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李雙江、夢鴿夫婦的公開信(圖)

2011-09-18 22:40 作者: 瀋漢唐

手機版 简体 1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李雙江之子打人
看中國配圖(網路圖片)

李雙江大哥、夢鴿姐姐:

你們好。

你們或許不認識我這個小弟,但是我在孩童時代就認識你們。我跟夢鴿姐姐有點緣分,因為我是湖北沙市人,跟她是同鄉,不僅如此,我媽媽跟夢鴿姐姐的母親余阿姨是同事,當年她們都是沙市蔬菜公司的職工。我比夢鴿姐姐小十多歲,在我上小學的時候,夢鴿姐姐已經成名了。那個時候,我迷戀費翔、小虎隊以及霹靂舞,也經常在學校的文藝演出上表演。余阿姨還跟我媽媽開過玩笑,說將來讓夢鴿姐姐教我,可我最終並沒有走演藝這條路。雖然與夢鴿姐姐從未謀面,但我曾經以夢鴿姐姐自豪過,也曾經非常佩服李雙江大哥的嗓音。曾經和同學唱卡拉OK,我會模仿李大哥的嗓音唱幾句「小小竹排江中流」,大家都說我模仿得像。所以,有這樣的緣分,在這裡稱呼你們二位一聲大哥、姐姐,我想你們會接受的。

最近發生的事情在網上被炒作得沸沸揚揚,也出現不少流言蜚語甚至造謠中傷,肯定給你們以及親戚朋友帶來很多苦惱,希望你們漠視這一次人生低谷,振作起來。安慰的話我不多說了,今天給你們寫信,其實也就當是一名喜歡你們的小朋友,想跟你們拉拉家常、說點知心話,想到哪裡我就說到哪裡。之所以寫成公開信的形式,其實也就是想讓網友聽聽我的分析,也順便做個見證。發生的這一連串事情我有這麼幾點想法:

第一、我身在美國多年,本已不太關心大陸的瑣事。但這一次媒體炒作的「李天一打人事件」,爆發得太過於突然,我認為事情背後沒有那麼簡單。按照媒體的說法,事件發生在9月6號晚上,而7號全國媒體就鋪天蓋地的以「李雙江之子打人」為標題大肆報導,新浪、搜狐、網易在數小時之內出現上萬條網友評論,矛頭幾乎一致指向李雙江。這樣看來,此事明顯不正常!中國大陸是一個嚴格控制新聞自由的地區,怎麼突然間會以如此高效率、一致口徑來報導這件事?媒體報導說,打架是因開車鬥氣而引起,如果屬實,那麼這充其量不過是一件普通的治安事件,這種事哪個城市哪天不發生個百八十起?怎麼單單這件事就突然間炒作得那麼厲害?李天一併沒有類似「我爹是李剛」那樣的大吼大叫,那麼他是李雙江的兒子這個身份,別人是怎麼知道的?他的身份只有負責處理案件的公安機關有可能知道,那麼這是不是派出所有意向全國媒體透露的?媒體報導這樣一件普通治安案件,卻有意的突出「李雙江」的名字,引發數以萬記的網友對當事人的父親李雙江炮轟謾罵,這種事正常嗎?根據我在大陸的生活經驗,我斷定:這件事背後有預謀!這是政治鬥爭所慣用的手段!說簡單點,可能是與李雙江有利益衝突的人利用了此事大肆炒作。如果說嚴重點,很有可能開車、鬥氣、引發口角、進而引發打架的整個事件都是被人一手策劃的,通過這條導火索而引發輿論暴動來打倒李雙江,使他在利益爭鬥中失去權勢。這樣的手段,在中共的歷史上是再正常不過的了。

