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法律界反對引渡修例 三千人士黑衣遊行(視頻)

2019-06-07 00:30 作者: 王維中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法律界6月6日舉行97以來第五次黑衣靜默遊行,近三千人出席。並在遊行終點政府總部默哀三分鐘,以抗議政府修改《逃犯條例》。
香港法律界6月6日舉行97以來第五次黑衣靜默遊行,近三千人出席。並在遊行終點政府總部默哀三分鐘,以抗議政府修改《逃犯條例》。

【看中國2019年6月7日訊】(看中國記者王維中採訪報道)香港法律界6月6日(星期四)發起黑衣遊行,抗議香港政府修訂《逃犯條例》。包括多位現任及前任大律師公會主席,估計約三千人出席,是1997年香港自主權移交以來,最大規模的法律界靜默遊行。

香港法律界發起黑衣遊行

30位法律界選委和法律界立法會議員郭榮鏗發起法律界靜默遊行,6日傍晚6時從中環終審法院起步,遊行至政府總部,他們身穿黑色服裝,以靜默的方式遊行。參與者中包括多名資深大律師,大律師公會前主席及法律學者等。

香港大律師公會前主席梁家傑在遊行前表示,前特首董建華和現特首林鄭月娥一樣都說不會撤回惡法,即使當年七一遊行後還繼續堅持。但世事難料,「我只是知道,今次這個逃犯條例以及司法互助的條例,一旦通過,香港將永遠不會一樣。香港和內地根本就再沒有任何的區隔,兩制變成一制,亦都等於香港玩完。」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及多位前主席梁家傑、陳景生、李柱銘等人領頭遊行。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及多位前主席梁家傑、陳景生、李柱銘等人領頭遊行。

罕有公開露面的大律師公會前主席黃福鑫表示,當局拒絕與法律界直接會面,他們必須走出來抗議,表達立場:「我們法律界次次出來行都是有因的,你們市民要看看理由是甚麼。所以我們都儘量帶一些事實給市民看。出來又不會有甚麼獎勵的,出來只是帶訊息給全港市民知道,究竟真理在哪裏。」

法律界選委查錫我批評港府堅持要通過修例不是擇善固執,而是「擇惡固執」,對此感到難過。對於港府多次強調,修例後會有特首把關,他表示質疑。

查錫我說:「第一她不是法律專業,第二她憑甚麼說這個人不應該遣送回去?要求遣送那邊,提供了證據。那些證據是真是假,在香港就要經過法庭去審判,由法官去決定,到底你說他認罪,他甚麼情況認罪?是苦打成招?是被人騙?還是被人威脅所以認罪?如果是的話,那個不可以呈堂的。」

查錫我強調北京政府沒有司法獨立:「中國到今日為止,都是共產黨領導,中國的法院都是由政法委去領導,政法委就是共產黨黨員。就是說,審案是由黨員去領導審案,不是由專業審案,這樣的話,你說怎麼可以對它有信心?」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及多位前主席梁家傑、陳景生、李柱銘等人領頭遊行。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及多位前主席梁家傑、陳景生、李柱銘等人領頭遊行。

公民黨黨魁、大律師楊岳橋表示,從香港大律師公會、30位法律界選委到近日香港律師公會,皆顯示香港絕大部份的法律界皆反對修例:「來自不同政治背景的律師,其實都是不約而同地有這個擔憂。」

楊岳橋呼籲港府一定要尊重專業的意見:「特別是這條條例,對於香港法律制度的改動,影響是這麼深遠的話,特區政府倉促而行,這個是完全違反了基本的尊重和知識的。」

對於港府繞過法案委員會、公眾諮詢和公聽會等所有立法程序,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批評:「我只能夠講今次政府在這種情況之下,強行通過逃犯條例,繞過所有正常立法程序,是會對香港的法治,對一國兩制的破壞力是非常之大,非常之嚴重。」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及多位前主席梁家傑、陳景生、李柱銘等人領頭遊行。
香港大律師公會主席戴啟思及多位前主席梁家傑、陳景生、李柱銘等人領頭遊行。(以上圖片來源皆為看中國攝影圖/周秀文記者)

遊行約晚上七時抵達政府總部外。遊行人士面向政總靜默3分鐘,其後散去。郭榮鏗表示,估計有2500至3000名律師及大律師參與,是九七回歸後最多人參與的法律界遊行。

郭榮鏗說,法律界齊心向政府指出,修例是對香港法治最大衝擊及破壞,要求馬上撤回。

反送中大遊行

對於6月9日民陣將舉辦的反送中大遊行,梁家傑相信越多人出來越可以保住香港。

黃福鑫表示,他也會參加6月9日大遊行,「當然,如果我們以保障我們的法律的城牆,我們一定要出來的。」

郭榮鏗則希望市民聽到法律界聲音,6月9日有更多人參加反修例遊行。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