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仁濤:習近平會換掉共產黨嗎?(圖)

2015-11-18 07:31 作者: 邢仁濤

手機版 简体 108個留言 打印 特大

【看中國2015年11月18日訊】紅朝末年,亂象叢生;朝廷之內,江派禍亂朝綱,貪污腐敗,出賣國土,勾結外寇,意圖不軌,而江澤民領著共產黨發動第二次文革、即利用宣傳妖魔化法輪功、煽動群眾鬥群眾、殘酷鎮壓法輪功,居然幹出大規模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移植盜賣這個天理不容的罪惡;也因此成了江澤民和共產黨永遠無法解脫的死罪,亦成為體制內外正義人士自救和解救中華民族脫離紅禍的一個突破點,成為開啟中華民族大復興的契機。

因為共產黨干的活摘器官大罪已經摧毀了共產黨的一切執政合法性,繼續頂著共產黨的帽子執政其實還是在替江澤民背這個活摘器官的黑鍋。

一、清算政變的江澤民已經是注定的

從過去的江胡鬥,到現在的習江鬥,都想清算掉江澤民這個賣國賊。早在2005年,溫家寳作為總理就在體制內大聲疾呼,要求糾正江澤民鎮壓法輪功這個錯誤政策;2012年,在處理薄熙來時,溫家寳又再次提出應該趁勢解決掉活摘器官這個不是人幹的事情;但一直到胡溫退下時都還沒有解決,這可以說是紅朝末期的一大怪象,一個國家總理卻無法解決一個這麼明顯的冤假錯案。究其原因,一方面和胡溫政權被江派人馬分權架空有關,但另外一方面我們也要吸取無法正確分清黨和國家、黨和民族的關係這個教訓。

而當習近平上臺後,和胡溫一樣,不可避免的也要面對江澤民這個活摘器官的罪惡;胡錦濤不願背活摘血債,習近平更不願意背這個的黑鍋。所以處理江澤民活摘血債罪惡為契機,用反腐敗、抓政變罪犯之名處理江澤民派系,最終公開逮捕江澤民並處理活摘罪犯,順勢把自己和體制內可救之人摘出來,並帶入新的朝代去幹復興中華民族的大業,這就成為一個可行之路和必經之路。  

二、區分江澤民人馬的標準就是在鎮壓法輪功上劃線

但如何區分江派的人馬?很好區分,其實就是在鎮壓法輪功上劃線。因為活摘器官、鎮壓法輪功是江澤民的死穴,打對方的死穴是政治鬥爭中的必然,所以到現在了誰還在積極參與、死不悔改迫害法輪功的那就一定是江澤民的人馬,就是站在江澤民政變集團這邊了,和習近平新朝廷對著干的。那也就是王岐山的目標。老虎、蒼蠅一起打,任何一個政變分子都不能放過。可以說在對待法輪功問題上是清晰的劃出一條生死線,畢竟活摘器官本身就是個萬惡不赦的死罪呀。

表面上中國現政權沒有給法輪功平反,江派控制的610反人類組織還在活動,但暗地裡當今執政者卻在用迫害法輪功這條線來篩選區分江派人馬,從中央到地方層層如此篩選。這是因為現政權的人要自救,不願意再替江澤民背迫害法輪功、活摘器官這個死罪。只是因為還沒處理完、沒到公開宣布的時候,一旦公開,其實也就是在大面上處理完畢的時候,也就是江澤民被公開逮捕的時候,而中下層官員和老百姓就需要有自己獨立思考、瞭解真相才能跟上這個形勢了,否則會被時局淘汰掉。

其實冷靜下來,大家也能看出來的,習李上臺不久,就關閉了迫害法輪功的勞教所,在全國範圍內釋放了大量法輪功學員,抓了迫害法輪功的610頭子李東生,審判了活摘器官骨幹的薄熙來,用各種名義抓捕了周永康等一系列迫害主犯。把這幾年來的事情連起來看就能看出其施政方向:結束並清算第二次文革。