第二,事件發生數日後,又有人以「沙市老鄉」的身份,在知名論壇發貼,以質疑夢鴿學歷的語氣大肆披露她童年時代的隱私,引髮網友看熱鬧、說閒話甚至嘲諷和罵人,肯定給夢鴿本人及家人帶來極大的精神打擊。這個所謂「沙市老鄉」有意混淆概念,比如他提到,夢鴿的母親是「沙市一菜市場賣菜的」,有意給人印象好像是夢鴿生在一個沒有文化的家庭,父母都是目不識丁的文盲。其實,余阿姨是當時沙市蔬菜公司的正式職工,是個會計。在計畫經濟年代,蔬菜公司作為一個國營企業,算得上是一個很有實力也很重要的部門,收購農民的蔬菜歸他們管,市民能否買到新鮮蔬菜也歸他們管。那時國家的政策是糧油蔬菜執行價格倒掛,出售價低於收購價,虧損的部分由政府補貼。蔬菜公司的工作非常辛苦,每天凌晨四點天沒亮就要上班,收購農民進城的蔬菜,幾十種蔬菜進行分類管理,天亮後就向市民出售,工作時間一直到晚上八點。有時還要出差,開貨車到外地和山區收購時令蔬菜,幾天幾夜連續工作都是家常便飯。所以這個公司的職工,不僅要精通聽、說、看、量、算,而且工作強度大、非常辛苦,這不是什麼人都能幹得了的。這個公司職工的文化層次是不低的,在當時的社會地位也是比較高的,因為計畫經濟年代物資不豐富,有時候拿著鈔票和糧票不一定買得到新鮮蔬菜,而他們手裡有便利條件,所以很多人求辦事。這個所謂的「沙市老鄉」,有意混淆概念,貶低別人的家庭環境,又揭發別人童年的隱私,目的就是想打垮夢鴿的精神支柱,其實更深層的目的是要打擊李雙江,其手段如此卑鄙又低級。而隨後多家媒體赴醫院意圖採訪被李天一打傷的「彭先生夫婦」,卻因病房被武警把守而無法採訪,那麼傷者的傷勢以及一些其它細節就無法讓世人知道了。從事件發生後迅速爆發新聞熱點,到論壇上的揭露隱私和造謠,再到後期媒體進一步採訪被阻攔,這不得不讓人更加懷疑這整個一連串的事件都是有預謀的。

第三,任何人只要在社會中與人接觸,磕碰和矛盾就在所難免。我想二位在平日的工作中即使再小心,也不可能完全不得罪人。得罪了人也挺正常,但是很難看到如此精心策劃、精密配合的造謠中傷報復事件。這說明背後這股力量的目的是想要使二位身敗名裂,以後永遠無力與其利益角逐。說白了都是一個利字。這樣的手段,對於瞭解文革那段歷史的人來說,應該是非常熟悉。我出生的時候,文革早已結束了,但是即使在當時所謂「改革開放」的寬鬆時期,仍然有些人人自危的氣氛。後來我讀《九評共產黨》,我明白了這是共產黨有意營造出來的恐怖氣氛,就是要嚇唬你,要你乖乖受奴役。需要你的時候利用你,閑你礙事的時候找個理由除掉你,這就是共產黨的慣用手段。可是被當作工具去打倒別人的人,也生活在這個恐怖環境之中,誰知道某天當這個曾經的「工具」成為障礙的時候,會不會被另一個工具除掉呢?既然如此,為何不離開這個恐怖環境呢?徹底擺脫它、脫離它,求得心靜身安。擺脫它的良方,首先是要認清它的邪惡,我推薦二位讀一讀《九評共產黨》這本書,會讓二位恍然大悟的。

