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四異常人物】當年學生官僚變身億萬富豪(圖)


肖建華被指藉「六四」不對抗及傍中共權貴而發跡。
肖建華被指藉「六四」不對抗及傍中共權貴而發跡。(圖片來源:合成圖 getty images 網路圖片)

【看中國2019年5月28日訊】今年是「八九六四」30週年,「六四」人物當中,一些後來發展異常的人物,值得關注。《看中國》整理幾位經歷頗有看點的異常人物,以餉讀者。這一次我們談肖建華

2017年1月下旬被北京當局從香港帶走的明天系掌門人肖建華,被指是藉「六四」時不對抗及傍中共權貴而發跡。有起底文章揭示,肖建華曾在北大賄選當上學生會主席,又在「六四」學運的絕食中偷吃。其發跡史中,「第一桶金」竟然是在任北大學生會會長(主席)時,一家人扮軍方高層與外國電腦公司做生意得來的。

肖建華靠「六四」不對抗及傍中共權貴起家

2017年1月27日,大陸金融巨鱷肖建華,在香港被大陸公安和國安押返回國。海外多家報導指,由於肖建華涉及中共高層權鬥,因此遭到北京控制。

據悉,肖建華與多個江派太子黨關係密切,曾協助中共政治局前常委曾慶紅的兒子曾偉,以僅30多億元人民幣,鯨吞市值達700億元的山東魯能電力;又出資3.5億元,收購中共政協前主席賈慶林女婿名下一家房產公司。

美國《紐約時報》曾報導,肖建華是「六四」後起家的億萬富豪。

報導隱晦揭露肖建華的起家史。其一,他作為「六四」期間的北大學生會主席,從未與中共對抗,而後又進入商界成為富豪。其二,他所成立一系列科技公司,得到北京大學校方資助。第三,肖建華與部分中共高層官員親屬關係良好,並成為商業夥伴。

肖建華在北大搞賄選 「六四」時假絕食

《看中國》署名華真的文章揭露,肖建華在北大謀取學生會主席時,就有賄選行為,「六四」參與絕食又偷吃。文章認為,肖的這些早年劣行注定了肖建華日後的走向。

文章披露,北京大學1980年代有個燕春園飯莊,是學生請客吃飯高檔之所,擺一桌席在那個年代,需要人民幣30至40元,相當於普通工人近一個月的工資。肖建華在當上北大學生會正主席前成為副主席之一,為了謀求1988年的正主席之選,在燕春園擺了不少場子。

但肖建華是一屆貧苦學生,哪來的錢請吃?因為是60號人的系代表「小圈子」選舉學生會主席,肖建華搞定這60號人中的一半就有希望,他找來「學生金主」贊助,在眾目睽睽之下宴請八方代表,吃喝中,選票搞定。

文章說,肖建華或許受了1980年代「賄吃」的啟發,在以後的經商中「發揚光大」。

文章又提到,1989年之初,肖建華賄選成為北大學生會主席,胡耀邦逝世引發學潮,肖建華站在政府立場方面,被罵為「學賊」,後中央輿論又似是向在民眾,肖建華見風使舵,也跟著去了天安門,頭上繫上帶子,絕食起來。但肖建華忍了一兩天就無法忍受。無奈之下,在去天安門廣場邊上上廁所時,肖建華偷偷吃東西,被同學發現,被驅逐廣場。

肖建華在北大當學生官僚時和軍方做生意賺「第一桶金」

星島集團主席何柱國曾披露早年和肖建華見面時,對方透露了如何賺到「第一桶金」。

何柱國說,上世紀90年代肖建華擔任北京大學學生會會長時,認識國外電腦公司高層,向對方建議說,如果想在大陸發展,必須與中共軍方做生意。

數月後,肖安排電腦公司高層與「軍方高層」在軍事科學院會面,當中包括上將、中將和少將等。最終,透過肖建華做中間人,雙方達成協議,電腦公司以折扣價出售電腦予「中共軍方」。

肖建華透露,其實並沒有賣電腦給軍方,所有電腦都是在街外出售的。

當何柱國問肖如何向軍方交代,肖回答:「上將」是他的父親(扮演),「中將」是他的舅父,「少將」是他的母親。肖又稱家人不是軍人,軍服全是租來的,開會的會議廳亦是租用的。