所以大家有時候不要只看明面上的東西,有些是江派殘餘勢力的垂死掙扎,有些是江派劉雲山在宣傳忽悠,其實某些極端毛左和那些所謂堅定的共產黨徒也都算是劃到江派那裡了,在未來注定會被處理的。大家或許會問為什麼呢。

三、清算江澤民也是清算共產黨的過程

因為妖魔化法輪功後再活摘器官這事江澤民一個人幹不了,咱們說是江派干的,準確的說是江澤民領著共產黨干的。而處理江澤民就一定會處理被江澤民利用的共產黨那部分,而現在那些所謂的極端毛左和所謂堅定的共產黨黨徒,很多是過去江派太子薄熙來的人、政法系周永康的人或是宣傳系劉雲山的人在為江派造勢、繼續忽悠大家而已,因為江澤民和共產黨已經是成為一個利益共同體,所以未來能放過這些給江派政變搖旗吶喊的人嗎?

大規模活摘器官這個罪惡已經摧毀掉了共產黨政權的一切執政合法性!所以繼續頂著共產黨的帽子執政其實還是在替江澤民背這個活摘器官的黑鍋。

我們就拿習近平來說吧,表面的反腐敗,使習近平、王岐山、李克強獲得了極大的民望,連退下來的胡溫都因此沾光,而未來處理江澤民將使習近平們的聲望再進一步急速升高,成為其穩固權利的重要標誌。但是卻不足以證明現有政權還有執政合法性;因為活摘是江澤民領著共產黨政權干的,光處理江澤民不處理共產黨還是無法洗清自己,無法得到執政合法性。

這就是目前很多人看不清、看不懂的地方了。所以一直有人天真的認為:不可能抓江澤民,抓江就是抓共產黨的前任總書記,那共產黨也就完蛋了;所以也一直有人膚淺的認為不可能給法輪功平反,認為給法輪功平反,那共產黨怎麼辦?

對,這次共產黨是注定完蛋了,因為江澤民政變集團勢必要被從根上除掉,否則習近平們的權位必然不穩、社會必然會動盪,他們的治國理念更無法進行下去。從國家、民族利益和當今執政者的角度考慮問題,站在歷史的更高處看,這次清算江澤民和共產黨反而正是民族的轉機,開啟太平盛事的起點:大亂之後必有大治。

其實對於大權在握後的習近平來說,共產黨已經沒有多少利用價值了,反而是個累贅。很多人不解,其實這也是沒有分清國家和黨的正確關係,沒有了共產黨,我們的國家照樣存在,沒有了共產黨照樣可以執政,國家元首還是國家元首。黨只是國家裡面一個的部分,黨的存在和不存在都不會影響國家的存在,粗俗的說黨只是一個政治工具而已。站在國家執政者的角度來看,對治國平天下有用的那就保留,沒有用或有害那就處理掉,這個不是很正常的嗎?共產黨可以滅亡、可以被換掉、被清理掉,但我們中華民族還從來沒有亡過。

這個和治理公司很類似,站在公司老闆角度來看,公司裡的一個團夥,不但不為公司盈利出謀劃策,反而貪污甚至想殺掉公司總裁取而代之,那這個團夥能留嗎?江派領著共產黨活摘器官、陰謀政變,對於一個國家、一個政府來說能留嗎?留就是證明自己同意並是一夥的;反過來說,處理掉這樣一個犯罪團夥、一個壞黨,反而會給執政者帶來極高的威望和民心的,後效應遠遠超過歷史結束文革的鄧小平。所以說江澤民血債幫是注定要戴著共產黨原罪的帽子滅亡了,這是歷史的必然,也是未來中華民族走入復興的需要。

而《九評共產黨》已經在中國全面傳播了十一年了,中國人民從思想上也已徹底覺醒,雖然江派劉雲山控制的喉舌還在自欺欺人,但民間的兩億人退黨、退團、退隊運動才是最大也是最真實的呼聲:不要共產黨!

