖掃過紙面,十幾頁紙上滿是他剛勁,飄逸的筆跡。紫娟忙一頁頁放開,讓墨汁晾乾,又一一按順序用針線訂了起來,就這樣一口氣寫了下去,直到小翠喊吃午飯才甘休。

飯後到了書房,直打呵欠。紫娟說:「睡一會吧,上午寫累了。」「也好!」紫娟把枕頭放平整,幫良玉把外袍脫下,掛好,看他睡下,拉過被子,替他蓋上,放下帳簾,輕輕退出臥室。良玉醒來時,已是太陽西斜。紫娟走進去掛上帳簾,取下長袍遞給良玉,放好拖鞋,遞過一杯漱口水。良玉又洗了臉,二人走進書房。良玉坐在桌前喝了一口熱茶。紫娟問:「還寫嗎?」「寫!胸中塞滿了文章,一吐為快!」紫娟往硯台裡注了些許清水,磨起墨來,然後放好紙筆,走進臥室,整理床鋪。良玉又連聲叫:「快過來!」紫娟走近他身旁,良玉指指椅子:「坐下。」紫娟說:「我又幫不上忙。」良玉說:「你幫了大忙,你在身旁,安了我的心,提了我的神,文章寫得更酣暢。」紫娟一笑,說:「以後你去殿試,也把我帶著?」良玉說:「帶著,放在這裡!」指指胸膛。良玉又定睛望著紫娟說:「你是上天派到我身邊的天使。」紫娟聽了,心裡一熱,嘴上卻說:「別胡言亂語了,快寫吧。」良玉卻認真地說:「我說的是實話。」

只見良玉望著窗外,思索片刻,拿起筆來,飽蘸墨汁,寫起來。真個是下筆如飛,筆走龍蛇,字不加點,一氣呵成。寫了一篇又一篇。小翠喊他們吃晚飯,紫娟直搖手。紫娟既不敢打斷,又怕他餓著,見他略一停頓,立即拿一個小巧的點心,放到他嘴裡。他頭也不抬,邊吃邊寫。天暗下來,紫娟點起燈燭。「休息一下吧!」「不用!」良玉仍然手不輟筆,龍飛鳳舞,如行雲流水。寫啊寫啊……等他最後放下筆時,掏出金錶一看,「啊!到了練劍的時候了。」紫娟說:「咱們寫了一個通宵?你快睡一會吧,天快亮了。」良玉說:「我毫無睡意,你呢?」紫娟說:「我也不睏。」良玉說:「那咱們一起去練劍如何?」紫娟欣然答應。

兩人悄悄地走出大門,向河灘走去。良玉說:「你站遠些,劍可是很鋒利的。」紫娟忙向後退,這是紫娟第一次近距離,大大方方地看良玉練劍。

只見他站定,深吸一口氣,然後靜心調息片刻。唰的一聲展開架勢,一雙明亮的眼睛隨著手勢轉動,只見他輕輕把劍柄一轉,越轉越快,劍光如銀龍般盤旋,飛舞。他飛旋如風,時而輕盈如燕,時而如猛虎撲食,忽見他騰空而起,如雄鷹展翅般停在空中,又輕輕落地,如蜻蜓般落在荷葉之上。騰轉挪移,虎虎生風。最後一個乾淨俐落的收勢,站定原處。紫娟高興地直拍巴掌。良玉問:「只你一個人嗎?」紫娟往周圍望了望,「除了我,還有誰?」良玉說:「我聽好多人拍巴掌。」紫娟說:「你大概餓昏了吧。」紫娟走近他,看他額頭上滲出了汗珠。她走到河邊蹲了下來,向良玉招手,兩人並肩蹲在河邊。紫娟用雙手捧了些清水往臉上敷,良玉也如此洗了二,三次,又捧起水喝了一口。兩人連喝幾口。良玉笑著說:「真的從裡到外都感到無比清爽。我每天練劍都沒想到,你為什麼早不告訴我?」紫娟邊撩起水來往良玉身上潑,邊笑著說:「是你笨,這都想不到,還怪我?」良玉也往紫娟身上潑水,倆人打鬧了一回。紫娟說:「我們都稱這是母親河,河水是那遠遠的高山上積的雪流淌下來的,很潔淨。這裡有個女兒國,那條河水更好了,是那山頭的積雪,滲到石縫裡,一層層過濾,一層層吸收山石中的營養,然後從山腳流到這裡,那河水能治百病。」良玉問:「能帶我去看看嗎?」紫娟說:「穿過這片竹林就是。」