肖建華稱,一兩年後他賺了一兩千萬美金。

「六四」事件助推肖建華躋身最富有人士之列

肖建華在北大有當「學生官僚」的經歷,讓他經商時得到了好處。

1989年的六四事件助推他躋身最富有的人士之列。甫一畢業,肖建華就在北大的直接資助下步入了商界。接下來,他成了第一批與中共政界關係密切的金融圈高層人士的一員。他不遺餘力地趨奉中共權貴,逐漸變得像是中共統治階層的銀行買辦,自己也成了億萬富豪。中共黨內現在有一種自毀傾向腐敗演變為大規模的劫掠行為。肖建華與北大的良好關係在一開始就讓他獲得了明顯的益處。肖建華旗下的企業達成的交易似乎使中共高層領導人的親屬獲益。

幾年前還未出事,肖建華在接受《蘋果》專訪時,說自己喜歡讀書,不喜歡政治。這一說法顯然與他早期履歷不同。從肖建華後來的經商經歷看,他在北大當「學生官僚」的經歷,讓他經商時得到了好處。

1992年至1994年,肖建華出任北京大學生物城籌備小組辦公室主任。1993年創辦北京北大明天資源科技有限公司,在這個公司中,北大資源集團擁有20%股權。肖建華的公司部分得到了中共校方的資助。

肖建華留校後發生的一事件是其離開仕途的原因。當時,北大從各單位找人組成招生組,肖建華參與了招生組。負責內蒙古片。在招生過程中,肖建華曾答應錄取某人,回到北大之後,北大招生辦的負責人不認可,說這種先斬後奏不行。但肖建華在那邊已經答應人家了,而且,他答應的是當地一個中共官員,因此,肖建華完全下不了臺。傳說中他甚至為此下跪。但招生辦還是沒有買他的帳。

肖建華在內蒙將什麼人違規招進北大,可能與肖建華的太太有關。肖建華太太是內蒙古人。內蒙是肖建華的明天系的根據地。明天系由北京開始,然後到內蒙古之後開始崛起。

2014年6月4日,《紐約時報》的報導稱,北京——25年前,中共政府鎮壓了天安門廣場的抗議活動。幾天之後,廣播裡充斥著有21名學生領袖的通緝名單,指控的罪行是煽動反革命暴亂。位列名單之首的是20歲的北京大學學生王丹。至於中共官方的北大學生會當時的主席,並沒有被公開提到,在後來的歲月中也鮮有提及。他的名字叫肖建華。他從未與政府對抗,1989年6月的事件也未使其成為中國的「通緝要犯」。實際上,這些事件助推他躋身最富有的人士之列。

在那個動盪的春天,肖建華曾簡單嘗試在中共校方面前代表學生,隨後轉變立場,同意中共校方關於街頭抗議活動已然失控的看法。當時認識肖建華的人表示,他甚至還與中共校方合作,試圖在中共軍隊進入北京,展開武力鎮壓之前平息抗議活動。

獎賞很快來臨。甫一畢業,肖建華就在北大的直接資助下步入了商界。在接下來的四分之一個世紀裡,他成了第一批與中共政界關係密切的金融圈高層人士的一員。他不遺餘力地趨奉中共權貴,逐漸變得像是中共統治階層的銀行買辦,自己也成了億萬富豪。

肖建華控制著一座龐大的商業帝國,其利益主要涉及中共佔據主導地位的行業,比如銀行、保險、燃煤、水泥、地產,乃至稀土礦。這些業務大部分由他的控股公司明天集團打理。

通過一系列其他的投資工具,他持有中國最大的保險集團之一平安保險的股份,以及哈爾濱銀行、華夏銀行和興業銀行的股份。此外,他還收購了至少其他30家中國金融機構的股份。他是過去10年間異常活躍的交易場上最為積極的參與者之一,而且根據胡潤百富榜的估算,他的個人財富達120億元人民幣。

上世紀90年代末,他轉而過渡到了更賺錢的行業,那就是股市。他利用明天集團和其他投資公司在股市進行炒作,開始大筆吃進上市公司的股票。

他之所以能夠成功,部分是靠培植和中共政府官員的關係,然後利用這些關係,把現有公司轉移到更好掙錢的地區,或在這些地區成立新公司,比如他的家鄉山東省和內蒙古包頭附近的地區。在接下來的十年裡,他協助組建了數十家投資公司。他的合作夥伴往往是中共政府機構,比如中共包頭市國有資產監督管理委員會。

雖然殼公司在中國被廣泛用作投資工具,它們也可以用於掩蓋中共公務人員擁有股份一事,為商人送上的好處提供幌子。肖建華頻繁利用這些工具,從而引發了一些猜測——他擁有特權,能夠參與涉及中共國有資產的交易,並與中共統治階層的家人共同獲益。