第四、我發現除去背後策劃的陰影外,很多網友其實與打架事件沒有任何利益關係,卻也加入了浩浩蕩蕩的「倒李雙江」行列之內。他們把李雙江的歌改了詞翻唱、發貼子說些流言蜚語。甚至就連媒體被武警阻攔無法採訪到受傷者,也歸為李雙江的罪過,說是李雙江動用了權、錢、關係,三位一體的掩蓋真相。其實這些猜測都是經不起推敲的。李雙江如果真有這麼大本事,就不可能坐視一件如此普通的治安事件發展成現在這個樣子,他早該在事情的萌芽狀態就花點錢讓媒體封口、讓派出所低調處理了。那麼為什麼網上的矛頭一致指向李雙江呢?其實這就是因為中共腐敗透了,民眾深受其苦,「民」對「官」的矛盾已經激發到非常尖銳的地步了,所以出現了大量「仇富」、「仇官」的普通老百姓。老百姓已經形成了一種條件反射,只要一看這人是名人、有錢人、代表黨出鏡的人,不用經過大腦思考就破口大罵!這就是中共統治下長期奪取民眾應得利益所造成的惡劣後果,社會矛盾一觸即發!所以,一有風吹草動,老百姓不會理性的去思考此事件中李雙江本人究竟有什麼責任,而是很自然的就把李雙江這個名字同壓迫他們的共產黨劃分在一起,等於成了老百姓的對立面。單從打架事件而言,李雙江有什麼責任呢?兒子把別人打了,要老子來承擔嗎?按照中國的法律,打架鬥毆應該承擔治安處罰的責任。那麼被打的那個人究竟傷勢如何?他有沒有還手?李天一是否也受傷?這些判斷情節輕重的細節,媒體統統沒有報導。所有責任都是李天一來承擔嗎?即使李雙江、夢鴿夫婦沒把兒子教育好,應該承擔道德上的譴責,為什麼要給他們造謠呢?造謠的人出於什麼心理呢?可是,在強烈激化的矛盾中,老百姓不會像我這樣理性的去思考的。所以,很可悲,二位充當了中共的替罪羊,被動的成為這個政權轉移矛盾焦點的手段。老百姓找了個機會、找了個名人對象,罵了、鬧了、發泄了、高興了,就可以安靜一小段時間,中共政權又能苟延殘喘一小段時間。背後的痛苦,留給二位一輩子去承受。這就是殘酷的現實!

第五、從另一個角度公平的說,二位在事業的發展時期、成名時期,都是以唱為黨歌功頌德的歌曲而成名的。共產黨給老百姓洗腦,給老百姓製造繁榮昌盛的虛無幻影,需要文藝戰線的幫助,二位很不幸的成為了幫手。當然,在這個體制之內的人,時時處處生活在謊言之中,可能本意並非想助紂為虐,可是客觀上卻造成了助紂為虐的效果。在黨文化中要想認清共產黨的真實面目,真的是很難,周圍的環境一切都是謊言,所以就對謊言習以為常的誤認為是真理了。只有透過這個體制之外,對比民主國家和自由社會的正常思維方式,才容易看得清楚。當然這需要有個過程,我也經歷過這個過程。這一次的事件給二位及親戚朋友帶來無盡的痛苦,但是從另一個角度而言,未嘗不是給二位把這謊言建立起來的鐵桶般的體制撕裂了一條口子,讓二位呼吸一些新鮮空氣,獲得一些智慧,知道將來如何避免更大的痛苦和損失。老子說:「禍兮福之所倚,福兮禍之所伏。」所以,家族出現不幸,不一定全盤都是壞事,從另一方面來看,它能起到警示作用,用相對小的損失避免將來更大的損失,所以也許會變成好事。我想,李天一肯定一輩子都忘不了這次事件了,如果他能積極吸取教訓,這對於他將來的成長和為人處事的方式態度,其實是不無裨益的。如果二位及相關親戚朋友能從此事件中獲得啟迪,明白鬥爭、恐怖、傾軋和栽贓陷害是共產黨邪惡之根本,那麼對於二位在即將到來的歷史大變革中作出正確的選擇,一定是大有好處的。