兩人鑽進竹林,可是走啊走,總也走不出林子。紫娟說:「糟了,迷路了!」忽見前面有人踩出的一個三岔路口,兩人走上前去,猶豫一會,挑選一條小路往前走。兩人走得口乾舌燥,汗流夾背,總也走不到頭。又走了一會,忽然豁然開朗,終於出了林子,往外一看,兩人驚呆了。眼前出現一個大湖,湖水碧綠如翡翠,周圍松樹挺拔,翠葉欲滴,各色鮮豔的鮮花,開滿大地。湖邊一群小鹿在悠悠吃草,湖對岸一個淡藍色的山峰直插雲霄,白雲在山間纏繞。這裡所有的顏色比外邊更加鮮豔,細膩,透明。這裡美得讓他們幾乎喘不過氣來。良玉說:「沒找到女兒國,卻闖進了天上的瑤池。」良玉蹲下來想喝口湖水,紫娟阻止。良玉說:「這是父親湖,放心喝吧。」於是紫娟也蹲下來,雙手捧水喝了起來,水一入口就覺得一股清涼甘甜沁入心脾,渾身舒暢。又洗了臉,站起來時只覺得神清氣爽,精神倍增。兩人看了又看,不忍離去。良玉說:「咱們就搭個小茅屋在這裡住下吧。」紫娟說:「你捨得外面的親人嗎?你捨得林家的錢財嗎?你不是還要考狀元,光耀門庭嗎?」良玉深深地歎了一口氣,說:「就是這些情啊,名啊,利啊牽絆著,沒有法子,身不由己。」紫娟說:「回去吧,家裡人要著急了。」

臨行前,他們雙雙跪在湖邊,拜了又拜,又磕了幾個頭,才一步幾回頭地離去。紫娟慌忙中又摘了一束花,抱在懷中。回來時很快出了竹林,馬上到了河邊,穿過柳林,老遠就看見家門口的高台。只見一個女孩坐在大門口的台階上哭。紫娟仔細一看,那不是小翠嗎?紫娟大聲喊:「小翠!」小翠聞聲望去,連忙飛奔下台階,向二人撲來,放聲大哭。良玉蹲下來,邊替她擦眼淚邊說:「別哭,慢慢說,家裡出了什麼事?」小翠說:「出了大事,家裡丟了人!」紫娟說:「誰丟了?咱們一起去找。」小翠說:「你倆丟了!這一個月,你倆到哪去了?家裡人鬧得人仰馬翻,雞飛狗跳,都快沒命了。」兩人一聽,驚詫萬分。只聽小翠說:「那天喊你們吃早飯,屋裡沒人,只有寫好的文章擺滿一桌一地。到爺爺家找,沒人,到河邊沙灘也不見蹤影,大家慌了。又都湧到書房,看能不能找點蛛絲馬跡。大姑,大姑父讀了你寫的文章,說寫得好,喜得直拍桌子。」紫娟說:「那叫拍案叫絕。」小翠說:「噢!『拍案叫絕』,後來又到秀林找,到山裡找,找得天翻地覆。神仙爺爺來過幾次,讓大家不要著急,會回來的。大姑說:「眼看考期逼近,這如何是好?」前天晚上,神仙爺爺又來了,眾人圍著神仙爺爺哭,神仙爺爺卻笑呵呵地說:『別哭了,這兩天就會回來的。』真神了!你們今天就回來了。」三人邊說邊走,已快到大門口。