所以我們不難看出現在再怎麼反腐和抓江都只能算是個鋪墊,還是無法為當今現政權解決一個執政合法性的問題。而進一步處理掉參與活摘器官的共產黨那部分,就反而成了現政權轉變為新的合法政權的基石,這個豐功偉績也就給未來習近平新的政權賦予了執政合法性。

四、解體共產黨其實就是一個安民告示、一個通知而已

大家或許認為解體共產黨是很難,其實到今天來說根本就沒什麼難度,就是一個安民告示、一個通知而已。國家元首還是國家元首,一切國家機器都在運轉,政府還在運作,只是處理了一個比較大的政變團夥,相當於扔掉了一大袋垃圾而已,沒有了這個活摘器官的黨,還會有其它黨,和平過渡,在很多共產國家皆是有跡可尋的。對於反對者,大家反問一句就足夠:「你是參與江澤民政變集團了呢?還是參與活摘器官的利益鏈了?為什麼反對處理這個江澤民腐敗犯罪集團呢?」

所以未來中國在處理江澤民的時候,必然也需要處理那活摘器官的共產黨這部分,如此自上處理共產黨也就不會帶來社會大動盪,也會使體制內的真正能治國的人才能夠保留下來繼續貢獻才華、穩定執政,避免了不必要的動盪和過去新政權初期的學習、磨合過程。而穩定執政也是徹底清算文革的必要條件,這對於胸懷民族、以國家社稷為重的執政者沒有什麼難的。對於國家元首來說這個黨不過都是執政工具而已,工具壞了再換一個就可以。而這事對老百姓更是一件大好事,那麼剩下能跳出來反對的還不就是腐敗的江澤民犯罪集團裡的嗎?

目前我們可以看到習近平是絕對不願意背活摘器官這個黑鍋的。習近平與前任胡錦濤有個最大的區別:就是胡錦濤是技術官僚出身,人老實卻不敢逾越規矩、謹慎隱忍等特點都限制了其最大力度使用君權治國。而對於當今中國來說,不用打天下的魄力處理掉江澤民、共產黨,就不可能打破當前政治僵局,就更不要談中華民族的大復興了。

而翻看習近平的人生閱歷來分析,他是應該具備這個打天下、建天下的魄力和膽識的。其父習仲勛是打江山出身,雖然和很多建國元勛一樣,錯誤的相信了共產黨的鬼話幫助共產黨打下了天下,但他們的初衷還真的是相信是為了要建設一個民主、自由的新中國的而拚殺的,這個初衷和被共產黨利用的部分我們要理智區分;習仲勛能破能立、大開大合,文革之後,發現體制不對頭,就在廣東率先搞改革開放可見其魄力;而繼承了其父親性格特點的習近平經歷就更加豐富,文革中少年習近平就被共產黨送入少管所,見識了中共的殘暴和荒誕;青年時期更敢直言體制不對頭,大學畢業後又立即進入中央軍委熟悉了國家核心工作機制,更見證了糾正文革、撥亂反正的步驟和方法,這些都為他今天如何收拾江澤民血債幫這個政變集團鋪墊了很好的基礎。從其人生經歷來講,可以說中華民族的這次撥亂反正的使命如果是由他來執行,是有其性格優勢和人生閱歷為基礎的,同時這個撥亂反正的桂冠又能夠成為習近平帶領中華民族復興的合法基礎。所以處理掉江澤民及共產黨就成為習近平執政的不二選擇;但到底能不能完成這個使命,還要看習近平是否能分清「黨和國、黨和民族」的關係。可以說對黨的所謂感情和對國家、民族的感情孰重孰輕決定一個領袖在關鍵時候的抉擇,也決定了其歷史定位。

在新舊更替的歷史階段,時勢造英雄,想當英雄人物的多的是,誰錯過了這個機會誰就是傻瓜。當然目前來看形勢走向還是比較樂觀的。

五、清算江澤民後中國未來政體走向

至於未來政體走向,前幾年可以說學學新加坡的法制模式也是一種選擇,但隨著機遇的流失、形勢的變化,目前來看,威權清算過後、威望樹立以後,開創新局,走適合中國人自己的路,去繼承我們老祖宗留下的寳貴遺產或許對中華民族的迅速復興更有利。這遺產包括國父孫中山先生留給下的三民主義,更包括中國傳統的政治、文化和道德傳統裡面優秀的部分。

談起三民主義,很多人受中共洗腦,本能的排斥,這是不瞭解三民主義的珍貴造成的。其實前美國駐華公使詹森先生能把孫中山先生的三民主義和基督教聖經、英國大憲章、美國獨立宣言並列為世界四大文獻,說明三民主義裡面一定有其偉大之處的。這麼寳貴的文化遺產為什麼我們中國人不重視、不珍惜、不學習、不實踐呢?