所以,作為一位未曾謀面的故人,因為緣分的關係,給二位寫了這封公開信,我想說:李雙江大哥、夢鴿姐姐,我勸你們退黨!退黨、退團、退隊,這是國際自由社會發起的「三退」運動,目的就是希望生活在共產黨謊言和暴力中被壓迫和欺詐的人們能夠認清邪黨的真實面目,徹底脫離這個環境,從內心深處擺脫對共產黨的恐懼。上文我不是說過嗎?昨天被中共利用過的工具也許今天它嫌你礙事了,要除掉你。而今天用以除掉你的那個工具說不定明天又礙事了,又將被除掉。有些時候,也許你並不礙什麼事,但是黨要利用你當靶子,藉以轉移矛盾,黨需要你替黨作出犧牲,於是很多人就這樣不明不白的當了替死鬼,四人幫不就是這麼回事嗎?這樣下去,中國大陸十幾億人,那不要搞得人人自危嗎?實際上早就已經人人自危了。既然如此,為什麼不徹底從精神上擺脫這個邪靈的控制呢?為什麼還要守著一點不合法也不合理的既得利益,而寧願一輩子提心吊膽的生活在恐懼之中呢?那點既得利益,客觀上是不是就像幫了強盜搶劫,強盜從贓款裡面拿出一點來「分一杯羹」呢?如果人人都「三退」,都拒絕貪污腐敗的黨文化和消極懶惰的黨風氣,堅持不害別人、堅持不欺詐別人、堅持不嘲笑無辜人、堅持依照法律和良心辦事,共產黨這個邪靈還能利用誰呢?假如天賦秉異的歌唱家堅持不唱紅歌,不用自己美妙的嗓音和豐富的表情把謊言包裝成真理灌輸給老百姓,老百姓不至於被洗腦被矇蔽,他們能有今天這麼苦的日子嗎?假如新聞媒體不造假,不引發錯誤的輿論導向,會出現那麼多網友不分青紅皂白的罵人造謠嗎?假如政府處事公平,不貪不腐,會引發那麼多社會危機和暴力發泄事件嗎?