他曾數次陷入爭議。2006年,大型國有能源企業魯能被一組鮮為人知的投資公司收購。幾家涉及這項私有化交易的公司均屬肖建華名下。

肖建華承認,他結識了不少中共高層領導的子女,並曾與他們一起投資。肖建華旗下的企業達成的交易似乎使中共高層領導人的親屬獲益。

學運領袖看肖建華們:權力與金錢高度苟合的權貴之路摧毀中華民族是非善惡正邪價值

王德邦在《中國人權雙週刊》發表文章〈由肖建華們看「八九」裂變與中國路向〉認為,肖建華的人生發跡史,可映照出中國社會近幾十年來的畸形發展軌跡。

文章認為,從媒體披露信息中會發現,肖這類富商巨賈竟然沒有給社會提供什麼可擺上台面的、無論物質性的或精神性的產品,而只看到他手頭有一大堆公司,似乎顯示他什麼都能做,但究竟在做什麼,卻難為外界所知。

文章說,多年來中國從縣區到省市再到京都,寄生著一幫大大小小的肖建華。這些人神通廣大,但在現實中無法找到他們經營的產業,而只見他們經年累月混跡於酒色場所,迎送於官商之間,他們甚至戲稱自己為陪吃、陪喝、陪玩的「三陪先生」。

文章指出,這批「能人」在當地呼風喚雨,不僅當地所有重大投資項目有他們的影子,就是官僚換屆升遷之途,也能看到他們的蹤跡,也就是說他們事實上在當地權錢通吃,使得那些正兒八經的商人得仰其鼻息,那些官僚得將其奉若嘉賓,以致當地求財求官的都得找他們。對求財的,他們是當地一切資源與錢財的總包頭;對求官的,他們是疏通上層打理關節的說客與掮客。

文章認為,肖建華不是這個時代的特例,而是近幾十年來在中國大地滋生起的專事經營權力與金錢的一個階層,他們借權賺錢,以錢買權。

王德邦文章也指出,肖建華一生最大的轉機也正是在1989年春夏北京那場愛國民主運動中。當時,他以北大學生會主席身份站在支持政府而反對學生的一邊,由此成為陳希同的座上賓,獲得了入夥權力集團的「投名狀」,變身為權貴的「自己人」。之後,他借權力來掘國庫吸民脂,又不斷輸送金錢反哺權力,從而與權力結成存亡相依、榮辱與共的關係,極速地打造起一個財富帝國。

文章說,起於對開明改革派代表胡耀邦紀念的八九民主運動,主要訴求是「反腐敗、要民主、爭人權」,其實質反映著中國社會當時面臨何去何從的歷史性抉擇,是改革與保守,民主與專制,文明與野蠻,人性與獸性,普世價值與「中國特色」等等的一次公開大較量。最後權力集團中頑固反動勢力用武力鎮壓了這場運動,撕裂了整個中國社會,斬斷了中國遵循普世價值融入主流文明的路徑,開啟了拒絕政治改革的畸形權貴經濟發展之路。

「八九」時期的學生也由此出現裂變:類似肖建華之流站到了支持頑固派鎮壓的一邊,放棄了社會責任,選擇了冷漠自私,走上與權力結合謀官謀財之路;另有一批堅守為國為民的社會責任、不改初心、捍衛人類良心與普世價值、矢志推進中國民主法治與人權者,就只能以監獄為家──二十幾年來反覆進出於牢獄的大門。這批陷身於監獄的良心持守者與這批享樂於權力金錢的權貴者,是「八九」裂變後的社會兩極。

文章特別指出,從「六四」鎮壓後中國社會裂變出現的如上兩種極端人生,可以管窺中國二十幾年來的發展路徑:背棄民主法治人權的權貴發展之路,必然權錢交易、腐敗橫行,致使民困國殘、社會經濟文化政治畸形病態,進而繁衍出肖建華這樣富可敵國而窮奢極欲的階層。這種發展,對權貴集團而言,是最能窮盡國財民脂而飽其私慾的,當然被他們奉為是人類有史以來最好的、創造了可堪世界學習的中國模式。為了堅固這條權貴之路,使其續延千秋萬代,永葆本色,權貴們不僅屠殺了「八九」那批起來抗議者,還持續將敢於堅持「八九」信念者送入大牢。

王德邦認為,中國自「六四」屠殺後走出的這條權力與金錢高度苟合的權貴之路,不僅摧毀了中華民族固有的是非善惡正邪價值,還毀棄了人類公平正義的法規倫理,造成了國家腐敗氾濫、貧富兩極、環境惡化、資源枯竭、發展乏力,致使社會民怨沸騰、矛盾日熾、衝突四起,公民生命財產安全沒有保障,社會處於高度惶恐不安狀態,中國事實上已病入膏肓。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