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渡條約為何令港人深感憂慮(圖)

2019-06-16 07:45 作者: 海濤

手機版 简体 0個留言 打印 特大


香港市民「反送中」(圖:美國之音/香港民眾提供)

【看中國2019年6月16日訊】六四30週年剛剛過去,香港就爆發了大規模抗議示威活動,主要抗議將人犯引渡回中國大陸的法律條例。香港市民上街遊行,引起全世界的關注。香港人為何如此不滿和憤怒,香港民主黨前主席說,這是因為大陸司法黑暗而造成的。

香港大遊行

八九六四前後,香港有百萬多人上街遊行,支持中國大陸的民主運動。自八九民運遭到血腥鎮壓以來,香港人三十年來不斷上街遊行,紀念六四,反對大陸的一些針對香港的法律法規或同大陸法律「接軌」的香港法規,例如2003年7月的50萬港人上街反《基本法二十三條》(有關顛覆罪)大遊行。主辦方說有50萬人,警方說有35萬,不過已故民主派元老司徒華(在回憶錄《大江東去》)說,警方用直升飛機觀察得出數據說:遊行人數65萬。由於港人的反對,23條被無限期擱置。

超過百萬人的大遊行,在過去的週末(2019年6月9日)發生了第二次。塞滿港島主要道路的遊行人數超過了百萬(警方說只有20多萬),要求收回惡法或打倒共產黨的口號此起彼伏,這次遊行示威餘波和後續效應持續多天,餘波仍然未熄,顯示港人對此條例的深深不滿和不安。

引渡條例

香港人關注的這個法案全稱是「2019年逃犯及刑事事宜相互法律協助法例(修訂)條例草案」,簡稱《逃犯條例修訂草案》,或《逃犯條例》、《送中條例》、《引渡條例》,是特區政府提交立法會審議的法律草案,以便向大陸、澳門、臺灣等地區移交嫌疑人和進行法律協助。這個正在香港立法會討論的《逃犯條例》,如不出預料將能通過施行。

按照這個條例,北京將更容易把想抓的人,從香港押回中國受審判刑。不過,由於港人的抗議,該法案的立法會的「二讀」已經推遲。但是,港府在北京支持下,仍決定繼續把這個法案討論下去,直至通過。

香港司法獨立遭侵蝕

就在六四過來的這三十年,香港和大陸已經出現了不少引起港人不安的案子:汶川大地震後,香港電視臺記者黃嘉瑜因為到四川採訪調查豆腐渣工程而被捕的譚作人,被當地公安以緝毒為由強行進入酒店搜查;香港政論雜誌創辦人兼王健民在深圳被抓並以經營非法出版物等罪名被判刑5年;香港出版商姚文田2013年10月27日因出版流亡作家余傑所著《中國教父習近平》而被誘使到深圳被抓,2015年5月,深圳法院判處姚文田10年徒刑罰款25萬人民幣,罪名是「走私普通貨物罪」。

八九民運期間在北京採訪的香港文匯報記者程翔2005年在廣州被抓,次年被判刑5年,罪名是為臺灣當間諜(程在服刑3年後被假釋回港);八九學運期間曾在人民大會堂前下跪請願的天安門廣場學生周勇軍2008年被從香港送回大陸受審判刑9年,當時周的辯護律師何俊仁和李進進曾說,周是被港府誘騙和出賣的,由內地公安從香港直接押送深圳。

中國大亨肖建華2017年1月在香港被綁架回中國,再加上銅鑼灣書店老闆桂敏海2015年被從泰國抓回大陸受審、電視認罪和判刑。該店另一老闆林榮基2015年10月在深圳被捕並在大陸上電視認罪等諸多香港市民都看得到的被「引渡」案,促使港人對此「條例」感到深切關注和不安。

另外,中國警察在高鐵口岸執勤,已經通過的香港的立法草案對不尊重中國國歌行為予以懲罰,這些都讓市民對香港本身的自由權遭到侵蝕而感到擔憂。不少市民認為,鄧小平給出的香港舞照跳馬照跑五十年不變的承諾,幾成廢言,一國兩制已不復存在。

香港市民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港支聯)主席何俊仁說,這些所謂法律條例,都是建制派借北京之手打壓香港民主自由。他說,這些條例一旦通過並實行,香港的司法獨立將受到極大侵蝕,而香港和中國大陸實行的所謂兩制的基礎,也將不復存在;用不了幾年,香港就會成為下一個深圳。