小翠早已飛到院內,大呼:「回來了!回來了!」眾人立即湧到院子裡,早看到良玉,紫娟神采奕奕地進了院子。二人一看眾人,只見個個眼布紅絲,面帶倦容,消瘦許多。紫娟心裡一酸,流下淚來,說:「對不起,讓大家受苦了。」大嫂撲到紫娟身旁,摟在懷裡,拍打著紫娟的背說:「你倆想到哪裡去玩,說一聲,誰會攔你們,為什麼一聲招呼不打,就溜了,害得我們這一個月……」大哥說:「人來了,比什麼都好,就別抱怨了。」紫娟說:「大嫂說的話,我聽不明白。昨晚良玉寫了一通宵文章,接著又到河灘練劍,我說女兒國裡的一條河,人喝了可治百病,他要去看看。心想穿過竹林就是,可一進竹林,總也走不出來了,迷了路,走得又渴又餓,忽然眼前一亮,一個大湖出現在我們面前,周圍環境那個美啊!簡直說不出來。在那看了一會,怕你們著急就回來了。從早上到現在還不到半天,怎麼說是一個月呢?」良玉說:「現在還不到中午吧,算算也不過兩個時辰。」

黛玉望著紫娟,忽然摸著她的臉說:「你眉梢上原有顆小小黑痣,怎麼不見了。」紫娟摸摸自己的臉,一臉驚異。良玉忽然說:「我左耳朵邊有個疤,是小時跌在一棵樹叉上留下的,也沒有了。難道我們用那湖水洗了臉就……」眾人又驚呼起來,冬兒說:「早知我也跟小姑他們去,我就乾脆跳到湖裡洗個澡,出來就變成美男子了。」眾人都笑了起來。紫娟又呼叫起來:「我的花呢?」大嫂說:「你手裡拿的是什麼?」紫娟仔細望著手中的一束小草,良玉也看了一會,說:「這可能就是你剛才摘的花了。」紫娟驚異萬分,只見花枝細得像髮絲,那星星點點的幾個彩色小點可能就是花了。紫娟說:「那花明明像團扇那麼大,美的鮮豔無比,我摘了一大抱,抱在懷中的,為何都變成那麼小一點了。」眾人瞪大驚異的眼睛,都說,「真奇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黛玉低頭思索了一會,說:「我明白了,你們還記得神仙爺爺曾講過,說這蒼穹之內有無數不同的空間。」眾人想了想說:「是有這話!」黛玉接著說,「如果真是如此,那就是說,他倆進入另外空間了。不同空間,時間不同,物體大小也不同。」眾人認真想了想,秉義說:「對!人們不常說,『天上方一日,地上已千年』嗎?」寶玉說:「這樣一說就說通了。」小翠說:「良叔,你還記得路嗎?也帶我到那另外空間玩玩好嗎?」良玉笑著說:「傻丫頭,哪能說進就進呢?讀過《桃花源記》嗎?」「前一陣子,大姑讀給我們聽過。」良玉說:「那漁夫回來時做了好多記號的,再去找時連記號都無影無蹤了。」小翠說:「照你說,那桃花源也是另外空間了?」良玉說:「我想可能是吧?」小翠又接著問:「那我們這山裡也是另外空間嗎?」眾人聽著,不由吃了一驚。大嫂說:「你瞎問些什麼,中午飯還沒做呢,跟娘做飯去。」

紫娟說:「大嫂,你去睡一會吧。這頓飯我們倆人做。」大嫂一聽,喜上眉梢,說:「還是我丹兒妹妹疼我。你們這一回來,我渾身突然鬆了。這一會真要癱了似的,我真的要安安穩穩睡一覺了。」說著走進臥房,其他人也都感到乏極了,都打著呵欠去睡了。紫娟把大門關上,插上門栓,對良玉說:「不要別人打擾,讓他們好好睡一覺。這一個月來,他們夠累的。」良玉說:「你誇下海口要做飯,說說要做什麼?我當你的下手。」紫娟苦笑了一下,說:「我也不知要做什麼,只是看到大嫂面黃肌瘦的樣子,不忍心再讓她累,就應承下來了。」良玉笑著說:「善良的小姑娘,你做得對,快想想從哪裡下手吧。」紫娟望著地上覓食的雞子,說:「咱們熬雞湯,這個我會,只要把雞子放到清水裡煮就行。你會捉雞子嗎?」良玉說:「這個容易,這事交給我,你看做什麼飯?」「做米飯!記得大嫂說過,一碗米,兩碗水,好!咱們分頭做。」紫娟洗了米,放在鍋裡,又到灶前點了柴。良玉已拎著兩隻褪了毛,掏了內臟,洗得乾乾淨淨的雞子進來。紫娟說:「你幹事真快。」兩人放了一大鍋清水,把雞子放在鍋裡,又加些蔥薑。紫娟說:「好了,大嫂說把水燒滾,用餘火燜就可以了。」良玉說:「不能只吃米飯喝雞湯吧,總要有點菜吧。」紫娟說:「我只會韭菜炒雞蛋。對!咱們到菜園割韭菜去。」