國父思想三民主義在臺灣發揚建立了一個民主政府,卻不只是給臺灣用的,它亦是「救國主義」。畢竟三民主義是中華民族的千古聖哲留下的寳貴財富,看懂三民主義的人或許會發現,三民主義既沒有妄自尊大,也沒有妄自菲薄;既沒有全盤西化,也沒有復辟皇權。既宣揚民族主義,弘揚中華道德傳統、文化精髓,振奮民族士氣的同時,也理智的吸取西方政治制度裡面精華的東西,同時指出了當時西方過於弱化政權的弊端和馬克思主義的錯誤,結合中國實際國情,創造出了民有四權,政分五權,彼此相互融合和監督平衡,可以說是一個為中華民族量身定做的民主思路;所以為了國家民族的發展,有志之士應該拋棄狹隘的政黨之見,認真學學三民主義的精髓和理解其對當今中國的影響。

這份珍貴的遺產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留給中華民族子孫的,也包括習近平們。 而更關鍵的是,誰能在中華大地繼承併發揚、發展這份國父孫中山的遺產,誰就自然是國父孫中山先生的合法繼承人,也就給其執政合法性的權杖再進一步加蓋了歷史的道統印章。

至於有人說孫中山先生還提過「聯俄容共」,這個是屬於權宜之計,卻被共產邪惡意誇大、把權宜之計說成了所謂新三民主義,這權宜之計怎麼能取代「民族主義、民權主義、民生主義」呢?當時中華民國剛成立,內外交困的情況下,還又出了共產黨這幫亂臣賊子,為了把被「共產主義人間天堂」假神話欺騙了的那部分青年志士救出來,避免不必要的紅禍,而且盡量利用可用之才,孫中山先生在民生主義里特意指出了共產主義這個口號早兩千年前孔子就提出了大同世界;並指出馬克思主義根本錯誤,希望上了共產黨賊船的能下來。「容共」這個權宜之計,我個人理解或許還有一層政治含義是「溶共」,想把共產黨裡面一部分人溶解分化出來,希望這部分看懂民生主義的共產黨人,在去掉暴力革命、階級鬥爭那一套後,轉變成類似歐洲的社會黨或左派工黨,融入到中華民國的民主政治建設中,和國民黨進行輪流執政共同實現中華民族的復興。此權宜之計的最終目的或許還是為了清理掉共產黨;只可惜孫先生早逝,這一切只是開了一個頭。

雖然一百年前沒有清理了共產邪黨,那麼一百年後,老天爺就利用你共產惡黨犯下的滔天血債來清算,最後還是要清理掉共產黨這堆垃圾。畢竟一百年的血腥歷史已經證明任何一個國家的共產黨都是禍國殃民的政黨,從蘇聯到朝鮮、從柬埔寨、越南再到紅色中國,哪一個國家的人民在共產黨統治下得到了民主自由的幸福生活了?其鼓吹的人間天堂不過是騙人的幌子而已。

國父孫中山先生說「世界潮流 浩浩蕩蕩 順之者昌 逆之者亡」。現在也到了全世界徹底拋棄共產黨的歷史時刻;這一刻的焦點就在中國;而徹底清算江澤民就是關鍵一步。學康熙大帝還是當崇禎帝是習近平他們個人的選擇,但選擇退出共產黨還是給其陪葬卻是我們每個中國人的選擇,機不可失,失不再來。


歡迎給您喜歡的作者捐助。您的愛心鼓勵就是對我們媒體的耕耘。 打賞

看完這篇文章您覺得

評論



看中國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01 - Kanzhongguo.com All Rights Reserved.