香港媒體人練乙錚援引另外一位媒體人、蘋果日報老闆黎智英的話說,如果該法案獲得通過,「香港也會變成共產黨統治的中國城市」。親政府的世家富豪田北辰及其他商界代表也表達了明確的反對意見。

練乙錚:港人為何擔憂

曾當過香港《信報》主筆的練乙錚說,引渡法案具有追溯效力,許多在香港生活、目前或過去在中國大陸經商的人,可能有過行賄或嫖娼等觸犯中國法律的行為,這些都是在那裡的成功人士經常做的事。

「如今,引渡法案更有理由讓香港商界人士擔心。它不僅會破壞香港的商業環境,還會讓他們遭受中國當局的報復或敲詐---尤其是如果他們與美國有關係,而美中貿易戰繼續升級的話,」練乙錚說。

何俊仁:中國司法黑暗

何俊仁律師曾是香港民主黨主席,現在是支聯會主席,也曾當過立法會議員。他表達了市民對該法案的擔憂。他說:「這個議案的主要意思是:香港人,只有你在大陸曾有過他們認為是違法的事情,都可以將你引渡到大陸受審,而大陸又沒有什麼公正司法可言,一切都在共產黨領導下,它說了算。」

何俊仁說,具體程序是,中央就具體案例通過其駐港機構提出引渡要求,特首就把文件送到司法機關,而法官這時候大概只有配合的責任而發出引渡令,讓港人接受內地的司法程序和審訊。他說,到了那時,港人本來享有的權利,比如公開審訊、律師在場、無罪推定和保持沉默的自由,到時將徹底化為烏有。

他說:「香港政府能保證這些?內地的法庭是獨立審判嗎?有沒有黨的領導?」他還說:「香港人看得很清楚,許多內地人民連基本的人權自由都沒有,整個司法制度黑暗不堪,我們如何能有基本的信心,把我們的市民送到那裡去接受審訊。」

何俊仁說,一旦這些法規條例成為法律並獲得實施,港人很容易就被弄到中國大陸去受審,而中國大陸的法律又是那麼草菅人命,通常給政治犯安上刑事犯、經濟犯或者危害國家安全的煽動顛覆的罪名,而這些人一旦進入法庭審理程序,幾乎百分百地都被定有罪並服刑。他說,正是因為港人對內地的司法機關完全沒有信心,才有這麼多港人上街遊行的。

香港司法「漏洞」面面觀

香港資深傳媒人練乙錚週二(2019年6月11日)在紐約時報發表文章說:港人陳同佳去年在臺灣勒死女友逃回香港遭到臺灣通緝,由於港臺之間沒有引渡條約,不能被送臺灣受審,也不能在港受審,因港無外地作案犯罪管轄權,因此,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在今年3月提出要修改香港法規,以解決相關問題。

香港媒體報導說,港府認為,修改《逃犯條例》後,就可以簡化遣返引渡流程,允許從香港引渡人犯到大陸、澳門和臺灣。香港政府認為,這樣做可以堵住「漏洞」,而這個漏洞讓香港成了大陸罪犯的天堂。

根據路透社報導,反對這個引渡條例的不只是民主自由派,還包括在香港工作的大陸商業律師,他們也認為大陸司法系統不可靠,不符合司法公正的基本標準;香港也有法官認為,如果條例通過,政府將能更輕易地把球踢到法院,讓法院直接面臨來自北京的批評和政治壓力。反對者還包括學校、律師、教會團體以及人權組織。他們都認為,這個問題顯示現在香港的自由地位處於轉折點。

香港資深媒體人練乙錚在紐時文章中還說,現在香港立法會基本聽命行政機構,而後者又聽命中央政府。他說,特首提出的這個修正案,是「為了取悅北京的主子」。他還說,林鄭月娥這樣做,「可能做得太過火了。」

到週三晚些時候,抗議示威人群仍有集結。有報導說,當地防暴警察向示威者發放了催淚瓦斯,部分地段發生了警察和示威者的肢體衝突。

多年站在爭民主自由人權第一線的香港支聯會主席何俊仁說,第一波遊行已經結束,香港人會審時度勢,看情況進一步展開行動。估計立法會將在20號左右,再度審議該法案修訂條例,港人一定會再度上街,也許不排除罷工罷課和罷市,但如論如何,港人一定會堅持和平理性非暴力。

還有報導說,香港立法會將在下週四對此案進行表決。何俊仁認為,現在這種力量對比,估計此案將在立法會通過,但港人絕不會放棄任何抗爭的手段和途徑。

(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立場和觀點)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