回頭說說夢鴿姐姐的家鄉,當然也是我的家鄉,湖北沙市,現在叫荊州市沙市區,不瞭解的人以為是個經濟落後的小城市,而懂一點長江流域尤其是江漢平原近代史的人應該知道,沙市是曾是長江流域重要的港口、物流中心和製造業基地。中日甲午戰爭清政府戰敗後與日本簽訂《馬關條約》,日本要求開放在華四大商貿口岸的特權,第一個要的就是沙市!沙市在民國經濟鼎盛時期,曾有八個國家在此設立領事館。荊州是楚文化的發祥地,這里民風淳樸、道義盎洋,而江漢平原潮濕溫暖的氣候又特別適合穀物生長和魚鱉繁殖,這裡是當仁不讓的文化濫觴、魚米之鄉、經濟重鎮。而中共建政後,貪污、腐敗、毀滅文化、過度開採、破壞環境以及錯誤決策,致使沙市曾經輝煌的文化和工業幾乎全部毀滅。荊州和沙市有很多與宗教和文化相關的地名,如金龍寺、三清觀、文星樓、江瀆宮、春秋閣等等,都曾是歷史悠久、規模宏大、造型精美的大型建築群,在文革期間被人為的毀滅怠盡,如今只剩一個個空蕩蕩的地名。現存的幾處古蹟如章華寺、太暉觀、玄妙觀、開元觀、鐵女寺、關帝廟、文廟、萬壽寳塔等,有相當一部分是後期重建的,粗製濫造的工藝水平遠遠比不了原先精彫細琢的。如今,常年的環境污染導致長江水位急劇下降,以前的深水良港沙市港全盛時期有一百多個碼頭,現在僅剩寥寥幾個,幾乎常年閑置。貪污腐敗導致工廠相繼破產,工人下崗、農民失地、學生失學、衣食堪憂。沙市不是毀於晚清政府內憂外患時期、不是毀於民國軍閥割據混戰時期、不是毀於日寇的鐵騎和蹂躪之下、也不是毀於國共內戰的兵燹之中、甚至沒有完全毀在文化大革命狂熱的打倒一切之中,沙市,實際上是毀於共產黨的貪污、腐敗、奴役人民、洗腦欺騙和敲骨吸髓的壓迫中!大批大批下崗失業的沙市技術工人,不得不背井離鄉到沿海打工、換取微薄的工資,聊以餬口。本事稍微大一點的,就像夢鴿姐姐一樣,到大城市落地生根;或者像我一樣,拚命讀書、出國留學、拿綠卡,寧願把自己的智慧和能力為外國政府做貢獻,也不敢回到中共殘暴統治下的故鄉。上面提到過夢鴿姐姐的母親余阿姨,和我媽媽一樣,在蔬菜公司工作非常辛苦,起早摸黑,可謂為社會做出貢獻了。當然,那是計畫經濟年代,是黨需要你貢獻青春的時候,你就得貢獻青春。而一旦政策變化,黨不再需要你的時候,直接一腳踢開,根本不管你的死活!九十年代以後,糧油蔬菜搞「市場經濟」了,沒有財政補貼了,沙市蔬菜公司也進行所謂的「民營改制」,當時的負責人郭逞強(此人已遭報應自己從樓梯上摔死),為了搞「改制」把國營企業變成自己的私人財產,把老職工一腳踢開,強迫給老職工區區兩三萬塊錢買斷工齡,從此以後就不再發一分錢的退休工資,讓這些為社會貢獻了一輩子的老職工老無所養、老無所依。當職工聯合起來上訪、告狀,郭逞強竟然花巨資打通所有的政府部門,寧願多花數倍的錢,把國有資產行賄、滋養腐敗,也不給老職工買養老保險。另一位余阿姨和我媽媽的同事楊先鳳阿姨,只因為煉法輪功,堅持為人處事奉守「真善忍」的原則,就被共產黨抓去數次,毒打她。警察不讓楊阿姨睡覺,用強烈的燈光照射眼睛、罰站、受凍、打耳光、把辣椒水噴入眼睛與嘴裡、把點燃的煙卷塞入鼻孔內、用棉被將她摀住(叫包餃子)穿著硬底皮鞋在她身上踩,殘酷折磨九天九夜,致使楊阿姨昏死過去,胳膊被打脫臼,企圖叫她放棄信仰。最終楊阿姨被迫害致死。如今的故鄉沙市,再也不是那個經濟活躍、文化繁榮的中心城市了,成為一個滿目瘡痍、蕭條冷清的地方。全國有多少個像沙市這樣的地方呢?難怪有人曾經嘶聲裂肺的大吼:每個人的故鄉都在淪陷!

所以,我希望李雙江大哥和夢鴿姐姐,好好讀一讀《九評共產黨》這本書。這本書在大陸是被共產黨嚴格禁止的,因為它講了大實話!但是,在國外的網站上可以很容易的免費下載。共產黨為什麼禁書、禁網、禁電臺呢?其實就是因為它心虛,它怕老百姓瞭解真相,不然的話每年花那麼多錢封鎖網路、監聽電話幹什麼?我希望二位多瞭解一些自由社會的信息,別老是生活在謊言的鐵桶裡,對自己和別人都不好。古人說的好,兼聽則明、偏聽則暗。多瞭解一些真實的情況,不能老是生活在謊言裡,最終自己也被謊言吞沒。希望二位瞭解真相之後,毅然「三退」,徹底破除共產黨的謊言並擺脫它在心靈深處的控制。其實,退黨並不難,也並不可怕,也不用擔心被共產黨知道之後迫害,只要自己真心嚮往光明,起個化名,到大紀元網站上登記一下,自由社會就給二位作出選擇了。既不花一分錢,同時因為是化名,又沒有什麼政治風險,人不就為求個平安嗎?在這件事情上希望李雙江大哥和夢鴿姐姐寧信其有、不疑其無,一定要作出正確的選擇。這也就是我今天給二位寫公開信的主要目的。希望二位慎重考慮。

此致
敬禮

你們從未謀面的小朋友:瀋漢唐
二○一一年九月十八日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