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機密文件揭開六四鎮壓背後的權力遊戲(組圖)

2019-06-01 15:57 作者: 李文隆

手機版 简体 4個留言 打印 特大

1989年6月,中共士兵在天安門廣場跨越障礙物。(圖片來源:CATHERINE HENRIETT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1989年6月,中共士兵在天安門廣場跨越障礙物。(圖片來源:CATHERINE HENRIETTE/AGENCE FRANCE-PRESSE — GETTY IMAGES)

【看中國2019年6月1日訊】(看中國記者李文隆綜合報導)在六四30年前夕,中共前黨魁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的兒子鮑樸,通過其名下的新世紀出版社出版新書《最後的秘密——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六四」結論文檔》,以中共秘密資料,揭開以鄧小平為首的中共高層在1989年6月4日屠城之後的一輪權力遊戲。

書中披露,1989年6月19日至21日,中共在京西賓館召開政治局擴大會議,多名元老在會上發言,23日又舉行十三屆四中全會,這兩次中共高層會議產生的文件,給六四事件定下結論。

當時,對學運的發展為之震驚的中共領導人輪番發表講話,譴責佔領天安門廣場、後被軍隊驅逐的學生抗議者。他們奚落因對示威者態度軟弱而受整肅的趙紫陽,並將此次動亂歸咎於美國支持的顛覆行動。

被曝光的這一組中共秘密講話和聲明,顯示中共的軍隊和坦克在1989年6月3日至4日鎮壓民主抗議活動後不久的中共內部反應。

《蘋果日報》報導,書中收錄了當年會議上17名中共元老對六四下結論的發言記錄,包括鄧小平,李先念、王震、陳雲,以及已被內定接任黨魁的江澤民等。他們的發言,或咬牙切齒,或討好獻媚,或含蓄隱晦等,高層有關六四的百態盡顯。

根據資料,鄧小平在會上講話提出的兩點意見,都是針對在學運期間支持學生的時任黨魁趙紫陽。在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上,趙紫陽被撤銷職務,之後一直遭軟禁至死。

時任中共中央顧問委員會主任陳雲的書面表態,則指責趙紫陽「辜負了黨對他的期望」,並表示「同意中央對趙紫陽的處理」。但陳雲並沒有表態支持動用軍隊開槍鎮壓。

除了鄧小平和陳雲外,王震、彭真、徐向前、楊尚昆、聶榮臻、萬里、宋任窮、李瑞環等也都措辭嚴厲地批評趙紫陽。支持趙紫陽的胡啟立、芮杏文和閻明復,則發表了懺悔聲明。

其中最引人注意的莫過於以暴躁著稱的中共元老王震,他在談到共產黨的反對者時說:「該殺的殺,該判刑的判刑。」

《蘋果日報》報導,時任中共國家副主席、軍方元老王震在會上的發言中還大罵學運「企圖推翻中國共產黨」,強烈要求「鎮壓反革命暴亂」不能就此結束,而應該繼續屠殺、判刑和勞教「一大批」,凡勞教的一律吊銷城鎮戶口,下放偏遠地區強制勞動。

時任中組部長、六四後升任政治局常委的宋平,則言辭激烈的聲稱「美國等海外勢力操控學運」,甚至宣稱美國「除了直接出兵,什麼都用上了」。

當時已內定取代趙紫陽的江澤民,發言時則表態完全支持鄧小平等元老對六四的鎮壓,並極盡阿諛奉承之能事,聲言將來重大問題會「隨時向小平同志請教,聽取其他老一輩革命家的意見」。

據一些史料記載,江澤民在屠城時就在北京,並親自參與這次鎮壓。隨之上臺的江也成為六四事件的最大受益者。


在六四30年前夕,趙紫陽政治秘書鮑彤的兒子鮑樸,通過其名下的新世紀出版社出版新書《最後的秘密——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六四」結論文檔》。(網路圖片)

據BBC報導,文件被中共黨內不具名官員複製並保存多年,所有文件通過中介人提供,「沒有附加或口頭傳達任何解釋或說明」。

鮑樸5月31日就這本新書接受香港《蘋果日報》訪問時表示,他在約兩年前收到中間人轉交的這批會議文件的電子版,並花費大量時間考證和比對認證,在確認真實性後決定出版。除了對原始圖像做了少許技術處理,如刪去文件編號和絕密標記外,他沒有對文本進行任何選擇和刪改。

他表示,書中文件由27份文本組成,共209頁,是一個「中共文件的綜合體」,對六四慘案以及中共歷史的研究會有一定幫助。

《紐約時報》援引香港新世紀出版社創辦人、原中共總書記趙紫陽的政治秘書鮑彤的兒子鮑樸表示,「此書的重要意義在於使此前面世的自傳文獻和其他官方文本相互佐證,揭示在中共如何克服黨章程序上的限制,強行撤銷趙紫陽總書記職務,將武力鎮壓學生運動的行為合法化,並在‘六四’事件發生後統一思想,為接下來的中共權力體系布局」。

為該書寫序的美國漢學家黎安友30日在美國《外交》雜誌上發表文章說,書裡所公布的機密文件顯示,中國執政黨從天安門事件中汲取了教訓。首先,中國共產黨正受到相互勾結的國內外敵人的永久圍攻;第二,經濟改革必須在思想和社會得到控制之後進行;第三,黨內分裂將導致中國共產黨敗給敵人。

《紐約時報》指,新公布的文件揭露出,大屠殺發生後中共領導人迅速強化一種世界觀,聲稱中共和中國受到秘密邪惡勢力的威脅。這種觀點一直延續至今天的貿易戰,繼續影響著中國政治。

「自1989年以來,這種觀點一直佔據著主導地位,它認為,中國——更具體、更準確地說,是中國共產黨——被敵人包圍著,」香港浸會大學政治學教授、《明天中國——民主或集權》(China Tomorrow:Democracy or Dictatorship?)一書作者高敬文(Jean-Pierre Cabestan)說。

旅美六四作家吳禹論對自由亞洲表示,關於六四,透過鐵幕觀察中共高層動作也很重要,因為只有這樣才能瞭解中共在一夜之間摧毀國人夢想的強權本質。這些文件不僅是中共黨內關於六四的「最後秘密」,也揭示了中共始終掌握絕對權力的運作機制的終極秘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