兩人穿過花園,見到了籬笆圍著的一個大菜園。紫娟走近前去,打開了籬笆門。良玉喜出望外,「我從來沒到過這裡,這裡太有趣了!」只見支架上垂著長長的豆角,像小姑娘的髮辮;那邊木架上一根根帶著刺,頂著黃花的嫩黃瓜,掛在翠葉中。兩人摘了些豆角和黃瓜,又割了一小筐韭菜,拿到井邊來洗。良玉興致勃勃地把軲轆一搖,拎上來一桶水,倒在旁邊的大盆裡,紫娟把袖筒卷得高高的,蹲在地上洗菜。兩隻白嫩的手腕,戴著翠綠的玉鐲,綠玉鐲也浸在水裡。良玉看呆了,說:「咱們就在這務農吧,這種日子也很自在。」紫娟說:「別胡思亂想了,我要洗第二遍了,快打水。」換了一盆清水,良玉也蹲了下來,幫助洗菜,情不自禁地抓住了紫娟的手腕。紫娟輕輕地抽了出來,說:「別發愣了,咱們要去做菜了。」做了雞蛋炒韭菜,涼拌了黃瓜,煮了豆角,三樣碧綠的菜擺上了桌。看著自己的作品,兩人十分開心。紫娟說:「對!還有最好吃的菜,又是現成的,我怎麼忘了?」兩人來到一個小倉庫,屋子裡擺滿了罎罎罐罐,全是大嫂醃制的小菜,又發現了鹹鴨蛋,煮了鹹鴨蛋,把醃制的小菜,擺滿了八九盤。兩桌像模像樣的菜就出來了。良玉問:「要喊他們吃飯嗎?」「讓他們多睡一會吧。」

搗鼓了半日,兩人也累了。再加上昨晚寫了一通宵文章。不一會,良玉趴在院中的石桌上睡著了。紫娟連忙拿件斗篷輕輕蓋上。傍晚蚊蟲飛來飛去,紫娟站在良玉身邊,用扇子趕著。不一會大嫂第一個走出臥室,接著陸陸續續都起來了。走進廚房,大嫂說:「挺像樣的,小倆口真能幹,以後可以過自己的小日子了。」大家坐定,紫娟抱來一大摞細瓷碗,盛一碗飯,良玉接過一碗,分別遞到眾人跟前。桃花要幫忙,大嫂說:「你只管舒舒服服地坐著,今天就是要小倆口伺候我們,咱們享享清福。」紫娟狠狠地瞪了大嫂一眼。盛完飯,紫娟又拿來十幾個小瓷碗,分別給眾人盛雞湯。打開湯蓋,香味撲鼻。良玉笑盈盈地放到每人面前。這時秉智歪著頭盯著良玉看。良玉說:「我臉上又髒東西嗎?」秉智說:「良叔剛來時,總板著臉,我們都怕良叔。現在良叔變了,一天到晚笑嘻嘻。笑起來更好看了,都快超過玉叔了。」良玉故意收了笑容:「有嗎?有嗎?」大嫂說:「喜事一連串,能不笑嗎?失散了三十多年的大伯找到了,又有了可心的小媳--」話沒說完,紫娟從背後把個剝好的鹹鴨蛋塞到嫂子嘴中,大嫂滿嘴黃黃,白白,齜牙咧嘴,「鹹死我了,鹹死我了。」眾人見狀,都大笑起來。

(待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